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零奋斗甜军嫂〕〔都市最强仙医〕〔神级最强系统〕〔陆少的暖婚新妻〕〔惹谁都别惹医圣大〕〔露西的试炼之旅〕〔校花的近身王者〕〔锦绣农女:捡个将〕〔绝色狂医:魔神大〕〔史上最难攻略的女〕〔我的绝色总裁未婚〕〔诸天嘴强帝尊〕〔快穿:我只想种田〕〔李教授的首尔悠闲〕〔我游戏中的老婆〕〔极品全能狂医〕〔最强终极兵王〕〔吞海〕〔文明之万界领主〕〔都市超级修仙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北凉王前传 第89章 怎么又是你
    (本章更新正文3400字,老汉这是第1次写大型群战场面,如有不当之外,还请各位书友指证海涵。如果实在写的不好,各位书友请尽情喷之。感谢:听风撵海本尊书友对《北凉王前传》的万币打赏。这位书友也是一位网文作者,这个帐号,是他的小号,他的本尊,老汉就先不透露了。毕竟,人家想保密嘛。老汉这是第1次写网文,从开始创作之后,一路走来,感慨良多,书友们的理解包容,同行们的支持指点,大神作者不但不会打压新人,还会提携指点新人,编辑们,更是尽职尽责,对老汉指点良多。感谢起点这个平台,感谢所有的读者们,感谢同行的大神和新人们,谢谢大家,让老汉这个退休的老头儿,在这里找到了新的舞台,在这里学到了新的知识,交到了新的朋友。感谢:执手相看泪眼婆娑书友打赏百币感谢:春雨淋衣书友打赏五百币。对老汉来说,打赏百币和打赏千万币的书友,份量是一样的。钱不在多少,重要的,是那份对老汉作品的认同和支持。这句话,不是矫情,老汉真是这么想的。听风撵海本尊书友打赏了万币,老汉也没有开单章猛舔他,到现在为止,《北凉王前传》收到了四份打赏,最让老汉记忆深刻和看重的,不是那份万币打赏,而是剑石杰西书友的百币打赏。因为,他是第一个打赏《北凉王前传》的书友,剑石杰西这个名字,老汉会一直在记在心里。谢谢各位书友对老汉的支持,有你们真好。说句题外话,各位书友看书打赏,请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打赏,不要过度破费。不要因为打赏老汉,影响了各位的现实生活,细水长流,各位书友的每一条评论,每一张推荐票,每一个点击和收藏,每一份定阅,都是对老汉的支持,在老汉这里,最看重的,不是钱多钱少,而是那份发自真心的喜欢和支持。)

    突厥大军,兵临连州港城下,

    他们没有做任何的修整,就向连州港发起了攻城战。

    这是阿史那飞燕在试探连州港的防御力量,

    她想知道,这连州港的城防,到底是虚张声势,还是有备而战?

    连州港当然不是有备而战了,

    徐虓他们也只是比阿史那飞燕,早了半个时辰,进入连州港而已。

    好在连州港的城头上,常年都备有大量的城防物资。

    这倒不是连州港的守将,居安思危,而是因为连州港守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只有把这些城防物资,经常拿到城头上,风吹日晒、雨淋霜打,

    他才能合情、合理、合法的贱卖老旧破损的城防物资,

    然后再向连州府衙和漓阳兵部,申请银钱,添置新的城防物资,并从中取利。

    这一次,连州港守将,中饱私囊的手段,着实帮了徐虓的大忙。

    他在登上城头之前,就把旧堡二十三隐兵带来的那九千多人的弓箭,收缴上来了九成,准备用作应对第一轮的城防之战。

    可等徐虓上到连州港城头之后,看到城头上,那一箱箱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的箭支和灰瓶砲子、滚木擂石的时候,

    虽然心里明白,这是连州港守将挣外块的手段,

    但徐虓还是忍不住在心里,对那位不知名姓的连州港守将,竖起了大拇指。

    第一批被调上连州港城头的守军有四千人,其中有两千人,是锦州边军的精锐,另外两千人是从旧堡军里,挑选出来的。(为了不水字数,把那九千多匪盗联军,简称为旧堡军)

    两千锦州边军的战斗力,自不必说。

    那两千旧堡军,也都是杀过人,见过血的汉子,

    徐虓对他们的要求很低,只要别见血就晕,见死人就吐,就行。

    连州港攻防战,就在突厥和漓阳双方,都没有完全准备好的情况下,拉起了帷幕。

    阿史那飞燕这一次是有备而来,她的军队中,准备了充足的攻城器械。

    一架架云梯,搭在了连州港的城头,

    为了将这些云梯运到城下,突厥人付出了一千多条性命。

    虽然,这一千多条性命,是奴隶炮灰的性命,

    但是,这一次为了做到‘兵贵在神速’

