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蜜宠替嫁妻沐〕〔都市第一战王〕〔我生卿未生〕〔良宠〕〔笔下的另一个世界〕〔最佳赘婿〕〔我有万界聊天群〕〔欢喜记事〕〔绝命毒尸〕〔终极学生高手〕〔兵之神〕〔我真的不怕鬼〕〔夏夜星海有梦〕〔这份喜欢有点甜〕〔奈何璀璨动人心〕〔神秘生物图鉴〕〔史上最强金丹期〕〔我不是超级警察〕〔热搜攻略〕〔九阴大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北凉王前传 第68章 兵家六如
    《天下誌》中对于拓跋金刚的描述是;沉渊不动,定国柱石。

    当徐虓见到拓跋金刚本尊的时候,心里不禁吐糟《天下誌》的编撰之人——读书人心里的弯弯绕儿,果然是多啊。

    沉渊不动?定国柱石?

    你直接说拓跋金刚个儿矮,不就完了嘛。

    难怪《天下誌》上拓跋金刚的那几张肖像画,都是他站在高台上阅兵,或是站在高山之上,俯瞰云霄呢。

    这就是传说中的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吗?

    不过,当拓跋金刚来到徐虓面前的时候,他身上那种绝世强者所散发出的凛凛之威,倒真的让人忘却了这个人的身高。

    危险;霸道。

    这是徐虓从拓跋金刚身上感受到最浓烈的两种信号。

    披挂着一身黄金锁子连环折叶甲的拓跋金刚,先是宠腻的揉了揉萧雌凰的头发,

    萧雌凰有些夸张的皱了皱她那挺翘的小鼻子,冲拓跋金刚做了个鬼脸儿。

    安抚过萧雌凰之后,拓跋金刚向前跨了一步,将萧雌凰挡在了身后,他没有抬头去看半山腰上的阿史那飞燕,而是沉腰吸气,向着距离他十丈有余的半山腰轰出了一拳。

    凛冽的拳风在地面上犁出了一道二尺深的地沟,伴随着轰的一声巨响,半山腰上,阿史那飞燕驻马而立的那块巨石,应声而碎。

    在拓跋金刚向前跨出一步的时候,阿史那飞燕就先知先觉的身形一纵,从战马上高高跃起,一双修长笔直的长腿,在月光下,凌空舒展,划出了一道醉人的弧线。

    当阿史那飞燕从半山腰,落到山角下的平地上以后,她与拓跋金刚的距离,依然有二十余丈。

    徐虓发现,这个距离,可以让拓跋金刚不用仰头,也能与比他高上多半头的阿史那飞燕,平等对话。

    拓跋金刚吐气收拳,从怀里掏出一道明黄色的圣旨,略一犹豫之后,他又把那道圣旨收入了怀中。

    “皇兄胸怀仁厚,给你们留了三分面子。这道圣旨,明着是斥责小凤凰私离国都游玩,实际上是在警告你们突厥不要越过底线。”

    “小凤凰是北漭皇族四姓最珍视的天娇,这一次幸好她没出什么事情。有些话,身在大宝之位的皇兄,不方便说,我拓跋金刚却没那个顾忌。”

    “你突厥若是再做出算计盟友之事,我便用北漭所有的伤兵残卒,替换掉驻扎在北线边境的猛虎军。”

