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腹黑四公主的霸道〕〔北宋振兴攻略〕〔南山隐〕〔我真没想出名啊〕〔天启预报〕〔重生女神:帝少的〕〔村野小圣医〕〔重生婚宠:霍爷的〕〔超时空魔咒〕〔农门娇女:神医王〕〔回到三国的特种狙〕〔末日轮盘〕〔极品小村民〕〔重生国民男神:霍〕〔修罗战帝〕〔掌家小农妻:世子〕〔吉星高照:胖媳旺〕〔天阿降临〕〔超神机械师〕〔丈六金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北凉王前传 第77章 天狼春议,求死不能的黑同兄弟
    (各位,老汉王者归来,你们的老王头儿,又回来了。

    昨天电脑收拾好之后,家里用了15年的老电视又坏了,出去买了一个新二手电视以后,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老伴劝老汉不要再写了,好好睡一觉,把时差倒回来,她说,熬夜伤身体,老汉觉得老伴言之有理,最近经常熬夜,上楼都有些喘了。从昨天下午四点,一直睡到今天早上六点,洗漱吃完饭后,七点开始码字,写了这章5000字的章节,老汉本来是想2000多字1小章,今天多更几章,补尝大家,可一写上就收不住手,主要是不想打断各位的节奏。闲话不说了,老汉继续码字,争取今天多写几章,补尝大家,谢谢大家在老汉没更新的那几天依然支持老汉,还会按时给《北凉》投票,老汉无以为报,只有好好写,多多写,来回报各位。另外,给老汉的另一本新书,求一下收藏和投资《非常态群穿无敌》走的是爽文路线,基本上是2到6章1个故事,走的是《一拳超人》和《不死者之王》的套路,

    用扯淡的故事,讲更扯淡的人生。

    别人穿越,是一人单穿;徐虓穿越,是带着三十万大军群穿。

    别人的手下,都是忠臣挚友;徐虓的手下,全是奸懒馋滑二五仔。

    身处完全未知的神圣大陆,没有系统;没有老爷爷;没有一切金手指。

    只有手下那一群不靠谱又心怀鬼胎的骄兵悍将;徐虓的心好累(* ̄︿ ̄)

    幸好,徐虓很强;强到只要他不作死自杀,那三十万混蛋就不敢炸刺作妖。

    群穿异界怎么办?

    猥琐发育,别浪;稳住,我们能赢。

    怎么样?看这个简介,是不是就感到了一种扑面而来的爽风呢?最重的是,里面的主要人物都是以《北凉》中的主要角色为原型,名字,性格,兵器,技能,法宝,都和《北凉》一样哦,看《北凉》的东方强军在西方奇幻世界中是如何兴风作浪的,不跳戏,不用像看《北凉》一样去深入思考什么阴谋阳谋,人性的光与暗,善与恶,看《非常态群穿无敌》一字概括——爽,谁不服,就削到他服,谁炸刺儿,就灭了他,怼天怼地怼空气,扬我东方军威于异域之外,不跑不逃,就是干!一个人打不过,就30万人一起上,不需要什么金手指,老爷爷,也不需要什么系统,义气,够狠,兄弟多,就是主角徐虓最强的bug,看惯了单穿类型的种田文,看多了主角单人扮猪吃虎的套路,来看看老汉写的群欧无敌....呃,不对,是群穿无敌吧!听多了许多作者说的保证后期爽,来看看老汉写的一直爽吧。老汉发现,同时开两本风格不同的书,不但不会拖慢新速度,还能在卡文时,换一种风格来写,让脑子得到休息,再写另一本书时,就会有新的激情和创意。两本书的故事又是相通的,相当于一个是正传,一个是外传,两种口味儿,任君选择,客倌,选一个吧?《北凉王前传》《非常态群穿无敌》总有一本,符合你的胃口。)

    天狼春议;

    顾名思义,就是在每年春初冬末之时,突厥各部、各军、各院府城司的头人、军帅、亲王城主、封疆大吏们,都要到天狼城,聆听大可汗的圣讯。

    有人意气风发,有人战战兢兢,有人磨刀霍霍,有人卧薪尝胆;

    每一次的天狼春议,都会有一些倒霉蛋,家破人亡;也会有一些幸运儿,飞黄腾达;

    一道道对突厥影响至深的政令军令,在天狼春议上,或被颁发执行,或被否决废弃。

    对于突厥人来说,天狼春议——就是突厥新年之始的第一场战争,

    没有硝烟,没有短兵相接,却要赔上几十,乃至上百万条人命的战争。

    因为,那些大人物们,无论是谁获得了最终的胜利,到最后,他们都会通过对外发动战争,来获得更大的利益回报。

    而对于突厥和中原百姓来说,战争,就意味着死亡,

    每年直接或是间接死于突厥发动战争中的突厥和中原百姓,最少时,不低于二十万人,最高时,则有一百四十万人。

    近五百年来,一直有这样一个传说;

