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氪金魔主〕〔我居然有生死薄〕〔名门凤归〕〔我和末世有个交易〕〔千亿爹地宠妻忙〕〔王爷你踩到我尾巴〕〔一世独尊〕〔霸道女婿〕〔永恒国度〕〔傲世剑神〕〔我爸给我二十亿〕〔萌宝认亲:爹地你〕〔众圣之门〕〔倾城狂妃:废材三〕〔鸿运渔女〕〔战少,你被捕了!〕〔青梅很强势:小狼〕〔军火之王〕〔不死帝尊〕〔实习阴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北凉王前传 第85章 盟约火中续
    阿史那飞燕这个女人,可以说是徐虓,最大的梦魇。

    确切的说,她是中原九国,最大的梦魇。

    突厥骑兵,战力天下第一,

    突厥战神阿史那奉先,更是以一人之力,镇压天下兵锋,

    但是,单靠这两点,还不足以让突厥雄霸天下,

    阿史那飞燕在突厥崭露头角之前,突厥只是天下强国之一,自从这位被称为突厥智帅的女人,雄起之后,突厥就如开启了灵智的史前凶兽一样,晋升成了天下诸国食物链最顶端的唯一存在。

    别看徐虓几次和阿史那飞燕交手,都没让她占到便宜,甚至还小小的让阿史那飞燕吃了些亏。

    可有些事情,那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自己知。

    徐虓心里最清楚,那几次交手,虽然他还留了后手,可是如果没有齐玄真和温和的乱入支援,天晓得,他能不能活到现在。

    狐、狼、豹、蛇,

    他面对阿史那飞燕的时候,就好像面对这四种山林中最难对付的野兽一样,而且还是这四种野兽的集合体。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徐虓和陈卭决定,四千精兵,暂时按兵不动,他们两个人先去两狼山探一下虚实。

    诸葛一生唯谨慎,小心无大错。

    两个人潜探到两狼山附近这一查探,果然让他们发现了不同寻常之处。

    在两狼山驻守围困大帅袁华的,不是突厥大王子——阿史那高达的突厥精骑,而是伏省所率领的突厥汉军。

    那些突厥精骑去哪了?

    答案在此时,已经不言而喻。

    徐虓心里那个最坏的猜测,得到了验证。

    突厥人此次入侵漓阳边境的重点,不是锦州要塞,而是以水路连通贯穿于漓阳全境的——连州港。

    从后方观察的徐虓和陈卭,并不知道,其实在两狼山的最前线,还是有一千突厥精骑,在那里充门面的。

    他们留在最前线,是要误导大帅袁华,让他以为,自己被突厥大王子的突厥嫡系重兵所包围,对方是要利用他来围点打援。

    阿史那飞燕这样安排,是为了防止袁华,看出突厥这一次的目标,不是锦州要塞,而是天狼吞漓阳,一举灭掉漓阳全境。

    如果被袁华看出来,他一定会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拼着玉石俱焚,发起自杀式的冲锋,也要以死来提醒锦州边军的。

    除了伏省之外,另外四位突厥王子,对他们三妹(三姐)如此的小心谨慎,都是嘴上恭维,心里不屑。

    女人终究是女人,总是喜欢耍一些小聪明,这一次突厥出兵,是往年的五倍,就算是漓阳那边知道了他们的战略布局,又能怎样?又敢怎样?

    等漓阳皇帝,调动大军来援的时候,连州港和锦州,早已经成为我大突厥的囊中之物了。

    “老陈,咱们现在必需改变原定的作战方案了。”

    “怎么改?”

    陈卭听徐虓说出要改变作战方案这句话时,他的心里就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理性上,他已经明白了徐虓所说的更改作战计划,是怎么回事了。

    可是在感情上,他不愿意面对那个徐虓所说的,应对此时战情,最好的,也是唯一的作战方案。

    “突厥人一定是走黑山山脉,突袭连州港。整个锦州,只有黑山那条路,适合大批骑军通过。”

    “咱们要想在突厥人赶到连州港之前,到达那里,就只有全军弃马,走凉山山脉这条险路、近路。”

    “可是,你我都不能确定,突厥大军是什么时候离开的锦州,咱们现在弃马赶奔连州港,万一要是突厥人早一步到达了那里。咱们岂不是既不能预警增援连州港,也失去了将大帅救出来的唯一机会吗?”

