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主八荒〕〔斩神绝之君临天下〕〔超级寻物APP〕〔吞海〕〔万兽朝凰〕〔重生之平凡的人生〕〔冤冤相抱:老婆请〕〔重生之超级银行系〕〔都市无上仙尊〕〔重生主神混都市〕〔美利坚纵享人生〕〔深空之流浪舰队〕〔市井之徒〕〔残王邪爱:医妃火〕〔这个地球有点凶〕〔三国之黄巾神将〕〔丹师剑宗〕〔从山贼王开始〕〔水浒浮世录〕〔传奇华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北凉王前传 第43章 战神奉先(中)
    (下午17:05分,还有1章更新)

    转瞬间,之前那名破土而出的人形怪物,也冲到了阿史那奉先的面前。

    丈二的身高,换算成现代的度量衡,就是4米整,足足高出了阿史那奉先两倍还多。

    它双拳合握以泰山压顶之势‘砸’了下来。

    好一个突厥战神,右手提戟,以戟鐏‘崩打’身后那名银发中年男子‘神出鬼没、凌厉刁钻’的匕首,一边左手二指并拢‘向天一指’将那个人形怪物砸下的巨大石拳,一指点了个土崩瓦解,轰然而碎。

    阿史那奉先的腕子一翻,将十方战戟横在胸前之后,略微停顿之后,大戟猛的一扫,拦腰斩断了他身前的那个人形怪物。

    十方战戟去势不减的将阿史那奉先身后那名准备‘趁火打劫’的银发中年男子,也给‘扫’飞了出去。

    阿史那奉先刚刚击伤、击退了两名神域高手,一个浑身包裹着‘紫红色全身甲’的钢铁巨人,从刚刚那个人形怪物‘破土而出’的地洞里飞了出来。

    这个穿得像古代版‘mk。one的紫红色大家伙,比那个人形怪物还要大了一倍,阿史那奉先和他八米多的大个子一比,简直就像刚刚降生的婴儿站在一个魁梧的壮汉的面前一样。

    另一边,那头虎形猛兽,也和三头‘身长过丈’浑身燃烧着熊熊烈焰的双翼飞龙,嘶咬得难解难分。

    它原本暗棕色的皮毛变成了亮闪闪的金黄色,两只原本三寸长的锋利獠牙,也足足变长了一倍有余。那条钢鞭粗细的长尾也长长到了,几乎和它身体一样的长短。

    虎形猛兽的那条长尾,抡甩开来就像一条乱舞的金鞭,抽得那三头火龙‘痛吼连连’

    而那三头火龙,虽然也没少击中那头虎形猛兽的身体,可它们身上熊熊燃烧的火焰,却连那头虎形猛兽的一根鬃毛都没有烧焦,倒是周围的几棵大树,都被它们身上的火焰给烧得‘燃起了熊熊烈火’

    “吼——小蜥蜴,就这点儿本事也敢来送死,你们到底是神域强者,还是神域炮灰啊?”

    以一敌三都不落下风的虎形巨兽,见这三头火焰飞龙的实力也不过如此,还没打过瘾的它,又开启了嘴炮嘲讽模式,希望可以激励一下,这三个神域的老弱残兵。

    “神域残兵,也敢在天狼神护佑的突厥草原上撒野,那头老白龙没告诉你们,天狼草原是你们神域的禁区吗?”

    一名手执着一根青木杖,鹤发鸡皮的白衣老者,被一匹有小马驹大小的深灰色巨狼,从山下给驮到山上。

    快到山顶之时,他从巨狼的背上一跃而出,脚还没有落地,手中那支青木杖就‘凝聚’出了三五十颗拳头大小的青色光球。

    那些青色光球好像有灵性的精灵一样,纷纷冲向了山顶上那六个正在攻击阿史那奉先和虎形猛兽的神域高手。

    那六个神域的高手,正在和阿史那奉先和虎形猛兽相斗,没料到突然杀出这么一位灰衣老者,再加那些青色光球的速度快如闪电一般,它们六个拼了‘神命’也才堪堪躲过了一少半的青色光球。

