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腹黑四公主的霸道〕〔北宋振兴攻略〕〔南山隐〕〔我真没想出名啊〕〔天启预报〕〔重生女神:帝少的〕〔村野小圣医〕〔重生婚宠:霍爷的〕〔超时空魔咒〕〔农门娇女:神医王〕〔回到三国的特种狙〕〔末日轮盘〕〔极品小村民〕〔重生国民男神:霍〕〔修罗战帝〕〔掌家小农妻:世子〕〔吉星高照:胖媳旺〕〔天阿降临〕〔超神机械师〕〔丈六金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北凉王前传 第40章 奇星云隐,神珠蒙尘 (1)
    墨奇今年已经四十六岁了,从小到大,他一直活在置疑、讥讽之中。

    他的祖先曾被上古时期,那位一统天下的秦帝封为‘天工钜匠’,

    他的父亲是将已经‘不入君皇眼’的‘墨家机关术’重拾往日辉煌‘再入帝王心’的第一百零七代墨门钜子。

    而他自己呢?

    从小到大因为自己那‘为世所不屑’的理念和发明创造,被无数人置疑讥讽为‘百无一用,一无是处’。

    那些人不认可自己也就算了,反正就连自己也不知道那些自己发明创造的东西能有什么用处。

    也许真像大家说的那样,父亲已经把墨家未来九代的‘智运’都透支一空了吧。

    可既然自己在天下人的眼中是一无是处、百无一用的‘废才’,那些墨门中的‘长辈’们,为什么还要在父亲失踪之后,推选自己成为墨门第一百零代的钜子呢?

    然后又在自己继任之后‘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内,便把自己的钜子之位上,给罢免了。

    紧接着又将‘与人无争’的自己给扫地出门,赶出大隋墨宗本院。

    天知道,自己从未想过去争钜子之位。

    当初,那些墨门长辈们,让自己接任墨门钜子之时,自己是坚辞不受的。

    是他们说‘若是其他人跨过自己,继任这第一百零八代钜子,便是名不正、言不顺、于礼不合。’

    他们让自己先继任第一百零八代墨门钜子。然后,隔上一年两载的,再选有德有才之人来接任。

    今后,如果他们墨氏再出了什么惊才绝艳之人,依然可以‘重掌钜子’之位。

    说的多好听啊,可当自己在继位为墨门第一百零八代钜子,领了大隋皇帝的御赐钦封之后。他们又连一炷香的时间都等不了,就迫不急待的将自己罢免,并赶出了墨宗本院、赶出了大隋国境。

    什么于礼不合,都是托辞罢了。他们这么多此一举,还不是因为在上古时期,那位古秦大帝在封赐墨门第八代钜子为‘天工钜匠’之时,以‘言出法随’的大神通说了一句‘墨门钜子,百代为墨’。

    虽然千年已过,但那些‘墨门前辈’和‘大隋权贵’还是怕了千年前,那位一统天下的‘秦帝神通’。让自己继任第一百零八代钜子,只是为了‘了却’那‘墨门钜子,百代为墨’的因果。

    离开大隋以后,自己走遍了其他天下十国。每到一地都有各国权贵豪门相邀,他们在一开始都把自己当成了座上贵宾,以为自己是因为不擅‘争权夺位’才被罢免,并被赶离大隋的‘墨家机关术大匠’。

    可是,当他把自己那些发明的‘图版和样品’拿出来之后,这些想‘捡漏’的权贵豪门,就和那些墨门前辈和大隋权贵一样,将自己给再一次的扫地出门。

    一国又一国,一家又一家,皆是如此。

    直到自己‘流落’到漓阳之时,他的名声在天下诸国中已经变得‘路人皆知,臭不可闻’。

    除了之前的‘一无是处、百无一用’之外,他又多了招摇撞骗与信口开河。这两个‘好名头’

