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嫡女巧当家〕〔爱若黎光耀星辰〕〔重生之恃美而骄〕〔这个地球有点凶〕〔青梅很强势:小狼〕〔强势宠婚,顾少的〕〔美男榜〕〔八零女配养娃记〕〔赘婿归来〕〔回首江湖路〕〔我的清纯校花老婆〕〔重启全盛时代〕〔穿越到异世界成为〕〔寻宝全世界〕〔征服天国之曙光时〕〔炼尽乾坤〕〔五魂破天〕〔明朝败家子〕〔屌丝道士之厄运起〕〔鱼不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北凉王前传 第66章 大逃亡,互为命中克星
    (已经改完错字病句,请各位书友点评:)

    人生的路上,总是充满意外和惊喜,

    对于徐虓来说,这一次的意外和惊喜,实在是太大了。

    大到了让他心惊肉跳的地步。

    在谓熊岭的地陵里,竟然让他救下了北漭王朝的小公主萧雌凰!

    同时,徐虓也对阿史那飞燕这个女人的智计和大胆,有了更深的认识。

    她竟然想把北漭小公主萧雌凰,制成无魂傀儡,让她去刺杀巡视边疆的两位漓阳皇子。

    这件事如果真让她做成了的话,无论是北漭小公主——萧雌凰事败身死,还是两位漓阳皇子遇刺身亡,再或者是双方同归于尽。

    那漓阳和北漭之间,必起大战。

    如果不是徐虓发现了这个地陵,

    如果不是他有六数飞剑,这样术法魂体的克星,

    如果不是他赶在了那位正对萧雌凰施展控魂之法的突厥天狼宫祭师成功的前一刻,以符枪艰险,一枪破开了他布设的防护结界,趁他神魂侵入萧雌凰神魂之内,最虚弱无防的时候,结果了他的性命。

    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徐虓从萧雌凰口中得知,那位突厥祭师在最后一刻,会发动一个威能极大的法阵,到时候谓熊岭方圆五十里内,一切生灵的的生魂,都会化做推动那座大阵持续运行的燃料。

    难怪阿史那飞燕竟然没有在这地陵里留下一个护卫之人,只要大阵发动,那这里就相当于一处十死无生的绝地,根本不需要留人防护。

    不过,徐虓估计阿史那飞燕此时离这座地陵,必然不会太远,他们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必须要抓紧时间撤离此地。

    当他带着萧雌凰和那三十个大雪营的精锐撤出地陵之后,留在外面警戒的大雪营斥候回报,有一千突厥骑兵,正从七十里外,向此地奔袭而来,目前离这里已经只有不到三十里的路程了。

    徐虓当机立断,一百大雪营精锐,化整为零,以十人为一组,迂回分散的返回锦州大营和离此最近的九处戊堡,再以烽火狼烟传讯预警,让各处哨卡戊堡严加警戒。

    而他自己则弃马步行,带着萧雌凰迎向突厥骑兵所来的方向,利用人少、目标小的优势,与突厥骑兵擦肩而过,

    不把这位北漭小公主带回锦州大营,而是反其道而行,将她送回北漭。

    对于这位北漭的小公主萧雌凰,徐虓之前只是在张钜鹿给他的那本《天下誌》中看到过她的工笔肖像,

    如今见到了真人,美则美矣,可在她的眼里,徐虓看不到半点属于一个十五岁少女的天真和懵懂。

    她的眼神,让徐虓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在哪里见过这种眼神呢?

    对了,是在被那个人出卖之后,二品宗师辛无愧追杀于他,

    当自己精疲力尽的时候,曾经在一处水潭边饮水,那时,他无意中看了一眼自己的水中倒影,萧雌凰现在的眼神,就和那时的自己一无二致。

    看她黛眉未散,腰胯紧致,依然还是完壁之身。

    那位突厥公主,应该不会对这样一个小姑娘,施以什么虐待的手段,

    这个十五岁的少女到底遭遇了什么,让她会有那种‘哀莫大于心死’的眼神?

