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切都从阳神开始〕〔天降萌宝:总裁爹〕〔魔帝归来当女婿〕〔透视小春医〕〔农家傻女〕〔极品贴身家丁〕〔伏天圣主〕〔魅姬惑天下〕〔反穿第一甜婚〕〔回到古代当匠神〕〔异世之召唤亿万神〕〔岑少的枕上甜妻〕〔我家有个仙侠世界〕〔白瓷梅子汤〕〔世界末的镇魂歌〕〔骄阳灼我心〕〔京城废少〕〔总裁爹地超给力〕〔夫人,你马甲又掉〕〔全职国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北凉王前传 第61章 诸碌山的八窍玲珑心
    突厥的三公主阿史那飞燕,是所有突厥高官和贵人的噩梦。

    因为,她是麾下掌控无数的密卫的突厥暗牙,

    这个女人孤冷如狼、智诈如狐,所有触犯和破坏突厥利益的人和事,只要犯到她的手里,都会在但求速死之后,被斩草除根。

    在漓阳关外的某处突厥暗桩据点,阿史那飞燕身边的几个亲信,个个都是一副斗志昂扬的样子。

    看他们那股七个不服、八个不忿、一百二十个不在乎的样子,让人产生了一种想法,那就是这几个家伙已经具备了怼天、怼地、怼空气的无敌神通。

    可此时此刻,在他们的灵魂深处,却是胆颤心惊,忐忑不安。

    阿史那飞燕布局多年,才把北漭‘帝、后’两族最珍爱、最宝贵的瑰宝——萧雌凰公主给暗中劫掠到了手里。

    她本打算借着这次漓阳二皇子和三皇子巡边的机会,用秘法控制萧雌凰去刹杀那两位漓阳皇子。

    不管是三人同归于尽,还是萧雌凰刺杀失败而死,无论是哪一种结局,都会引起漓阳和北漭的矛盾,

    这样,她就能够把那个一直窝在北漭草原深处,关门自己过日子的北漭王庭,彻底绑到突厥征战天下的战车上了。

    这个看似千难万险到不可能完成的计划,在阿史那飞燕的一次又一次妙到毫巅的计算与布局下、目前已经完成了九成。

    可谁能想到,这个计划在最后即将收宫的时候,却出了纰漏。

    驻扎在锦州的漓阳边军,近日突然在锦州边关和州、府、道、县、村,实施起了甲等军禁。

    按着漓阳礼制,两位皇子巡边,只能实施丁等军禁,

    而且,他们只能在一路上途经驻扎的地方,实施丁等军禁,于礼于法,这两位皇子都没有军禁一州之地的权利。

    甲等军禁,那是漓阳皇帝与皇后,同时出巡天下之时,才能动用的终极防御手段,

    到底是漓阳边军昏了头,还是那两位皇子吃多了五石药啊?

    他们这么明目张胆的逾制之举,就不怕被漓阳皇帝所降罪吗?

    好吧,你们的胆子上都长青毛了,不怕这些。

    可是我们怕啊!

    三公主自从在一个时辰前收到密报,知道漓阳边军在锦州全境之内实施了甲等军禁之后,整整一个时辰的时间里,她一直在闭目沉思,中途没有说过一句话。

    这几个有着二品宗师实力的心腹,甚至都感觉不到三公主的呼吸和心跳。

    出大事了啊,

    自从他们几个跟随在三公主身边以来,他们只见过两次,三公主这个样子,

    当闭目沉思的三公主睁,开双眼之时,必将血流成河,人头滚滚。

    那血河里浮沉滚动的人头,有敌人的,也有自己人的。

    阿史那飞燕所看的那份密报,并没有写明,漓阳边军为什么要突然实施甲等军禁。

    与生俱来的直觉,告诉阿史那飞燕,这件事一定和那个姓徐的大雪营副将有关。

    从这个人加入漓阳边军开始,就一直或无意,或有心,几次坏掉了自己的计划和布局。

    克星?

