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完美未来〕〔史上最强狂帝〕〔都市超级医圣〕〔灵气逼人〕〔都市狂医〕〔天价婚宠:权少赖〕〔我的老妈是土豪〕〔镇鼎〕〔暴力甜妻:帝少不〕〔亿万婚宠:老婆,〕〔全民女神:重生腹〕〔超强瓷婚:超拽新〕〔我的白富美老师〕〔超级军工科学家〕〔荣耀的华娱〕〔都市最强皇帝系统〕〔抗战之最强兵王〕〔大魔王娇养指南〕〔最后一个剑圣〕〔回到原始社会做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北凉王前传 第63章 巅峰对决,黄龙仕一败元本奚
    天榜各评,其中以十名仕之评,最为多争。

    先有西楚左相晏子,以相貌有异,被革出榜外。

    后有南宋女儒谢冰心,破中原千年礼教之大防,以女子之身,冠名榜上。

    更有号称是‘贪、嗔、痴、毒、狠’五毒俱全的黄龙仕登评榜上。

    除此三者之外,天榜十名仕中,便要数漓阳王朝的闲散议事大夫——元本奚,为争议最大之人。

    关于元本奚登评天榜十名仕,争议有二。

    其一,元本奚上唇极薄,观其相貌,似只有半片下唇,有与其不睦者,以半片唇而代称其名。

    西楚左相晏子,如此大贤大才之人,都因身高相貌有异,被以其貌堪愧于名仕风流之雅为由,而革出榜外,凭什么看似貌有残缺的半片唇元本奚,能继续留名于榜上?

    天榜对此给出的解释是;

    一,上古之时,有儒教贤圣名仕——百里期,其相貌与元本奚一样,皆有半片薄唇,若因此将元本奚革出榜外,置儒家上古贤圣百里期于何地?

    二,晏子之貌,乃千年未有之异,无据可考,无查可依,且西楚上至帝主熊氏,下至黎民百姓,轻名重实,对天榜之评,视为无关紧要之虚名,既是如此,登评与否,又有何哉?

    三,天榜著评,未领诸国之奉饷,未受天下之馈赠,乃一家一言之评。

    咱们用比较通俗易懂的大白话来解释一下天榜所给出的解释吧;

    元本奚和儒家上古贤圣百里期一样,都是半片唇。如果因为貌异难堪名仕风雅,这个理由把他革出榜外,那就等于是得罪了整个天下的名儒仕子,

    这么拉仇恨的事情,谁爱干谁干,我天榜没那么大的脑袋,顶不住这么大的雷。

    你西楚国富民强,上到皇帝熊负刍,下到平民百姓,都不把我们天榜当盘菜,那咱们就各玩各的,谁也别搭理谁。

    我们天榜定评天下,没吃别人家大米,没领别人家工资,爱咋写就咋写。

    元本奚有天下的名儒仕子撑腰,谢冰心有富可敌天下的南宋冠名赞助,黄龙仕是个阴狠毒辣又记仇,且做事无底限的狠角色,这三个人,天榜得罪不起。

    西楚从上到下,都拿天榜不当回事儿,一不给钱,二不给物,三不会对天榜动武,得罪了西楚,天榜没有任何损失,

    所以,天榜不带西楚玩了,此举也有杀鸡儆猴之意,提醒其他人,喂,看见没有,不听爷的,爷就不让你上热搜哦。

    各位读者,大家看明白了吗?

    天榜这就是典型的店大欺客啊。

    有道是;路不平有人铲,事不平有人管。

    天榜这种霸道无耻的行为,正应了那句‘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

    有一个人,看不惯天榜这么无耻霸道的行事,决定打脸天榜。

    这个人就是那个无依无靠,无权无势,无财无德,却让天榜忌惮最深的五毒俱全黄龙仕。

    黄龙仕怎么打脸天榜?