    天可怜见,这一次路过漓阳京城,他只是想在这里变卖一些‘小物件’换些旅资路费而已。没想到,却让他墨奇遇到了一个身份尊贵的‘伯乐良朋’

    当他说出,自己就是那个被墨门罢免,并扫地出门的墨门第一百零八代钜子之时,那位被他在街市上所卖的‘小物件’吸引并驻足相询的贵友,竟没对他有一丝一缕的轻视和讥讽。

    已经在包括大隋在内的天下十国‘遭尽白眼嘲笑’的墨奇,甚至产生了一种‘士为知己者死’冲动。

    如果这个时候,有人敢对他这位伯乐贵友有一丝不敬,墨奇绝对会与那个人‘白刀子进,红刀子出’。这位祖籍湖州的贵友,不但是漓阳南儒世家之首‘文家’家主的独子,更是当今漓阳太子妃‘一母同胞’的嫡亲弟弟。

    他不但帮自己结清了‘欠’客栈的宿食费用,还给自己留了一袋子足有‘十两’的金叶子,让自己做洗漱买食之用。并答应将自己这位‘墨家大匠’引荐给漓阳太子。

    苍天可鉴,他墨奇对做什么皇族权贵的‘御匠大工’并不感兴趣。真正让他心喜兴奋的,是终于有人接受和认可自己那些‘所造之物’了。

    天还没亮,墨奇就起床梳洗了。

    今天文家兄弟约他一起去‘赏秋菊,品膏蟹’

    秋蟹美味,但性寒凉,他在西汉游历时,曾结交了一位‘制食怪异’的瘦厨子,他告诉过自己,世人食秋蟹之时,配姜醋以驱蟹之寒凉,饮白玉葡萄露除腥增鲜,

    此两法虽然无错,但姜醋两料辛酸味重,夺了秋蟹的浓鲜醇香。而葡萄性虽平,却味甘酸,就算以酒酿之,对人之脾胃,亦小有所激,再加上蟹之寒凉,就如寒天浇冷水一样伤人脾胃了。

    要想既驱寒凉,又不掩抢蟹味,以‘稻、黍、粟’三谷所酿的即墨老酒相配,才能两其美,并可锦上添花的增鲜除腥。

    墨奇从文兄弟留给他的那袋金叶子里,取了一片出来,买了两坛即墨老酒,他早早起床,就是为了让小二烧好热水,送到他的房里,为文兄弟温着这两坛暖胃增鲜的食蟹佳酿。

    为了买这两坛价值一片金叶子的即墨老酒,他都没去汤池温泉沐浴,只是让小二送了桶热水到他房里,自己擦拭清洗了事。

    甚至连昨日晚饭,墨奇都只点了一碗五十文钱的素面。京城居不易,以后自己常留在京城,总不能没了花销,就让文兄弟掏钱给自己吧。

    有这十两金叶子在,自己顿顿素面,都够吃上将近两年的了,过几日再租上一家民舍,怎么也能在京里生活半载了。

    有这半载时间,就算是漓阳太子不招用自己,他制卖一些小物件,也够日后花销了。

    “墨先生,文公子到了。”

    墨奇心里面正想着今后与那位知他、敬他的文家兄弟如何多亲多近之时,刚刚收了他十文‘烧送热水’赏钱的客栈小二,在他房外,轻声通知他‘文公子已到’。

    也许是今早客栈的杂务较多吧,客栈小二的声音有那么一些急燥和慌张。

    墨奇也没往心里去,起身推门就迎了出去。文兄弟的身边和往常一样,带着四名‘武师’护卫。墨奇一见文家公子的面,就发现他‘面色不渝’,眼神之中有几分欲隐实露的愤然之色。

    墨奇的心里,大概能猜出几分,肯定是这位文家兄弟,在漓阳太子那里,因为引荐自己这么一个欺世盗名、招摇撞骗的墨门钜子而受了斥责。

    这样也好,自己心里本就不愿与那些皇族权贵相交。如此,也省了不少麻烦。

    只是累文家兄弟因自己而受责,实在是委屈他了。

    “墨兄,起的好早啊,咱们进房说话吧。你们先在外面候着。”

