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烟雨缥缈江南情〕〔乡村极品妖孽〕〔天降我才必有用〕〔九零奋斗甜军嫂〕〔最强医仙混都市〕〔穿越之千丝万缕〕〔都市重生之仙尊归〕〔早安,苏医生〕〔第一战神〕〔全能影后:云少,〕〔太古剑尊〕〔阴倌法医〕〔都市之最强仙帝〕〔雪落关山〕〔也许是今生的缘〕〔九零美发人生〕〔八零福运娇娇女〕〔主播小傲娇〕〔重生学神:封少娇〕〔穿越全能网红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北凉王前传 第24章 大雪营,万人归建
    大雪营出去一千三百六十一人,只回来三十六人,包括洪涛在内的一千三百二十五人命断关外,几近全军覆没。

    锦州边军‘全军缟素’,大帅袁华以刀破胸‘歃血盟誓’:“要重振大雪营,必不让突厥攻占漓阳一城。”

    竖日,袁华擂鼓聚将,锦州边军三十二营主将尽皆到场。

    大帅当众升用荠武夫为大雪营统领、升用徐虓为大雪营副统领、升用原大雪营十名副标长为标长、升用伙头军冯渊等六人为大雪营副标长、升用四名大雪营精锐斥候为大雪营副标长。

    另升用伙头军四人任大雪营军机巡检、军备巡检、军需巡检、军律巡检。其余十一名大雪营精锐斥候仍保留原职,为大雪营重建一标——精锐斥候。

    其他人倒是没什么,就是在徐虓这里出了一桩小插曲。东乡营的主将王翦押粮未归,副将张彪代王翦前来听帐。

    其他人听荠武夫说起徐虓,在关外表现得如何智勇双全,又是识破突厥暗桩、又是二十连珠箭‘落箭断缨’、还敢掏刀跟兵部侍郎叫板。

    虽然心里都觉得荠武夫说得那些,也就有两分能是真的。但并没人点破。

    毕竟这是大雪营主将洪涛的临终遗命,许是老洪觉得徐虓是个好苗子,一是想给大雪营留下个后继火种,二是弄个新兵做荠武夫的副手,为的是让这个武疯子能事行三思,多操心,少冲动。

    只有东乡营的副将张彪是个愣头青,当着大帅袁华和全军众将的面,和荠武夫呛了起来。

    “荠疯子,你咋不上天呢?”

    “二十连珠箭,还能十箭落十箭,十箭断盔缨。”

    “老花练了二十五年的箭,现在也才只能射出十五连珠箭,那个十六的娃子,就算他在娘胎里开始练箭,到现在也才练了十七年而已。”

    “咋滴,你是想说老花那二十五年的箭,都练到狗身上了呗?”

    张彪这彪劲儿犯起来,就像疯狗一样逮谁咬谁。先狂怼了荠武夫和徐虓一顿,又稍带着把锐字营的主将花融也给刮上了。

    “张彪子,花某这箭是不是练到狗身上了,你自己来试试就知道了。”

    花融被张彪说得脸上也挂不住劲了。之前听荠武夫说的那些,他也觉得荠疯子有点儿吹大了。

    但他和大雪营主将洪涛的私交甚好,既然让徐虓做大雪营的副统领是洪涛的遗愿,他也不好多说什么。

    现在,张彪这么一犯浑,刮上了自己。

    花融顺势就想收拾收拾张彪,一是发泄发泄胸中的邪火,二是帮老洪临终举荐的副统领‘镇镇场子’,三是教张彪懂懂规矩。

    这帐里听命的都是各营主将,王东乡不在,你一个副将过来,带双耳朵就够了,敢乱伸舌头,花爷就用箭,摘了你的疯狗牙。

    “老花,你先往后稍稍。(读第四声)我来给张三彪子梳梳皮子。”

    荠武夫先是一把拽住了要往前冲的花融,然后自己却挥舞着拳头,往前冲去。

    “儿白怕你!”(东北方言,儿子、小孩儿。)张彪也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冲了上来。

    “够了!你们当我这个大帅是死的吗?”大帅袁华见他们三个闹得有些不像话了,面沉似冰的拍案喝道。

    大帅一发威,张彪、荠武夫、花融,都老实了下来。

    袁华相信荠武夫没有说一句谎话,也知道其他众将是看在死去的大雪营主将洪涛的面子,才没有出声质疑。

    堵不如疏,护着徐虓,或是现在就让他像耍把式一样的出来献艺证明自己,都不合适。前者会让各营主将对徐虓疏远孤立,后者会伤了徐虓的自尊。

    “三个月后全军大比。到时候是猫是虎,自见分晓。在此期间,若有敢违令私斗者,削去军籍,永不录用。”

    袁华这一下子,可掐到了这些骄兵悍将的命门。这帮家伙,就没有怕死的,要说违令者‘定斩不饶,肯定有那不要命的,一时上头就敢违令动手。

    可要说削去他们的军籍,让他们离开边军,这比要了他们的命都狠,有这句话垫底儿,袁华相信在未来的三个月里,自己能过得安生许多。

    全军大比,比的是军阵、军操、军武。

    (具体内容,老汉在这里就不写设定来水字数了,等到后面写到具体剧情时,大家就知道了。)

    全军大比的具体内容我们可以留到后面再详说,但对于徐虓和荠武夫如何在有将无兵的情况下,重组大雪营,咱们就得仔细说说了。

    怎么重组大雪营?

