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腹黑四公主的霸道〕〔北宋振兴攻略〕〔南山隐〕〔我真没想出名啊〕〔天启预报〕〔重生女神:帝少的〕〔村野小圣医〕〔重生婚宠:霍爷的〕〔超时空魔咒〕〔农门娇女:神医王〕〔回到三国的特种狙〕〔末日轮盘〕〔极品小村民〕〔重生国民男神:霍〕〔修罗战帝〕〔掌家小农妻:世子〕〔吉星高照:胖媳旺〕〔天阿降临〕〔超神机械师〕〔丈六金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北凉王前传 第25章 徐虓一统天下?
    (感谢书友:江涵秋赢雨璃又投了2张推荐票。)

    箭神徐虓,名扬边军。

    二十连珠箭,整个漓阳......不对,应该说是整个天下,二品宗师之下,能射出二十连珠箭的也不过三十人。

    三十人听起来很多吗?天下十一国,平均算下来,每一国二品宗师之下,能射出二十连珠箭的都不到三人。

    突厥和北漭,这两个由马背上的民族所建的骑射之国,能射出二十连珠箭的,也才仅有七人。突厥四人,北漭三人。

    漓阳之前也仅有禁军神箭将军和鲁州东路边军的前军副帅,这两人能射出二十连珠箭。现在又添了徐虓,漓阳能射出二十连珠箭的‘飞将’就是三人之数了。

    至此,漓阳成功晋升为继北漭、西蜀、南宋、东越这四国之后,第五个拥有三员飞将的神射之国。

    书写到这里,给大家的感觉就是徐虓只有弓箭厉害,在兵器拳脚方面,就普普通通了。您要是这么想,那就太看轻咱们这位义县虓虎了。

    事实上,徐虓在兵器拳脚方面,比他的弓箭还要厉害许多许多。别忘了,徐虓可是从八岁开始,就进山打猎了。

    在大山深处,林木遮挡,弓箭的杀伤力比在平原上可差得远了。徐虓要是只靠弓箭射猎,可猎不到那些山熊野猪、虎豹狼蟒。

    之前没怎么用拳脚兵器,是因为前面写到的几战,都更适合用弓箭。丁潢的拿手绝技就是弓箭,用拳脚兵器打败他,人家也不会心服口服。

    和傅家坡那次,是因为徐虓刚刚和丁潢比完弓箭,心神元气都损耗极多,那个时候,无论是用弓箭还是拳脚兵器,徐虓都只能使出一次致命一击。

    用拳脚兵器近身攻击,如果不能将傅家坡一击打倒,徐虓就只能任其反击。用弓箭,即使没有一击重伤傅家坡,徐虓也还有撤退的时间。

    等到无常谷一战的时候,对伪装成商队首领的突厥暗桩用箭,是为了出其不意。

    击落那十箭,徐虓用兵器也可以做到,但光是击落对方的弓箭,怎么能显出徐虓的厉害,别看他平时嘻嘻哈哈,但骨子里却有一股‘冲天傲气’。

    你突厥不是号称骑射天下第一吗?徐大爷就在你们最引以为傲的骑射上击败你们。

    这一次各营的大雪营元老纷纷回归,徐虓知道光凭弓箭射术,只能让这群英雄好汉们佩服自己,但想要彻底的压服他们这群骄兵悍将,只靠弓箭射术,还远远不够。

    大雪营的这些元老们,这回可算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少年虓虎了。整整一个月,徐虓每天至少和一百个大雪营的元老轮翻对战。有的时候,他甚至能一战二十,都不落下风。

    一个月后,包括荠武夫在内,大雪营满营上下三千余人,都被徐虓一个人给轮了一遍。

    徐疯子、徐老虎、徐狐狸、徐饿狼、徐贱人、徐虓虎、徐坏水儿、徐大力、徐快腿、徐神拳、徐大刀、徐神枪、徐鳖孙、徐恶人、徐蛮子......

