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过期不爱:隐婚总〕〔逆天双宝:拐来顾〕〔八零神医小娇媳〕〔快穿之反派今天死〕〔天下起风声〕〔第一战妃:王爷清〕〔农门娇女:神医王〕〔艾泽拉斯的奥术师〕〔大数据修仙〕〔帝少今天又醋了〕〔南寻北觅〕〔全能影后:云少,〕〔锦医归〕〔进击的赘婿〕〔围城漩涡〕〔从暑假开始修真〕〔许你韶光不负〕〔降魔风云传〕〔超新星的爆发〕〔诸天万界抓壮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北凉王前传 第91章 不破城门,不入营
    (感谢光暗大神,再度支持老汉7张推荐票。感谢书友:妻妆连续两次的百币打赏。下周1开始,老汉就恢复正常更新,不再一天一更了,感谢各位对老汉的宽容和支持,让老汉存了点儿存稿,真是太谢谢大家了。)

    有的人,身处黑暗之中,却心向光明。

    有的人,堕入深渊之后,想的不是如何重归光明,而是如何能把更多的人,拽入地狱。

    突厥汉臣,就是后者。

    这是一群被孤立的人,也是一群自暴自弃的人。

    突厥人称他们为突厥汉臣,

    哪怕是,他们从祖上五代开始,就与突厥人通婚,为突厥人鞍前马后的尽忠效命,

    他们也依然是突厥的汉臣、汉将,而不是突厥的臣、突厥的将,

    一字之差,亲疏远近,便有千里万里之遥。

    中原人称他们为中原遗臣,

    这个遗字,到底是遗失的遗,还是遗弃的遗,至今没有定论。

    几乎年年月月,都有中原大儒,因为这个遗字的真意何解?而引经据典,举证辩论。

    但是,对于当事人来讲,他们已经认定了,自己是被中原遗弃之人。

    百年之前,不是没有突厥汉臣、汉将,做过南返中原之事,

    结果呢?

    本来约定好,接应他们的中原军队,并没有出现,

    十万南返的汉人,被突厥铁骑,杀得人头滚滚,尸横中原界碑十里之外。

    五十年前,有突厥汉臣中的文武两巨头,秘返中原,

    这一次,中原的兵马,倒是如约接应了他们,

    可是回返中原之后,他们所受到的待遇,便是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软禁和监视。

    他们所提出的治国、兴国良策,被认为是居心叵测之计,将其束之高阁。

    他们所献出的练军、治军之法,被认为是化外夷狄的野蛮凶术,用之不祥,被扔入了废简堆中。

    两位文治武功,被称为百年难遇之大才的贤臣良将,

    在突厥时,官居一品,位极人臣,遇帝,可不跪,遇王,可不礼。

    归中原后,斯文扫地,威武折腰,

    一个身有残缺,无品无阶的内侍小黄门,都能将他们斥骂凌辱。

    到最后,文典星,饥寒冻饿而死;武曲星,伤病无药而逝。

    至此之后,突厥汉臣,再无一人,有南返中原之心。

    这一代的突厥大可汗——阿史那裕古,继位之后,曾与突厥汉臣中的三位首领重臣,写了一封书信。

    信中言明,突厥与汉臣之间,始终隔了一堵墙。

    若天下一统,再无突厥与汉臣之分,那堵墙,自然就会灰飞烟灭。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团火焰,

