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全能学生〕〔天源笑傲〕〔大神,带我上王者〕〔大明小文人〕〔衣手遮天〕〔蛊妃在上:病弱王〕〔娱乐有属性〕〔一号狂兵〕〔超级鉴宝大宗师〕〔人生如戏,全靠演〕〔侠客管理员〕〔逍遥兵王〕〔鱼类上岸指南〕〔我就是超级警察〕〔绝世天骄〕〔大唐之暴君崛起〕〔古武狂兵〕〔穿越暴力女天师〕〔农门娇女:神医王〕〔顾少,你命中缺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北凉王前传 第42章 战神奉先(上)
    千年之前,神战之初。

    神域三族无论是个体对决,还是两军交战,在斗力、斗法、斗战、斗智等各个方面,都在神州三族之上。

    神州三族虽然众志成城,顽强抵抗。却还是被神域三族打得节节败退,神州边境上的三十六道防线,一月之间被神域三族攻破了二十一道之多。

    彼时,以上古人族‘七大帝’为首的神州三族‘超凡入圣和超凡之上’的顶级战力,都被神域三族的顶极战力所缠,无暇插手于主力战场上的一品之战,而在主力战场上,神州三族的一品高手,无论是在数量上,还是在质量上,都要弱于神域三族。

    就在神州边境上的第二十二道防线,将要被神域三族攻破之时,一个在神州三族联军中‘负责’押粮修城的百人小将‘力挽狂澜’守住了即将崩溃的第二十二道防线,并以一人之力杀入二十万神域联军中,‘斩将夺旗’阵斩了神域联军中的二十四员前锋大将。

    让已心若死灰的神州联军,重燃斗志。

    在那员百人小将的带领下,第二十二道神州防线上的五万残军愣是顶住了二十万神域联军‘昼夜不停’的进攻,坚守了十天之久,为后方主力的调防增援,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从此之后,那员百人小将带领着陆续来援的神州联军,不但杀退了进攻第二十二道神州防线的二十万神域联军,更是一城一寨、一山一水的夺回了之前被神域联军攻占的二十一道神州防线。

    直到神州三族和神域三族在最后决战之前,这员百人小将,共斩神域联军一品天人境高手‘一百零八人’

    在数十万大军的战场上‘斩将夺旗’击杀神域联军主帅‘七十二次’

    他甚至还以两败俱伤的方式,重伤了神域三族中七名‘超凡入圣’的顶极战力。

    最振奋神州三族军心的就是一品天人境的他,竟然在一位偷偷潜入到一品战场上的神域‘超凡之上’绝顶高手的手上,正面硬扛了三招而未残未死,并在重伤之余,还‘以眼还眼’的捅瞎了那位超凡之上绝顶高手‘座骑’的一只眼睛。

    那只座骑趁他刚刚抵御住那位超凡之上三招,余力未复之时,偷袭于他,在他的左眼眶上留下了三道爪痕,却因小失大,赔了一只眼睛不说,还差点丢掉了‘妖命’。

    在那场神战的最后一战之时,这位被神域三族‘重点关照’的百员小将,临阵破境到‘超凡入圣’。独自顶住了十二名神域‘超凡入圣’的围杀,并杀七伤三。

    最后,这员百人小将以一敌三,与神域三位超凡之上的绝顶高手‘同归于尽’!使神州三族与神域三族在‘绝顶战场’上本处于微妙平衡的天秤,偏向了神州三族一方。

    那一次神战之后,这员不知其姓,只知其名为‘奉先’的百人小将,被神州三族敬奉为‘神州战神’。

    从此之后,神州三族共盟立规,奉先之名唯战力冠绝神州,‘中土草原’无人可敌之将,方可用之。

    彼时至今,一千年来‘神州中原’各族强者虽如‘过江之鲫、满天繁星’

    但却再无一人能继‘奉先’之名。即便是那位被神州各族公认为是千年以来‘剑道玄法最强’的吕洞泫在世之时,也曾坦言自己是“虽有武法凌绝顶,却无奉先破阵功。”

    直到千年之后的今时,神州中原‘时隔千年’终于有一人‘毫无争议’的再次封名‘奉先’。

    他就是如今神州中原十一国中,军力最强的突厥国‘步骑总帅’、天榜第一强军‘十方军’军主、以一人之力‘武镇神州’的天榜第四强者‘突厥战神’阿史那奉先。

    曾有人猜测,这位突厥战神十有八九就是那位千年以前的‘奉先转世’。

    皆因为两人使的都是‘井字十方戟’、彼此的座骑都是一头凶兽‘傲狠’,甚至连性格都是一样的‘少言而绝决’。

    唯一不同的,就是这位‘突厥战神’阿史那奉先的身上,穿的是一套玄黑色的天狼战甲,而不是千年前,随着那位奉先一起殒落无踪的战神金盔。

    这位在十四岁时,就已踏入一品大圆满之境的突厥战神,是当今天下‘第一个’不领天榜封名的人。

    他曾将‘天榜传名使’拒于天狼城外,并于突厥国都、天狼城的城头之上,俯瞰着那位所到之处,天下之人无不恭敬相迎的天榜传名使。

    这位突厥战神只扔下了两句话之后,便转身而去。

    “吾之强,何需一群只会纸上谈兵之人来评。”