    阿史那飞燕的脑子里想到了这两个字。

    ↖《北凉王前传》↗:我是分割线

    憩剑湖,因有千柄吴家剑陵的有功之剑,憩于湖内而得名。

    这里是吴家的风水宝地,也是吴家的内门重地,非吴家剑陵直系子弟,不可近湖百丈之内,如有违禁,轻则被废除修为,重则会取其性命。

    漓阳历,天宝六年,初春三月,一个外姓之人,出现在了吴家憩剑湖的湖边,他在湖边一呆就是十个时辰。

    有三十六名吴家剑陵的内门直系弟子,守在这个身材胖胖的外姓少年人身边。

    这个身材胖胖的外姓少年人,此时此刻,竟然在憩剑湖畔炒茶。

    没错,就是炒茶。

    堂堂吴家剑陵的内门禁地,有千柄吴家剑陵历代有功之剑,憩于湖内的憩剑湖畔,竟然有个外姓人在此炒茶。

    如果是在两个月前,有外姓人敢在憩剑湖边炒茶,哪怕对方是天榜第一的齐玄真,这三十六个人,也敢提剑上前质问对方

    “是你齐玄真飘了,还是我们吴家提不动刀了。”

    呃,画风不对,

    最近又重温了几章肘子的《大王饶命》,没错,老汉是被吕小树带歪的。

    言归正传,

    诸碌山来到吴家剑陵已经三个多月了,这三个多月的时间里,他在吴家剑陵可以说是过得如鱼得水,逍遥自在。

    吴家规矩严苛,诸碌山与人为善,投其所好。

    吴家等级森严,诸碌山与人为善,投其所好。

    吴家不近人情,诸碌山与人为善,投其所好。

    总之就是,不管吴家剑陵有千般的臭规矩,万种的难相处,诸碌山只用一招‘与人为善,投其所好’来抵挡应对。

    这招管不管用?

    诸碌山都在吴家内门重地——憩剑湖畔,炒茶十个时辰了,各位说这招管不管用呢?

    诸碌山用来炒茶的铸铁锅,是他和吴珟等人,回返吴家剑陵的路上,从一处六十二年的老茶庄里,用一枚西蜀白马寺的‘五子衍宗金丹’从那位因独子无后,而整日唉声叹气的老掌柜处,换来的镇店之宝。

    锅里正在炒制的茶叶,是从一株野茶树上所摘,

    那株野茶树,就长吴家剑陵附近一处钟灵毓秀的风水宝地内的林源山眼边。

    茶树上有枝七百零二,每枝枝头有一丛新叶,每丛新叶有嫩芽十二,诸碌山只取十二嫩芽上的一芯一叶,用来炒茶。

    为了让炒制的嫩芽,可以更好的卷缩,诸碌山的双手必需要交替不停的翻炒揉搓。

    炒茶还讲究‘今日事今日毕’