    第一点就是征兵,最少要招满三千人,比原来大雪营人马的两倍还多一些。

    很难招吗?

    说难也难,原来的大雪营可以说是一支十项全能的超级强军。从那一千三百多人里,任意挑出一个来,把他们的经历写出来,都是一部英雄好汉的话本传奇。

    说不难也不难,之前说过,大雪营里面都是那些得罪了权贵‘大人物’们的英雄好汉。但那些得罪了权贵‘大人物’们的英雄好汉,却并不是全都在大雪营里。

    他们有很多人,只是在大雪营里‘渡’了一层‘挨打受罪’的何护色之后,就离开大雪营,到其他各营去了。还有些更厉害的人,则是顶替了其他各营阵亡将士的名字和职务,‘回归本部’去了。

    这两种人里,只要能招回来十分之一。不,二十分之一,就足够重建大雪营了。甚至还可以让大雪营的战力更胜从前。

    关键是怎么把这些人重新召回来?

    各营的主将能舍得放他们这些精兵强将回来吗?

    而且,现大雪营的官位已满,就算是徐虓和荠武夫,还有其他人把统领、副统领、标长、副标长,甚至伍长的职位都让出来,也不够分啊。

    那他们又能不能放弃在各营的高位,重新回大雪营来当一个大头兵?

    最关键的是,论武力,荠武夫和徐虓或许可以压服大多数的人。但是论威信和人缘儿,他们俩就是绑在一块儿也不上已经死去的原大雪营都尉统领洪涛。

    所以,就别提用什么套交情、讲感情,去拉人回来这样的话了。

    到底怎么样,才能把那些‘流落在外’的大雪营老兵给招回来呢?

    就在徐虓和荠武夫两人在大雪营的主将军帐里,为如何征兵之事愁得一把一把薅头发的时候,大雪营的副标长冯渊急三火四的冲了进来。

    (徐虓愁的是有将无兵,老汉愁得是收藏、推荐、点击,评论、评价,啥啥都没有,各位看官,前面说的这几样,你们给老汉来点儿好吗?老汉愁得也快一把一把的薅头发了。)

    “二位统领,你们快出去看看吧。出。。。。。。出。。。。。。出大事了!张。。。。。。张。。。。。。张彪子带。。。。。。带。。。。。。带人来。。。。。。”

    荠武夫没听冯渊把话说完,虎目一瞪,提了一杆铁戟,跨步就往营外冲去。他以为张彪子之前在大帅的营帐里被自己骂了之后,又犯了那股浑不吝的彪劲儿,带着人追到大雪营来闹事儿了。

    ‘球的了,别看大雪营现在缺兵少将,可也不是什么猫三狗四的家伙,都能跑这来撒野的。’

    ‘真当你家荠老爷现在吃斋信佛了啊?’

    徐虓怕荠武夫一时冲动,再闹出人命,也没听冯渊把话说完,就提了弓箭也追了出去。

    当荠武夫和徐虓一前一后,来到大雪营的营门口以后,两个人都被惊得是瞪目结舌。

    大雪营的营门口外,密密麻麻的全是脑袋。。。。。。呸。。。。。。他俩实在是被惊得有点儿语无伦次了。

    应该说大雪营的外面,密密麻麻的站了足足有。。。。。。好吧,实在是数不清有多少人了,两人目光所及之处,人山人海,数不尽、查不清的全都是人。

    看这些人的穿戴,有普通的军兵、有伍长、标长、甚至还有都尉和校尉,最夸张的是那个站在张彪旁边的人,竟然是锦州边军的三位副帅之一的左军将军盖子龙。

    “大雪营第三任统领‘盖子龙’见过大雪营第五任统领‘荠武夫’荠将军!”