    在地陵里遇到她的时候,她是行动自如的,并没有被绑缚或是制住穴道,

    但她明知道那个突厥祭师,要将她炼制成无魂傀儡,她却不挣不逃,表现的十分配合。

    自己救了她,她也没有那种死中得活的庆幸和激动,对自己更是没有说过一句感激的言语。

    自己说要送她回返北漭,她的眼神之中,倒是有那么一丝挣扎抗拒的神色一闪而过,

    在那之后,徐虓从这个萧雌凰的眼中,所能看到的就只剩下了一片暮气沉沉之色。

    徐虓甚至有些怀疑,是不是那个突厥祭师,在死前已经成功的把这个萧雌凰炼制成了一具无魂傀儡?

    更让徐虓意想不到的是,这个十五岁的北漭小公主萧雌凰,竟然是一个三品武师境的小高手。

    而且,她还不是那种凭借丹药奇珍造就的伪三品。

    单从她能跟得上已经施展出《陆地飞腾法》疾行的自己,徐虓就可以判断的出,这个萧雌凰最起码是在轻功和腿法上,下过苦功的。

    靠着红衣人,也就是温和教给他的那套名为《和光同尘》的隐息藏影潜伏之术,徐虓带着萧雌凰躲过了七波突厥斥侯的侦巡。

    当一千突厥骑军,从他和萧雌凰的眼前疾驰而过的时候,

    也算见过了大场面的徐虓,心里也禁不住的打鼓,这一千突厥骑兵,比在关外无常谷遇到的那些号称突厥可汗王帐之下,最强四薛怯中,骑战最强的巴佐狼骑,还要强上十倍都不止。

    要想对抗这一千骑军,按徐虓心里的估算,必须把大雪、戎轩、烈虎、东乡,这四个锦州边军,骑战最强的主力营中,最强的骑战精锐都拉出来,才能勉强与这一千突厥骑兵一战。

    直到此刻,徐虓才切切实实的明白了突厥能以一国之力,武镇天下十国,果然有他的强悍之处。

    “总有一天,我徐虓也要打造出一支能胜此强军的无敌铁骑来。”

    徐虓在心中默默的立下了这个誓言。

    等到那些突厥骑兵远去之后,徐虓并没有急着起身离开,而是藏身在原地,又等了半个时辰,

    在这半个时辰里,又有七小队突厥骑兵,再次从他和萧雌凰的眼前疾驰而过。

    萧雌凰有些诧异的看了徐虓一眼,大队骑兵后面,预留小股部队,查看有无敌人潜藏的斥侯暗哨,天下知兵之人,都知道这个常识。

    一般情况下,都只是预留两支小队骑兵,有用兵谨慎者,会留下三到五支骑兵小队,在后方尾随警戒。

    而阿史那飞燕这个拥有突厥智帅之名的女人,竟然留了七支预警小队在后,

    这个漓阳的少年军官更是厉害,他竟然能算到阿史那飞燕预留了七支预警小队在后。

    萧雌凰突然觉得,和这个漓阳少年军官,回返那座金碧辉煌囚笼的路上,也许会是她人生中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最自由精彩的回忆。

    ↖《北凉王前传》↗: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我是分割线

    那个无名无姓的突厥祭师,在魂飞魄散的前一刻,就以秘法通知了阿史那飞燕——地陵被破,控魂失败。

    早做了最坏应急准备的阿史那飞燕,当即率领着巴佐狼骑向地陵的方向,奔袭而去,

    萧雌凰一定不能落入其他人的手中。

    阿史那飞燕的通灵战宠——银鹰,也为她传回了‘前方有十队骑兵分散而逃’的情报。

    在这个地界上,除了她阿史那飞燕率领的突厥骑兵之外,如果再有其他的骑兵出现,那就只能是漓阳之兵。

    想到漓阳,阿史那飞燕的脑中就浮现出了一张坚毅果绝的少年面庞。

    难道说那个叫徐虓的漓阳少年,真是自己的命中克星不成?