    北漭在草原之北,突厥在草原之东,突厥能以一国之力,武镇中原九国,北漭出力不可谓不大。

    如果没有北漭在草原北线边境,驻扎了二十万猛虎军,为突厥分担了不少压力的话,就算是强如突厥,面对中原九国合力,也是力有不逮。

    打个通俗易懂的比方来说,北漭、突厥,两国之力,合起来是九的话,那中原九国的国力,就是八。

    其中,北漭国力是三,突厥国力为六,单以一国之力来说,突厥算是冠绝天下了。但让六去打八,还是打不过的。

    如果三再跑到八那边,让八变成十一的话,那突厥就危险了。

    当然,帐不是这么算的,十一能灭掉六,可灭掉六的代价,是十一最少会折去一半,

    不到生死存亡的地步,哪一国都舍不得把家底儿全都搭上去,万一灭了突厥之后,伤筋动骨的自己,再被其他国家给灭了呢。

    阿史那飞燕之所以劫持萧雌凰,设下这么一个大局,就是想把北漭这个盟友,彻底绑在突厥的战车上,

    让北漭与漓阳撕破脸,间接的恶化北漭与中原九国的关系,断了北漭与中原九国交好的可能性。

    说白了,就是突厥这个天下十一国中的最强adc,怕北漭这个辅助反水,想拐着北漭强抢一波大龙,把兵线带起来。

    然后,北漭就不乐意了,开局才1分26秒,红蓝buff刚刷出来,大龙连影儿都没有呢,你是偷龙,还是带着我们送人头啊?

    对于拓跋金刚的威胁之言,阿史那飞燕并不太放在心上,话说出来无毒。

    不怕盟友发脾气,就怕盟友笑嘻嘻。

    无论是两国,还是两人相处,有了矛盾,发发脾气,报怨几句,就说明事情没到不能化解的地步,还是那句话,话说出来无毒。

    最怕的就是暗气暗憋,表面上笑嘻嘻的无所谓,心里面各种不平衡,各种不开心,这样长此以往下去,必成大患。

    所以,对于拓跋金刚的威胁,阿史那飞燕不但没有担心,反倒是长出了一口气。

    “小凤凰,你难得出来一次,舅舅带你先去金刚城玩一个月再回皇城,可好?”

    萧雌凰是北漭皇族用来献祭给火神凤炎的血食,如果她有个三长两短,就要再从北漭皇族四姓中挑选天赋绝顶,外加血脉最纯粹的皇族天骄来替代她。

    而在与萧雌凰同龄的一代人中,天赋高过她的人,有。但在血脉上高过她的人,除了她那几个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之外,就难有他选。

    而那几个皇子皇女,每个人的身上,都绑定着北漭无数贵族重臣的利益。只有萧雌凰这个有父无母的小可怜,是个名副其实的孤家寡人。

    拓跋金刚之所以这样宠爱萧雌凰,是因为萧雌凰的母亲,是拓跋金刚的亲姐姐。

    当年,拓跋家有两大天骄,拓跋金刚只排在第二,拓跋家的第一天骄,是萧雌凰的母亲——拓跋佛母。

    当时的拓跋金刚,是北漭的第一武者。而擅长北漭祖巫之术的拓跋佛母,却是北漭的第一强者。

    可惜的是,这位北漭的第一强者,在嫁给了北漭皇帝之后,只做了三年的皇后,就香消玉殒了。

    对于她的死因,在整个北漭皇族中,被列为第一禁忌,任何人都不得谈论探究。

    曾经有一位北漭皇帝最宠爱的小皇子,就因为童言无忌,讲了几句前皇后拓跋佛母的风凉话,就被北漭皇帝,亲自把他扔进了北漭凤窟之中。

    要知道北漭凤窟之中的火神凤炎,虽然长年沉睡不醒,可凤窟之中并不是只有凤炎这一个厉害的存在,无数千年大妖亦盘踞在凤窟之中,替沉昨休眠的火神凤炎护法。

    那位七岁大的小皇子,被扔入凤窟之中,怕是用不了一时半刻,就会被凤窟中的那些大妖给嚼得连骨头渣子都剩不下。

    至于拓跋金刚为什么不支持萧雌凰,让别的皇子皇女顶替她去做皇族血食。

    一是因为那些皇子皇女身后牵扯的势力太大太多了。多到就连手握北漭兵权的拓跋金刚,也无法撼动他们。

    再有就是,如果萧雌凰不做那个投喂给火神凤炎的皇族血食,那最有可能接替萧雌凰的,除了北漭皇帝的几个儿女之外,就只能是拓跋金刚与已故原配发妻所生,他最最疼爱的亲儿子——拓跋明王,来做那个投喂给火神凤炎的血食了。

