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敌藏宝图〕〔仙帝归来混都市〕〔我的神级选择系统〕〔退后让为师来〕〔二次元之真理之门〕〔极品透视医仙〕〔原始生存守则〕〔梁山事务所〕〔无敌枪炮大师〕〔我的分身能挂机〕〔女总裁的极品赘婿〕〔重生之巨变〕〔大唐腾飞之路〕〔首富杨飞〕〔妖夏〕〔神秘老公:高调宠〕〔终南隐士〕〔修仙之王者归来〕〔你跑不过我吧〕〔星际之宝妈威武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北凉王前传 第55章 多年以后的多年以后(上)
    天下平定,四海升平。

    漓阳这个曾经在天下十一国中,只能算是国力尚可的东方之国,终于笑到了最后,成为了神州中土的唯一赢家。

    既便是在突厥灭国后,吞并了突厥大部份资源的草原唯一霸主——北漭,与漓阳的实力,相比起来,也是弱上了三分。

    这个时候,漓阳本应该,先把之前与中原八国大战时,所得的土地、人口、资源,都先消化掉。然后,无论是厉兵秣马,再征北漭。还是继续休养生息,徐徐图之,都不失为上策。

    可漓阳皇帝在中原国战,刚刚落幕的一年之后,就对立下赫赫战功的大将军徐虓,下手了。

    准确的说,应该是,漓阳皇帝对北凉军出手了。

    在中原国战结束后的一年里,大将军徐虓为了剔除北凉军中大部份‘不和谐’的声音。将许多亲信大将,劝释了兵权。

    有许多北凉军中的大将老卒,对大将军徐虓灰心失望之余,选择了卸甲归田。也有一部份投注在大将军身上的世家豪门与江湖门派,因此与大将军徐虓,反目成仇。

    尽管大将军徐虓因此失了六成的人心,但北凉军终于从某些燥动中,彻底冷静了下来。

    可是,树欲静而风不止。

    之前一直对燥动中的北凉军,采取怀柔态度的漓阳朝庭,在北凉军冷静下来之后,却开始了秋后的算帐。

    先是由吏部牵头,试探性的收拾了一批锦州府道衙门里,一些与北凉军颇有渊源的小吏。

    见北凉军和大将军徐虓,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礼部、工部、户部,又联合出手,在北凉军所驻扎的锦州、连州,两地搞了几场‘力度适中’的联合调查。

    这一调查,就又把十几位与北凉军关系亲厚,并且颇有份量的人物,给查出了问题。而北凉军在大将军徐虓的坐镇之下,依然没有什么做出什么出格之事。

    于是,之前还在忐忑犹豫,要不要出手的漓阳刑部,也动手了。

    有道是“人心似铁,假似铁。刑法如炉,真如炉。”这铁面无私的刑部,不动则已,一动便是雷霆万钧的狠招——青衣案。

    大将军徐虓率北凉军征战天下之时,为了平息漓阳朝堂与民间,对他徐虓‘将在外,欲自立为帝’的谣言,把王妃吴珟与世子徐凤麒,送入京中为质。

    后来,在平定西楚之时,吴家剑陵派出‘九十九狂剑’入楚,助大将军徐虓,破西楚曹常卿所布下的千针万松十绝阵。那九十九狂剑,皆是剑中狂人,能将他们运使得如臂使指的,只有在剑道上曾经迈入过‘超凡入圣之上’的北凉王妃吴珟。

    在北凉军和大将军徐虓,付出巨大代价,证明了‘北凉不反’之后。漓阳皇帝终于下旨,命北凉王妃吴珟,离京赴西楚,这才有了后来举世皆知的‘徐虓扛纛破西楚,吴珟龙雀断青松’

    世子徐凤麒,独自留在了京中。一直到天下平定之后,大将军徐虓为了安漓阳皇帝之心,依然没有急着把世子接回锦州。

    一年之后,北凉军的燥动彻底平息之后,大将军徐虓和王妃吴珟,正准备入京接世子返回锦州之时。漓阳皇帝的生母,文淑老太后,突然暴毙于寝宫之中!

    而当时,在老太后的寝宫之中,除了服侍了老太后几十年的两位嬷嬷外,便只有年仅六岁,却可佩剑‘宫中行走’的北凉王世子——徐凤麒。

    这起惊天大案,因为案发现场,仅余下一个活人——身穿一袭青衣的北凉王世子徐凤麒。刑部便把此案定名为“青衣案”

    青衣案发后,漓阳哗然、北凉哗然、天下哗然。

    大将军徐虓再一次压制住了燥动欲狂的北凉军,并与妻子吴珟,连夜起程,赶赴漓阳国都闫京城。夫妻二人,不止未带一兵一卒一随从。甚至还将兵器、符甲,全都留在了北凉军中。

    北凉全军再次哗然,若不是李羲山、陈卭、荠武夫,三人以大将军徐虓留下的手书和北凉八剑压制全军,北凉军中险些酿成哗变。

    好不容易安抚住了群情愤涌的北凉将士之后,一向冷静沉着,顾全大局的北凉军师李羲山,第一个挂印辞官,赶赴漓阳京城。时任北凉步军大都督的陈卭,劝李羲山不可任性而为,弃北凉军务于不顾。