    很简单,你天榜不是把相貌同样有异的元本奚,留名于天榜之上了嘛,敬重晏子品德言行的黄龙仕,就把元本奚的名字,刻到了他的小本本、黑名单上。

    你天榜不是说元本奚的相貌和儒家上古贤圣百里期一样嘛,那咱们就不以相貌论事,

    既为名仕,必有才德,我黄龙仕就让元本奚才德败坏,如此之人,看你天榜还好不好意思让他继续登评十名仕之位。

    元本奚在漓阳王朝任职闲散议事大夫一职,这个职位虽然只是一个从五品的芝麻官,却是漓阳皇帝为元本奚所特设的,此官职,在漓阳王朝,古往今来,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这是因为,元本奚性格怪异,有大才却不爱管闲事,漓阳皇帝赵合便恩准他何时上朝皆可,何时退朝都行,无须点卯,不必报备。

    漓阳朝堂上,经常可见如此奇景,皇帝与诸位臣公正在议事,一个睡眼惺忪的薄唇中年人,垂头搭脑的,从殿外旁若无人的走进来,在独属于他的位阶上一站,低眉颔首,默声不语。

    或者是漓阳皇帝赵合正在跟一众文臣武将,意兴大发的在金殿上,针对时政、民生、军机等朝堂政事,侃侃而谈之际,那个薄唇中年人,连个招呼都不打,转身退出金殿,提前下朝去了。

    如此恩宠圣眷,就是皇帝的五个亲儿子,都是望尘莫及啊。

    西蜀有女相有苏,突厥有隐相阿史那飞燕,西楚有备相曹常卿,而元本奚则被称为漓阳的懒相。

    要想败坏这样一个人的德行,看似容易的很,

    因为只要从‘恃才傲物,懒政怠工’这两条上攻击他即可。

    实则却难比登天,说元本奚恃才傲物,可他自写了一副楹联,挂在自家的府门上;

    上联是;诗词书画琴瑟,无一所擅

    下联为;礼户史工刑兵,不求甚解

    横批;百无一用

    人家都把自己说成是百无一用之人了,这样要还是恃才傲物,天下间,大概就没有谦虚之人了吧。

    有道是食君之禄,忠君之事。

    元本奚虽然只是一个月俸十四石的从五品小官,可架不住皇帝拿他当宝贝啊。三天一小赐,五日一大赏。

    元家每日吃的是贡米御粮,喝的是甜泉皇酿。

    这么说吧,就连元本奚用的夜香桶,都是漓阳皇帝赵合下御旨,命内庭造物署,根据元本奚的体形和坐姿习惯,来定制打造的。

    可是,可但是,但可是,元本奚的官职是闲散议事大夫,这个官职是皇帝为他所特设的,在之前根本没有这个官职,也就是说他这个闲散议事大夫,需要做什么,那是由皇帝说了算的。

    而漓阳皇帝赵合,给出的官方定义就是,闲散议事大夫一职,就是想说就说,想听就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这哪是什么闲散议事大夫,分明就是漓阳官方豢养的吉祥物嘛。

    哪家的吉祥物,还需要懒政怠工啊?

    作为一个吉祥物,好好的活着,活的健康长寿,那就是辛勤认真的工作了。

    不过,黄龙仕是谁,那可是连天榜都不愿意招惹的狠角色,对于黄龙仕来说,这世上根本就不存在没有破绽的人和事。

    如果有的话,那就是没遇到他黄龙仕。

    对于元本奚,黄龙仕设了三步棋,三招之后,元本奚的名声,要是臭不了大街,他黄龙仕就穿着睡觉时穿的亵衣亵裤,绕着漓阳国都闫京城跑上三圈。

    (此举基本上就相当于在现代,男人只穿了一条四角内裤,光着膀子在大庭广众之下,穿行于闹市之间了。如此行为,请各位书友千万不要模仿,如果有书友非要逆天而行的话,请拍照发给老汉,老汉转发在微博上,兴许还可以上个热搜,也算间接的为本书增加点曝光率了:)

