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末世女主宰〕〔重生后,我抱上了〕〔庶可嫡国〕〔大明文魁〕〔木叶之次元聊天群〕〔瘟疫医生〕〔都市灵剑仙〕〔在霍格沃茨的时光〕〔厌尔〕〔施法诸天〕〔慕少的秘宠甜妻慕〕〔来自亿万光年的男〕〔随身带个抽奖面板〕〔大明之雄霸海外〕〔重生学神:封少娇〕〔抗战之重生李云龙〕〔温若晴夜司沉〕〔都市最强仙尊〕〔超牛女婿〕〔明末汉之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北凉王前传 第71章 徐虓勾结突厥?
    接应徐虓的是荠武夫、秦虎臣、王翦,还有戎轩营的副统领贺阳。

    除了他们之外,让徐虓有些意外的是,大帅亲军营——铁壁营的主将段铁东,竟然也带了五百铁壁营重甲骑兵,前来驰援徐虓。

    徐虓在锦州边军大营里的人缘......怎么说呢......一个十六岁的新兵,刚入伍不到十天,就成了一营的副统领,就算事出有因,其它各营的主将,多多少少也总是有些不满的。

    再后来,有左帅盖子龙和所有的大雪营旧部为他撑腰,徐虓又在剿灭独眼盗时,与不少边军将领结下了善缘。

    按理说,他在锦州边军大营里的人缘应该不错了,但事实并不是这样的,除了陈卭、秦虎臣、王翦之外,其它营的主将对徐虓依然不冷不热,甚至是有些排斥。

    究其原因,还是徐虓的根基太浅,就算他表现的再优秀,那些老前辈们,也不会轻易接受他的。

    更何况,大雪营的旧部,在各营之中都是宝贝,与徐虓走得太近,以后大雪营有战损补充了,徐虓找到他们,他们就拉不下脸拒绝了。

    徐虓与段铁东,没有什么交情,在徐虓想来,应该是大帅袁华派他来的吧,毕竟铁壁营的重甲骑兵,是整个锦州大营中防御力最强的骑兵。

    徐虓先是谢过了段铁东的驰援相助,和他预料的一样,段铁东果然是接了大帅袁华的军令而来。

    段铁东表示大帅十分器重徐虓,这一次,大帅按徐虓所献之策,在整个锦州施行军禁,还真发现了几股隐藏的突厥暗桩和细作。

    “徐老虎,看你和那个突厥公主依依惜别的样子,别不是中了人家的美人计吧?”

    “老秦,依我看是那个突厥公主,被咱们的徐副统领给偷了芳心才是。”

    王翦和秦虎臣嘴上打趣着徐虓,但两个人的眼中却满是对徐虓的关护和钦佩之情,

    他们都知道,徐虓这一次经历的是何种凶险,扪心自问,换做是他们自己,真的无法做到能像徐虓这样平安无事的归来。

    “人家贵为公主,哪看得上我这一穷二白的县城小子。倒是她对出身将门世家的秦统领和东乡第一豪族的王家长房长孙,很是钦慕啊。真正艳福不浅的是您二位孙子啊。”

    徐虓的嘴上,哪有饶人的时候,一句话就把秦虎臣和王翦给噎了回去。

    三人一番亲热打闹之后,段铁东向徐虓请教,徐虓在剿灭独眼盗的时候,大雪营有一套防御军阵,相当厉害。

    铁壁营作为锦州边军最擅防御的一营,也曾研究过大雪营的这套防御军阵,可是他们在实际演练时,总是难以运转自如。

    “老段我是个有话直讲的人,不知道徐副统领可不可以指点我们一番?”

    “哈哈哈哈,都是一口锅里吃饭的战友袍泽,徐某又怎么会敝帚自珍呢。”

    “那就请徐副统领移步我的队中,段某这一路上,还要向徐兄弟你多多请教。”

    “好说,好说,段统领别这么客气了。”

    徐虓虽然心里奇怪,这个段铁东有点儿太心急了吧,回到锦州大营再说,不行吗?

