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零奋斗甜军嫂〕〔都市最强仙医〕〔神级最强系统〕〔陆少的暖婚新妻〕〔惹谁都别惹医圣大〕〔露西的试炼之旅〕〔校花的近身王者〕〔锦绣农女:捡个将〕〔绝色狂医:魔神大〕〔史上最难攻略的女〕〔我的绝色总裁未婚〕〔诸天嘴强帝尊〕〔快穿:我只想种田〕〔李教授的首尔悠闲〕〔我游戏中的老婆〕〔极品全能狂医〕〔最强终极兵王〕〔吞海〕〔文明之万界领主〕〔都市超级修仙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北凉王前传 第46章 何方高人在此?
    徐虓他们三人一路跟着那几个突厥的探子,来到了谓熊岭。

    看到那几个突厥探子到了谓熊岭,徐虓心道果然不出自己所料。

    这谓熊岭是莲花山的支脉,内里多是谷道、山沟、岩洞。纵横延绵,四通八达,号称‘十沟百洞通八方’是典型的难守难防、隐踪潜伏之地。

    锦州边军也曾想过派兵驻扎于此,可人少了,难以查防此处。人多了,又浪费兵力。毕竟这里只是一处偏远山沟,既不是交通枢纽的要道。也不是能辖制边军的要地。

    所以,各方综合考虑之下,最后还是没有在此驻军。只是会不定时的派探马斥候,巡检此地。

    那几个突厥的探子,在谓熊岭里七拐八拐的,来到了一处山谷。在山谷里,竟然驻扎了一支五十多人漓阳商队。

    不用老汉多说,各位也能猜到,这支漓阳商队都是突厥人假扮而成的。他们所骑的马匹,虽不是突厥的战马,但也是少有的漓阳良驹。

    就凭这一点,徐虓就能断定,这支商队没打算进入漓阳。因为就凭他们骑的这些不输锦州边军‘甲等战马’的漓阳良驹,只要他们刚一入送,必然会被软禁起来,受到不少于三个月的‘最严格调查’

    不管他们想干什么,若是被软禁三个月,都什么也做不成了。

    商队的头领是一个年纪不大,穿了一身玄青色猎装、肩披一件月白色披风的少女,因为离得比较远,徐虓也看不清她的容貌,但凭她的身材来观察判断,这个女人应该在二十岁左右。

    那几个伪装成猎户的突厥探子,见到这个少女以后,不约而同的跪伏于地,以突厥草原上的‘五体投地’大礼向少女请安。

    少女用手中的马鞭虚点了三下,这在突厥草原上,是身份尊贵之人,在骑马时,对给自己请安的手下人的夸奖和赞赏。

    那几个伪装成猎户的突厥探子在受少女的‘夸奖’之后,又是好一阵的拜伏谢恩。就在徐虓准备再往前挪动、挪动,准备离近一些,探查他们的时候。

    啁——啁

    在他们潜伏之地的上空,响起了一声嘹亮悠扬的鹰鸣。

    徐虓暗道不好,他都不用抬头,就知道在自己三人头上盘旋的扁毛畜生,肯定是那种突厥人为了侦察、捕猎而豢养的银鹰,发现了自己三人,以鹰唳来示警自己的主人。

    它的主人是谁?

    肯定是那个一看就身份高贵的突厥少女啊。这种银鹰在突厥草原上极其稀少,就算是在军伍之中,也只有那些家资巨富的权贵旺族,才能饲养得起。

    据徐虓所知,整个突厥草原,就只有一个女人豢养了这种银鹰,那就是被突厥数十万马步骑军,尊为军中智帅、银月天狼、突厥大可汗最信任、最宝贝的女儿——突厥三公主‘阿史那飞燕’

    打眼了!自己看到她披的那件月白色披风的时候,就应该想到,天上可能会有突厥人豢养的银鹰。

    突厥军中的驯鹰人,都会穿月白、银白的衣物。这样那些扁毛畜生就会因为他们身着‘同类之色’而和他们亲近。

    千算万算,算漏了这一点。

    “快撤!”

