刚刚更新: 〔极品全能学生〕〔天源笑傲〕〔大神,带我上王者〕〔大明小文人〕〔衣手遮天〕〔蛊妃在上:病弱王〕〔娱乐有属性〕〔一号狂兵〕〔超级鉴宝大宗师〕〔人生如戏,全靠演〕〔侠客管理员〕〔逍遥兵王〕〔鱼类上岸指南〕〔我就是超级警察〕〔绝世天骄〕〔大唐之暴君崛起〕〔古武狂兵〕〔穿越暴力女天师〕〔农门娇女:神医王〕〔顾少,你命中缺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北凉王前传 第21章 洪福齐天大师兄
    连州,位于漓阳之南,地处双海之滨,背邻辽东腹地,与漓阳鲁州隔海相望。

    连州港则是连州重镇,它西濒少海,东临西海,北靠辽东腹地‘锦州’。是漓阳两大水路枢纽之一,漓阳正是靠着这两大水路‘物运军转’之助,才能位列中原九国三甲之列。

    因其航运之便,连州港同时也成为漓阳三大商贸重镇之一。在这里,上到奇珍异宝,下到生丝粗麻,几乎可以买到天下各地之物。

    除了这些,连州港还是整个天下最有名的淘宝之城,有许多不知来路、不知其用又老旧残破、稀奇古怪的物件在此出售。

    有卖必然有买。因此,也有更多屯积居奇的猎宝者,来此寻宝捡漏。

    小黑猫在寸土寸金的连州港里有一间小铺子。

    小到什么程度?

    一张单人木板床、一个宽长三尺的没盖儿木箱、两张方凳、屋里再站上两个人,整个铺子里就没有下脚的地方了。

    小黑猫的铺子没有名字,门板上用炭笔画了一只黑色的卷尾小猫,白天开铺的时候,把门板卸了,往门口一放,就是这家小铺的招牌。

    小黑猫开的这家小铺子,不卖柴米油盐、不卖奇珍异宝。专卖一些古怪残损的旧物,匆论大小、莫言残破,一律百两银子一件。

    这么多年来,虽然没听说过有人在小黑猫的铺子里淘到过什么稀世珍宝,但也没听说铺子里卖过什么以新作旧的假货,所以小黑猫的铺子虽小,但每个月也能做成那么三两张的生意,光顾者多为来连州港寻宝捡漏的外地人。

    这一日,小黑猫做成了一笔大生意。一位外地来的年轻道长,从他这里一口气买了六件‘老物件’,其中包括三把古剑、一枝旧笔、一尊缺盖儿老鼎、一把没毛儿拂尘。

    这位长得忠厚老实的道长,在付银结帐时,连夹袋里的散碎银子都掏出来了,才勉强凑齐六百两银子。

    小黑猫做成这笔大生意之后,心里自然是高兴。这人一高兴,就愿意助人为乐。

    小黑猫见那位道长是孤身一人,没有同伴相随。买的这六件‘宝贝’里,其它的物件还好说,就是那尊缺盖儿的老鼎,有半人多高,虽说份量不是太重,一个人就能扛动。

    但人家这位道长好歹也关照了自己一笔六百两银子的大生意,机灵却不失厚道的小黑猫,还真不好意思看这位年轻道长扛着尊没盖儿的老鼎,再拎着三把古剑和一把没毛儿拂尘招摇过市。

    “道长,我帮您把这座‘古鼎’送到您歇脚的地方吧?别看我个子不高,但我力气很大的。”

    小黑猫一边说着一边单手拽着‘鼎耳’拎起了那座老鼎,他的力气真的不小,虽然那尊老鼎满打满算也才只有八十斤左右。

    但小黑猫可不是什么高大威猛的壮汉,他只是一个今年才刚刚十五岁的清瘦少年。麻杆粗细的小胳膊能单臂举起八十斤的铜鼎,已经很厉害了。

    要没有这把子力气,小黑猫早被街面上那些欺软怕硬的街痞给欺负死了。

    “天量洪福、无量尊,多谢小兄弟好意,城内客栈宿银太贵,小道现下借住在东城五里外的小李村。”