    当名为欲望和野心的燃料,浇筑在这团火焰上以后,疯狂和毁灭,就会无限蔓延。

    徐虓没有想到,突厥汉军攻起城来,竟然比突厥人,还要厉害。

    如果说突厥兵,是悍不畏死的凶猛,那这些突厥汉军,就是上赶着找死的疯子

    如果不是陈卭带着一千锦州边军和两千城内的退伍老兵,及时上城支援的话,

    恐怕连州港的城头,就被突厥汉军的第一轮猛攻,给攻下来了。

    稳住阵角的徐虓,渐渐摸透了突厥汉军的套路,

    这群家伙的战斗力,要弱于突厥人,他们最强的地方,就是带有自残自虐性质的找死。

    这样的攻击方式,在一开始的时候,的确挺唬人,

    可是,经过了几轮厮杀,城头上的守军,逐渐适应了这种癞蛤蟆掉在脚面上(不咬人,吓唬人)的攻击方式之后,

    连州港的攻防战,便再一次的进入到了拉锯战的胶着之中。

    一连三天,突厥汉军,日夜不停的攻城。

    伏省就像是一个赌红了眼的败家子儿一样,不计代价的,将麾下的突厥汉军,一批又一批的投入到连州港的攻城战中。

    人,一茬接一茬的死,

    攻城器械,一茬接一茬的坏,

    阿史那飞燕带来的那些攻城器械,早在伏省接手连州港攻城战的第一天,就被全部消耗光了。

    之后两天所用的攻城器械,都是突厥汉军,自家的家底儿存货。

    四位突厥王子,经此一役,对伏省再无疑虑。

    那些突厥汉军的首领,一边心疼自家兵将的死伤损耗,一边又内心激动,对伏省的忠心,翻着跟头,打着滚儿的往上涨。

    他们之前的主子,是和伏省一样,也有着汉人血统的六王子,

    这位六王子,在性格上,缺少了伏省身上的血勇和疯狂。

    突厥汉臣,在突厥能有今日的地位,靠的就是一股深埋于骨的血勇和疯狂。

    一个政党,一支军队,能够拥有一个和他们拥有相同特质的首领,这让他们看到了希望,也让他们更加的疯狂。

    连州港攻防战,已经打了六天,

    徐虓和伏省,都打出了真火,

    他们心里都清楚,第七天,就是这场决定漓阳和突厥,国运之战的落幕战。

    谁哭谁笑,谁胜谁负,谁生谁死,就看这第七天了。

    从午夜子时开始,接到伏省帅令的突厥汉军,终于停止了对连州港,夜以继日的攻击。

    城上和城下的人,心里都清楚,天亮之前,双方不会再交战,这是最后的休整,也是最后的平静。

    在这三天里,

    伏省一直与那些攻城的突厥汉军在一起,

    虽然,他没有亲自冲锋陷阵,但是他一直在为攻城的突厥汉军,击鼓助威。

    他还和那些攻城的突厥汉军,同吃同饮,

    草饼肉干,苦酒酥茶,这些军中的粗食,伏省这位突厥五王子,吃起来,没有半点的做作之态。

    城头上的徐虓,在这三天里,一直呆在那处被突厥人视为复仇之地的城头一角。

    在这三天里,徐虓射空了三只装箭的木箱,每只木箱,都能装箭千只。

    死在他箭下的突厥汉军,足有三千之数。

    这处在攻防战中,承受了最大压力的城头一角,愣是让徐虓守得风雨不透,没有让突厥人,从这里,再攻上来,哪怕半次。

    午夜子时,

    三公主阿史那飞燕和四位突厥王子,亲自出营,请一直在营外与突厥汉军同吃同战的五弟伏省,进入突厥大营的暖帐中休息,养精蓄锐,以备天明之战。

    伏省婉拒了四位哥哥和三姐的好意,并当众立誓“不破城门,不入营。”

    四位突厥王子,见五弟心意已绝,便也不再劝说,

    对伏省这位五弟,再无怀疑的他们,虽然没有派出自己兵马,支援伏省,

    但是考虑到天明之后,那场必定会伤亡惨重的恶战,他们还是拿出了数量极多的甲胄、箭支和攻城利器,来支援他们的好五弟。

    连州港的城头上,

    徐虓命令陈之豹、荠当国、武玉,各自带五百锦州边军和一千旧堡军,驻守连州港内的另外三座水路码头。

    一旦连州港的城门被破,徐虓就会放出蓝色焰火,

    他们看到蓝色焰火之后,就要马上用火油,将码头上的军船、商船,全部凿穿和烧毁。

    坚决不能给突厥人,留下一艘完整的好船,

    让突厥人,不能乘船,快速攻入漓阳境内,为漓阳争取最后的喘息之机。

    做完这些之后,他们就要乘坐漓阳水军的快船,走水路,迅速撤出连州港。

    徐虓和陈卭,会为他们这些子侄晚辈,垫后。

    徐虓在私下里,找到了陈之豹和荠当国,

    他告诉他们两个,如果突厥人攻破了连州港,他会把陈卭打晕,让温和带着陈卭,去跟他们汇合,他们一起乘坐漓阳的军用快船,离开这里。

    他这个当叔叔的,会尽可能多的为他们争取撤退离开的时间。

    两个孩子被‘徐叔叔’舍身取义,为他们断后的情义所感动得眼含热泪,

    一边的温和,心里暗自腹诽;

    温某教给你的《和光同尘》,在这种混战之地,简直就是隐藏潜逃的神器,

    整个连州港里的人,就是全都死绝了,你徐虓,也屁事儿,都不会有,

    你在这装大尾巴狼,骗小孩子的眼泪,有意思吗?

    黎明前的黑暗,即将散去,

    连州港的上空,乌云压顶,

    没有曙光,也没有朝阳,

    在漓阳天宝六年的第一场春雨中,连州港,最后的攻防大决战,打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好孕鲜妻,一胎生〕〔魔法塔的星空〕〔不流泪的春天〕〔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爆萌小兽妃:邪王〕〔邀约天下〕〔猎魔奇异志〕〔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诸神降临〕〔我的巨星老婆〕〔明朝败家子〕〔自古红楼出才子〕〔江湖封尘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