    黄龙仕的第一招,目标就是元本奚挂在自家府门前的楹联。

    他在元本奚府门前那副楹联的上下联和横批上,各添了几个字,如此一来就变成了;

    上联是;诗词书画琴瑟,无一所擅,唯因艺艺尽通,古往今来对手少。

    下联为;礼户史工刑兵,不求甚解,只为官官皆庸,文臣武将废物多。

    横批;百无一用,莫当真

    倾刻之间,画风大变,原本一副自谦自嘲的和气楹联,转眼间就变成了一副狂放不羁,傲气袭人,专拉仇恨buff的招黑神器。

    其实,要是严格的说起来,被黄龙仕补全的这副楹联,才是元本奚自身才情和内心想法的真实写照。

    试想一下,如果元本奚没有如此大才,漓阳皇帝吃饱了撑的,会给他如此恩宠,励精图治的漓阳皇帝,会闲着没事儿养个吉祥物玩?

    以前,大家其实心里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只不过人家元大夫,如此懂得做人,甘愿自污以全他人之名,大家又怎么好意思驳了元公的一番美意呢。

    有的读者会说,元本奚可以把黄龙仕写的这副楹联撤换下来,那样就不拉仇恨了啊。

    呵呵,各位,文人风骨,了解一下。

    元本奚写出之前那副楹联,并不是他真的自谦,愿意自污以全他人之名。

    而是因为他恃才傲物,根本不屑对那些庸俗蠢物,把话掰开揉碎的解释清楚罢了。

    如今黄龙仕把他心中所想,写了出来。元本奚如果再把这副楹联撤换下来,就说明他是一个虚伪,且没有名仕风骨之人。

    黄龙仕一样可以把此事,作为攻诘元本奚的黑材料。

    而元本奚要是不把这副楹联撤换下来,那他得罪的人可就海去了,

    漓阳满朝文武,天下所有擅长诗词书画琴瑟之人,都会敌视元本奚。

    甚至还会有六部官员、名仕大儒,来挑战他。

    挑战什么?

    当然是六部为官之道和诗词书画琴瑟了。

    黄龙仕也承认元本奚有大才,能和他一争长短之人,不会来凑这个热闹,而来凑热闹之人,必不是元本奚的对手。

    如此一来,元本奚的仇恨,就会越拉越高,黑元本奚的人就会越来越多,他的名声也会越来越臭。

    如此令黄龙仕开心舒爽的恶性循环之下,到了最后,众口烁金,元本奚的才德之名,就算是彻底的尸沉海眼,万劫不复了。

    事情果然如黄龙仕所料想的一样,元本奚外出归府之后,看到府门上的楹联被改,驻足观望了不到半炷香的时间,留下了一句“字还不错”这后,就迈步进了府门,

    那副楹始终也没有被撤换下来,当日掌灯之时,就有一位就职于漓阳太学国子监,才高望轻的中年教授,携一张名匠仿制的大圣遗音琴,登门来请元公指教。

    说白了,就是上门斗琴来了,人家这是要拿元本奚来刷声望啊。

    这位在本书已经写了30万字才出场的太学国子监教授,必然不会是本书的主角,他也不是什么隐藏boss,

    所以,没有主角光环和剧情光环,这两大神器加持的他,并没能逆袭成功,从此走上人生的巅峰。

    反倒是那张价值不斐的大圣遗音琴(名匠仿制版)被元本奚赢了过去。

    至此开始,元本奚在成为天下名儒仕子公敌的路上,越走越远。

    黄龙仕与元本奚的第一次交锋,以元本奚完败而落幕。

    ↖《北凉王前传》↗:我是分割线

    黄龙仕从十七岁开始,每年最少会来闫京城一次,每次到了这里,有一个所在,都是他必去之处。

    那就是漓阳左武卫大将军、胡国公——秦业的府邸。

    去那做什么?

    骂人!

    狠狠的骂人!

    狠狠的骂上整整一个时辰的人!