    “路有些远,还是我自己拎回去吧。”

    “相见有缘,我这里有一面符牌,不值什么钱,也无神通法力,是我们道观后山一种不知名的野香木所制,能驱蚊虫,放在屋子里,能让你在夏天里蚊虫不咬,睡个好觉。”

    年轻的道士从腰间解下一块半掌大小的木质符牌,连着符牌上的青色挂绳一起系在了铺子里那张单人木板床的床头上。

    这位道长照顾了小黑猫一笔两银子的大生意,又送了这么一块能驱蚊虫的符牌。让小黑猫感觉心里面暖暖的。

    “道长,您等一下,我去隔避借个推车,送您回小李村。”

    小黑猫推着从隔壁邻居处借来的独轱辘推车,车上放着那尊没盖儿的老鼎,鼎里放着三把古剑和一把没毛的拂尘。

    吱嘎、吱嘎、吱嘎。。。

    小黑猫推着独轱辘推车和青年道士出了东城,没有走官道,而是抄了一条土路走,这样能少绕很多的路,在太阳下山之前,他还能赶得及进城。

    青年道士在出城之前买了五个红糖芝麻烧饼,他自己留了一个,另外四个都给了小黑猫。

    小黑猫吃了半个,把剩下的烧饼都揣到了怀里,他饭量不大,一顿半个,够他吃上四天了。

    话说这个道长还真是狡猾啊。之前在铺子里把散碎银子都掏出来了,才凑齐了六百两银子。结果,买烧饼的时候,他从怀里又掏出一个钱袋,里面的银票加上碎银,少说也能有二百多两。

    不过,他的心肠真的很好。自己就是路过烧饼铺子的时候,多看了两眼。。。。。。好吧,还一边咽着口水,一边看了好几眼。

    三十铜板一个的红糖芝麻烧饼,他一口气就买了五个,把其中四个都给了自己。路上还帮自己推了好一阵的推车,让自己能腾出手来吃上半个热乎乎的烧饼。

    “呔,此路是我们开,此树是我们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路边的树林里窜出一高一矮两个蒙面的‘劫匪’,他们站在路中间,拦在了小黑猫和年轻道士的前面。

    小黑猫心里奇怪,平日也没听说这连州港周边有什么拦路劫盗的事情啊。这高胖、矮瘦两个劫匪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啊?

    说他们是手紧缺钱,出来临时做趟无本买卖的闲汉吧,他们手里那两把刀一看就是值钱的家伙,少说也能卖五百两银子。

    说他们有钱吧,两个人都穿着粗衣麻鞋,看那酱黄的肤色,应该是常年风吹日晒的主儿。

    “贫道武当王重阳,见过两位前辈。”

    小黑猫心里正七上八下的胡思乱想呢,那个年青道长迈步挡在了他的身前,冲那两个劫匪打了个揖首,态度谦和的说道。

    “什么前心后背的,我们不管你是五当,还是六当。掏银子买路,我们不伤你俩。”

    高胖的劫匪‘浑不吝’的喊道。

    “对,不光是银子。还有推车和车上的东西都留下,我们哥俩只图财不害命。”

    矮瘦的劫匪也大声嚷嚷道。

    小黑猫心里全明白了,这两劫匪,绝不是一般人。敢抢漓阳武林圣地武当山大师兄王重阳的主儿,能是一般人嘛。

    要说一般的武林人士,小黑猫不一定知道。但王重阳这个名字,他可是早就如雷贯耳了,那可是天榜十强排名第二位的道家圣人、武当掌教三丰真人的座下首徒,漓阳武林圣地武当山的大师兄。