    “而且,咱们的兵马,屯据在五十里外,突厥的斥候,肯定已经发现我们了。”

    “如果这个时候,咱们全军弃马,两狼山的突厥人,只要派出一千骑军,就能将我们死死咬住,没了战马,咱们这四千人,根本抵挡不住突厥骑军的几次冲锋,就得全军覆没。”

    陈卭说的是实话,徐虓的决定是赌,如果能赶在突厥人之前到达连州港,通知他们关闭城门,做好防御准备,那连州港,兴许还能抵挡住突厥人的突袭。

    可要是突厥人已经先他们一步到了连州港,那他们就真的是赔了大帅,又折了连州港,两头都落空了。

    而且,就算徐虓赌对了,他们现在出发,能赶在突厥人之前,到达连州港,可是两狼山这里的突厥人,也不是傻子。

    四千骑军,驻扎在距他们五十里的距离,他们的斥候,会发现不了?

    说不定,人家现在就已经在调集骑军,准备出击了呢。

    自己这一方的人数,本来就少,再把战马全都弃了,一旦被突厥骑军咬住,那这四千没了战马的漓阳骑军精锐,就会成为突厥骑军的箭靶子。

    别说什么预警增援连州港了,恐怕连十里地,都走不出去,就得全军覆没了。

    “老陈,大帅临出发之前,我和他有过密约。”

    “如果连州的兵马能及时赶来,我们在在增援大帅之时,就放蓝色的焰火。大帅看到蓝色焰火,就会与我们里应外合。”

    “如果发生了什么不可预料的最坏变数,那我就派斥候,在两狼山附近,燃放红色焰火。大帅看到红色焰火,就会舍身取义,杀身成仁,对突厥人发起自杀式的凶猛冲锋。”

    唰——!

    陈卭的符兵长枪——戎轩的枪尖,抵在了徐虓的咽喉上。

    “徐北凉,你想拿大帅和五千锦州边军精锐将士的性命,赌这一局?”

    在锦州要塞里面,徐虓和陈卭的翻脸,那是在演戏给漓阳军律司的人看。

    可这一次,陈卭没和徐虓演戏,他是真的准备和徐虓翻脸了。

    “老陈,大帅把锦州要塞的代帅一职交给你,是他觉得,你是锦州要塞里,最理智冷静之人。”

    “但是在我和大帅密谈的时候,我就对大帅说过,如果大帅平安无事,陈卭是锦州边军的智虎。”

    “如果大帅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陈卭就会从最冷静理智的智虎,变成最焦怒狂燥的笨虎。”

    “所以,我才和大帅约定了红色焰火的事情。这张底牌,既是防备突厥智帅阿史那飞燕的诡诈。也是防备你陈卭的冲动发昏。”

    “老陈,大道理,不用我说,你心里全明白。我也没那个时间,对你多做说教。”

    “和大帅分别之前,大帅对我有过嘱咐,如果真到了需要燃放红色焰火的时候,大帅让我替他,给你陈卭带句话——无情藏知己,冷血隐赤心。”

    “既然我连大道理,都懒得和你说,就更不会浪费时间和你动手了。”

    砰!砰!砰!

    三朵红色的焰火,在远处的夜空中,炸裂燃放。

    陈卭从焰火升起的方向,判断出,那三朵红色的焰火,是从四千锦州骑兵精锐驻扎的地方升起的。

    “徐北凉,你诓我!”