    在大雪营全营彻底归心徐虓的同时,他也因为多了几十个或褒或贬的外号,而被戏称为大雪营的‘绰号王者’

    大帅袁华说过三个月以后,全军大比。徐虓之所以拿出一个月的时间和这些大雪营的元老比武切磋,可不只是为了让他们对自己彻底归心。

    徐虓还要用击败他们,来彻底打掉他们在其他各营任职时养成的骄狂自大,让这些经验丰富的老兵油子,能做到令行禁止。

    同时,徐虓也是通过实战来熟知和了解他们每一个人优劣缺失。然后好对症下药,让他们在大比中能够扬长避短,发挥出十二成的作用。

    还有一点就是,徐虓之前在山林中打猎,在义县里闯荡,都是他自己老哥儿一个人孤军做战。单打独斗,徐虓经验丰富。统兵做战,他完全就是一窍不通。

    这一个月来,徐虓每天只睡一个半时辰。他白天和那些英雄好汉们拳打脚踢、刀砍枪扎。晚上,就挑灯夜读林虎角、丁横送给他的《老兵誌》和大雪营前统领洪涛留给他的《大雪战策》。

    学习如何领兵、统兵、治兵、如何排兵布阵、如何攻杀退守、如何设伏突围、如何用计智取、如何以力破巧......

    徐虓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不禁感叹,自己真是天生当兵的料儿。

    那些晦涩难懂的兵书战策,他学起来不但轻松易懂,而且还能举一反三、反四、反五......总能冒出许多让荠武夫这个老兵也觉得是推陈出新、另辟蹊径的想法来。

    同时,徐虓也彻底体会到了徐良教给他的《三千抱朴诀》有多么厉害。每次睡觉前,他都会习惯性的默默运行一遍在无常谷之战时,提升了一层境界的《三千抱朴诀》基础内功心法。

    等到一觉醒来,前一天积攒下来的疲乏虚弱,都能一扫而空,让他的身体和精神,恢复到他巅峰时期九成的状态。

    要不然,他在身体和精神都保持这么高强度的运作下,光靠每天一个半时辰的睡眠,早就耗垮了。

    荠武夫为此,都不止一次的感叹‘徐虓真是个铁打的汉子’。

    他荠疯子在年少时练武最疯狂的时候,一天最少也要睡两个半时辰,就是这样,也最多才能连续坚持十天,就得休息调整个五六天,才能继续。

    现在兵有了、将有了,徐虓自问在统军上肯定不如各营的那些老将。但在作战上,就连荠武夫和十几个标长老兵,都说现在的徐虓,要是单论带兵打仗,还真不见得胜不了那些老将。

    还有一个半月的时间,徐虓觉得大雪营现在不能再呆在营里‘闭门造车’了。

    “传令下去,擂鼓聚将。”

    徐副统领在挨了荠统领一飞脚之后,心安理得的对荠统领再次重复了一遍这个命令。

    “徐都尉,给大家说说你的想法吧。”

    徐虓白了一眼荠武夫,这个老荠,之前不是都教给你怎么说了嘛。怎么还让我来讲,你才是大雪营的统领啊。

    你老这样把什么事都扔给我,自己当甩手掌柜,知道的说我徐虓是能者多劳。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要架空你呢。

    荠武夫对徐虓向自己发来的无声抗议,完全视若无睹。开玩笑,那么多长篇大论,你让我说?

    上阵杀敌,老荠我眉头都不带皱一下的。可让咱在这里讲什么一二三四,子丑寅卯?对不起,记不住。

    再说了,老洪让你小子当这个副统领,就是让你好好历练适应之后,接手大雪营的统领之位。老荠我对内只负责给你镇场子......呃......好像现在在大雪营里,你徐虓比咱荠武夫都罩得住了。

    管球,反正你家荠大爷我除了上阵杀敌,别的一概不管:(

    “荠统领昨天对我说,咱们大雪营现在兵精将猛,那些战阵基础和攻杀退守,大家早熟得不能再熟了。”

    “与其在营里死练硬训,不如走出去和各营多交流交流,是对抗训练也好,是联合剿匪也罢。”

    “总之就是以战养战。大家伙都说说,咱们应该先去找哪一营切磋切磋?统领大人,末将复述得对不对啊?”