    江湖传说,他是洪福齐天之人,福泽深厚到出门摔个跟头,都能捡到奇珍异宝。

    来连州港捡漏寻宝的,有人可能不知道漓阳皇帝叫什么名字,但绝对不会没人知道这位‘洪福齐天捡漏王’‘武当大师兄’王重阳的名字。

    十年前,武当掌教三丰真人带着王重阳‘小朋友’出门云游,路过一个县城市集,王重阳见一对‘卖屋葬亲’的母子可怜,就央求师父三丰真人‘借二两银子’给他帮那对母子买‘棺椁墓碑’安葬亲人。

    当时只有十二岁,却已经有把子力气的王重阳还帮那对母子在郊外刨土挖坑,安放棺椁。

    结果,他挖了个六尺深坑后,竟然在土里刨出一株成年男子胳膊大小的‘龙肝菇’。

    这‘龙肝菇’号称‘仙品美食’,只生长于地下,但如何长成、在何处长成,一直没有定论。山上、林间、水岸、城镇的地下,都发现过龙肝菇。

    而且,普通的龙肝菇只有婴儿手臂那么大,像这样有成年男子胳膊大小的‘龙肝菇’,简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据说王重阳把那株极品龙肝菇分成了两份,其中一份送给了那对穷困的母子。

    七年前,已是十五岁的王重阳,独自下山云游,花三两银子从一个猎人手里救下了一只瘦弱老鹤和一窝未孵化的鹤卵。

    结果,鹤卵壳破之后,里面竟然有七只能‘日飞三千里’的紫顶神鹤。

    要知道就是号称‘道门财势第一’的龙虎山也才只有一只紫顶神鹤而已。

    四年前,王重阳雨夜路经华山,一块巨石从山上滚落,砸在他身前十五步处,巨石当场碎裂,藏隐于巨石中的天下第一攻杀斗剑‘神兵云外直’时隔五百年后,再次‘重见天日’。

    诸如此类,一桩桩、一件件的奇遇巧合,实实在在的证明了这位武当大师兄,那可是货真价实的出门必捡漏,捡漏必是宝。

    这次要能活着回去,只要把武当大师兄一口气在自己铺子里买了六件旧物的消息传出去,那可就发财了,到时候来自己铺子跟风捡漏的客人,至少得排出三条街去。

    小黑猫在这边美滋滋的幻想着自己那间小铺子以后客似云来的场景。另一边,王重阳已经和那两个蒙面的劫匪‘打’在了一起。

    呃。。。准确地说,应该是那俩劫匪在暴‘打’大师兄。

    两把刀上下翻飞,狂风暴雨一般‘砍’出几十刀,那叮叮铛铛的声音比二十个打铁的一起敲打铁胚的声音都响,火星子崩得四溅乱射。

    可大师兄被他们砍了好几十刀,竟然愣是连头发丝儿都没有掉下一根。一个方圆九尺的淡蓝色光罩,罩在大师兄的身上,那几十刀都是砍在了光罩上。

    原来,两个劫匪刚要动手,大师兄就从怀里取出了一张黄符,只是用了少许武当紫府神功的紫府真元,就激发了这张护体黄符的神异。

    两个劫匪见破不开大师兄的防身护体符,转身就把刀架在了小黑猫的脖子上,用小黑猫的性命威胁大师兄王重阳交出和他一起被笼罩在光罩之内的破推车和车上的旧物。

    “姓王的,都说你们武当山从掌教真人,到你们武当五侠,人人都有济世安民的仁心侠骨,为了几件身外之物,你就忍心看着这么一个好心帮你推车送货的孩子,身首分离、曝尸荒野吗?”

    收藏并发评论支持本书的朋友们,武当大师兄保佑各位和他一样洪福齐天:)

    自从知道这位送给他四个红糖芝麻烧饼的年轻道长,就是传说中的武当‘捡漏高手’王重阳以后,小黑猫就想到了那俩劫匪要是打不过这位武当大师兄,肯定会狗急跳墙,拿自己当人质。

    他想跑,可那俩人一直有意无意的拿余光瞄着自己,小黑猫怕自己一动,对方会先对自己不利。

    自己和那位圣人首徒,武当大师兄,原本就素不相识,两个人的身份又是天壤之别。人家能为了自己这样一个开旧货铺的贩子,放弃六件奇珍异宝吗?