    李羲山只留下一句“前世今生,我只有徐虓这一个兄弟,哪管它洪水滔天、山河破碎,李羲山也绝不能让徐虓出半点差错。”说完此言,李羲山便甩袖转身,没有一丝留恋与顾忌的扬长而去。

    第二个离开北凉的,是王妃吴珟的录剑人赵钰邰,刚刚初为人母,还在月子中的赵钰邰,扔下了还在嗷嗷待哺的一对儿女,独自带着王妃吴珟的大夏龙雀剑,赶赴京城。

    临走之前,她将一对儿女,吻了又吻,亲了又亲。最后,与丈夫洒泪分别。夫妻二人临分别时,彼此各说了一句看似平淡,其实已是生死离别之言。

    “小姐生,我生。小姐亡,我亡。”

    “你若死了,黄泉路上等我二十年。把孩子养大之后,我去奈何桥边,与你共饮孟婆汤。”

    李羲山和赵钰邰,动身赴京之后。又有陈之豹、荠当国、王翦等北凉十四将,挂印辞官,离军赴京。

    当日,剑阵宗师吴启与算策第一的黄龙仕,二人合力,以各自减寿五十年为代价,用秘法将青衣案和徐虓夫妇二人,独自上京的消息,在半炷香内,传讯给了无数与徐虓夫妇沾亲带故之人。

    两人动用秘法,半个时辰后,便服食了药食宗师第一人——药口福,配置的透支人体潜力的秘药,‘恢复’了六成功力的二人,随即便动身赶赴京城。

    接到吴启和黄龙仕的传讯之后,天下震动。

    正在南海某处孤岛,与海外仙宗‘讲道理’的桃花剑仙郑太阿,一剑劈碎了海外仙宗的山门后,便往漓阳国都的方向,踏浪疾行而去。

    锦州北凉王府的一眼苦水井中,先是水花翻涌如沸,紧接着一道水柱冲天而起,一个手执半截木剑,长须过胸的中年男子,从苦水井中一跃而出后,足不沾地,化作一道剑虹,向着漓阳京城飚射而去。

    武当太和峰、真武宫里,有一慈眉善目,一脸详和之色的中年道者,接到吴启和黄龙仕的传讯之后,二话不说,提着手中的长尾拂尘,转身便回了真武宫北院的一间卧房。

    一炷香后,这个中年道者从自己的房间出来之时,灰衣换成了白衣,长尾拂尘换成一个内藏刀剑的长条包裹。原本慈眉善目,一脸详和的他,此时眼角眉梢之间,带着千层的凌锐,尤其是他眉心中,那一道鲜红如血的竖纹,更是透出万丈的斗杀之气。白衣中年道者,望着漓阳京城的方向,眼中神光,如灼灼烈焰一般,似要焚尽世间该杀之人。

    漓阳定州府城郊外的某个庄子里,一个年近花甲的老人和一个断了一条右臂的中年人,两人接到吴启和黄龙仕的传讯之后,父子二人,心照不宣的,偷偷把各自背着媳妇存下来的私房钱,拿了出来。

    “啧,儿啊,这二十五两银子,也不够咱爷俩上京的盘缠啊。”花甲老人目光幽怨的看着自己的儿子,眼神中的意思,好像是在说——你娃怎么才存了这么点儿私房钱啊?

    “父亲,前些日子,我背着母亲和娘子,偷偷给您买那方三千两银子的湖光砚手,现在就只剩这二十四两银子了。”为什么只剩这点儿银子,您心里没数儿吗?断臂的中年男子,以柔中带刚的语气顶了回去。

    “婆婆,让我给公公和相公送些东西来。”一个容貌俊秀的中年妇人,将一个颇有些份量的蓝布包袱,放在了父子二人面前的桌子上,光是听包袱放在桌子上的声音,就知道里面必然有不少黄白之物。

    “公公,婆婆让我给您带句话,她让您早去早回。”

    “相公,家里有我,你无须挂心。”

    中年妇人说完这两句话之后,向那父子二人施了一个万福之后,便退出了客厅,父子二人看着桌子上,那个厚重的蓝布包袱,和那没来得及收起来的二十五两银子,相顾一笑,便起身出庄而去。

    隐居定州已久的黄龙五爪中的第三爪‘李善长’和其子‘原北凉左武卫军师’‘过江虎’李玄,再次出山。龙父虎子,齐赴京城。

    吴家剑陵......................

    苗家剑圃......................

    北漭草原......................

    大雪山之巅......................

    魉禅寺......................

    烂坨山......................

    公主坟......................

    龙虎山......................

    ......................

    ......................

    ......................

    天下各处,有名无名之地。天下无数,有名无名之人,都收到了吴启与黄龙仕的传讯,漓阳京城,便如极速旋转的龙卷风眼,将无数心向徐虓一家三口之人,都吸引着向它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给我一张复活卡〕〔神医妙相〕〔妙手妆娘〕〔洪荒虚拟化〕〔神豪赘婿〕〔农女王妃的快意人〕〔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俏总裁的未婚夫〕〔大魏能臣〕〔美漫之究极生物〕〔路边捡到一只猫〕〔无相进化〕〔巨富女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