    虽然没有明确的情报来证实,这次漓阳那边,是谁带队,但阿史那飞燕的直觉告诉她,一定是那个徐虓。

    那七队突厥预警骑兵过去之后,徐虓还是隐藏在树林中没有出去。

    他在等阿史那飞燕的那只银鹰,这只扁毛畜牲不出现,徐虓就不会动。

    直到他发现那只银鹰升空并飞远之后,徐虓才带着萧雌凰继续向北漭的方向疾行而去。

    他只要把萧雌凰送到北漭边军大营中,那个突厥公主再耍什么阴谋诡计,就和他无关了。

    放下徐虓带着萧雌凰继续向北漭边境潜行不提,单说突厥三公主阿史那飞燕。

    这个女人简直是智近于妖的存在,抛去她近乎于神通异能的直觉不提,她只是略作分析,就确定了这次漓阳带兵查探谓熊岭之人,必是徐虓无疑。

    因为,这谓熊岭,就是她和徐虓第一次相遇的地方,如果漓阳边军要再次查探这里,徐虓这个当事人,是最合适的人选,

    而且,大雪营本就在漓阳边军里面,负责斥候侦巡之职。

    虽然,与徐虓只有一面之缘,但对于徐虓从军前后的经历,阿史那飞燕已经了若指掌。

    甚至,连徐良和龙虎山小天师张泽与徐虓的恩怨,这样的秘闻,她也查了个清清楚楚。

    基于对徐虓的了解,阿史那飞燕在麾下一千巴佐狼骑,百思不解的情况下,命令他们全军调头,不去追击那十队分散而逃的漓阳骑兵。

    而是向着北漭草原边军大营的方向,追击而去。

    老汉已经两次提到了阿史那飞燕这次所率的骑兵是巴佐狼骑。可徐虓不是说这些突厥骑兵,比他在关外无常谷遭遇的那些巴佐狼骑要强上十倍吗?

    其实,这没什么复杂的。

    无常谷的突厥骑兵和阿史那飞燕这次所率的突厥骑兵,都是巴佐狼骑。

    只不过,无常谷外的巴佐狼骑是预备役。

    而阿史那飞燕所率的巴佐狼骑,则是四薛怯中,真正的最强精锐。

    ↖《北凉王前传》↗:后有千骑,天有敌鹰,战不能胜,逃不可藏我是分割线

    巴佐狼骑是突厥近百万控弦之士中,骑战最强的部队。

    他们忠于大汗,他们崇敬强者。

    整个突厥草原,能让所有巴佐狼骑心服口服的,只有两个人。

    一个是突厥战神——阿史那奉先。

    另一个就是突厥智帅——阿史那飞燕。

    事实再一次证明,突厥草原最睿智的明珠,非智帅三公主莫属。

    那个北漭的小公主,果然如三公主所料,没有就近投奔漓阳的庇护,而是反其道而行,往北漭边军大营的方向而去。

    既然智帅三公主识破了那只小狐狸的诡计,那接下来就是他们这些突厥草原上的凶狼,亮出獠牙利爪的时候了。

    那些发现了徐虓和萧雌凰踪迹的巴佐狼骑,兴奋的嗷嗷直叫。

    徐虓心里却是恨得咬牙切齿。

    “早晚有一天,我非要把那只扁毛畜生给拔毛放血,做成百鸟宴不可。”

    “小哥哥,一只鹰怎么能做百鸟宴啊”

    “硬做!”

    这是萧雌凰第一次主动和徐虓说话,奈何徐虓此时心里想的,全是如何摆脱身后的追兵,他并没有发现,原本眼中没有半点生气的萧雌凰,此时竟多了几分鲜活的色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柔道小子〕〔浮华一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