    别开玩笑了,设身处地的想一想,就是换了自己是那位武当大师兄,也不会拿六件奇珍异宝、神兵利器,去救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啊。

    想起离家多年、音信全无的爷爷,小黑猫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儿。

    要是有爷爷在,自己一个女孩子,哪还用整天扮成一个野小子的模样,抛头露面的看顾铺子。也不会在这荒郊小路,被人用刀架着脖子,要把自己的脑袋给割下来。。。。。。呜呜呜。。。。。。怀里还有三个半红糖芝麻烧饼没吃呢。。。。。。

    想着想着,小黑猫心里委屈得哭了起来,从小声抽泣到泪如雨下——暴雨。

    “所谓人命大如天,两位前辈也说了,这些只是身外之物,又怎么比得上这孩子的一条人命呢。”

    王重阳话音未落,就一脚把推车踢到了两个劫匪的身前。

    小黑猫和那两个劫匪都没想到这位武当大师兄真如传说中的那样,人傻钱多。。。。。。不对,是仁心侠骨,轻财重义,他竟然没有丝毫犹豫的就把推车和上面的‘宝贝’交了出来。

    “哈哈哈哈,人说武当上下,轻财重义、侠骨仁心,果然不假。”

    两个劫匪果然说话算话,不但放了小黑猫不说,还诚心诚意的向小黑猫鞠躬道歉。

    而且,还各自给了小黑猫五十两银子,说他们兄弟两人让小黑猫受了惊吓,这银子是给小黑猫压惊的。

    那六件宝贝,他们连碰都没碰一下,就还给了王重阳。

    高胖的劫匪从靴子里抽出一把生满绿锈的短刀,说这是单独放在他家‘祖传秘库’里面,正福位上的东西。

    哥儿俩研究了十多年,也没发现这把满是青绿锈迹的短刀,有什么稀奇之处。想让洪福齐天的武当大师兄帮他们兄弟俩掌掌眼、给这把短刀开开光,可又怕珍宝动人心,万一这短刀真是什么神兵利器、奇珍异宝,被王重阳给私吞了,他俩可就赔大发了。

    于是,俩人就商量好,故意演了这出‘劫宝绑人’的戏,来试探王重阳的人品,看看这位武当大师兄会不会因为贪图宝贝而枉顾无辜之人的性命。

    结果,圣人首徒果然是侠骨仁心的有道高人。

    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小贩,竟然肯放弃到手的神兵利器、奇珍异宝,这样的仁义之人,肯定不会私吞他们的‘家传宝刀’。

    虚惊一场之后,还得了一百两银子的小黑猫,感觉今天这趟城可是没白出。白得了一百两银子不说,还见到了传说中的‘洪福齐天捡漏王’。

    而且,还看了这样一出好戏。

    话说,这两位演得可真像,他们把刀架在自己脖子上的时候,自己还真以为‘今天就是今天了’。

    王重阳收了黄符,接过那柄短刀仔细的察看。

    每当身边出现奇珍异宝的时候,他都会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气海中的紫府真元也会特别的活跃。

    可这把短刀入手之后,自己气海中的紫府真元,一点儿反应都没有,更别提有什么特别或是奇妙的感觉。

    “王真人,我们这把家传的短刀到底是什么宝贝啊?”高胖的汉子一脸期盼的看着王重阳问道。

    “回前辈话,贫道没感觉出此刀有任何神异之处,也许是这把刀对二位前辈的先祖有什么特殊的纪念意义吧,所以你们的先祖才会把它放在秘室的正福位之上。

    当然,也许是贫道眼拙,发现不了它的玄妙。

    不过,我觉得不管这把刀是二位前辈先祖的留念旧物,还是什么神兵利器、奇珍异宝,既然它之前在宝库中的正福位,那二位继续把它放在原处就是了。一来可缅怀先人,二来呢,神兵利器,自有灵性,到了该出世的时候,它自然会洗尽铅华,再放灵光。”