    文家公子对墨奇拱了拱手,打了声招呼后,就径直进了墨奇的房间,他的那四个武师护卫‘听命’守在了墨奇的房外。

    墨奇猜出文家公子必是因为举荐自己,而受了漓阳太子的斥责,而心情不佳。心里也没怪他昨日相见还称自己‘兄长’,今天就疏远成了墨兄。

    “墨兄,咱们初次相见之时,你所制卖的那个叫‘火折子’的物件甚是新奇。不知你还制了什么新巧奇精之物啊?”

    文公子的相貌,虽说不上英俊,但其自有一股自信与贵气,让本是中人之貌的他,也添了三分魅力。

    “文兄弟就是不问,今天我也打算给你看两件我所制‘新奇物件’。”

    “固所愿,不敢请。墨兄快些让文某一睹为快。”

    之前文公子与墨奇相处,他是自称为‘愚弟’的。

    墨奇从怀里取出了一个中指长短、拇指粗细的竹块儿,

    他在竹快儿上轻轻一掰,掰出了一片薄如蝉翼,细如米粒的铁片儿,然后又是一掰,掰出了一片有缺口锯齿的铁片儿。

    如此反复,在那一块小小的竹块儿上,掰出了十五六片长短粗细相同,却各有缺口锯齿的铁片。

    “墨兄,此物有何妙用?”

    “贤弟听为兄细细道来,此物是为兄依那梁上君子所用的百家钥匙所制。”

    “只不过,它不是用来开百家之锁,而是独开一锁所用。”

    “世人制锁,皆都在锁上添加奇巧机簧,却不知锁再奇巧难开,若是被人盗了钥匙,也可轻巧开之。”

    “可有了这把密钥之后,就不同了。”

    “取这竹块儿上‘十六片密钥’中的其中几片相合,制成唯它能开的锁芯销簧。到时候就算密钥被人盗取,其不知这十六片密钥中,哪几片是开锁密钥,也只能望锁兴叹。。。”

    “墨兄,你不知那些存放重宝私物的地方,用的都是不需钥匙的密轮转锁吗?没有钥匙可丢,岂不是比‘丢了不怕’更省心省力吗?”

    “呃。。。”

    墨奇当然知道了,可他觉得,那些无钥的转锁虽然不怕丢了钥匙,但若是有人知道了转法,不是更容易开锁吗?

    相反有了这密钥之后,那盗钥之人,得既知道用哪几片密钥能开锁,还得把密钥一起盗走才行,两者缺一不可。

    虽然要费心费力去防着钥匙被盗,但比起那种转锁,还是多了一道保险啊。

    只可惜世人多疑,总是觉得‘一无所有’的转锁,才是最好的防盗之法。

    其实,在这一点上,墨奇却是想的有些偏了,他想的这些,文公子也想到了,可是人家转念一想,只要知道了用哪几片密钥,那做贼的不会仿制出来啊。

    把钥匙偷出去难,可是想弄到钥匙的印模,可就简单的多了。

    甚至,那些制作密钥的人,不用留模,人家自己做的东西,自己还记不住吗?

    难不成,为了保密,做一把密钥,就得杀一个制钥之人吗?

    那用不了十年,就得把天下制钥之人给杀绝了。

    而且,那转锁制成之后,可以自由改换密转之数,就连制锁之人也不知道如何开锁,真正做到了天知、地知、自己知。

    “墨奇兄,还有什么奇巧的制物吗?”