    如果不能一气呵成的将采来的新芽炒制成茶,放了一晚的嫩芽便会滋生水气,减失了滋味。

    然而,只是凭着老汉上面所写的这些选茶、炒茶之术,莫说是天下剑道圣地的吴家剑陵,就是世俗中的那些皇权贵仕之家,也是看不上眼的。

    诸碌山真正所依仗的,是他有一颗能勾通世间万物的八窍玲珑之心。

    多年来,他就是凭着这颗八窍玲珑心,才能在突厥商司、突厥隐牙、吴家剑陵,这三处世间最难容身之地,混得风生水起,逍遥自在。

    吴家各处掌权之人,能让诸碌山一个外姓之人,在吴家内门重地的憩剑湖旁炒茶。

    就是因为这个小胖子,能以八窍玲珑心‘哄’得憩剑湖中那些傲气冲天的有功之剑,心甘情愿的把一丝精粹剑意,融入到他新炒制的茶中。

    这些蕴含精粹剑意的新茶,每一枚茶叶,都能让习剑之人,获得不可估量的剑道感悟和提升。

    诸碌山将新茶炒好之后,那三十六名吴家内门子弟,各自手捧着一个由三百年冷碧所制成的玉盒上前,

    诸碌山为每人的玉盒中,添放了二百三十四枚蕴含着精粹剑意的新茶后,

    又不着痕迹的,将他用七百零二枝尾新芽,所炒制的精炼剑意茶,暗中拿出一百零八枚,以每人三枚之数,将这新精炼剑意茶,均分给了那些根脚深厚的吴家内门子弟

    这些精炼剑意茶,虽然比起那些精粹剑意茶中所蕴含的剑意,少了几分圆融全真,

    可其中所蕴含的那些化繁为简的剑意,却正是这些处在筑基之年的吴家少年,在现这个时候所最需要的。

    不患寡而患不均,

    俗话说得好;阎王好拜,小鬼难求。

    深深懂得为人处世精粹的诸碌山,如何能放过和这些吴家小霸王们,搞好关系的机会呢。

    他虽因为八窍玲珑心,得了吴家各处掌权人的看重。

    可他总不能事事都去麻烦那些吴家的大佬们吧。

    和这些在吴家拥有大靠山的吴家小霸王们,处得亲如兄弟,才是诸碌山在吴家剑陵,平日里逍遥自在的重要倚仗。

    凭心而论,诸碌山觉得生活在吴家剑陵这三个多月的日子,是他二十年来,过得最舒心、最轻松的日子。

    吴家剑陵规矩再严,也严不过事事牵涉机密,无时无刻都有令人意想不到的各种试探测试的突厥隐牙。

    吴家剑陵的人再难相处,也比那些口蜜腹剑、笑里藏刀的突厥商司之人,要好打交道。

    他在吴家的这三个多月里,不需要日日提防自己会被人所害,也不需要时时刻刻的去计算和思考,应该如何去防人之诈。

    要是那个怀抱桃花枝的小魔头,不再三不五时的让自己破财一番的话,那这日子真是给个神仙都不换啊。

    有句民间谚语叫作‘白天莫想人,想谁谁就到。’

    诸碌山刚想到那个怀抱桃花枝的小魔头,郑太阿就仿佛是和他提前约好了一样,好巧不巧的出现在了诸碌山的面前。

    这三个多月来,郑太阿以鉴赏、借用之名,毁掉和黑掉了诸碌山七张符箓、十二只机关暗器、三件异物、九种秘药,平均每三天,诸碌山就要失去一件价值不斐的宝贝。

    近段时间,在诸碌山以各种理由拒绝推拖,不让郑太阿鉴赏借用自己的宝贝之后,这个面瘫手狠的小魔头,竟然以和诸碌山比武切磋的方式,又巧取豪夺了诸碌山不少的宝贝。

    什么比武切磋,完全就是明抢啊!

    已经知晓了郑太阿身世的诸碌山知道,在吴家剑陵,除了吴珟、吴启、赵钰邰,这三人之外,

    整个吴家剑陵上上下下、老老少少,都不喜欢郑太阿这个孩子。

    因为,郑太阿回到吴家之后,曾在私下里拒绝了老祖吴畏,让他改回吴姓的恩泽。

    虽然那是一次只有五六人在场的私下问话,但在有心人的推波助澜之下,却在几日之间,就把此事传遍了吴家上下。

    如此不识好歹、拒绝老祖好意之人,在吴家的人缘,自然不会太好。

    何止是不太好,简直是差到了极点。

    如果不是有吴珟、吴启、赵钰邰这三尊在吴家年轻一辈里战力强、靠山硬的小神护佑,

    如果不是郑太阿本身的战力也十分可观,

    如果不是吴家老祖说了一句“咱们吴家剑陵,难道还容不下一个孩子?”