    “若想评我,先接吾一戟再说。”

    饶是如此,天榜每隔三年一评之时,都会将这位阿史那‘奉先’排在天榜十强的第四位,并填评曰‘待其超凡入圣之时,或可胜‘超凡之上’的漓阳三圣。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这是天榜在以捧杀之法‘诱’漓阳三圣将能威胁到他们的突厥战神扼杀在未入超凡之时。

    但齐玄真、珑树禅师、三丰真人,都是有德之人,并不为私欲而争,对天榜所评之言,视若蚊蝇翅响,根本理都不理。

    我是分割线:↖(^w^)↗:线割分是我

    每到月圆之时,突厥战神‘阿史那奉先’就会到天狼城外二十里处,那座名叫海日汗的突厥草源第一高山的山顶上,对月舞戟。

    这个时候,也是阿史那奉先的气血最为充盈之时。同时也是他的感知略有下降之时。

    因为,每到这个时候,他就会想起他的‘阿娜’(突厥语:母亲)

    在他三岁的时候,‘阿娜’就回归了天狼神的怀抱,这是他同父异母的大哥和父汗告诉他的。

    他们并不知道,阿史那奉先在两岁的时候,已经开始记事了,他知道自己的‘阿娜’是死于灰祸。

    那时,父汗为了救‘阿娜’的性命,第一次向天狼宫‘低头求援’

    可是,天狼宫里那些万能无敌的天狼神使们,也没能救得了‘阿娜’的性命。他们甚至在‘阿娜’死后,都不能消除她身上的灰祸。

    逼得父汗为了不让灰祸扩散到突厥草原上,让千千万万的‘阿娜’丢了性命,只好忍痛在他和‘阿娜’定情的这座突厥第一高山‘海日汗’的山顶上,将‘阿娜’的遗体火化而葬。

    父汗和大哥,怕小时候的自己悲伤,就骗自己说‘阿娜’回归了天狼神的怀抱。

    天狼神就不怕灰祸了吗?

    如果天狼神不怕灰祸,那为什么那些在号称‘无所不能’的天狼宫神使们,会对灰祸束手无策?

    天狼神为什么没有赐予他们消除灰祸的方法?

    是因为他们被金银珍宝和权利欲望迷了心眼,不能再和天狼神沟通了吗?

    这世间有太多的疑问,有的可以去探寻答案,有的你明明知道了答案,却不能去深究。

    就像天狼宫一样,无论是曾经的父汗,还是现在的做了大汗的大哥,又或是自己这个执掌五万天榜第一强军和百万突厥勇士、以一人之力,武镇十国的突厥战神,都得为了‘突厥不生内乱’而相忍为国,对‘天狼宫’那些就握在掌心里的真相,选择保持沉默和视而不见。

    天上的月亮皎洁莹美,呜鸣的山风,唱起了那首在阿史那奉先两岁的时候,他的‘阿娜’总是唱给他的那首草原童谣。。。。。。

    勒勒车,轻摇荡

    驮来了金盔和宝戟十方

    辽阔的草原呦

    这里是奉先的摇床

    莫日格勒河的流水

    是母亲的**

    海日汗,高山上

    雄鹰自由展翅翔

    。。。。。。

    那个时候他的名字,还不叫阿史那奉先,而是叫阿史那裕先。

    爱母亲胜过爱自己性命的父汗,给他这个庶子起的名字,和作为嫡长子的大哥,只差了一个字。

    裕先、裕古,也许是当初爱屋及乌的父汗,还想着让他接任大汗之位吧。

    若论开疆拓土,平息内乱,他阿史那奉先肯定当仁不让。

    可对于那个要整天守在王帐里,处理军国大事,不能轻易出征的大汗之位,这位突厥战神真是半点儿兴趣也没有。

    大哥,虽然也有这样那样的缺点,可他却是整个突厥草原上,唯一适合坐上大汗之位的男人。

    吼——

    一声雄壮短促的兽吼,撕裂了静寂的夜空,也打断了阿史那奉先的思绪,将他从往事的回忆里拽了出来。

    一头身长六尺、背有虎纹的暗棕色‘虎形猛兽’几个纵跃,就落到了阿史那奉先的面前。

    它那钢鞭粗细的长尾看似‘垂拖于地’不知为何却不沾片土,它额颈上的鬃毛‘短且硬直,逆生而立’

    “六只神域的小蜥蜴。。。。。。比多还是比快?”

    “吼——我四你三,比快。”

    明明阿史那奉先已经说了是‘六’这头虎形异兽却以七而分,最不可思议的是,它竟然能口吐人言。

    阿史那奉先单手握戟猛的往脚下一插,轰的一声巨响,周围以他为圆心的三丈之地‘土崩石碎’轰然塌陷。

    一个土石混组而成,背生双翼的人形怪物从阿史那奉先身前七尺的地下‘破土而出’

    阿史那奉先并没有理那个近在咫尺的人形怪物,而是戟尖冲前,戟鐏向后一刺。

    在他的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名满头银发,身着华服‘俊美无俦’的中年男子。

    “铛!”的一声‘金铁交击’之响,这名中年男子的手上‘反握’着的那把七彩流光匕首,被阿史那奉先的戟鐏给‘磕’了出去。

    人族战神与神域高手的对决,在海日汗的山顶上,拉开了帷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医妙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