    但他还是没有推辞拒绝,毕竟人家一营的统领,亲自带队前来相助,这个人情,他徐虓得记着。

    荠武夫他们三人,也觉得老段有点儿太急了,但是徐虓都没说什么,他们也不好意思多事。

    就这样,徐虓随着段铁东,到了他那五百重骑的队中,他刚准备给段铁东讲讲,在运转那套防御军阵时,有哪些细节之处需要注意,

    段铁东却忽然取出了一份盖着漓阳锦州边军大帅袁华帅印的帅令;

    “大帅有令,即刻免除大雪营副统领徐虓所有军职,将徐虓收入木牢囚车,押回边军大营,领罪受审。”

    “来人,把徐虓的甲胄和兵器都给我下了,再给他贴上封武符。如有反抗,格杀匆论。”

    段铁东宣读完大帅的帅令之后,他麾下的五十名亲军,不到半炷香的时间,就把数十根短木,化零为整的拼装成了一辆木牢囚车。

    “且慢,不知段统领能否看在同为边军袍泽的份上,让徐某知道知道,在下到底犯了哪条王法?”

    “勾结突厥,谋反作乱。”

    “放屁!”

    段铁东这八个字刚一出口,在不远处发现他军中异动的秦虎臣和荠武夫,还有王翦,就催马闯进了他的骑队之中。

    听到段铁东说徐虓勾结突厥,谋反作乱,荠武夫气的脸都青了,怒骂了一声之后,一横手中的符兵大斧千里目,怒瞪虎目,挡在了徐虓的马前。

    “段统领,别人不知道徐虓,你作为大帅的亲信,应该对他的过往,知道的一清二楚吧。他在未入伍之前,就曾举告揭发了潜藏在义县的突厥暗桩——三泰武庄。”

    “徐虓入伍之后,第一次出营行动,先是发现了伪装成漓阳商队的突厥暗谍,并将其主将,一箭射杀。”

    “随后,他又在突厥主将欲射断大雪营旗的时候,十箭拦十箭,十箭断盔缨,灭了突厥巴佐狼骑的威风。”

    “独眼盗是突厥埋在锦州关内的钉子,这也是徐虓第一个发现的。徐屠子这个绰号,是他亲手斩杀独眼盗大小头目上百名,而得来的。”

    “他这样的人怎么会勾结突厥,谋反作乱呢?段将军,囚车我看就不必上了,我和荠统领还有王统领愿为徐虓作保,陪他一起回营面见大帅,这其中,必然是有什么天大的误会,”

    秦虎臣以徐虓过往的功绩,与段铁东据理力争,可平时与秦虎臣私交颇佳的段铁东,这一次却是半点面子都没给秦虎臣,

    他只是冷冷的回了秦虎臣一句;

    “尔等可是要违抗帅令,阵前兵变吗?”

    这顶大帽子往三人头上一扣,荠武夫他们三人,还真是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了。

    退下去,让徐虓被押入木牢囚车,这样没义气的事情,三人做不出来。

    不退下去,带人把段铁东这五百重骑给灭了,这样等同谋逆的事情,他们也做不出来。

    一时之间,三人无言以对,但他们却一起挡在了徐虓的马前,寸步不退。

    尤其是王翦,他没有像荠武夫那样亮出兵器,而是把自己盔甲护具全都一件件的摘卸了下来,手无寸铁,赤膊着上身,挡在了最前面。

    段铁东看到王翦这副作派,也是被气得暗暗肝儿疼,

    你王翦好歹也是出身于东乡第一豪族世家,竟然玩起了那些街头混混的无赖手段。

    是不是只要有人上前捉拿徐虓,你王东乡就会上赶着往对方的刀上碰啊?

    这套职业碰瓷儿的手段,你一个公子哥儿,是跟谁学的呢?

    还有秦虎臣,你把皇上御赐给你的黄马褂露出来是什么意思?也准备碰瓷儿吗?