    一边是巫武两道皆天赋绝伦,能让拓跋家更加辉煌强大的亲儿子,一边是无依无靠的外甥女。

    纵然拓跋金刚曾经与姐姐的感情极佳,他也无法做到‘弃子选萧’这种传说中,只有儒家仁贤圣人,才可以做到的大德之举。

    因为对姐姐,对外甥女的那份愧疚之情,所以拓跋金刚立誓,在萧雌凰献祭凤窟之前,他要护她周全平安,他要给她最好的一切。

    这一次阿史那飞燕劫持萧雌凰,真真是触动了拓跋金刚的逆鳞,

    可以这么说,如果萧雌凰真有个三长两短的话,为了保住儿子的性命,为了给亲外甥女报仇,拓跋金刚一定会做出,带着军中亲信兵马,背叛北漭,转投中原的大逆之事。

    这也是阿史那飞燕计划中的一部份,北漭国力是三的话,拓跋金刚叛出北漭之后,北漭就只剩下二了,加上突厥这个六,以八对九,看起来有了拓跋金刚加入的中原要强上一分。

    可中原九国并非铁板一块,里面也有突厥的暗子潜伏其中。

    对突厥来说,哪怕北漭从三变二,只要能把他彻底的绑在突厥的战车上,那么,只强出一分的中原九国,依然不足为惧。

    更何况,没了拓跋金刚的北漭,就和没牙的老虎一样,到时候突厥能从北漭得到的更多,也说不定。

    有的读者会说,老爷子你这逻辑不对啊。

    如果拓跋金刚对北漭真有那么重要,那北漭的皇帝,应该是宁可把那些皇子皇女献祭,也不会动他的儿子啊。

    毕竟孩子,他不止一个,可没了拓跋金刚,那就是动摇国本啊。

    帐的确是这么算的没错,但能算对帐,不等于能做好买卖。

    之前老汉就不止一次的说过,那些皇子皇女的身上,绑定着太多的利益了。

    动他们任何一个,都等于让之前在他们身上投注的北漭太佬们,血本无归。

    拓跋金刚掌控北漭全境兵马时,都奈何他们不得,可想而知,他们的势力有多么强大了。

    诚然,所有人都知道逼反拓跋金刚,对北漭是有百害而无一利。

    可是,那些大佬们想的却是,我死后,哪管他洪水滔天。

    再说了,就算北漭真的被突厥吞了,他们顶多再改换门庭就是了,要损失,大家一起损失,凭什么牺牲小我,成全别人啊。

    就像很早之前,有一副寓言图画,上面是一头熊,抱着一根悬崖上的树枝,树枝已经开始断裂,它却依然只顾着去舔枝头蜂窝中,滴出来的蜂蜜。

    人性之中,因自私而带来的短视,就如那头即将坠入深渊的熊一样。

    “舅舅,是这个小哥哥救了小凤凰。你把他也带到金刚城好不好”

    这一刻,徐虓的心是暖的,他和萧雌凰这一路上,并没有过多的交流,他也相信这个古灵精怪的小姑娘一定知道,自己救她,是为了不让北漭与漓阳成为死仇,并没有太多的公义之心。

    可她却没有抛弃自己,一个人和拓跋金刚离开这个险地。

    拓跋金刚对萧雌凰,真的是千依百顺,只要是萧雌凰提出来的要求,他从来都没有拒绝过,这一次也不例外。

    他让徐虓当众立誓,加入北漭,并且拜他拓跋金刚为师。

    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名正言顺的带徐虓这个自己人,脱离险地。

    阿史那飞燕听到拓跋金刚的话后,心里暗做决定,如果徐虓点头答应拓跋金刚的话,那她今天宁可与拓跋金刚翻脸交恶,也要强留下徐虓的性命。

    反正他们俩也不是第一次动手了,自己虽然不是拓跋金刚的对手,但拖住他,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只要自己这边不再出手伤害萧雌凰,只杀徐虓的话,拓跋金刚也未必会真的和自己翻脸。