    徐虓也顾不得和张三李四解释这些,扯着两人就往另一条密林冲去,他们来时的路上,林木稀疏,很容易就会被天上的银鹰发现踪迹。

    只有挑那些树木茂密的老林子去钻,才有可能躲得过天上银鹰的探查,甩掉那些突厥人的追踪。

    突厥三公主‘阿史那飞燕’听见天上银鹰的鹰唳,就知道附近有人潜伏监视他们。这荒山深谷的地方,那些猎户和采药人都不会轻易往这里来。

    最有可能的就是刚刚过来的这几个手下,被漓阳的斥候给跟咬上了,让人家顺藤摸瓜,给找到了这里。

    事关重大,这座山谷里的秘密绝不能够暴露。必须把发现此处的漓阳斥候给斩草除根。

    “暗牙小队跟我来。其余人速离此处,回返青原寨。”

    三公主说完这句话后,一马当先就冲了出去,她已经发现了徐虓三人的身影。那只商队中有十个身手敏捷的骑士,也策马跟了上来。

    徐虓三人之前离他们比较远,饶是他们所骑的,乃是不次于边军甲等战马的良驹,也没有赶在徐虓三人钻入林中之前,将他们三人截下。

    面对树木茂密、不利战马穿行的老林子,三公主当机立断‘弃马’追杀徐虓三人。

    她是二品宗师的修为,树木茂密的老林子挡得住那些战马,却挡不住这位‘快如闪电’的二品女宗师和紧跟在她身后的,那十颗二品修为的突厥暗牙。

    张三和李四,只是普通军户出身,没有什么家传绝学,也没有什么奇遇奇缘。

    他们俩虽然也算得上是年轻的百战老兵。但两个人的武道修为,属实不高。靠着军功的累积,也才免强兑换了一部勉强在算得上是四品初阶的外家功法《铁线拳》,

    要说硬桥硬马的作战对拼,两个人自问还拿得出手。可要说这奔行逃命的功夫,俩人儿就是菜鸟两只。

    刚开始,俩人凭着一股狠劲儿,咬牙跟着徐虓冲入了离他们距离不算远的林中。可刚一进林子,张三和李四的速度就降了下来,根本跟不上徐虓的速度。

    “主将,我们哥俩给您垫后。”

    张三和李四见自己跟不上徐虓的速度,身后的追兵又转眼即至,俩人不想拖累徐虓,决定留下来垫后。

    说是垫后,其实就是送死。

    他俩想的是,徐虓是整个大雪营的头儿,他若是有个三长两短,那大雪营刚刚凝聚起来的军魂,就又得被打散了,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徐虓有个三长两短。

    徐虓转身一看,见两个人气喘虚虚,面色潮红。显然是刚刚的暴发冲刺,让他们耗费了极大的体力。

    每一次想到大雪营死在无常谷外的,那一千三百二十五名袍泽战友,徐虓就会心如刀割一样。

    如今让他徐虓把张三李四扔在这里,为自己垫后。那和让他们去送死有什么两样?

    “要死一起死。”

    徐虓低吼一声,冲到了张三李四的面前,一把横抄把张三拦腰抱了起来。

    “等突厥兵请你吃饭啊!快趴我背上来。”

    徐虓冲着目瞪口呆的李四喊道。

    “主将。。。。。。”

    李四声音哽咽,他知道徐虓是想带着两人一起跑。可自己和张三两个棒小伙子,合在一起,有三百二十多斤的份量。

    徐副统领背着他们两个人,怎么甩得脱身后那些突厥追兵啊。

    “两年前,我在山里背着一头三百斤的野猪,被一群饿狼狂追了三个时辰,都没追上我。快上来,要不然咱们三个就真跑不了了。”

    徐虓急刺掰脸的说完之后,又照着李四的屁股蛋子,狠踹了一脚。把李四眼里的泪水给踹了回去,他的声音好像有着难以言说的魔力一样,让人听了会为之信服。

    李四咬了咬牙,不再磨蹭,一下子蹿到了徐虓的背上。

    “夹紧了,省得掉下去,爷们儿还得停下来捡你。”

    听徐虓这么一说,李四把自己的双膝紧紧夹在了徐虓的腰肋处。

    “呆稳了哈,徐副统领,今天让你俩尝尝耳畔生风的滋味儿。”

    徐虓说完这句话,略一伏身,一个箭步就冲了出去。那迅若脱兔的速度,张三和李四,自问“别说是背抱着两个大活人,就是让他俩一丝不挂,身上一点儿负重都没有,也跑不出徐副统领这个速度。”