    就在三人与段铁东争执不下,陷入了僵局的时候,徐虓突然甩镫下马,将兵器、甲胄,都交给了身旁的亲兵保管。

    “各位,我徐虓不敢说自己是什么英雄好汉,但投敌乱国之事,徐虓是万万不会做的。”

    “既然大帅有令,让徐虓回营受审,那大帅帐前,必有事关此事的说法。”

    “徐虓问心无愧,甘愿被缚回营,以证清白。”

    段铁东听到徐虓这么说,心里也是松了一口大气,虽然他心里也不相信徐虓会叛国投敌,但大帅令出如山,由不得他有半点徇私。

    “大帅那里,要是给不了你什么说法呢?”荠武夫皱眉问道。

    “大帅要是不给徐某个说法,徐某就上京告御状,找皇帝老爷要说法去。”

    “姓徐的,你就嘴硬吧。你人都被拿下了,还怎么告御状。我秦家老祖宗那里,有直达天听的内参折子,你要告御状,秦某这个大人情,你是欠定了。

    徐虓没有再多说什么,他把双手背在了身后,让军中练气士为他贴上了封禁真元的封武符,然后上了那辆由铁壁营化零为整而组装好的囚车。

    荠武夫和秦虎臣还有王翦三人,始终寸步不离的护在囚车的前后。

    闲言少叙,一路无事。

    当徐虓一行人,离锦州边军大营还有十里路程的时候,等候在那里多时的陈卭和李玄,向段铁东讨了个人情,要和徐虓私聊几句。

    这也是陈卭和李玄会做人,给了段铁东的面子,要不然就算是段铁东不同意,身在四营精锐‘保护’中的五百铁壁营,也拦不住陈卭和李玄二人。

    与徐虓见面之后,二人告诉徐虓;

    本来他们是要和荠武夫他们三人,一起去接应徐虓的,但是心思细密的李玄,在无意中发现到铁壁营竟然带了两个囚车的轮子上路,这让他产生了一些不好的想法,

    为了谨慎起见,李玄和陈卭商量了一下,决定他们两个人留在锦州大营这边,查探风声。

    结果,让他们查到了,大帅本来没打算让铁壁营去接应徐虓,是见了三皇子的特使后,忽然下令,让铁壁营和秦虎臣他们一起出发去接应徐虓的。

    除此之外,他们还得到了消息,锦州义县现在已经全县戒严,那两位巡视边境的漓阳皇子,目前也驻扎在义县之内。

    而且,义县的戒严,好巧不巧的,就是在那两位皇子刚刚进入义县之后,突然开始的。

    义县戒严之后,大帅又加派了五千精锐骑兵,赶赴义县。

    目前能肯定的就是,义县那里肯定是出了大事情,而且还和负责此次巡视边军的两位皇子有关。

    徐虓一时之间,也搞不清具体是怎么回事,

    他心里猜测,可能是阿史那飞燕那个女人又在兴风作浪了。

    几个人说了半天,也没商量出个所以然来,陈卭和李玄都嘱咐徐虓放心,大家以不变应万变,不管发生了什么,他们都不会让徐虓蒙冤受屈的。

    看着这几个只相处了三个月的战友袍泽,徐虓的心里也是十分感动,

    如果在刚入伍时,发生这种事,徐虓早就跑了,

    回边军大营受审,门儿都没有,万一你们屈打成昭呢?

    正是有了陈卭、荠武夫这一众值得他信任和托付安危的战友袍泽,徐虓这一次才会没有抵抗就进入囚车的。

    回到边军大营以后,徐虓被大帅的亲军,给押入了中军帅帐。

    而陈卭等人,却被大帅袁华的亲军统领,拿着大帅的令牌,将他们挡在了帅帐之外。

    进入帅帐之后,没有想像中的惊责喝斥,也没有什么刀斧手林立两旁,

    整个帅帐里,只有两个人,其中一个是大帅袁华,在他的帅案上放着一坛地瓜烧,一大碗猪头肉,一碗咸菜条,还有三头紫皮独头蒜。

    在大帅的下首位,坐着一个穿着乡军军服的中年军官;

    “徐英雄,我这有酒有肉,有咸菜有蒜,您先垫巴一口,然后我再给徐英雄您备上几匹快马,再派重兵护送徐英雄您进京告御状去?”

    大帅袁华亲自倒了一碗地瓜烧,递到了徐虓的面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柔道小子〕〔浮华一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