    轰轰轰轰轰。。。。。。如雷一般的轰鸣,响彻山顶。

    尘烟消散之后,三头火焰飞龙身上原本熊熊燃烧的烈焰,仅剩下了豆苗儿一样的火星,

    那个银发中年人,也被轰得披头散发,口吐彩虹色的神血,

    那个人形怪物,被轰得仅有头、胸两处还包裹着一层薄薄的碎石和山土,护住他的要害,

    那个紫红色的‘mk。one’被打得最惨,上身的左半边身子都被轰碎了,在他的盔甲下面只有一副闪烁着赢弱神光的类人形神骨。

    这六个神域的高手,一个个全都身受重伤,狼狈不堪的蹲倒在地上。

    “天狼宫‘白衣青杖’穆萨努尔拜见天狼战神。”

    白衣老者离着阿史那奉先还有两丈远,就将手中的青杖竖在胸前,向阿史那奉先见礼,并自报家门。其实,不用他自报家门,整个突厥草原上的人,都知道天狼宫分为‘祭祀和萨满’两大派系。

    而无论是祭祀,还是萨满,其中实力在三品之上者,按着强弱实力来划分,分别为灰衣,黑衣、白衣、青衣,红衣。

    其中,黑衣为武道强者的专属之衣,白衣为巫法强者的专属之衣,灰衣为擅长‘武法’两道强者的专属之衣。

    灰、黑、白、三衣,虽然看似排名垫底儿,但他们在天狼宫‘祭祀一脉’中的地位却是举足轻重,小觑不得。

    而在萨满一脉里,却是以褐、青、黑、赤、金,五杖萨满为尊。

    所谓五杖,是划分他们所擅巫法的属性,而不是排列他们的强弱和尊卑。

    其中,青杖所代表的就是木属性。而雷法则是木属性巫法中,攻击力最强的一种。

    这个穆萨努尔能够同时兼任祭祀一脉的白衣巫者和萨满一脉的青杖萨满,这在天狼宫千年历史中是绝无仅有的,由此可见其的不凡之处。

    “吼——收集完我们的数据就想离开,神域的小虫子,你把本大爷当傻子吗?”

    虎形猛兽那对铜铃大的眼睛里闪烁着凶狠的光芒,逼视着穆萨努尔,仿佛在下一刻就要将他一口吞掉。

    “傲狠大人,我曾经的确是神域中的一员。但我已迷途知返,天狼宫的大祭祀和大萨满,都已接纳和承认了我是天狼宫一员的身份。”

    “而且,我与天狼战神大人一样,‘由里至外’都是如假包换的人族。话说,如果非要较真儿的话,祖地为西方边垂的阁下,和在千年前就出生在这片大草原上的我相比,傲狠大人您好像和神域的关系更近些吧。”

    “吼——小虫子,你激怒我了。”

    “不、不、不,我只是在就事论事罢了。”

    “而且,如果傲狠大人您先攻击我的话,天狼战神大人是不会插手您率先挑起的这场战斗的。”

    “那样的话,恕我直言,对付只是觉醒了梼杌一族‘二品黄金血脉’的您,我就算不使用白衣和青杖,一只手也能完败您。”

    “吼——神域的小虫子,现在你还敢说只用一只手吗?”

    虎形猛兽。。。现在应该叫它为傲狠了,两代奉先的座骑,竟然都是上古有名的凶兽梼杌一族的支脉‘傲狠’。

    因为被轻视而愤怒的原因,傲狠身上的金光越来越亮,这代表着它的血脉之力正在燃烧和凝炼。这个过程,身为作者的老汉写得虽然不快,可其实傲狠只是用不到的三十秒的时间,就完成了对血脉之力的燃烧和凝炼。

    它额颈上的鬃毛全都变成了血红色,在它的两只前爪上也升腾起了血红色‘赤焰’。原本如两盏金灯一样的双眼,也变成了两盏血红色的灯笼。

    “恭喜傲狠大人觉醒一品赤穹血脉。”

    “虽然只是觉醒了小小的一部份,与我动手依然是必败无疑。不过这对傲狠大人您来说也是好事。”

    “至少现在我还有余力控制自己的施法力道,给您留一口气儿。”

    “若是您完全觉醒了梼杌一族的赤穹血脉,我就只能全力出手了。那个时候,傲狠大人还能不能留下全尸,我就不敢保证了啊。”

    “哈哈,玩笑了、玩笑了。傲狠大人匆怪、匆怪。”

    穆萨努尔嘴里说着请傲狠不要把他的玩笑当真,可他的语气和神色,却对傲狠没有一点儿尊敬和惧怕。

    “喝!”

