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腹黑四公主的霸道〕〔北宋振兴攻略〕〔南山隐〕〔我真没想出名啊〕〔天启预报〕〔重生女神:帝少的〕〔村野小圣医〕〔重生婚宠:霍爷的〕〔超时空魔咒〕〔农门娇女:神医王〕〔回到三国的特种狙〕〔末日轮盘〕〔极品小村民〕〔重生国民男神:霍〕〔修罗战帝〕〔掌家小农妻:世子〕〔吉星高照:胖媳旺〕〔天阿降临〕〔超神机械师〕〔丈六金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北凉王前传 第57章 徐良返白龙(上)
    漓阳国都闫京城里,有两处地方最是热闹。

    这两处地方,一处是大栅栏珍玩街,一处是天桥把式场。

    前者有各式珍玩大店小铺五十余家,专售各式奇珍异宝、巧物名品。后者龙蛇混杂,把式卖艺,人市马市,皆聚于此。

    这两处地方,不止自身繁华热闹,还带动的周围十几条街市,人气兴旺。可有一处地方,距离这两地仅有三五条街的距离,却冷清的门可罗雀,只因为这条街上,有一处名为白龙卫府的衙门口,坐落于此。

    这座白龙卫府就是漓阳的大内密衙,它是漓阳皇帝的耳目,也是漓阳皇帝的爪牙。而且,还是那种专干脏活、黑活的密爪、毒牙。

    试问,有这样一座尽是酷吏狠卫的衙门,座落于此,这条名为白龙大街的地方,又怎么能热闹得起来呢?

    四品白龙卫刘重,今年已经四十五岁了。在白龙卫里,品是品,职是职。别看刘重只是一个四品的白龙卫,但他在白龙卫里,却做到了两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卫指挥使,这可是吏部在册,实实在在的正三品将职。

    “呸!”

    秋季中午的日头,比起炎炎夏日,热得更是毒辣。被晒得满头冒汗,心头火起的刘重,狠狠的吐出了一口热痰。

    自己一个堂堂正三品的白龙卫指挥使,竟然每个月,都要在白龙卫的衙门口,当上一天的守门卒。

    都是当初那个天杀的狠恶之人,向都指挥使进言说什么“白龙卫是皇帝的兵,不是朝庭的官。”非要让白龙卫中,所有在京千户以上职务之人,每月轮职排班,在卫所衙门的门前做守门卒,以此来向皇帝表忠。

    要不是这样,自己哪用遭现在这份罪啊。

    皇帝陛下,日理万机。你姓徐的,整再多虚头巴脑的东西,皇帝不也一样把你削官罢职了嘛。

    都指挥使魏大人,也是个死脑筋。姓徐的,人都走了,还用他留下来的这套破规矩做什么?

    看看人家小刘同知,子承父职以后,做得比他那个荣升为城卫军都知挥使将军的父亲,还要好。

    这一年来,兄弟们托小刘同知的福,不光是腰包鼓了不少,就连腰杆儿都硬了许多。现在,漓阳城里各处衙门,哪个见到咱们白龙卫的人,不得赔上三分笑脸。

    “请问魏忠大人,可在府中?”

    刘重脑中正在走神儿,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把他又拉回到了现实之中。

    “魏忠是谁?......大胆,你竟敢直呼都指挥使大人的名讳!”

    刘重一开始听到魏忠这个名字,只是觉得有些耳熟,被‘秋老虎’晒得有些晕头的他,脱口就把心里想的,说了出来。然后,他猛然醒悟,魏忠不就是白龙卫的大当家,都指挥使大人的名字嘛。

    那个站在府门石阶下的发问的人,只穿了一件普通的细纺黑棉武士袍,手里拎了一个粗蓝布的包裹,满头花白的头发,看年纪应该有五十开外,快到六十的样子,从他的身形来看,此人应该是个有些武艺的练家子。

    最主要的是,他站在台阶下,躬腰垂颈,一副谦恭谨慎的样子,一看就不是什么有身份背景的人物。

    这样的老年武师,想来是都指挥早年在江湖中的‘朋友’

    现在,估计是遇到了什么为难遭窄的麻烦。所以,来这里上门相求。

    最近这几年,类似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发生过,都指挥使大人念旧,多数的小事,都帮着他们解决了。可你求人办事,就得有个求人办事的态度,在白龙卫的衙门口,直呼都指挥使的名字,真当自己是什么大人物了不成。

    老汉打上面这些字用了至少两分钟,可刘重脑子里想这些,却连五秒都不到,人心之思速,可见一斑啊。

    “十六年未见,刘重你的脾气,可是比你头上的白发长得快多了啊。”

    那个石阶之下的老武师,被刘重喝骂之后,一没害怕,二没生气。而是笑呵呵的抬起头来,和刘重打了个招呼。

    刘重看清这个老武师的相貌之后,整个人仿佛突然置身在了冰窖中一样,任头上的太阳再毒再热,他也感觉不到一丝的暖意。

    “徐...徐...徐良?”刘重几乎是咬着后糟牙,才把这个老年武师的名字,给完整的念了出来。

    “不错,正是徐某。刘大人,一向可好啊?不知道白龙卫——都指挥使,魏大人,现时可在衙中署事?”