    说到胡国公秦业,有些读者一时间,可能还有些陌生,老汉提两个人出来,大家就会有印象了;

    锦州边军五虎——秦虎臣,锦州边军五虎——李玄。

    这两个人,一个是胡国公秦业的亲孙子,一个是胡国公秦业的亲外孙。

    这位今年已经九十二岁高龄的胡国公,不但是漓阳王朝的三朝元老,还是当今漓阳皇帝赵合的潜邸之臣,于赵合有扶龙救驾之功。

    他与龙虎山张家,还有很深的交情,当初张家能够在漓阳朝堂站稳脚跟,这位秦老国公,可是出力不小。而且,秦老国公所出的力,还是那种雪中送炭的大力。

    时至今日,只要秦老国公发话,无论大事小情,张家都不曾驳过他的面子。

    另外,秦老国公虽是武将,但在文臣之中也颇有声望。他的武艺乃是家传,他的文师却是已故的漓阳南党十大名儒之一的文在否。

    另外,秦老国公的原配发妻,亦是现今漓阳北党三大党魁之一——儒亦臣的嫡亲祖姑奶奶。

    可以这么说,秦老国公是整个漓阳,唯一不需要考虑站队的人。

    因为人家和皇帝、张家、漓阳南党、漓阳北党,漓阳边军、漓阳各武勋世家,都有着砸断骨头,还连着筋的铁交情。

    将来无论哪位皇子继位,秦老国公都是他们必需要哄着、捧着、供着的定海神针。

    以黄龙仕的尿性,敢去胡国公府里骂人,不算什么稀奇事。

    但是胡国公府,能让他骂了二十三年,还平安无事,这就是个新鲜事了。

    以黄龙仕睚眦必报的个性,漫说是胡国公府,就是漓阳王朝得罪了他,二十三年的时间,漓阳就算没有国破山河在,也早就城春草木深了。

    而秦老国公被他骂了二十三年,整个秦家从上到下,从里到外,没有一点儿损失,这就真是匪夷所思了。

    戏法不漏,匪夷所思;戏法一漏,原来如此。

    秦老国公被黄龙仕连骂二十三年和秦家上下二十三年,没有一点损失,其实是同一个原因。

    那就是黄龙仕最得意的亲传弟子——李善长娶了秦老国公老蚌生珠所出的宝贝女儿——秦桂英。

    李善长所在的李家,乃是漓阳定州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家族,按理说他能够娶上秦老国公那位才貌武艺俱是一流的幼女,可以说是高攀了秦家。

    用现代话说,李善长这就是解锁了涅槃成就的凤凰男啊。

    可在黄龙仕看来,是秦家占了他黄龙仕天大的便宜。

    李善长在黄龙仕亲传弟子中,排名第三,他不但是黄龙仕最器重得意的亲传弟子,也是最讨黄龙仕欢心的人。

    黄龙仕有五个亲传弟子,世称黄龙五爪,人人皆有不世之才。

    黄龙仕酒后曾言“若四爪同心,可抵他黄龙仕三分成就才情。要是再加上一个李善长,五爪合一,则成就才情可超他一倍有四。”

    这意思就是说,李善长未来的成就和才情,会青出于蓝的超过黄龙仕这师父。

    黄龙仕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是在半醉半醒之间,

    酒不醉人,人醉人,

    想到自己教出了这么一个好徒弟来,黄龙仕一杯未饮,便先醉了三分。

    他说这句话,就是为了给并非出身于名门望族的李善长造势。

    可这势刚造了个开头,李善长就已经和秦桂英私定终身了,等到黄龙仕发觉的时候,秦桂英已经珠胎暗结。

    李善长虽然有个狂放不羁、风流无状的师父,可他本人却是一个专一长情之人。秦桂英既已有了身孕,他当然要赶在她三月显怀之前,将其迎娶过门。

    黄龙仕第一次迈入胡国公府的大门,向秦老国公提亲,他一边指着鼻子骂秦老国公‘老而为贼,偷了他黄龙仕的宝贝徒弟。’