    天地初始之后的第一场战争,便是由人族发起的。

    曾经,在天地初始之初,百族俱兴,而人族则是其中最为孱弱的种族。

    是神族保护并教会了人族各种修练之法,让孱弱无比的人族,逐渐强大了起来。

    人族强大之后,当时的人族统治者,并没有感恩神族,也没有把精力放在如何让人族继续发展壮大上,

    他们向自己曾经的守护者和老师——神族,举起了屠刀。

    无数的神族强者,在猝不及防之下,被他们的人族朋友和弟子所背叛;

    他们被人族的统治者杀死,他们的神通和血脉,被人族统治者占为己有;

    他们的皮肉骨胳,甚至内脏毛发,被人族统治者炼成了镇国秘宝。

    神族和人族,前前后后进行了两次大战,

    虽然在一开始,神族因为被人族偷袭而处于弱势,但姜还是老的辣,神族毕竟是中原神州的老牌强者,在战争的中后期,神族还是扳回了最初的劣势,将人族打得节节败退。

    当时的人族统治者,为了延续自己高高在上的地位和权力,竟然用出了禁术,以人族和其他各族的生命为活祭,召唤异空间力量,对抗神族。

    神族不忍坐视无数人族和其他各族百姓的无辜牺牲,最终放弃了和人族统治者的战争,远走域外,作为退兵的唯一条件,神族要求人族统治者要善待人族和其它各族的普通百姓;

    如果在未来,人族统治者失德无道,让神州中原的人族和其它各族百姓,再次生活在战火之中,神族必将卷土重来,救万民于水火。

    这个传说,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

    比如,既然当初神族已经对人族统治者,处于绝对的压制了,就算人族统治者召唤了异空间的力量,

    神族应该也是可以击败人族统治者的吧,要不然他们凭什么敢夸口,能卷土重来,救万民于水火呢?

    既然神族在当初就有推翻人族统治者的能力,为什么不一劳永逸的击败人族统治者,救万民于水火呢?

    再比如,传说中说的人族统治者以人族和其它各族百姓的生命为活祭,召唤异空间力量,对抗神族。

    那个异空间力量是什么呢?

    是一种能量,还是不知名的生物?

    既然人族统治者有这种召唤异空间力量和能力,那为什么在之前所有的上古记载和传说中,都没有听说过这件事呢?

    在所有的上古记载和传说中,也从来没听说过有异空间力量的存在呢?

    尽管这个最近五百年才开始流传的传说,有许许多多不合理的地方,可那些饱受战乱之苦的人族百姓,还有那些被打压得喘息难安的各族生灵们,还是信了这个传说。

    近五百年来,已经有很多人族百姓和各族生灵,开始偷偷信奉神族,祈祷神族能够早日卷土重来,救他们于水深火热之中,让中原神州,众生平等,不再有战火燃起。

    而对于这种现象,那些高高在上的人族统治者,并不是很重视,

    他们知道这些传说,是神族潜入到神州的神隐所为,可那又怎么样呢?

    那些神隐,在神州之外,是超凡入圣,甚至是超凡之上的存在,

    可他们通过神州结界,进入到神州之后,就只是普通一品境界的实力,而且这种一品境界的实力,在一百年内,还会不断的衰弱。

    直到百年期满,他们的战力会完全消失,成为和普通人一样,会生老病死的存在。

    有神州结界在,神族的大军,就别想进入神州。而神族超凡入圣和超凡之上的超级高手,又不是菜地里的大白菜,可以一茬接一茬的不断生长,

    就算是神族的底子厚,他们又有多少超凡入圣和超凡之上的超级强者,可以损失呢。

    那些神族的神隐,就好像是秋天的蚊子,根本蹦达不了几天,就会蹬腿儿,闭眼儿。

    所以,中原神州的战火,依然没有熄灭过,而引发战火的天狼春议,也依然在每年春始之时,如期召开。

    与往常一样,突厥方方面面的大人物们,早早的,就聚集在了天狼王帐之内,他们都预感到今年的天狼春议,一定会有大事发生。

    因为,突厥战神——阿史那奉先和突厥智帅——阿史那飞燕,都以身着战甲之姿,出现在了大可汗的天狼王帐之内。

    这是大战将起的讯号,

    这让许多原本心中忐忑的大人物,暗暗的松了一口气,他们犯的,不算是大事儿,如果在平时,可能会被自己的政敌借题发挥,小事化大,来攻诘责难。

    可在大战将起之时,为了稳定军心,大可汗一定会小事化无的。

    可对于一些,身犯不小不大之错的人来说,这就是非常不好的信号了。

    大战将起之前,大可汗一定会宰几个人祭旗的,这是杀鸡儆猴,平定内部不安定因素的手段,也是通过抄家灭门,来补充军费的开源节流之法。

    突厥与中原不同;在中原,一地的行政和军事长官,就算不是政敌,也是文武相轻的局面。

    而在突厥,一地的行政和军事主官,基本上都是沾亲带故的关系。

    额吉城的城主和土绵那颜,就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从他们看到一身盔明甲亮的阿史那奉先和阿史那飞燕,出现在天狼王帐之后,这哥俩就知道,他们完了;