    猫蹿狗闪,兔滚猿攀。

    蟒翻身,龙探爪,虎登山。

    真元清来体自轻,伏身随风借力行。

    三十一字跑字功,可保子孙寿长命。

    徐虓八岁时,徐良知道他要进山打猎采药后,怕徐虓在山中遭遇猛兽,逃不了性命。特意把徐家的保命轻功《跑字功》传授给了徐虓。

    徐良说这套功法,也叫《陆地飞腾法》是徐家先祖观数种擅逃之兽的奔跑腾跃而创。它最适合在曲折复杂之地疾行奔走。。。。。。这套功法还有一个非常响亮的名字叫作‘逃命神技’

    八年来,徐虓靠着这套‘逃命神技’多少次在密林深里,保住了性命。这一次,他身后追的不是豺狼虎豹,而是整整十一位二品武道宗师。

    身上负生两人的徐虓,能否逃得性命?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虽然时常回头观察的李四,没看到身后追兵的身影,但具有野兽般直觉的徐虓,心里那股危险逼近时的不安,越来越强烈了。

    徐虓一次次的咬牙加速,满口的牙齿,都快被他咬碎了,张三和李四也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耳畔生风。

    可就算如此,那股危机逼近的感觉,依然来势不减,越来越强烈起来。

    终于,徐虓三人被三公主和那十个突厥暗牙的二品宗师给堵在了一片不知名的山林外。

    “速战速决。”

    三公主追上徐虓三人之后,并没有像普通反派那样,呜里哇啦的说上一大通废话。她到天狼宫的第一年,就在一次次的试炼对决中,悟出了一个千古不变的定理“话越多,变越多”

    有许多在当时比她要厉害许多的竞争者们,都是因为废话太多,让她寻到了破绽,逆风翻盘取胜。

    所以三公主与人对敌,一直遵循着两大原则,那就是人狠话不多和狮子搏兔,亦用全力。不给对手任何逆风翻盘的机会。

    另一条就是‘不说废话’

    在天狼暗牙中,有这样一条规矩。就是三公主在与人对敌时,她如果一句话都不说,那就代表,她不许任何人插手助阵。

    她如果说话了,那么三公主说了几个字,天狼暗牙这么就要有几个人出手迎敌。出阵的顺序依次而排,按武力强弱来决定。

    最开始出阵的,是武力最强之人,然后是武力第二之人。

    这一次三公主,说出了速战速决这四个字,就代表她命令四个武力最强的人,击杀徐虓三人。

    突厥暗牙中,武力最强的四名二品宗师,在收到三公主命令的一瞬间,就扑向了徐虓三人。

    其中,有三人扑向了徐虓,另一人则打算以一敌二,扑向了张三和李四。

    不夸张的说,此时的徐虓,哪怕是两名二品宗师,他也能应付得来。可三名二品宗师,就算是徐虓再怎么天赋异禀,也应付不过来。

    张三和李四就更不用说了,以他俩在四品武者中,也只能算是普通的实力,别说是对一名二品宗师,就是一个三品的武师,他俩也应付不过来。

    就在徐虓三人马上要命丧当场之际,扑向他们三人的那四个突厥二品宗师,突然‘噗通、噗通、噗通、噗通’摔倒在地,昏迷不醒。

    “何方高人在此?

    ”三公主清冷干脆的话音刚落,突厥暗牙中,又冲出了一名擅长暗器和轻功的二品宗师。

    这一次,他没有扑向徐虓三人,而是冲向了山林之内。可他刚冲到之前那四个昏倒不醒的二品宗师身边的时候,也突然身形一顿,昏倒在了地上。

    这回三公主没有再次说话,而是双眉微皱,紧盯着眼前的这片山林,沉思不语。

    徐虓三人也不敢乱动,他们一是怕自己一动,也像那十个突厥高手那样,突然昏倒在地。二是怕,如果擅自行动,会给追杀他们的突厥高手们,有可乘之机。

    两拨人,就这样一言不发的在这片山林之外,足足站了一个时辰。就在张三和李四,压抑紧张得已经满头大汗之时。林子里终于有了声音。

    “这一局,咱们又下成了和局。看来我与您老,是分不出胜负了。”

    “无量寿福,棋局虽未分胜负。但棋局之外,道友阻了四人行凶,却是比老道我多了一人。”

    (大家猜猜,这俩人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给我一张复活卡〕〔神医妙相〕〔妙手妆娘〕〔洪荒虚拟化〕〔神豪赘婿〕〔农女王妃的快意人〕〔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俏总裁的未婚夫〕〔大魏能臣〕〔美漫之究极生物〕〔路边捡到一只猫〕〔无相进化〕〔巨富女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