    一边拿出了一张把秦老国公和其原配发妻,还有另外几位也是见多识广的秦府大佬,给惊得目瞪口呆的超级无敌、天价不可估量的彩礼清单。

    那张天价不可估量的礼单上,所载如下;

    服之可延寿二十年的灵丹二十二颗;

    服之可千毒不侵的灵丹二十二颗;

    二品破境丹三百六十五颗;

    一品破境丹九十九颗;

    古秦五色符甲一套;

    符兵九十九件;

    符甲九十九件;

    玄铁矿脉一条;

    秘金矿脉一条;

    神银矿脉一条;

    飞行骑兽灭蒙鸟六十六只;

    吴家剑陵万事可求牌一枚;

    苗家剑圃万事可求牌一枚;

    海外仙山万事可求牌一枚;

    烂坨山万事可求牌一枚;

    九斗米教万事可求牌一枚;

    墨门万事可求牌一枚;

    除此之外,黄龙仕还特意拿出两颗能延寿五十年的无量金丹,给秦老国公和其发妻,并要求二人当着他的面,即刻服下。

    用黄龙仕的话说,秦家俗粉偷了李家的国士,他黄龙仕前后各数一千年,都没吃过这么大的亏,

    可是李善长既已娶了秦桂英,他这个做师父的,就不能再把那些毒辣阴狠的手段,再往秦家身上招呼。

    秦老匹夫,你不多活个几十年,让我骂来解气,黄某如何能念头通达啊。

    因为本书才刚刚写了三十万字,所以大部份只看字面意思,不愿深度分析的读者,可能还看不出黄龙仕拿出来的那份礼单的价值。

    没关系,读者就是玉帝。老汉来为大家解读一下;

    哈哈,大家是不是以为老汉要卖设定,水字数了啊,

    写书之人要说话算话,说了不水不拖,就一定会言出必行,说到做到,呃,老汉怎么感觉这句话说出来之后,眼前出现了‘靓坤埋人’的场景啊。

    闲话少说,如何既不水字数,又能让读者清楚了解到黄龙仕替李善长给秦家的彩礼有多么的珍贵呢?

    很简单,礼单上所载之物,秦家只留下了2颗延寿灵丹、2颗解毒灵丹、5颗二品破境丹、2颗一品破境丹、古秦符甲一套、符兵9件、符甲9件,余者皆上缴国库,进献给了漓阳皇帝赵合。

    不是秦家高风亮节,而是这张礼单上的所载之物,说富可敌国,有些夸张,

    但如果以礼单上所载之物,来作为起兵造反的根基,保证可以让天下十一国中的任何一国,伤筋动骨。

    如果不是黄龙仕有话,那套古秦五色符甲,是他提前为李善长未出世的孩子,所准备的庆生之物,秦家就连这件上古大秦帝国的镇国重宝,也不敢留下的。

    看的到,吃不到,这就是黄龙仕在不伤及秦家的情况下,用来恶心秦家的损招儿。

    话说黄龙仕每次见到秦老国公,至少都会骂足他一个时辰,

    可这位秦家的老家主,每次都是笑而不怒,你骂的口渴了,我亲自给你斟茶。

    你骂的肚子饿了,老夫的发妻,亲自下厨给你煮饭烧菜。

    站的累了,给你搬来最舒适易坐的椅子,

    坐的累了,给你抬来软榻硬床,

    如此针扎不进,水火无伤的面皮,让黄龙仕骂起来,一点儿成就感都没有。

    而且,每次或多或少的,秦老国公都能从黄龙仕这里或求、或赖、或赊,或借、弄上那么一两件对于黄龙仕来说,既不算珍贵,可也有些价值的物件。

    因此,对于黄龙仕来说,秦老国公是他极少数不愿过多接触的老货之一。

    这一次来到秦府,以头下脚上的倒立之姿,骂了秦老国公一个时辰,

    神清气爽的发完了彪之后,黄龙仕难得的没有立刻转身离开,而是就着秦老国公发妻亲自下厨烧制的几样小菜,和秦老国公聊起天来。

    “亲家......”