    陈卭目眦欲裂,手中长枪,往前一探,刺破了徐虓的咽喉,殷红的鲜血,从枪尖上缓缓流出。

    ”没错,兵贵在神速,大帅和那五千边军袍泽的血不能白流,命不能白丢。”

    “徐某每和你多说一句废话,他们用血用命,为咱们争取来的宝贵时间,就会白白浪费一息。”

    “现在,武玉和荠当国,还有你儿子陈之豹,已经拿着我在你昏迷时,从你身上顺过来的代帅令牌,指挥四千骑军,弃马改道,向凉山山脉进发了。”

    “陈卭,你可以在这里,把我徐虓宰了,为大帅和那五千袍泽兄弟,报仇抵命。但是,收了我徐虓的性命以后,你必需马上赶回去,带着四千活着的袍泽兄弟,去连州港。”

    “我了解阿史那飞燕,女人终究是女人,谨慎是她们的天性。也是她们的弱点”

    “所以,她不会在一开始,就去连州港,而是会亲自留在锦州,盯着她那四颗烟幕弹,都放出来之后,才会离开。”

    “所以,我们现在还有时间,在她之前,抵达连州港。”

    “陈卭,不要浪费时间了,徐虓的命,你就拿去吧。”

    最终,陈卭还是没有刺出那一枪,知道已经无力回天的他,眼神空洞颓然,收回了长枪,呆呆的望着两狼山的方向。

    他知道,徐虓所做的决定,是最确的。

    他也知道,徐虓心里承受的疼痛与苦涩,甚至比他陈卭还要多。

    无情藏知己,冷血隐赤心。

    这句话,是大帅让徐虓带给自己的,大帅这是在告诉他陈卭,最懂他袁华的,是徐虓,最痛苦的人,也是徐虓。

    徐虓真的这么不怕死吗?

    怎么可能,饭要一口一口的吃,人要一点一点的成长,现在的徐虓,还没那么伟大。

    温和,一直隐身于暗处,别看陈卭用枪尖刺破了徐虓咽喉上的一层油皮儿,让徐虓流了些血珠出来。

    但是,从始到终,陈卭对徐虓,都没有半点杀心和杀意。

    哪怕是陈卭对徐虓有半点不好的想法,温和都会毫不犹豫的把这个和他,不怎么熟的陈统领,给干掉。

    虽然,徐虓之前和他约定的是,打昏就行,

    但在某些方面,比徐虓更加敏锐的温和知道,陈卭这个人,不一般啊。

    想在他盛怒之时,把他打昏,温和做不到,要想保住徐虓的性命,就只能拼尽全力,一击必杀,不给陈卭任何反应的时间。

    大帅袁华,带领着五千边军精锐,向两狼山的突厥防线,发起了自杀式的冲锋。

    原本,已经点齐了四千骑军,准备主动出击,进攻五十里外的漓阳援军的伏省,看到夜空中那三朵红色的焰火,不禁微微一笑。

    徐虓通过他留在锦州要塞里的眼线,给他传了话,当天空升起三颗红色焰火的时候,就是他与袁华里应外合,帮助袁华突围的时候。

    徐虓希望,到时候他伏省作为盟友,可以稍稍的放些水。

    放水?是放虎归山吧。

    熊掌,我所欲也,

    鱼,亦我所欲也。

    突厥的可汗之位,他伏省是志在必得。

    徐虓和袁华,这两头现在和未来的漓阳之虎,他伏省也不会放过。

    盟友?

    再找一个就好了,漓阳那么大,想找到一个盟友,并不是什么难事。

    “传令下去,四千骑军,暂停出击。隐伏在后军位置,漓阳的骑军援兵到来之后,后军佯战不敌,把他们引入中军腹地。”

    “然后,瓮中捉鳖,斩草除根!”

    伏省的脸上,一直带着淡淡的微笑,他身边那些突厥汉军的将领,看到伏省脸上的笑容,一个个不寒而栗。

    这段时间,伏省就是这样,一边笑着,一边手刃了二十几个,仗着资格老,后台硬,跟他摆谱的汉军大将。

    直到袁华带着仅剩的两百亲军,被突厥大王子留下的那一千骑军,围堵在两狼山下的一处小土坡上的时候,徐虓的四千援军,都没有出现。

    伏省知道,自己上当了。

    徐虓这个盟友,从一开始就给他下了个套,那个红色焰火,根本不是他和袁华约定好的里应外合的信号。

    而是,让袁华不计后果发起冲锋,拖住他们的催命符。

    有意思,我怎么忘了,你徐虓在义县的时候,就被称为是其狡如狐了呢。

    信了你的鬼话,这一仗,伏某输得不冤啊。

    “安史大兄,您是大哥的结义兄弟,我称您一声大兄,可以吗?”