    (突然想到了火影里的三代目猿飞兄弟和五代目纲手妹子。老汉就调皮了一下,写了个第三任和第五任)

    锦州边军的副帅、左将军盖子龙竟然以‘同阶之礼’拜见荠武夫。

    “左帅您这可折煞小荠我了,您别这样、别这样。。。。。。”

    荠武夫被营门外的人山人海和盖副帅这一礼给敬蒙圈了,除了说‘别这样’之外,连一句完整话都说不出来了。

    倒是盖子龙气度沉稳,见荠武夫激动的语无伦次,也没有生气,而是等荠武夫平定了一下情绪之后,才说明了来意。

    这一次大雪营之前分流到各营之中的精锐,来了三分之一。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重建大雪营。

    哪怕是那些担任都尉、校尉的军官,也愿意放弃现在的官职,回到大雪营来当一个普通军兵。当然,这里面不包括这位副帅‘盖子龙’。

    不是他不想回来,而是他现在任职边军副帅,统领左路所有军政要务,不是说放就能放下的。他今日过来,主要还是给大雪营拔拔场子。

    让某些觉得大雪营‘今不如前’的人,亲眼看看大雪营的底蕴、好好的惦量惦量,如果再敢为难大雪营,能不能惹得起这两万多的大雪营元老,能不能惹得得他盖子龙这个大雪营第三任的副帅统领。

    那个某些人,就包括站在他身边的东乡营副统领‘张彪’。

    荠武夫和徐虓这回可算是发大财了。刚刚两人还在为如何将这些大雪营元老招回来而愁得一把一把的薅头发。

    现在,俩人也愁。不过,这回他们愁的是如何从这两万精锐中选出三千人来重建大雪营。

    那些士兵就不说了,光是今天过来的七个校尉、二十多个都尉,还有五十多个标长,就让荠武夫和徐虓的心里‘快乐并痛着’

    快乐的是,这些人都是悍将、猛将、强将,真要有了他们,那大雪营何止是瞬间恢复到原先的实力,再翻两倍都是说的少了。

    痛的是,不能全留下啊。把这些人要是全留下了,大雪营是强了,可其他各营的损失就太大了,不能因为自己一营,让锦州边军其他几十营,都实力大降啊。

    最后,还是徐虓拍板决定,从这两万多人里,只选出两千人。

    其中,校尉军职的一律拒收。二十多个都尉,只留下三个人做标长。五十多个标长,留下十三人做预备标长和副标长,还有储备军官。

    再从这两万多精锐士兵里选出两千‘精锐之中的精锐’以充兵员。

    至于,另外一千人,则从募兵营、备兵营、铺兵营、军机营之中挑选出七百名,年龄在十二岁以上,十七岁以下的少年,做为大雪营未来的后备军官和精锐斥候,来重点培养。

    再从医营中挑选出三百名年龄在二十五岁之上,四十岁之下,经验丰富的医官。

    今后,大雪营每个十人小队中,必须有一个经验丰富的医者者来负责为他们医治外伤内病、调理旧患暗疾、让大雪营的战损律降下来,让经历血战硬仗洗礼的老兵、强兵能多起来。

    徐虓如此安排,让左帅盖子龙对他不由得刮目相看。

    不愧是洪涛临终前特意安排下来的接班人,此子别看年纪不大,但办事老练,顾全大局,没有被眼前利益所蒙蔽。还能居安思危的提前想到,为大雪营筹建出一只年轻又拥有无限可塑性的少年后备队。

    最重要的是,这小子的眼光太准太毒了。让他选走的,全是精锐、精锐、精精锐!估计今天过后,最少也得有上百名的各营主将被气得吹胡子瞪眼吧。

    大雪营的兵源这回是彻底充足了,像张彪这类之前认为大雪营‘今不如昔’的家伙,见识了‘万人归建’的盛况之后,也都老实了下来。

    下一步,就看徐虓和荠武夫这两个大雪营的现任主将,能不能压服得了这群骄兵悍将了。毕竟,左帅盖子龙那边只能救他们个急。

    打铁还得自身硬,以后的路能不能走好,还要靠他们自己。人家盖子龙,是边军副帅,负责整个左路边军的军政要务,没那么多时间,事事都替他们俩去操心。

    怎么能压得服这些骄兵悍将?在军营中,主将要想让手底下的人,心服口服,很简单。

    第一步,就是以武服之。说什么智谋、治军、威望,都是虚的,武力不行,拳头不硬。就是智谋再厉害、治军条理再分明、威望再高,都不能让这些军中汉子彻底心服。

    在军中,永远是强者为尊。就是之前的洪涛、洪胖子那样慈眉善目,不笑不说话的老好人儿,真发起来威来,也能和荠武夫这样的武疯子,打个难分难解。

    于是,徐虓也不扯什么虚的。直接在大雪营的演武场开练,先是来了两手绝活;

    第一手绝活是左右开弓,连射十次二十连珠箭。

    第二手绝活是箭箭射穿靶心,两百支箭射完之后,靶心上只有一个窟窿,两百只箭竟然都射在了靶心的同一点上!

    神箭徐虓,至此扬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俏总裁的未婚夫〕〔给我一张复活卡〕〔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最强弃少〕〔重生毒后:腹黑王〕〔笑傲之问道巅峰〕〔洪荒虚拟化〕〔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妙手妆娘〕〔佛系古玩人生〕〔天鹅的诗〕〔只是对你一见钟情〕〔穿越位面的魔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