    “秦老货,你少攀亲近,你的亲家是李善长他爹。黄某是你的债主,你欠了黄某一个千年以降的国士徒弟。”

    “哈哈,黄债主说是什么就是什么。”

    “这一次黄债主在闫京城,可是闹出了好大的风雨啊。”

    “哈哈,这事情传得倒快,黄某在半片唇的府门前,留字还不到一个时辰,你就知道了?”

    “岂止是老朽知道,此时此刻,整个闫京城里,上至皇帝陛下,下到诸府臣公,都已经知道了。”

    “我知道黄债主有偷天换日的手段,可那元本奚,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啊,亲家,你不得不防啊。”

    “元本奚的确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所以,黄某才一改往日行事,没有毕全功于一役,而是准备三战而胜之。”

    这一次,黄龙仕没有计较秦老国公称他为亲家,事实上,他也知道秦老国公,这一次是真的帮亲不帮国,设身处地的在为他考虑。

    “亲家如此慎重,我本不该再多言其它。可在秦某看来,亲家取胜之道,是细节决定成败。”

    “而元本奚这个人,却是走一而看九。亲家你想断了元本奚的才德之名,秦某相信,你必然能达成所愿。”

    “你是说元本奚会将计就计,甚至是黄某现在所做之事,早就落入了他预先所设计好的彀中?”

    “这就有意思了,如果他元本奚,没有别的心思也就罢了。此事过后,黄某也懒得再去找他的麻烦。”

    “那他要是另有所图呢?”

    “那他就会知道,我黄龙仕为什么被叫作贪、嗔、痴、毒、狠,五毒俱全——惹不得。”

    黄龙仕的眼中精光四射,秦老国公在心里,默默的替元本奚奠酒三杯。

    当夜晚间,元本奚赢了那张名匠仿制的大圣遗音琴后,便被漓阳皇帝赵合秘召入宫。

    “元卿替朕挡雷了啊。”

    这是漓阳皇帝赵合见到元本奚之后,说的第一句话,也是心性凉薄、刻薄寡恩的赵合,极少有的,发自肺腑的感激之语。

    “食君之禄,忠君之事。陛下以国士之礼待我,元本奚又岂能不以国士之礼回之。”

    元本奚也一改平日里那副散漫无状的懒态,一丝不苟的遵照臣子礼节,推金山、倒玉柱,向漓阳帝赵合行三叩九拜之礼。

    漓阳皇帝赵合,拂手阻止了贴身近侍韩龙奴后,亲自上前将元本奚挽扶了起来。

    “先生料事如神,黄龙仕果然出手了。”

    “陛下谬赞,天榜十名仕中,和黄龙仕走一个路数的,唯有臣与李羲山二人,李羲山与黄龙仕就算不是蛇鼠一窝,也必有极深的渊源。”

    “黄龙仕不会对李羲山出手,但以他的狂傲性子,必然容不下臣这样的近蓝之青,与他同在天榜之上。”

    元本奚的话中,把自己比作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青,暗喻黄龙仕是被青胜过的蓝。

    说黄龙仕的性子狂傲,他元本奚又何尝不是这样的人呢?