    王重阳将短刀递还给高胖的汉子,可是那个胖子却低头沉思,没有接刀。

    王重阳以为他是一时接受不了这把放在他家祖传秘室正福位上的短刀,不是宝贝的事实,很善解人意的没有出言催促,而是心平气和的继续举着那把短刀,让高胖汉子缓缓心神。

    “王道长,这把刀并非是什么祖传之物,而是我们哥俩刚才跟着你出城的时候,在路边花十个铜钱买的破烂货。”

    矮瘦的汉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绕到了王重阳的身后,他们兄弟俩都是二品宗师大成境界的高手,别说是以有心算无心,就算是王重阳专心提防,以他三品武者小成境界的实力,也发现不了对方,更何况矮瘦汉子又是加了十二分的小心。

    之前被他收入鞘中的利刃,不知何时又被他再次抽了出来,架在了王重阳的脖子上。

    “姓王的,你只要动一下,我兄弟的刀就会割断你的脖子。”

    高胖的汉子也抬起了头,他满脸的狰狞得意,哪有一点儿失落的样子。

    小黑猫这时也看明白了,对方的确是在演戏,而且还是‘戏中戏’!

    对啊,武当大师兄能让人白抢吗?

    当武当老圣人三丰真人是假的吗?

    就算三丰真人不屑于‘以大欺小’对他们出手。武当五侠里面除了王重阳这个大师兄因为资质平平,只有三品武者的修为之外。其余那四位可都是货真价实的故事二品大圆满境‘的超级高手啊。

    尤其是那位武当山的小师弟,在武当山上,除了三丰真人之外,武斗最强的‘白衣斗神’王小平,那可是被江湖中人称为‘武当第一打手’的狠角色啊。

    他们两个人抢了武当山上人缘儿最好的大师兄,自然怕武当山的人,尤其是那个武当小师弟,为他的大师兄报仇出气了。

    自己早就应该想到,杀人夺宝之后,灭口才是最好、最安全的选择啊。

    “贫道遇到过很多和二位前辈一样想法的人,不止夺宝,还要杀人。图的就是一个永绝后患。”

    “还有人想把我这个‘武功平平’的武当大师兄当做垫脚石,以败我杀我,来扬名江湖或是打脸武当。”

    “说来惭愧,每次离开武当山,贫道都会很有自知之明的带着师弟们为我特别定制的法宝、符箓、丹药,还会有最少一位师弟,陪在我身边,护着我这个战力平平的大师兄。”

    王重阳根本没把架在脖子上的利刃当回事,而是慢条斯理儿的与两个劫匪聊起天儿来。

    “姓王的,你不用虚张声势,吓唬我们哥儿俩。你那几个师弟要真在暗中保护于你,我们刚才砍了你四五十刀的时候,他们怎么不现身。”

    高胖的汉子,被王重阳说得有点儿心虚,边说话边不住的看向四周,寂静荒野,没有一点儿风吹草动,更别提有什么人了。

    许是担心夜长梦多,高胖汉子也不再废话,举刀就要结果了王重阳的的性命。

    小黑猫恨不得能冲上去替那位好心的武当大师兄挡上一刀,不是说好人有好报吗?

    王道长这么好的人,怎么就遇到这么两个夺了宝,还要害人性命的恶毒匪人呢?

    自己要是会绝世武功或是神奇道法就好了,或者有一张王道长刚刚用的那种护身符箓也行啊,就能让自己和他都不惧那两个恶人的杀人利刃了。

    冥冥之中,或许有神灵听见了小黑猫心里的祈求。一道森寒的剑光闪过,那两个劫匪执刀的手,被挑断了手筋,两把利刃当啷啷掉落在地。

    不止如此,那道剑光,去势未减,又将他俩另外一只手的手筋给挑断了。

    “我师兄宅心仁厚,每遇对他怀有歹毒恶意之人,都只是小惩大戒。”