    (土绵;突厥语,平原作战的意思。那颜;突厥语,万夫长的意思,土绵那颜,就是擅长平原作战的万夫长)

    去年征收秋粮,额吉城因为遭遇了提前而来的霜降,致使粮食和牧草,大幅度的减产,为了额吉城百姓的生计,兄弟俩挪用了一部份从中原劫掠而来的粮食和金银,

    粮食分发给了额吉城的百姓应急,

    金银用来和南宋的商人交易购买粮食,让额吉城的百姓能度过严冬。

    挪用军资,这在突厥已经算是大罪了,可他们兄弟俩在额吉城深得民心和军心,

    就在去年的冬天,额吉城的子弟兵,自发组成的掠奴军,不顾风雪严寒,不顾自家性命,发疯一样的四处袭扰中原各国边境。

    结果,在一万五千额吉城子弟兵,人人身负冻疮冻伤的情况下,愣是让他们从中原边境,劫掠回了三倍的粮食和金银。

    按照突厥的传统,挪用军资之后,只要能从中原劫掠回三倍的物资,就可以获得缓罪。

    只要在接下来的一年之内,再次从中原劫掠回五倍的物资,就能再获得一次缓罪,如果第二年,还能继续从中原劫掠回十倍物资的话,就可以获得免罪。

    就是因为这个突厥的传统,让中原大地,一直饱受突厥铁骑的践踏和蹂躏,

    也是因为这个突厥的传统,让突厥的战力,越来越强,并且也让突厥的上层,一直没有被荣华富贵懈怠了他们的勇武争强之心。

    黑同赤达和黑同赤也,这两兄弟明白,如果在平时,三倍的物资,足够让他们获得缓罪了,

    可若是在大战将起之时,别说是三倍的物资,就是三十倍,三百倍的物资,也换不回他们兄弟的命。

    因为,挪用军资,为战时大忌,他们兄弟俩,这是撞在刀口上了。

    兄弟俩彼此交换了一下眼神,他们在对方的眼中,都看到了一抹绝望和坚定。

    昂——昂——昂

    咚——咚——咚

    在低沉的牛角长号和虎皮战鼓声中,突厥大可汗——阿史那裕古,龙行虎步的站在了天狼王帐中,唯一的狼主宝座前。

    他没有坐到那张铺垫着虎、熊、豹,三张兽王皮的狼主宝座上,而是站在那里,居高临下的审视着天狼王帐中,除了阿史那奉先和阿史那飞燕之外的每一个人。

    “半炷香之前,朕知道了一句话,一句中原话。”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中原人,刀兵无用,但是嘴炮无敌。”

    如果是在平时,王帐下的突厥大人物们,一定会轰堂大笑,击掌附和大可汗对中原人的调侃。

    可是,今天大可汗的表现大异于常,在没摸清大可汗的喜怒之前,大家还是保持沉默是金的好,

    多说多错,少说少错,不说不错,无错即是有功,这些朝堂里的安身保命之道,可不只是那些中原大佬们的独门绝招,突厥的文武百官一样会用。

    “所以,从今日开始,从朕开始,我突厥从上到下,无论文武,处理政事军事之时,都要站着。”

    “我突厥是在马上立国,为敬先人,为敬无数抛头洒血的突厥勇士,朕与诸公,都要以站示敬。”

    “朕与诸公的屁股,在处理公务之时,只有一种情况,可以坐着,那就是坐在我突厥境外的任意一国的府衙军帐之中。”

    “各位,朕希望,在你我有生之年,天下皆为我突厥之境,朕与诸位的屁股,在处理军政时,再也无座可坐。”

    “愿为大汗效死,愿为突厥效死。”