    徐虓十分恭敬的冲着荠武夫抱拳施礼道。要不是众将都在场,需要顾忌一下形象,荠武夫狠不得再给徐虓两个飞脚。

    你昨天和我‘呜里哇啦’白话了快半个时辰,罗列了什么九大必须、三大因为、五大所以、四大注意、还有什么二十六小结、十三大项。今天轮到你自己来说的时候,一百一十七个字就讲完了?

    最可恨的是,这一百一十七个字,还真把这小子昨天讲的那些东西都概括进去了,没有错失遗漏,也没有多补加增。(把上面的字挨个数了一遍的,自己发个评论报数:p)

    要知道这么几句话就能说得清,我就自己讲了啊。有粉谁不往自己脸上擦啊?

    咱老荠是不喜欢长篇大论,但言简意赅的说上几句,既不费脑子,还能显得我荠武夫不是只会拼命的莽汉,也能深思熟虑的解决问题。

    果然只有起错的名字,没有起错的外号啊,这小子太坏了。

    昨天自己听说张彪子在外面又开始嘚瑟上了,想去给他梳梳皮子,徐虓就拉住自己讲了快半个时辰的一二三四,让自己记下来,今天和众将说。

    然后自己脑袋里就跟倒了两大桶浆糊一样,稀里糊涂的就把要收拾张彪子的事儿给扔到一边去了。

    你说你劝架就劝架,反正我也打不过你,肯定得听你的。但你非让我记那么一大堆东西,这不是欺负老实人嘛。

    其实,荠武夫也知道徐虓是想把这里面的门道给自己讲清楚了,让自己能遇事三思,不要冲动。完全是一番好意,但一想到徐虓那么忽悠自己,就算知道徐虓是好心,荠武夫也忍不住想踹他几脚。

    “渠懂冷......深吸轴玉......地鱼锅......皱嘎弓伤羊。”

    说话的是大雪营‘第三标’的标长‘武玉’,他昨天用自己家传的开山拳和徐虓切磋拳脚。

    这位上个月还在大帅的四营亲军里面号称‘铁拳捍山’的武标长,果然是名不虚传,和徐虓打了三十回合,都不见败象。

    徐虓一看,这是遇到了高手了啊。一时兴起,用上了在山里打猎时自创的‘三猎’之‘擒熊’。

    这三猎是徐虓自小打猎,在一次次生死搏杀中总结出来的经验和杀招。

    共分为林猎,山猎,渔猎。每猎由刀,枪,拳、脚等近身搏击之法组成。徐虓就是靠着这三猎绝招,才能在山里摔熊揍虎、抓狼擒豹。

    开山拳对山猎擒熊,上半身赤膊的徐虓,在前胸和两肩留下了几个红通通的拳印。

    武玉就悲剧了。他一开始听徐虓大吼出‘山猎擒熊’的时候,心里还赞叹徐虓是个光明磊落的汉子。用擒拿手这样讲究出其不意的功夫前,都先大声喊出来,让对手注意。

    结果,当徐虓一记进步贴身左勾拳‘砸’在武玉的脸上时,他才知道自己上了这‘徐骗子’的当。

    但是再后悔已经晚了。先手已失,武玉硬顶着和徐虓对拼了二十拳之后,最终还是败下阵来。

    附带着他本来有些削瘦的脸颊,也被徐虓给揍胖了不少。然后,他说起话来就像嘴里含了个山核桃一样,囫囵不清了。

    毕竟是多年的老兄弟,荠武夫还是明白武玉的意思。他说得是“荠统领,深思熟虑,第一个,就打东乡营。”

    对于这个提议,荠武夫是非常赞同的。东乡营的副统领张彪就是欠收拾,上次副帅盖子龙把他拎过来以后,他就老实了一个月,就又开始嘚瑟上了。

    这回非得给他点颜色看看不可,你们东乡营统领王翦那么霸道的一个人,对大雪营也是敬重有加。

    既然王统领出去押粮未返,那就让‘荠统领’教教你什么叫‘做人要厚道’...嗯...就按徐虓揍武玉那样揍张彪子,让他也感受一下什么叫‘深吸轴玉’。

    徐虓却没有同意武玉的提议,他对大家说:“我知道大家看不惯东乡营的张彪,但有一说一,他并不是针对咱们大雪营,而是只针对我徐虓一个人。”

    “我知道各位厚爱徐虓,你们认为针对我徐虓,就是针对大雪营。小子我在此先谢过各位前辈的关照和厚爱。”

    “但咱们也不能冲动,我徐虓又不是当今陛下,连说都不能说,再说了,就是当今陛下,咱们关上门说话,谁背地里没骂过他老人家‘纵容’那些权贵克扣咱们的军需物资?”