    “刘大人,小老儿这样说,不算冒犯了吧?”

    徐良还是一团和气的说道。

    徐良的和言悦色,让已经体如筛糠的刘重,平稳了不少。

    此时的刘重,狠不得抽自己两个嘴巴,怕他个啥?如今的徐良,早就不是当初那个白龙卫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就连都指挥使大人,都得让他三分的都指挥佥事了。

    他如今,就是一个被削职罢官的平民百姓,看他那老迈的样子,四十刚出头的人,看上去就像快六十了一样,想必他这些年,过得不是很顺心,如今肯定是遇到了什么麻烦,走投无路之下,才来求助都指挥使大人的。

    我刘重现在是堂堂的正三品将职,白龙卫里的实职卫指挥使,让他这么一个过了气的没牙虎狼,把我吓成这个样子,传出去,非让人笑掉了大牙不可。

    “徐良啊,说起来,你也是咱们白龙卫的元老了。入府报门的规矩,你难道不记得了吗?”

    经过一遍又一遍的自我鼓励,刘重终于又恢复到,最开始那副颐指气使的高傲模样。

    在石阶之下的徐良,满面陪笑的将他手中的那个粗蓝布的包裹,放在了地上。然后,又谨小慎微的解开了包裹。

    刘重偷眼一看,包裹里面除了一个长条木盒之外,就只有几件小富人家的衣物。

    那个长条木盒,刘重认识,那里面装的是徐良的成名兵刃——跨虎拦。

    徐家想当年也是家底荫实的将门世家,虽然当年因为徐良而破败了,但破船尚有三斤钉,几件小富人家的衣物,应该还是能买得起的,要是连这点儿银子都没有,估计徐良也不好意思登白龙卫的门。

    就见徐良打开了包裹之后,又不急不慢的解下了自己的腰带,然后褪去了身上穿的那件细纺黑棉武士袍,他双手拎着武士袍的领口和衣袖,一抖一折一叠,那件细纺黑棉的武士袍,就被徐良凭空折叠成了四四方方的一块儿。

    徐良将折叠好的武士袍放进了包裹里,又将重新系好的包裹,提在了手里。这个时候,刘重已经吓得跌坐在了地上。

    准确的说,自从徐良解下腰带的那一刻起,看见徐良那件黑色武士袍里面穿戴的衣服颜色时,刘重就已经两腿一软,吓得跌坐在了地上。

    徐良的武士袍下穿得是什么?能把白龙卫的卫指挥使,堂堂正三品将职的刘重吓成这样?

    徐良身上穿的是一件月白色的官服、一件独属于三品白龙卫的官服、一件辖管白龙卫所有军备武事的都指挥佥事的官服。

    刘重几乎将自己的眼睛都要瞪裂了,半个月前,都指挥使大人就说过,皇帝要安排过来一个人,接掌空悬已久,一直以来都是由都指挥使大人兼任的都指挥佥事一职。

    大家私下里还说,来的这位肯定是个有靠山、有背景的大人物。没想到竟然是徐良官复原职了!

    自己刚刚是不是给徐良甩脸子了?是的。

    自己刚刚是不是让徐良报门入府来的?是的。

    徐良刚刚是不是说自己的脾气,比自己的白头发长得快多了?是的。

    天了个去的,那自己是不是应该找瓶鹤顶红喝了,这样至少能死个痛快,还能留个全尸啊?是的。

    刘重一想起十六年前,徐良的手段,吓得两眼一翻,背过了气去。

    堂堂正三品、白龙卫的卫指挥使,竟然被徐良十六年前的余威,吓得昏死在了白龙卫的府衙门前。徐良当年的积威,何其凶狠啊。

    在刘重昏过去前的一刻,他脑子里只有三个字“狼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给我一张复活卡〕〔神医妙相〕〔妙手妆娘〕〔洪荒虚拟化〕〔神豪赘婿〕〔农女王妃的快意人〕〔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俏总裁的未婚夫〕〔大魏能臣〕〔美漫之究极生物〕〔路边捡到一只猫〕〔无相进化〕〔巨富女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