    就如他自己说的那样,他与黄龙仕走的是同一个路数。

    “突厥频繁调兵遣将、西蜀暗聚奇兽异宝、西楚藏了一个备相曹常卿、南宋去年所用之银,胜往年十倍。”

    “东越,因为一个当过南七、北六、十三省绿林总瓢把子的驸马,多出了十八万能杀擅斗的百战强兵。”

    “一直听调不听宣、从新君继位之后,一次都没有入京拜见过新帝的南唐边关总帅吴桂,竟然携长子入京,给李俭这个南唐新君祝寿,并且还将长子留在了南唐国都,作为质子。”

    “北漭、北魏、西汉、大隋,也都各有所异、各有所动。”

    “当今天下之势,看似风平浪静。可水面之下,却是波诡浪急,让人细思极恐。”

    “太子与另外几位皇子,为储君之位...甚至是储君之上的位置,已经开始有所行动了。”

    “还有南北两堂和羽翼已丰的张家,也都想趁乱混水摸鱼,为自家谋取私利。”

    “大乱未起之前,陛下需以静谋,而定后动。”

    “所以,便由臣来做那个让风来摧之,让众来攻之和出头的椽子。让陛下在大乱未起之前,能一直超然睛物外,做一个始终保持清醒的局外之人。”

    元本奚说完这一番话之后,别说是铁石心肠的漓阳皇帝赵合,就是号称无情无欲,唯剩忠心的韩龙奴,也禁不住有几分动容。

    他元本奚这是把自己摆在了千刀万剐、油煎斧剁的炼狱苦海中了啊,

    以自身来替漓阳帝赵合吸引火力,这份忠心,倒也对得起赵合对他的厚赐和恩宠了。

    “陛下,老奴斗胆插言,黄龙仕这个人睚眦必报,且做事毫无底线。他在此事过后,必会因为被元先生所算而心生嫉恨。”

    “斩草除根,他此时正在胡国公的府邸,老奴愿为陛下和元先生,断此后患。”

    韩龙奴说话的声音,没有高低起伏,没有抑扬顿锉,平平淡淡的语调,却让漓阳皇帝赵合跟元本奚,听得汗毛倒竖。

    因为,他话中的杀气,几乎到了快要凝结成实质的程度,

    佛家有言出法随一说,在韩龙奴这里却是言出杀随。

    “元本奚谢大司监关护,只是黄龙仕于陛下还有大用,这个人,现在还杀不得。”

    “而且,这一次看起来是元某,以有心算无意,才能算计了他。”

    “下一次,大司监又怎知元某不会提前布局呢?”

    “也许就在此时此刻,元某针对黄龙仕的下一次布局,就已经设置妥当了呢?”

    韩龙奴不是号称无心无情,他是真的无心无情,因为修练某种秘法的缘故,他的喜怒哀乐都已不复存在。

    除了对漓阳皇帝的忠心之外,他就只有惊恐这一个情绪,或者说是情感,还微有留存,而元本奚,就是一个让韩龙奴感到恐惧的人物。

    你永远也不知道这个家伙,提前谋算了多少步棋,当你自以为,出人意料之时,却猛然发现,自己的一切言行,都在元本奚的算计之内。

    就像秦老国公说的那样,黄龙仕擅于谋算细节,短兵相接,他胜元本奚十分。

    可若论长远布局,元本奚却能走一看九,这个九,指的是数之极,意思就是说,元本奚是一个在走第一步棋的时候,就能想出无穷后手的可怕人物。

    五毒俱全黄龙仕与半片唇元本奚的巅峰对决,就此拉开了帷幕。

    (彀:读够。意思是;使劲张弓。[彀中](够中,zhong)箭能射及的范围。比喻:牢笼,圈套。入我彀中。[入彀]比喻:进牢笼,如圈套。诱敌入彀。)

    (各位书友,老汉不是拿百度百科来水字数啊,是有读者要求老汉这样做的。)

    (有读者说,老汉在文中应该少用些生僻字,这样可以让读者的代入感不会被打断。老汉虚心受教,弱弱的替自己辩解一下,有的人名不用生僻字的话,就会涉嫌侵犯某书的版权啊,用了生僻字,即不会侵犯某书的原创版权,又可以蹭一下情怀热度,唉,老汉虽然身份证上的出生年份是1957年,可说到底,老汉在起点这里,还是个新人弟弟,而且是弟中弟,用两个生僻字来蹭情怀热度,也是无奈之举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洪荒虚拟化〕〔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