    突厥人带来的奴隶炮灰,并不多,满打满算,也才只有两万人。

    第一轮攻城,刚刚开始,就损失了半成的炮灰,

    如果照这么打下去,三天以后,突厥人就没有炮灰可用了,

    那就意味着,他们得拿自己族群勇士的性命,往这场攻城战里填了。

    将云梯架上连州港城头的是突厥的奴隶炮灰,

    顺着云梯往上冲的,却是突厥最精锐的战士。

    徐虓一直搞不明白,为什么突厥人战斗的时候,总是喜欢嗷嗷喊叫。

    一心不可二用,

    咋滴,你叫两嗓子,就能腰不酸,腿不疼,爬云梯的速度,也加快了吗?

    被调上城头的两千旧堡军,倒是被突厥人的凶猛气焰,给镇住了。

    虽然,他们依然遵照身边那些漓阳官兵的吩咐,往城下推滚木擂石,扔灰瓶砲子,

    但他们苍白的脸色、惊恐躲闪的眼神,还有虚浮发飘的脚步,都暴露出了他们心中的恐惧。

    突厥人的攻势越来越猛,那些旧堡兵,虽然都是杀过人、见过血的草莽豪杰,但这种大规模的军战,他们还是第一次经历。

    虽然有守城之利,又有锦州边军作为主力,承担了绝大部份的压力。

    但是,他们还是顶不住了。

    这种顶不住,不是身体上的顶不住,而是精神上的顶不住。

    突厥人搭在连州港城头上的云梯,有十架,

    其中有三架云梯上的突厥人,突破了城头上的压制,冲上了城头。

    要不是陈之豹这员小将,以强大到,让人意外的个人武力,将冲上城头的五十突厥精锐,以极快的速度给屠灭了。

    恐怕,后续就会有更多的突厥人,冲上城头。

    城头上的旧堡军,并没有因为陈之豹的大展神威,而恢复兴许斗志,

    在他们的眼中,陈之豹毕竟是一个孩子,就算他再是能打能战,一个人浑身是铁,能碾几根钉?

    城下的突厥人,无边无际,城里的守军,满打满算,不到两万人。

    这两万人里,真正能打硬仗的,只有四千锦州边军,

    这场仗,早晚会输,打不赢的。

    而且,这连州港,又被称为万商之港,城里面混据着各方势力,谁敢保证,连州港里,没有突厥人的内应?

    要是那些突厥人的内应,突然发难,杀上城头,

    腹背受敌之下,自己这些守在城头的人,就得死无葬身之地了。

    越怕什么,越来什么。

    就在这些旧堡军,胡思乱想的时候,突厥在连州港里的暗桩,真的杀到城头上来了。

    一群身型精壮的汉子,个个手持突厥弯刀,右臂上系着鲜红的红色缎带,一路凶猛凌厉的嘶吼喊杀,冲上了连州港的城头一角。

    那一角,有两架突厥的云梯,

    最先拦截这些突厥暗桩的,全都是锦州边军的将士,

    旧堡军的人,都有意无意的往后退去。

    这些突厥暗桩的身手,与锦州边军的将士,原本是在伯仲之间。

    但是,锦州边军的将士,刚与突厥攻城军,进行过一场大战,正是旧力将尽,新力未生之时,

    而这些突厥暗桩,却是以逸待劳,攻其不备,占尽了便宜。

    陈之豹,手提名为请缨的亮银长枪,直接拦住了突厥暗桩中的一个黑脸汉子,

    那汉子手里拿着一支成人手腕粗细的大铁锥,是突厥暗桩中,最为骁勇之人,

    凡是拦阻他的锦州边军,没有人能接得下他一招,

    都被他一铁锥,给当场砸翻在地,再难起身。

    陈之豹的功夫,在之前的章节里已经提到过,那是能同时对战两个二品宗师,都半点不落下风的少年英雄。

    可是,那个黑脸的突厥暗桩,却和陈之豹打了一个难分难解,

    在身法上,黑脸汉子不如陈之豹轻灵迅捷,

    可黑脸汉子的力气,要大过陈之豹,

    他又舍得出力气,将手里那支大铁锥,舞得风雨不透。

    在他力气用尽之前,陈之豹要想将他击败,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儿。

    城下的阿史那飞燕,见到连州港的城头一角,乱了起来,

    虽然,她不知道发起进攻的,是哪一支突厥暗桩,但是战场之上,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如此良机,要是把握不住,那就对不起这些突厥勇士,舍去性命,为城下创造的机会了。