    这一次,就连反应迟钝的墨奇,也注意到文公子对他称呼的改变。

    为了留住两人之间,这段难得的朋友缘份,墨奇决定拿出一个他从来没有让外人看过的好东西。

    他从包裹里小心翼翼的取出一个五寸见方的木盒,用他的密钥将木盒打开之后,从里面取出了几样物件。

    本来文公子看到墨奇如此珍重的取出那个木盒,心里原本的烦燥,也随着墨奇那珍而重之的轻柔动作,而消去了几分。可当他看到墨奇从盒子里取出的东西以后,文公子感觉自己心里面的那团火,有重燃的趋势。

    他努力的平复下了心中那股无名业火,皮笑肉不笑的冲着墨奇问道:

    “兄长,愚弟才疏学浅,你拿出的物事,弟看着竟然像是那井沿取水用的辘轳,兄长你说愚弟此想,可不可笑啊?”

    “贤弟看得不错,此物正是尺寸缩减了数十倍的辘轳。”

    “不过,此物只是用来抛砖引玉,让贤弟对我所制之物能更加明了的参照之物罢了。”

    “贤弟请看,这才是我所制的大巧之物。”

    墨奇摊开手心,在他的掌心里有一个半指长的东西,那个东西有点像是一个葫芦。

    不对,那就是一个葫芦,一个‘上下两肚’皆被横削去一半的葫芦。

    “贤弟你看这辘轳,百姓用它取水时,会摇动辘轳头上的歪把。老弱妇孺用这个辘轳取水,都能提起‘平时费力难提’的一大桶水,由此可见其有省力之用。”

    “为兄就想,既然一个辘轳头能省力少许,那两个辘轳头是不是能省力更多呢?”

    “经为兄试验之后,发现两个辘轳头非但不能省力,还更费人力了。”

    墨奇讲他如何发现、如何试验求证之事,正讲得兴起。文公子却恨不得将他绑起来狠狠的抽上一顿鞭子。

    ‘本公子让你拿出墨家奇物,你先是拿了那个不知所谓的密钥,如今又弄了这么平民卑仆取水用的辘轳,在这讲个没完没了。你不知道‘贵人事忙’吗?’

    ‘本公子有在这听你讲什么辘轳的时间,去太子殿下的跟前侍候着,岂不是更好。至少那样,就算没有功劳,也能在太子面前,混上些苦劳。’

    “贤弟你看,这个东西是为兄偶发奇想所制,把葫芦的上下两肚,从中间横切去一半,就成了一个形似‘马车轮轴’之物。”

    “你可不要小看了此物,将此物铆定在梁上,再把绳子放在这中间的凹糟中,就能改变力的方向,明明是向下拉绳子,却能让绳子上所系之物向上移动。。。”

    “兄长,直接把绳子挂在梁上,向下拉的时候,绳子上系的东西也是向上移动的。兄长对此物如此珍而重之,想是它可以让人‘力半功倍’?”

    “非也,非也,贤弟你这回却是想的差了,此物并无省力之能。当然了,它也不会让人多费半点力气。”

    “兄长,那此物定于梁上,可有其它的妙用奇能?”

    “并没有,只将此物定于梁上,只能改变力的方向,除此之外再无他用。。。”

    “够了,墨奇,旁人说你所制之物皆是一无事处,百无一用之物,说你是招摇撞骗、欺世盗名之辈,我还替你张目辩解。”

    “结果,从你我第一次相见之时,你所制卖的那个什么火折子开始,一直到今日,你拿出的两物,让文某总算看清了,你就是一个废物的本质真相。”

    “无论是王候权贵的府上,还是市井百姓之家,灶内皆有余炭,五六块余炭,就可让百姓们在一日之内皆有可燃之物。”

    “而你那火折子,只能燃上半天不说,还要往里面加硝粉、硫磺、松香,樟木屑,如此造价,够灶上用炭半月之久了。”

    “出门远行,不便带炭。可有火石和硝粉、硫黄,一时片刻就能生起火来,一块火石和一荷包的硝粉硫磺,就能用上近百次,你那只能燃上半天的火折子,又有何用?”