    “说到底,张彪子和我也没有什么生死大仇,他就是打心里认为我徐虓名不符实。”

    “别看我这一个月里又是连射二十连珠箭,又是每日挑战百人。但这些,都是在咱们大雪营里面做的。外人都会以为,这是大家宠着我这个小老弟,故意替我造势。”

    “咱们现在找上门去,不论胜败,两家的仇就算结下了。各位别忘了,无论是大雪营,还是东乡营,咱们都是这锦州边军大营里的袍泽兄弟。”

    “咱们抛家舍业的留在这里,不是为了争勇斗狠。咱们是为了抵御突厥,让咱们在漓阳的百姓亲人,不受刀兵之苦,不受烽火之乱。”

    “他不服我,我就在大比之时,像揍武标长那样揍他一个‘深吸轴玉’。然后,再在酒桌上把他喝到桌子底下去。”

    “咱们同是边军的袍泽,可以斗勇,但绝不能成仇。”

    “各位不要把边军大比当成生死搏杀的战场,大帅设立边军大比,是为了让咱们各营之间,能够取长补短,互学所长。”

    “是为了让咱们各营在大比之中,能够彼此了解相熟,等到和突厥作战时,各营之间可以配合无间,同心戮力,共败外敌。”

    “不是让你们把狠辣杀招都往自己人的身上招呼,去争一个狗屁的虚名。”

    “我徐虓今天把话放在这里,大比之时,意外受伤、意外伤人,都无可避免。”

    “但要是咱们大雪营的人,有人敢故意对其他各营的兄弟,下黑手,使阴招儿,到时候,别怪徐虓用军法和各位说话。”

    徐虓这翻话说得大雪营众将‘热血沸腾’,他们这些老兵老将,之前别看让徐虓给揍服了。

    但在每个人的心底,还是觉得徐虓虽然个人武艺无双,但毕竟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在格局气量上,照比以前的统领洪涛,还是差得不是一点儿半点。

    但今天徐虓说出了这翻肺腑之言后,大家对徐虓是彻底的心服口服、外加佩服。

    之前大家是被徐虓打怕了。但现在,大家对徐虓是由衷的敬服。十六岁怎么就做不了副统领了?

    咱们徐都尉,做这个副总统领都是屈才了!

    就咱们徐都尉这武艺、这气度、这格局、这不要脸、这狡诈,要是再打上几次硬仗,都能直接去接大帅的班儿了。

    “好!闻名不如见面,徐都尉的心胸气度,陈卭心服口服,大雪营众位袍泽若是不嫌弃我戎轩营的统军之人是一介书生,咱们两家在大比之前,可以同练共行。”

    帐外走进两人,一个是锦州边军大帅袁华、袁含英。

    一个是在锦州边军中有‘智虎’之称的传奇人物——陈卭、陈太忠。(有没有人还记得‘以德服人’陈主任啊?)

    看见是大帅袁华,荠武夫瞬间就明白了为什么帐外的亲军没有出声警告帐内的人‘有人在帐外偷听了。’