    “传令下去,集中全力,攻击我突厥勇士所占据的城头一角。”

    阿史那飞燕的帅令,传到了攻城军那里,

    其实,不用她发令,这些攻城军也知道,这个时候应该集中力量,从那处被突厥勇士占据的城头一角,登城。

    整个连州港攻防战的焦点,集中在了城头一角,

    虽然,大部份的锦州将士和旧堡隐兵,得到了喘息之机。

    可连州港的城头一角,却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

    终于,城下的突厥人顺着云梯,冲到了连州港的城头上。

    足足有两百多突厥精锐,冲上了城头。

    他们冲上来的时候,城头一角上,那些胳膊上缠绑着红色锻带的突厥暗桩,已经累得说不出话来了。

    为了给城下的兄弟们,创造出冲上城头的时间,他们真是拼尽了全力。

    “好安答,你们退在一边好好休息,这些漓阳蛮子,就交给我们了。”

    第一个冲上城头一角的,是突厥大王子阿史那高达麾下的第一猛将——赤木刚答鲁。

    他冲上城头一角之后,未做任何停歇,手提一对宣花大斧,迎着那个和陈之豹缠斗的黑脸小将,冲了上去。

    “好汉子,我家大殿下有令,我们这二百人就是全死绝了,也要护你周全。”

    “漓阳的小蛮子,休要猖狂,赤木大人,前来取你性命。”

    赤木刚答鲁,是突厥大王子阿史那高达面前,最受信赖和恩宠的红人。

    为什么?

    因为他能打啊!

    这个赤木刚答鲁,天赋异禀,神力无双,

    虽然他只有三品武师的实力,可就算大圆满境界的二品宗师,也不是他的对手。

    在一定程度上,赤木刚答鲁,就是突厥大王子,对其他几位突厥王子的武力威摄。

    这一次突厥大王子,派他上城,除了想争这首战之功,

    另外一层用意,就是想让他,替自己招揽那员与陈之豹厮杀许久,而不落下风的黑脸汉子。

    那个黑脸汉子,明显也是一员以神力称雄的战将,这种人心思单纯,对同是以力为战的武将,天生就有一种亲近感。

    突厥大王子,料得不错,

    那个黑脸汉子见赤木刚答鲁来支援自己,一直面无表情的他,难得的给了赤木刚答鲁一个笑脸。

    赤木刚答鲁心中大喜,他对这员黑脸小将,也甚是喜爱,他一直在观察对方,

    这个黑脸汉子的功夫和力气,比起他来,要弱了三分,

    但是这小子看着年纪不大,是个可造之材,

    赤木刚答鲁的心里,甚至动了,想把这个黑脸汉子,收为弟子的念头。

    可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黑脸汉子,在与他擦肩而过的时候,竟然将一大包生石灰粉,兜头盖脸的扬了他一身。

    啊!

    生石灰进眼,如果救治不及时的话,那是能活活将人的双眼,给烧瞎的。

    而且,黑脸汉子的生石灰里,还是加了料的。

    吸进了不少生石灰粉末的赤木刚答鲁,感到一阵阵的四肢乏力,天旋地转。

    这生石灰里,加了迷药和蒙汗药。

    突厥大王子帐前的第一勇将——赤木刚答鲁,就这么憋屈的死了。

    陈之豹和那个黑脸汉子,都没有动手,

    赤木刚答鲁,死在了一个双手有些发抖的旧堡隐兵手里。

    这个旧堡隐兵,呆呆的望着自己手里的长枪,

    苍天在上,

    他就是一时害怕,扎出去了一枪,

    谁知道,这个铁塔一样的突厥猛将,竟然是个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啊。

    城头一角,

    那些退到突厥战士身后的突厥暗桩,有一少部份的人,从后腰处,取出了一把把精致的手弩。

    一百把三连手弩,三百支锋利弩箭。

    冲上城头的两百突厥精锐,一刀未出,便尽皆死于非命。

    城头下的阿史那飞燕,看到这一幕,禁不住咬牙切齿的念出了一个名字;

    “徐虓,怎么又是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给我一张复活卡〕〔神医妙相〕〔妙手妆娘〕〔洪荒虚拟化〕〔神豪赘婿〕〔农女王妃的快意人〕〔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俏总裁的未婚夫〕〔大魏能臣〕〔美漫之究极生物〕〔路边捡到一只猫〕〔无相进化〕〔巨富女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