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入骨宠婚:误惹天〕〔校园仙帝〕〔绝世傻妃:战神王〕〔帝君的火爆妖后〕〔万界仙王〕〔奶爸的娱乐人生〕〔最强炊事兵〕〔邪帝缠宠:神医九〕〔我有一张小地图〕〔时光剑主〕〔重生修仙之饕餮赘〕〔全能影后:云少,〕〔一剑飞仙〕〔试婚100天:帝少宠〕〔重生八零:家有媳〕〔镇魂风云录〕〔从1983开始〕〔武灭阴阳〕〔我的神秘老公〕〔复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北凉王前传 第74章 三次倾力之助,伏省崛起的根基
    阿史那奉先在海日汗山顶遭遇到了神域高手的袭杀,

    虽然,那些神域高手连阿史那奉先的头发丝儿都没有伤到便铩羽而归,突厥战神也没有将此事告诉给任何人。

    但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就算是有,某个掌握着突厥隐牙、暗牙两大秘谍机构的女人,也能在那堵墙上钻出一个透风的窟窿来。

    阿史那飞燕只用了一壶灵羊奶,就从师傅的座骑加战斗伙伴——傲狠那里得知了此事,

    说起来有些让人难以置信,身为上古凶兽遗种——梼杌的傲狠,最喜欢的食物竟然不是血食,而是清甜滑润的灵羊奶。

    无论是作为隐藏在黑暗之中,护佑突厥利益的暗之守护者,

    还是作为阿史那奉先门下最得意的弟子,阿史那飞燕对此事,都不能听而不闻。

    于是,在得知这个消息的半个时辰之后,她就带着天狼暗牙的十二名一品高手,出现在了海日汗的山顶。

    作为突厥第一高山的海日汗山顶,很少有人登顶,因为这里是突厥第一高山,距离突厥王都天狼城,只有不到二十里的距离,站在山顶,可以鸟瞰到天狼城的全貌。

    所以,在山脚下,常年都有三千突厥四薛怯的精兵驻军把守,严禁闲杂人等上山。

    在海日汗的山顶,阿史那飞燕看到了碎裂的巨石,看到了被劲气深犁出的地沟,看到了通往地底深处的地洞,看到了巨木的断枝残根,也看到了葱郁新生的大树。

    虽然,此时这里已经时过境非,

    但从这些现场打斗的痕迹,她可以看出,那些出手偷袭阿史那奉先的神域高手,对力量和技巧的运用,还有他们彼此之间的默契度,都已经达到了一品的极限。

    不对,应该说已经超出了一品高手的极限,果然是虎死不倒架啊,那些从超凡甚至是超凡之上,跌境到一品的神域高手,虽然硬实力跌落了,但他们的经验和技巧却是半点不减啊。

    验看完海日汗的山顶之后,阿史那飞燕从地上捡起了一块指甲盖大小的碎石,这块碎石的颜色与其它山石稍有不同。

    “这是无常谷特有的马血石,派人去查无常谷。”

    阿史那飞燕的命令总是非常的言简意赅,用最简洁的的语言,清晰表达出自己的意思,这是一个上位者的基本素养。

    “萨!”(突厥语遵命,得令的意思)

    一名突厥暗牙的一品高手,在阿史那飞燕发出命令之后,立即从怀里取出了一张巴掌大小的旧羊皮,他用真元在旧羊皮上一番抹画之后,那块旧羊皮突然无火自燃了起来。

    这是突厥巫术的一种,类似于中原神州的黄符传讯。

    就在阿史那飞燕和麾下12名暗牙一品高手,经过一番查探,准备离开海日汗山顶的时候,在海日汗的山顶,突然响起了第14个人的声音。

    “公主殿下请留步,张角有事相商。”

    突厥的大贤良师张角,不合时宜的出现在了海日汗的山顶。

    虽说,山下的几千驻军挡不住,也发现不了张角这样的大高手上山,可是能在阿史那飞燕和12名暗牙一品高手的眼皮子底下,无声无息的上山而不被发现,

    这位大贤良师的手段和实力,由此可见一斑。

    阿史那飞燕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可是她的心中却不由得一阵烦燥,她知道张角出现在这里,要和她说什么事情。

    在感情上,她是极度抵触这件事情的,可是就突厥的利益而言,又让她不能把张角拒之门外。

    说起来有些无奈,这段时间她策划了许多针对漓阳锦州边军的谋划,并亲自带队在漓阳边境行动,就是想躲开张角,躲开那种事情。

    如今看来,有些事情只能回避一时,归根结底,还是要去面对并做出选择的。

    “公主殿下金安,臣张角恭喜公主,贺喜公主。”

    “大贤良师,本帅何喜之有?”