    “我不出现,是要让你们两个心肠歹毒的笨蛋,自己把死作够。让我师兄看清这江湖险恶,明白‘杀极恶之人,即是行至善之举’的道理。”

    话到人到,一个少年道士,身穿白衣,手中倒执神兵宝剑‘云外直’,从远处的树林里飘然而出,十丈远的距离,他瞬息即至。

    “小师弟说得在理。”

    王重阳话音刚落,剑光一闪,一胖一瘦两颗人头便‘抛飞’在空中。

    “黄泉路上别忘了,取你二人性命者,武当王小平。”

    白衣王小平的眉心有一道浅红色的竖纹,据说上古时期,杀意斗心极重者,皆有此纹。

    ‘恶贯满盈终有报’,一高一矮,两具无头尸体跌倒在荒野小路之上。

    小黑猫都看傻了,这是慈悲为怀的三清弟子吗?

    ‘开口要人命,挥剑斩人头。’您是黑风寨的山大王吧?

    不过,好解气啊!

    “小兄弟,让你受惊了。”

    武当大师兄,用身体挡住了小黑猫的视线,他不想让这个孩子因为那两具倒地的尸体和血淋淋的人头,再受惊吓。

    然后,王重阳一边和小黑猫说话,一边从夹袋里取出四颗芳香四溢的青色丹丸,随手将丹丸扔在了两具尸体和人头的上面。

    小黑猫闻到了一股好香好香的味道,就像‘四芳斋’里卖得最好的胭脂‘艳阳春’一样浓香醉人。他轻轻扭了一下身子,想看看那尸体和人头,怎么会发出这么香的味道?

    可小黑猫却什么也没看到,小路边,哪还有什么尸体和人头,地上除了一滩‘艳香扑鼻’的水渍之外,别无他物。

    ‘好想入伙啊?’

    这是小黑猫看到那滩水渍之后,心里不加思索浮现的第一个想法。

    他觉得所谓的道门大宗‘武当山’,肯定是那种以道观为幌子,实际上里面的道士都是一群除暴安良、替天行道的绿林好汉。

    那白衣道长杀那两个恶徒时的干脆利落,还有这位武当大师兄‘毁尸灭迹’时的熟练手法。别说是道观里的道士了,就是一般‘占山为王’的寨主当家,恐怕都多有不如。

    “大当家,我要入伙。”

    小黑猫‘噗通’一声跪在了大师兄王重阳的面前‘邦邦邦’磕了三个响头,目光虔诚的祈望着大当家。。。。。。呸、是大师兄王重阳。

    “噗嗤。”

    表情一直酷酷冷冷的王小平,听到小黑猫管大师兄叫大当家,还说什么要入伙,一下子没忍住笑了出来,原本让人感觉冷若寒冰的他,一笑之后,让小黑猫瞬间有一种‘春暖花开’的感觉。

    王小平看小黑猫的眼神也有种‘孺子可教’的意味,深蕴其中。

    “你还笑,就顾着自己痛快,下回记得别当着孩子的面见血。”

    王重阳瞪了一眼王小平,教训道。

    “小兄弟,你是刚刚吓坏了吧?”

    “我们可是三清弟子,武当山也不是什么山寨水泊,没有什么入伙和大当家一说的。”

    王重阳以为小黑猫是吓着了,怕他们师兄弟二人会杀他灭口,一边笑容和煦的半蹲在地,安抚着他。一边默默用轻搭在小黑猫手臂上的右手,为他渡过去一缕武当紫府神功的真元,助他定神压惊,解祛心悸。

    “对对对,我就是吓坏了,其实我想说的是请您收我为徒,我愿意拜入武当门下,结发修行。”

    机灵的小黑猫赶紧改口说道。

    “可以,你我有师徒之缘。不过,你想学些什么呢?我武当有。。。。。。”

    小黑猫没想到这位大当家。。。呸、是大师兄。。。不对,是自己的师父,这么痛快就答应收自己为徒了。

    不是应该像说书先生讲的那样,自己得在风霜雨雪中不吃不喝的跪到昏迷不醒嘛?