    诸碌山估计,郑太阿这个面瘫小魔王,能够全须全尾的被吴家剑陵扫地出门,都是他祖上烧了八辈子的高香了。

    如今郑太阿来找诸碌山的麻烦,那三十六个收了诸碌山好处,并且一直看郑太阿不顺眼的吴家内门子弟,当然不会袖手旁观了。

    于是,在他们一番自认为是有理、有据、有力的仗义执言之后,‘不识好歹’的郑太阿出手了。

    事后,吴家几位大佬对此事的评价,只有四个字——丢人败兴。

    三十六个在娘胎里,就开始用各种秘术奇药筑基的吴家内门弟子,竟然被一个十一岁的孩子,一打三十六,把他们全都制住了。

    同日,吴珟只出一剑,便通过了吴家剑首九炼的第五炼。

    一些出于私心,本欲暗中出手,准备在吴珟闯关第五炼的时候,给她添些麻烦的吴家大佬,

    因为自家的宝贝儿子或是孙子的性命,被那个不知好歹,且视吴珟为至亲的小疯子,掌控在了手中,而不得不暂时偃旗息鼓。

    当日晚间,吴启亲自下厨,在吴珟的小院内,设宴庆助二姐吴珟通过了剑首九炼的第五炼。

    与宴之人,除了吴珟、吴启两姐弟和赵钰邰之外,还有郑太阿和诸碌山二人。

    “碌球儿,你不是一直与人为善嘛,今晚你来我们这里赴宴的消息传出去之后,可是会得罪不少人哦。”吴启有些戏谑的调侃着诸碌山。

    “启少爷说笑了,墙头草看起来,谁都不得罪。其实,却把所有人都得罪了。”

    “珟小姐这边,虽不是吴家实力最强的一脉,却是最安全,也是最有人情味儿的一脉。”

    “而且,从我一脚迈入吴家山门的那一刻起,就已经被打上了珟小姐一脉的印记。”

    “与其三心两意的做一颗无根浮萍,不如从一而终的在这里和各位守望相助。这笔账,不亏。”

    已经从微胖变成了胖胖的诸碌山,语气真诚的说道。

    “别的先不说,就冲你碌球儿今天做的这桩好事,让二姐能够专心在第五炼中,领悟历代先祖剑意,我吴启敬你三盏,先干为净。”

    吴启话说的痛快,酒喝的更是痛快,诸碌山才刚刚拿起杯子,他就已经先干为敬了三盏。

    “他那是在交投名状。”

    郑太阿一语点出了今日诸碌山设计暗坑某些吴家内门子弟的真正用意。

    心宽体胖的诸碌山,没有半点儿被戳破小心思的尴尬。

    在座的几个人,对他做出今日之事的真正用意,都是心知肚明。

    咱就是在交投名状啊,这才说明我碌球儿是一心一意的站在珟小姐这边嘛。

    “郑家的小剑仙,咱们今天也算是共同合作过了。您是不是能高抬贵手,把在锦州义县的那篇儿给揭过去,别再祸害碌球儿我所剩不多的那点儿家底了,可好?”

    诸碌山一脸人畜无害、真诚友好的灿烂笑容,双手执壶为郑太阿倒满了一盏果香沁人心扉的三果露。

    郑太阿不急不缓的拿起那盏清甜可口的三果露,很是稳重的细品起来。不知道的,还以他品的是美酒佳酿呢。

    将手中空盏,重新放回到桌面上之后,郑太阿没有直接回复诸碌山刚刚的请求,而是给了这个当初在锦州义县,口不择言的称呼他作吴家小剑仙的胖子,一个不能言传,只可意会的眼神儿。

    早就和郑太阿在数十次斗智斗力中,斗出默契的诸碌山,瞬间秒懂了郑太阿的意思,

    这个记仇的面瘫小魔王,给他的回复是;

    “一码归一码,你想和我握手言和?”

    “呵呵,不存在的。”

    看着诸碌山和郑太阿,一大一小两个人,在那里斗得其乐融融,吴珟的心里也是一阵开心。

    自从小胖子来到吴家之后,太阿的眼中,多出了许多神采,他的脸上,偶尔也会有些或喜或怒的表情了。

    今天在第五炼中,自己终于看清了多年来,一直探寻的那种剑道。

    下一步,就该是离开吴家剑陵,来一场砥砺剑心的红尘历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医妙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