    作为突厥大可汗——阿史那裕古,扶植起来牵制天狼宫大祭司和大萨满的张角,被阿史那裕古御赐为大贤良师的小圣人之号,

    有此依凭,张角的身份地位是超然于物外的,

    莫说是面对阿史那飞燕,就是阿史那裕古当面,他也不必自称为臣,只要称自己授封的小圣尊号即可。

    可是,张角在向阿史那飞燕请安时,却自称为臣。

    这是一种表态,也是一种站队,代表着他和阿史那飞燕一样,以突厥利益,为至高至上的行守。

    而阿史那飞燕却自称本帅,这也是一种表态,大家的立场虽然一致,但还是保持距离,各行其事的好。

    一个是突厥最聪明的军中智帅,

    一个是对人洞若观火的突厥小圣,

    两个人只是短短的一句对话,其中深意,就够无数水文写手,水上两三千字的了。

    “启明星回归突厥,我突厥定鼎天下,指日可待,这对公主殿下来说,不算是大喜吗?”

    “阿史那赫鲁是个人材,可要说他能让突厥定鼎天下,大贤良师恐怕有些言之空泛了吧。”

    阿史那飞燕心里的烦燥,又深了一分,终于还是把话题扯到了新回归的五王子阿史那赫鲁,也就是伏省的身上了。

    “天降大任于人,必先劳其筋骨、苦其心志、饿其体肤、空乏其身,增益其所不能。”

    “五王子乃大汗嫡亲之子,自小时起,便隐姓埋名,加入杜宇营,后又在漓阳潜伏多年,”

    “论起坚忍果决,智武思谋,莫说是一直在大汗和突厥强军庇护下的诸位王子,就是王帐下的一应文武,除了战神奉先和公主殿下您,又有谁在年轻时能与其比肩?”

    “大贤良师你也说了,在突厥还有师尊和我,他并非唯一,所以,仅凭这些,就想让我阿史那飞燕倾力支持他为王,还远远的不够。”

    “五王子身具中原帝姓血脉,若他为王,不但突厥汉臣,可以尽皆彻底归心,有朝一日,突厥入主中原,把中原九国一统之后,那些擅于自欺其人的中原百姓,也会因为五王子的汉人血脉,而成为逆来顺受之民。”

    “突厥汉臣能不能彻底归心,中原百姓能不能成为顺民,说到底都是要靠我突厥勇士真刀实枪的去打杀出来。有阿史那赫鲁,他们归心,没有阿史那赫鲁,他们依然会臣服于突厥兵锋。”

    “大汗御赐之突厥小圣、大贤良师张角,请公主殿下屏退左右。”

    张角见自己所举出的理由,都不能说服阿史那飞燕支持伏省,暗一咬牙,决定亮出他的底牌。

    阿史那飞燕心里的烦燥更甚了,

    怕什么来什么,之前张角说的那些理由,她能拒绝,但她知道,这位突厥小圣的心智,绝不在自己之下,若是论起对人心的了解,他甚至还在自己之上,

    他今日能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必然是有万全的把握,让自己不能拒绝他的提议,可是争储位,争汗位,那不是纸上谈兵,那是要流血,要死人的。

    而且,死的还都是自己的亲兄弟,甚至还会有更多的亲人和突厥的忠臣良将,死于争位之战。

    草原巫医有一种有病能治病,无病能强身的秘法,那就是放血,

    这种秘法,虽然的确有效,但不到万不得已,哪怕是最穷困的牧民,也不愿意用这种放血之法去治病强身。

    争位之战,就是在放突厥的血,她阿史那飞燕此生立志以突厥利益为至上根本,虽然她明知道经过争位之战后,若得明主,突厥可以更加强盛,

    但一下子损失那么多的亲人和忠臣良将,换做任何一个没有彻底泯灭人性的人,都会排斥抗拒的。

    而且,若得明主,突厥可以更加强盛。

    但要是所立之人,不是明主呢?