    望着帐下那些抚胸鞠躬的突厥文武众臣,看着他们因为自己几句关于座位和屁股的话,就眼泛精光的激动样子,阿史那裕古在心里暗暗的对自己的三闺女竖起了一根大拇指。

    丫头,可惜你是女儿身啊,如果你是男儿的话,为父会立即传位于你,把你所有的兄弟,全都亲手掐死,

    他的目光又落在了王帐中,那几位突厥王子的身上,

    狼崽子们,如果你们有丫头一半的能耐,朕又何必为了立谁为帝而左右不决。

    在突厥大可汗阿史那裕古的心里,将来继承他大宝之位的继承人,必须满足一个条件,那就是要对阿史那飞燕,言听计从。

    自己这个女儿,没有野心,突厥利益,在她心里是至高无上的。

    而且,如果她有什么异心,还有自己的弟弟——阿史那奉先治衡于她。

    有她的辅佐,哪怕是一个傻子,都能让突厥继续保持强盛。

    自己曾经向她提出过,在众王子中,挑选一个听话之人,立之为帝。然后,由她来摄政执掌突厥大权。

    这是一种试探,试探她有没有野心,也是一种肯定,如果她答应的话,自己绝对不会食言而肥。

    在突厥,不是只有阿史那奉先和阿史那飞燕,把突厥利益视为至高无上的。

    他阿史那裕古,一样可以为了突厥,做任何事。

    可是她拒绝了,并且当着自己的面,写下了一封自承勾结中原,出卖突厥利益的认罪书,交给了自己。

    她让自己把这份认罪书,交于未来的继承人,

    她说,有了这封认罪书,未来的突厥之主,就会把她视为手中的利刃,而且是那种可以放心掌控的利刃,

    没有一个君王可以忍受自己的御下,有不可控制之臣,而这封认罪书,就可以安未来突厥之主的心,让他放心大胆的用自己,信自己。

    对于君王来说,她阿史那飞燕的能力越大,功绩越大,他就会越得意,越开心,因为他掌握着,随时可以毁掉她的大杀器。

    有了这封认罪书,无论她立下再大的功绩,未来的突厥之主,都不会对她产生猜忌,也不会因为所谓的功高镇主而忌惮于她,与她离心离德。

    “如果,未来的突厥之主,利用这封认罪书,要治你的罪,夺你的权,甚至是要你的命呢?”

    阿史那裕古问过阿史那飞燕这个问题,阿史那飞燕的回答是;

    “如果发生了那样的事情,那就说明,那位未来的突厥之主,已经超出了自己对人心的掌控,这样的人,必有大志向,大能力,他想除掉自己,一定是自己阻碍了突厥的发展。”

    “突厥利益至高无上,任何人都不能阻碍突厥的发展,包括她自己。”

    “那如果对方是个昏聩到超出你想象的人呢?”

    “那儿臣会废了他,再立明主。”

    阿史那裕古听说,漓阳锦州边军出了一个姓徐的小子,和自己的闺女几次交锋,都没让她占到便宜。

    麾下的秘谍询问自己,要不要把那个姓徐的小子,给暗中抹杀了?

    哈哈哈哈,当然不行了,丫头这些年,虽然一直算无遗策,可她的心也越来越封闭,越说来越孤独了。

    好不容易出了这么一个能在她古井不波的心里,激起一道涟漪的人,自己这个当爹的,当然要给她留着这件玩具了。

    此人不但不能杀,还要派出高手暗中保护于他,在我家丫头对他失去兴趣之前,他绝不能死。

    “臣,黑同赤达(黑同赤也)身犯挪用军资重罪,虽按突厥古礼,从中原掠回了三倍军资,有了缓罪生机,但臣自感深负皇恩,愿献出全部家资和臣兄弟二人的项上人头,以赎臣罪。”

    额吉城的两兄弟,跪地请罪之后,没等大可汗阿史那裕古发话,二人就起身撞向了王帐中的两根金柱。

    他们想的是,以全部的身家和那些从中原劫掠回来的三倍军资,保住自己家人的性命。

    如果让大可汗治罪的话,必然会给他们扣上其它罪不容恕的罪名,如此才能把他们抄家灭族,查没所有家产,

    要是光抄家,不灭门,那是有损大汗伟岸形象的。

    可他们如果自己主动献上全部家资,又以死赎‘罪’的话,兔死狐悲之下,其他突厥群臣,一定不会再落井下石了。

    而大汗,也会看在自己兄弟二人如此懂事儿,会做人的份上,而放过他们的家人,

    甚至还会保留他们的官职,让他们的儿子,继承他们的官位,以安百官之心,以示大汗仁德。

    钱没了,可以再挣,

    官位没传给子嗣,是他们没那个福气,

    只要黑同家,没有被灭门,未来就有无限的可能性,

    就算他们的子嗣,没有那份崛起的本事,可好死,总是不如赖活着的啊。

    黑同兄弟,心里打的一手好算盘,可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一个本不会插手这些鸡毛蒜皮小事的人,出手阻止了他们兄弟二人撞柱自杀的行动。

    这个阻止他们的人,就是突厥战神——阿史那奉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给我一张复活卡〕〔神医妙相〕〔妙手妆娘〕〔洪荒虚拟化〕〔神豪赘婿〕〔农女王妃的快意人〕〔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俏总裁的未婚夫〕〔大魏能臣〕〔美漫之究极生物〕〔路边捡到一只猫〕〔无相进化〕〔巨富女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