    或者是让自己徒手攀爬悬崖峭壁、扔给自己一把小刀,让自己勇斗猛虎群狼,以此来考验自己的勇气和衡心。

    有师徒之缘?

    嗯,难怪自己在铺子里第一眼看到大当家。。。。。。呸、是师父,就感觉特别亲切呢。

    而且,听师父刚刚的介绍,武当山好厉害啊。

    有镇教神功《真武太玄经》还有《上清紫阳经》、《紫府城阙九重门》、《两极太合箓》、《琼台隐仙经》、《真武本传神符玄箓妙要经》、《天目炼丹诀》、《真武亭甲子走剑录》、《元武无量渡厄神刀》。。。。。。好多好多厉害的功法。

    内家拳、道法、符箓、炼丹、剑法、刀法。。。。。。自己学什么好呢?

    咦!奇怪了,没听江湖上说起过武当有擅长用刀的高手啊?

    我是分割线:↖(^w^)↗:线割分是我

    江湖传说师祖三丰真人是一个非常和蔼可亲的宽厚长者,应该不会不喜欢自己吧?

    就是不知道擅长道法的二师叔、擅长符法的三师叔、还有擅长丹法的四师叔,他们脾气怎么样?

    看小师叔那外冷心热的性子,那三位师叔的脾气应该也不会太坏吧?

    哎呀,忘记和师父说自己是女孩子了,武当是道门圣地啊,肯定不会收女弟子的。那自己还是不要告诉他们,自己是女孩子吧?

    可是现在不说出来,早晚也会被发现的啊。人家救了自己的命,还对自己这么好,不是说有师徒之缘吗?

    那就实话实说吧。

    “师父,其实我是。。。。。。”

    “好了,为师刚进你的铺子,就知道你是女孩子了。”

    “太和峰南峰有女冠居住修行之地,你平时可以在那里练功居宿。”

    “每隔三日,可以到主峰来,为师指点考校你就是了。在玄法符箓、丹道剑理上有什么不明白的,你几位师叔也都会教你。”

    小黑猫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不过,师父没有马上就带她回武当,而是传了她武当所有武功玄法的基础功法《紫府城阙九重门》中第一层的功法《九重门》的修练口诀。又渡给了自己一道紫府真元,助自己感悟参透。