    选错带兵之帅,可致全军覆灭;

    选错一国之主,轻则国败成弱,重则就是亡国灭种的下场啊。

    最终,阿史那飞燕还是被张角给说服了,同意见上伏省一面。

    因为,张角在她屏退左右之后,对她说出的那个支持伏省为王的理由,让阿史那飞燕找不到任何理由拒绝,也不能再找任何理由拒绝。

    那个理由就是,伏省身上的突厥天狼气运被漓阳皇帝以山河社稷图吞噬了,

    经此之后,一直中干有余,而外强不足的漓阳,有了天狼气运的加持,就像一只壳子上长出锋刃锐刺的老龟,在守成之余,有了战斗进攻的本钱。

    而伏省作为百年前就被灭国的伊蓝帝国唯一皇室血脉,在他的身上竟然觉醒了伊蓝古国的蓝龙之魂。

    而且,还不是那种残年暮命的老弱龙魂,是那种新锐初生的新生龙魂。

    这代表了什么?

    破而后立,伏省是身具中兴之运,天地庇佑的天命之子。

    突厥立伏省为王,突厥兴;

    伏省死于争位之战,则突厥必受天地气运反噬,轻则国运削减,由强转弱,重则亡国败运,再无翻身的余地。

    对于伏省身具伊蓝龙魂一事,大可汗知道,天狼宫也知道,

    天狼宫的意思是,可以将伏省体内的伊蓝龙魂再次抽出,与其他王子的天狼之魂相合,合二为一,让突厥镇国兽神的气运,成为身具双神格的天下唯一存在。

    这一个建议,被张角极力否定,从古至今,从来没有过双神格的存在,两种神格相合,是能更加强大,还是产生排斥,没人知道。

    突厥现在国力强盛,并不需要冒险一搏,有双神格,突厥能一统天下,没双神格,仅凭伏省的新生龙魂,突厥还是可以一统天下,既然如此,为什么要去冒那个险呢?

    而且,天狼宫的融合新生龙魂之术,只是他们的理论,并没有任何实际操作的经验,

    如果出了一差二错,对于天狼宫来说,只是一次实验失败,可对于突厥来说,那就不只是失去了千载难逢,一统天下的良机,甚至还有亡国的危险。

    实验失败了,突厥灭国,天狼宫依然可以在草原上超然物外而存,所以他们站着说话不腰疼。

    正是张角这最后一句诛心之言,让突厥大可汗阿史那裕古拍板定案,否决了天狼宫的提议。

    但对伏省的新生龙魂,能不能助突厥一统天下,只相信手中刀,帐下兵的阿史那裕古,并没有完全迷信于天命一说。

    他对张角明言,伏省是自己的儿子,其他几位王子也是自己的儿子,谁能接他的班,继他的位,要靠真刀真枪的能力,新生龙魂厉害,突厥的天狼魂也不差。

    究竟孰强孰弱,让这几个狼崽子们,自己撕咬出个胜败高低吧。

    老汉在这里说句题外话,无论是护国兽神,还是镇国神器,对于那些统治者来说,都只是一种工具,对他们来说,无论是狼是龙,只要能让他们的国运昌盛,只要能让他们的江山永固,那就是好的。

    换了护国兽神,并不等于是换了血脉。

    所以,对于突厥大可汗来说,无论是狼魂也好,龙魂也罢,都是一样的。

    阿史那飞燕,在海日汗的山顶,见到了伏省,

    这对几乎没有过任何交集的同父异母姐弟,交谈了不到半炷香的时间,便各自离开了。

    两个人的谈话很简单,没有像她与张角那样,尽是机锋暗动,也没有什么故弄玄虚。

    阿史那飞燕很干脆直接的表明,她会倾尽全力帮助伏省三次,三次过后,她才会决定是不是支持伏省争位。

    而伏省对自己这位三姐提出的第一个要求,竟然是请阿史那飞燕去漓阳锦州,为他与一个锦州边军里的将领,建立起合作关系。

    那个边军的将领就是——徐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洪荒虚拟化〕〔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