    伏省笑得十分谦恭有礼,他慢慢的策马来到了突厥大王子留下的一千骑军的领兵头领——安史托答的马旁,和颜悦色的问道。

    “哈哈哈,五殿下太客气了。这一次俺能拿下袁蛮子的人头,还是多亏了五殿下麾下的众将士,用命配合啊。”

    配合?你带着人,一直躲在后面,我们突厥汉军,死伤无数,

    等我们把袁华的五千精锐,打剩下到两百残兵了,你就出来捡便宜了,这样的配合,能给我们也来点儿吗?

    伏省麾下的突厥汉军将领,心中暗自咒骂安史托答,实在是太无耻了。

    “小弟和一位好朋友,有些小误会,想借安史大兄一物,和我的那位朋友,缓和一下关系。”

    伏省笑的有些羞涩,仿佛是一个青涩的草原少年,怕被别人听见自己心中的秘密,一边压低了些声音,一边又策马向安史托答,又靠近了一些。

    “哈哈哈哈,五殿下的朋友,可真是好福气啊。得友如此,夫复何求啊。五殿下想向俺,借些什么,尽管说来就是,只要俺有的,别说什么借不借的,送给五殿下便是。”

    安史托答,是大王子阿史那高达的结义兄弟,他也是突厥骑军中的高级将领之一,这一次阿史那高达,把他这个心腹,留在这里,

    一方面是为了迷惑袁华,让他以为自己是被突厥的主力包围。

    一方面,也是想让安史托答,借着这个机会拉拢一下伏省,把这个掌握着突厥汉军的五弟,拉到自己这一边来。

    “在下想借安史大兄的性命一用。”

    “什么?”

    伏省的声音,这一次没有刻意压低,甚至,他还故意提高了些许音量。

    安史托答,听清了伏省说的是什么,可是在心里,他下意识的觉得,应该是自己听错了,命还能借吗?

    就这样,突厥大王子阿史那高达的结义兄弟,他的心腹大将——安史托答,就在成千上万突厥军兵的眼皮子底下,被伏省一狼牙棒,砸在了头上,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就当场毙命了。

    紧接着,那一千被惊呆了的突厥骑军,就被伏省早就提前安排好的五千神射手,给射成了刺猬。

    偶尔有些漏网之鱼,最后也没逃过突厥汉军的围杀。

    两狼山的山脚下,燃起了雄雄大火,那是袁华用伏省送给他的火油和干柴,点燃的火焰。

    后世史书记载;

    漓阳历,天宝六年,三月十八,

    漓阳锦州边军总帅——袁华,率五千边军精锐,与六倍突厥之军,鏖战于两狼山。

    袁帅,以五千边军之数,杀敌一万有二,并阵斩突厥名将安史托答。

    奈何敌军势大,袁帅率两百残兵,于两狼山下,引火自焚,宁死不为突厥所俘。

    壮哉,烈哉。

    熊熊烈焰,烧红了半边夜空,伏省的脸上,依然带着笑容,狰狞的笑容。

    “徐虓啊,我送了你们袁大帅,这么一个壮烈而死的美名,还搭上了我大哥帐下突厥名将的性命。”

    “咱们的盟约,应该可以继续下去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给我一张复活卡〕〔神医妙相〕〔妙手妆娘〕〔洪荒虚拟化〕〔神豪赘婿〕〔农女王妃的快意人〕〔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俏总裁的未婚夫〕〔大魏能臣〕〔美漫之究极生物〕〔路边捡到一只猫〕〔无相进化〕〔巨富女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