    荠武夫是大雪营的老大,大帅袁华是他荠武夫的老大。老大的老大不让出声,帐外的亲兵当然不敢开口了。

    大帅袁华过来大雪营,大家一点儿都不意外。毕竟大雪营对于锦州边军来说,无论是象征意义,还是实际作用,都是非比一般。大帅以前也是隔三岔五的就到大雪营来。

    不过这位自称是‘一介书生’的戎轩营统领陈卭的到来,倒真是让大家挺意外的。不是说他平时和大雪营没有什么联系。

    相反,以前大雪营的统领洪涛和这个戎轩营‘陈统领’的关系,那是相当的铁了。两个人是同一科的进士出身,志同道合,相交莫逆。

    当年,洪涛在京中得罪了太子,被迫离京。第一个想要投奔的就是他在锦州边军中的好友陈卭。以前,大帅隔三岔五的就来大雪营转一圈儿。

    洪涛却是三两日就要往陈卭的戎轩跑上一趟,向这位锦州‘智虎’讨教兵法战策、治军统军。

    洪涛死后,大帅袁华派人跟徐虓还有荠武夫他们,去关外收回了大雪营众将士的尸骨之后,在军中为众将士祭奠英灵的那一天,

    陈卭身披白甲,在洪涛的灵位之前歃血鸣誓“必将巴佐狼骑斩尽杀绝,替洪涛和大雪营众将士报仇雪恨。”他当时也和荠武夫还有徐虓说过,如有所惑,尽可到戎轩营去找他。

    当初,徐虓和荠武夫因为招那些大雪营元老回营,而愁得一把一把薅头发的时候,就想到要去戎轩营向这位‘智虎’陈卭问计。

    可没等两个人过去呢,副帅盖子龙就带着两万多大雪营元老过来了。俩人这一个多月来,一个忙着用拳脚刀枪教这些骄兵悍将‘认清现实’。

    一个忙着整军分营,处理军务。都没顾得上去拜访这位除了大帅袁华之外,第一个对重建后的大雪营释放出善意的陈统领。没想到今天人家反倒是主动登门到访来了。

    “大帅,陈统领,你俩干啥来了?”

    荠武夫看大帅进了军帐,连忙从主将之位上站起来,迎了上去。

    “我们荠统领的意思是,不知大帅和陈统领到访,有失远迎,还请二位恕罪。不知道您二位此来有何指教,有需我们哥儿俩的,荠统领和我必将鼎力而为。”

    徐虓愁啊,他现在真想给已经故去的洪统领烧上三炷香,您这么多年来带着这个只知拼杀的荠傻子,真是太不容易了。

    徐虓在义县的时候,乡里乡亲的到了家里,自然要客气几句。

    人家大帅和陈统领,一个是和你平级的都尉统领,一个是你的顶头上司,你见面说两句客气话能死吗?

    “哈哈哈哈,徐虓,你就别替荠武夫打马虎眼了。他是什么德性,我比你清楚。没有外人在场的时候,咱们锦州边军用不着那些虚礼客套。大家都坐下说话吧。”

    大帅袁华,对徐虓的表现十分满意。从刚刚升帐到现在自己进来,他就和当初的老洪一样,处处替荠武夫兜着托着。

    既没有轻视荠武夫这个只懂拼杀的主将,也没有只想着给自己的脸上贴金,更没有趁自己威望正高,做暗中驾空荠武夫之事。

    刚刚荠武夫在自己面前表现的不拘小节,他怕自己对荠武夫不满,替荠武夫往回圆扯不说,还拿‘他们哥儿俩、鼎力相助’这样的话暗示自己,他徐虓会和荠武夫有难同当,共同进度。

    不错,真是不错啊。看来此子不能只是作为大雪营未来的营统领来培养了,应该把他升到和陈卭、秦虎臣一样的高度的,作来自己以后的接班人来调教喽。

    仅仅一个月的时间,徐虓便从一个普通新兵升到了一营的都尉副统领,现在又升到了未来锦州边军接班人‘镇北将军、北路边军总帅’的高位。

    完成了普通军兵一生都不能到达的人生高度。

    假以时日,徐虓是否会拥有‘一统天下’的机会?

    大帅袁华、智虎陈卭、疯虎荠武夫,三人的心中不约而同的冒出了这么一个让他们自己也感觉到疯狂又异想天开的念头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给我一张复活卡〕〔神医妙相〕〔妙手妆娘〕〔洪荒虚拟化〕〔神豪赘婿〕〔农女王妃的快意人〕〔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俏总裁的未婚夫〕〔大魏能臣〕〔美漫之究极生物〕〔路边捡到一只猫〕〔无相进化〕〔巨富女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