    一直冷眼旁观的阿史那奉先,突然暴喝一声,手中的十方战戟向虚空一挑,卷起了一道肉眼可见的气浪,

    那道气浪携‘汹涌澎湃’之势,卷向了穆萨努尔。

    穆萨努尔虽然没有想到阿史那奉先会突然动手,但他曾经也是神域守护神族中有名有姓的人族强者,在事发突然之下,依然能够冷静沉着的应对。

    他先是以快若闪电的速度,在口中念出了一段晦涩难懂的巫咒。

    巫咒的最后一个音阶刚刚落下,在他的身前就立起了一颗杨树,这颗破土而出的杨树,见风就长,眨眼之间就从一颗小树苗‘长’成了需要三个壮汉才能合围抱住的三丈大树。

    (3丈=10米,老汉在书里有寸、尺、丈、亩来做度量衡单位,就是想让各位读者们不要忘记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精华和智慧。)

    那道汹涌澎湃的气浪就像一头横冲直撞的巨兽,一头在撞在了那颗三丈粗细的大杨树上。

    木屑纷飞、树倒根翻,那颗三丈粗细的大杨树,虽然成功挡下了阿史那奉先一戟卷出的这道气浪,但它自己也落了个一折两断的下场,就连它深埋在土中的根脉都被从土中翻卷了出来。

    穆萨努尔以令人眼花缭乱的手速打出了十几个怪异的手印,在他的头顶凭空出现了一面冰镜,从冰镜里,又向天空上激射而出‘数百根’婴儿手臂般粗细长短的冰锥,

    这些夹带着呼啸寒风的冰锥,都射向了不知何时‘腾跃’到了穆萨努尔头顶上的阿史那奉先。

    阿史那奉先的手腕一拧一带,十方战戟‘旋转’出一道龙卷风,龙卷风张牙舞爪的扑向了那些射向他的冰锥。

    那些冰锥刚一碰到龙卷风就被绞成了冰晶碎粉。别说是射伤阿史那奉先,就是连那道由空中扑下的龙卷风都穿不过去。

    穆萨努尔在左手结印的时候,亦同时用右手拇指的指甲,划破了右手食指的指肚。

    然后用鲜血淋离的右手食指,在虚空中划出一个符阵,从他食指上流出来的鲜血‘诡异’的悬浮在半空中,

    当他把这个符阵划完之后,那个鲜血符阵好像沸腾了的水锅一样,翻涌滚动。

    一支赤红色的壮硕左臂从符阵中伸了出来,这支强壮手臂的手里还握着一把‘短把开山斧’,它抡起斧子‘甩’出了三招之后,手臂上的如血一样的赤红之色就逐渐变得越来越淡了。

    直到最后,那支赤红色的手臂和那把短把开山斧,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消散在了夜空之中,没留下一点儿痕迹。

    可是它随手甩出的那三斧子,却劈碎了扑向穆萨努尔的龙卷风,并且去势不减的劈向了仍然身在空中的阿史那奉先。

    阿史那奉先‘剑眉一挑’也是单手握戟,劈出了三戟。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三斧和三戟发出的气劲在空中相撞后,就仿佛引燃了火药库一样,

    接连不断的‘音爆’振得傲狠和穆萨努尔都不得不张大嘴巴不停的呼气、吸气,以此来减低连续不停的音爆巨响,对他们耳膜造成的伤害。

    战神之强,神魔辟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佛系古玩人生〕〔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洪荒虚拟化〕〔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