    “至于你那密钥和葫芦轮,本公子只想送你八个字,一无是处,百无一用。”

    “你知道这两日间,就因为本公子把你引为大才,害得我被这闫京城中多少世家子弟所取笑吗?”

    “就因为你,本公子在这闫京城中,得了一个有眼无珠的绰号。”

    “要不是太殿子以‘仁’为先,不喜恃强凌弱,本公子今日非把你的双腿双手全部打断,还要再把你满口的牙齿,一颗一颗的全都掰下来不可。”

    “你给我‘现在、立刻、马上’滚出这漓阳国都去,若是正当午时,你还在这闫京城中,拼着被太子殿下责罚,本公子也要把刚才说过的话,都一一实现。”

    “还墨门钜子,我呸,就你这德性,也只配去锦州边境,糊弄一下那里的山野村夫和军中粗汉。”

    文贤弟。。。不对,是文公子这一番雷鸣似的咆哮,并没有让墨奇有什么情绪上的激动。

    至少表面上看来是没有的。

    这种情况,他从大隋开始就是多有经历,

    天下有十一国,他的心也经历了十一次这样的打击,

    习惯了,也麻木了。

    墨奇默默的把桌上的辘轳模型和那个‘无用的’葫芦轮都一一收回到了木盒中,回到床前拿起他那个没什么行李的包裹,起身离开了客栈,临走之前,他把文公子给他的那一袋‘金叶子’放到了桌上,

    又把他腰上那枚在他二十岁及冠之礼时,某位墨门前辈,送给他的那块就算是卖到一两一金,也依然是有价无市的‘金丝虎纹蜘蛛眼’的楠木太平无事牌,放在了那袋金叶子的旁边。

    虽然,文公子肯定不记得袋子里有多少金叶子,但他墨奇的心里却记得,自己花了一枚文公子的金叶子。

    这块刻着大巧若拙的金丝楠木牌,文公子就是再花二十袋金叶子,也换不来它的一角。

    可墨奇没有半点不舍的就给他了,一是因为墨奇知道这些权贵豪族们,最擅长的就是嘴上一套,手上一套,若是他没些表示就这么走了。那他出城以后,恐怕就见到今晚的月亮了。

    二,是墨奇把这块价值万金的平安无事牌,当作付给文公子给了他两日尊重和欣赏的报酬,

    墨奇觉得‘物超所值’。

    这种被人尊重和欣赏的滋味,实在是太好了。可惜只有两日,要是能能天天都过上这样的日子。。。算了,自己就别白日做梦了。

    墨奇曾经在最难最苦的时候,都没有卖那块牌子,不是因为他对墨门还有什么眷恋,而是因为墨奇看到‘大巧若拙’那四个字的时候,总是对未来还抱有一丝幻想。

    如今天下十一国,自己都走了个遍,也是时候放下这份幻想了。

    文公子看到墨奇放到桌子上的那块‘金丝虎纹蜘蛛眼’的楠木太平无事牌,顿时眼前一亮,本来心中另有打算的他,也改了原先想好的念头,决定放墨奇这个‘懂规识趣’交了买命财的骗子一条生路。

    秋阳当空照,午时三刻,已出了闫京城的墨奇,抬头望着没有一朵浮云的蓝天,心内有些迷茫,这天下十一国,自己如今都走了个遍,现在他墨奇还能去哪里?还想去哪里?

    罢了,就去那个武风彪悍,民智不开的锦州吧。

    这天下名不符实的人和事,实在是太多了。也许锦州那里,和传闻中的并不一样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给我一张复活卡〕〔神医妙相〕〔妙手妆娘〕〔洪荒虚拟化〕〔神豪赘婿〕〔农女王妃的快意人〕〔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俏总裁的未婚夫〕〔大魏能臣〕〔美漫之究极生物〕〔路边捡到一只猫〕〔无相进化〕〔巨富女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