    阿史那飞燕之所以如此重视徐虓,非要将徐虓除之而后快,是因为她知道,徐虓在漓阳,无权无势,无依无靠,都能在锦州边军中,迅速的脱颖而出,只用三个月的时间,就从一个新兵,做到了一营副统领之职,

    这个家伙,无论武功,还是智谋,都出类拔萃,假以时日,必成大患。

    如果让他到了北漭,有拓跋金刚这个北漭军中第一人的教导提携,那不用什么假以时日了,一年之内,徐虓就能成为突厥的心腹大患。

    而有了徐虓的北漭,也将会随着徐虓在北漭的崛起,而变得更加不可控制。

    “我看过《天下誌》,上面说突厥战神阿史那奉先,一人可抵百万强兵。而天下间能与阿史那奉先相提并论者,唯北漭军神拓跋金刚一人。”

    “徐虓虽出身漓阳,但我只是漓阳锦州义县里面,一个无父无母、无亲无眷的蝼蚁小民。”

    “徐某从八岁起,为了生存,便在锦州山林中渔猎采药。漓阳朝庭不但与我无恩,更是有漓阳新贵,龙虎山张家的小天师张泽,因为我与同乡的一句调侃之言,便要害我性命。”

    “徐某投军,实属无奈保命之举。”

    “今日能得北漭军神拓跋元帅如此厚爱,可以说是徐某三生修来的福份。”

    “徐某知道,有拓跋元帅的关照,徐某在北漭必然前程似锦。”

    徐虓这一番话说出来,让拓跋金刚心里舒服到了极点,

    在《天下誌》上,其实是这样写的;

    突厥战神阿史那奉先,一人可抵百万强兵。天下军武,能望其项背者,唯北漭拓跋金刚一人。

    你听听,你听听,这就是说话的艺术。

    人家《天下誌》的意思是说,天下军武,阿史那奉先最强,那是站在天下军武强者最顶峰的存在。

    而北漭军神拓跋金刚,要比阿史那奉先差上一阶,只能算是第二梯队的第一强者。

    可这话到了徐虓的嘴里,就成了拓跋金刚是能和阿史那奉先相提并论,同样厉害的人物了。

    严格来说,徐虓并没有胡说,他只是玩了一个小小的文字游戏,他只说相提并论,并没且说论完以后的结果是什么。

    “哈哈哈哈,小子你也算是个会说话的,刚才是因为小凤凰为你求情,我才勉为其难的答应了她。”

    “现在,我看你小子,是越看越顺眼了啊。”拓跋金刚开怀大笑之后,出声夸奖徐虓。

    “多谢拓跋元帅厚爱,可惜,咱们没这个师徒的缘份。”

    “徐虓从军三月,现在漓阳锦州边军,任大雪营副统领一职。也就是说,我徐虓,现在——是——个——军——人。”

    “为兵者,视死如归,视寇如仇,视旗如天,视同袍如手足肝胆,视将令如金科玉律,视马匹铠甲军械如命,徐虓虽然没念过几天书,但兵家六如,却铭记于心,未敢相违相忘。”

    “若是徐虓现在为了保全性命,弃漓阳,投北漭。那不止是辱没了‘军人’二字,更是对这两个字,最大的玷污。”

    “所以,徐某只能辜负拓跋元帅的一番好意了。”

    徐虓说完这句话后,便不发一言,只是目光灼灼的盯着拓跋金刚的双眼,此时的他,眼中再无笑意,

    郑重坚毅,是他眼中唯一的神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爆萌小兽妃:邪王〕〔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都市最强弃少〕〔不流泪的春天〕〔乡村小神农(南山侠〕〔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诸神降临〕〔明朝败家子〕〔丹尊邪神〕〔邀约天下〕〔江湖封尘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