    而且,师父还告诉自己,那块系在自己床头的符牌,除了驱蚊之外,只要自己用师父渡给自己的紫府真元稍一激发,就能像他之前用的那道黄符一样,有护体防身之妙。

    师父还说自己用来垫床腿儿的那块青砖,竟然是件上古神人所制的神兵,有古神残念蕴藏其中,自己只要把无名指尖上的‘连心血’滴在上面,就可与之沟通。

    若是有缘,可得古神残念授予古神妙法神通,甚至还可短暂请得古神残念附身,让自己在短时间内获得古神之威。

    但凡人的肉身元神太弱,不能完全承载古神神念,每次请古神附身,也会消耗古神神念,消耗之后,不可恢复。

    所以,每用一次请神上身,神兵便受损一分,用得多了,便会让神兵彻底变为普通兵器。

    师父说,他现在还只是三品武师,这次回武当,他要闭关一年,冲击二品宗师。

    等他出关的时候,便会亲自来连州港接自己,自己可以趁着这一年的时间,把铺子租出去,或是交给可靠之人打理。

    他之前在出城的路上,听自己说,爷爷多年前出门远游,一直未归。如果他就这样不声不响的带自己回武当,等爷爷回来不知道自己去哪了,会着急的。

    “师父,我叫萧慧貌,不是小黑猫。你不要忘了来接我啊!“

    小黑猫‘萧慧貌’眼泪汪汪的冲着和小师叔一起离去的师父喊道。

    。。。。。。

    武当山脉,高峰林立、山峦起伏,太和峰一枝独秀耸立其中。

    真武宫位于太和峰南侧,处于孤峰峻岭之上,殿、阁、楼、堂,依山傍岩,结构精巧,乃是武当最高胜境,不登太和峰,不入真武宫,就不算真正意义上的到了武当。

    两百年前,漓阳成祖赵棣敕令扩建真武宫,建成后嘉封武当山为“大岳仙山”,并封‘真武官’这座建在绝顶上的道宫为“仙岳真武宫”。

    太和峰下有洗剑亭一座,亭旁有活泉一眼,每有登太和峰之人,均以活泉之水洗涤所佩刀剑之戾煞凶威之气。

    这一日,武当三丰真人座下的二弟子‘张云和’、三弟子‘谢元罗’、四弟子‘徐仙室’,天还未亮便等在了洗剑亭中。

    “大师兄下山前,我为他起了两卦,得屯、覆两卦,卦象所示:此行有惊无险、更会小有所得,祛凶除恶之后,还有春木更新之喜。老三、老四,你们给大师兄备足了护身的符箓和丹药了吗?”

    武当五侠中擅长玄法卦卜的张二爷想起卦像中的‘小有所得’四字,心里就开心不已,对洪福齐天的大师兄来说的小有所得之物,对自己兄弟几个那就是‘稀世的珍宝’。

    “师兄,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吧。别说你卜出了‘有惊’,就是你卜出大吉大利,我和四师弟也会给大师兄备足防身的符箓和丹药。”

    三爷谢元罗心直口快,他也知道二师兄不会误会自己怀疑他的卦象不准,自己和四师弟就是谨慎惯了,有备无患嘛。

    四爷徐仙室颔首微笑。

    长话短说,

    王重阳和王小平回到了武当山。在洗剑亭内,王重阳把此次出行‘捡漏’的的六件‘宝贝’分给了他的三位师弟。

    张、谢、徐三人,都要把自己分到的古剑让给大师兄。

    堂堂道宗圣人门下首座弟子,武当大师兄,号称‘洪福齐天,随手捡宝’,把‘捡到’的神兵异宝都给了自己的师弟,他自己却只悬佩了一把普通铁剑。

    王重阳却坚辞不受,他说自己资质平平,也就是占了入门早的便宜,才做了这个大师兄,四位师弟,你们天资绰约,是我武当今日之幸、来日之荣。

    有道是‘欲善其事,先利其器’,做师兄的在武功道法上,不能指点你们。得了些许好物,当然要先可着师弟你们来啊。

    你们越好,师兄我越开心。至于佩剑嘛,师兄我一会儿上山去武库看看,没准儿还能找到把道兵呢,到时候你们可别眼馋哦。

    张、谢、徐、王,四位师弟,都知道这是大师兄在宽慰他们,他们的师父三丰真人,虽然是天榜第二强者,漓阳三圣之一,可武当山不像龙虎山那样长袖善舞‘经营有道’。

    武当平日没有什么大笔的进项,多是山上弟子自耕自种、自给自足。

    山下每有大灾大疫,武当都会慷慨解囊,自掏腰包买粮买药救济百姓。武当山上的武库、宝库、丹库,这三库里值钱的东西早就被变卖一光,换取了粮食草药,用来在大灾大疫时,活人救命。

    别说是锋锐神异,皆在神兵之上的道兵,就是连普通的利器也早就全卖光了。

    当夜,武当四侠齐跪在武当武库的门外,他们已经商定好了,等一会儿大师兄从武库里‘无宝而出’之后,必需让他从自己四人手上的神兵中挑选一件自用。

    要不然他们就长跪不起,一直跪到大师兄有了神兵佩剑为止。

    正在四人心里寻思一会儿该怎么劝说大师兄的时候,只见一道宝光冲破了武库屋顶,直入天际,如长虹贯日一般,在漆黑的夜空里划出一道长长、长长、长长的七彩宝光。

    这一夜,武当大师兄王重阳手持一把古朴长剑走出武库。

    剑名济世,是五百年前吕祖所铸,乃是除去吕祖佩剑‘澄清明’和剑鞘‘何辞死’之外,这人世间仅存的第三把道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医妙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