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帅府悍妇惹不起〕〔慕时年顾言溪〕〔头号战神〕〔弃妇成凰:皇后要〕〔快穿之女配功德无〕〔万古界圣〕〔极品萌宝:霸道爹〕〔金牌女讼师〕〔能不能不偷懒〕〔八零神医俏娇媳〕〔吸血鬼女王又黑化〕〔王爷,王妃喊你来〕〔快穿之反派女boss〕〔女神她有预言式乌〕〔农家美食日常〕〔重生那些事儿〕〔落枝飞〕〔超神纪元〕〔缘由你而起〕〔绝品圣医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北凉王前传 第93章 壮哉风云起(第1季 终)
    连州港的城门被攻破了,

    徐虓和陈卭,率军死守城门,

    最惨烈的白刃战,爆发了。

    这一次,突厥和漓阳的兵将,都不再麻木了,

    日复一日的攻防战,终于有了变化,胜利的天平,渐渐向着突厥一方倾斜,

    漓阳将士,舍死忘生,想要力挽狂澜,

    突厥兵马,拼死用命,决意奠定胜局。

    双方的将士,彻底打疯了,

    一直压抑无声的战场上,终于响起了震耳欲聋的厮杀声和呐喊声。

    这是生死之战,也是最后的疯狂。

    你砍我一刀,我还你一枪,

    你扎我一枪,我还你一刀,

    你的长枪穿透了我的腹腔,别高兴的太早,我的战刀,也会割断你的脖颈。

    你的战刀砍中我的肩膀,我的长枪,也会刺穿你胸膛。

    你仗着身躯魁梧,横冲直撞,

    那我们这几个伤兵,就抱你的腿,缠你的腰,锁你的臂,用七八条伤兵的命,来换你这位猛将兄的项上人头。

    阿史那飞燕拦下了,正准备发兵攻入连州港的四位突厥王子。

    探马来报,连州港支援锦州的军马,还有漓阳沈州的军马,已在五十里外,

    阿史那飞燕的心里,从来没有这样不甘心过。

    辛苦筹谋六年,

    到最后,竟然因为徐虓这么一个小小的漓阳边军大雪营副统领,而功亏一篑。

    在连州港城门,马上就要失守的时候,阿史那飞燕命令帐下亲军,鸣镝撤兵。

    尽管心里面有万般的不情不愿,突厥汉军,也只能遵令而行,选择了撤军。

    在突厥汉军,退出连州港城门的时候,伏省和徐虓,面对面的见上了一面。

    斩杀突厥名将安史托答和一千突厥精锐,提供火油和燃火之物,给锦州边军大帅袁华,让袁华能够留忠勇之名于后世。

    这个天大的人情,他伏省要让徐虓,记在心里。

    在收到了徐虓和陈卭,以漓阳军礼所表达的敬谢之后,伏省带着突厥汉军残部,彻底退出了连州港。

    这一次的边境之战,突厥来时,如狂风席卷,势不可挡。退时,如大浪归海,全身而去。

    来自漓阳各州府的各路援军,还没有集结汇师,突厥的兵马,便全数撤到了关外。

    三皇子赵礼,作为本次巡视锦州边防的御使钦差,成了最大的背锅王,

    他被漓阳皇帝赵合,下旨削爵一等,由亲王被降爵成为了公爵。

    多亏支持他的漓阳北党,从中斡旋,为三皇子洗白造势,并且付出了极大的政治代价,

    漓阳皇帝赵合,才勉为其难的免去了对赵礼的削爵处罚。

    改罚其倾尽府库,抚恤此次边境之战中,阵亡伤残的漓阳将士。

    什么时候,三皇子赵礼凑够了那笔数额巨大的镇抚银子,把它上交给户部,什么时候再恢复其亲王的爵位。

    漓阳北党的大佬们,暗中碰头,商议决定,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那笔数额巨大的镇抚银子,漓阳北党替三皇子出九成的份子。

    二皇子赵义,在离开锦州之前,传信徐虓,他在信中对徐虓言明,自己会向皇帝上奏,徐虓是接了自己的秘旨,才会擅离职守,带着本该策应锦州要塞防务的四千边军精锐,兵发连州港的。

    这个擅离职守的雷,他会和徐虓一起扛,

    他这么做,是因为大帅袁华,在生前对徐虓寄以厚望,多次在二皇子面前夸赞徐虓。

    如今,大帅袁华为了赵氏江山,丧命于两狼山,二皇子保下徐虓,是他作为赵氏子孙,对锦州边军和大帅袁华的补偿。

    对于三皇子交好漓阳北党,二皇子为了替漓阳皇室,补偿对锦州边军和大帅袁华的亏欠,主动替徐虓扛雷,这两件事。

    徐虓和陈卭,各有看法;

    “掌柜伙计,夸十句;不如东家,记一好。”

    “百官称颂,不如帝心在简。”

    这位二皇子,不简单啊。

    经过三省六部商讨,漓阳皇帝赵合定夺,对于徐虓和二皇子赵义的最终定案是;

    虽然,徐虓保住了连州港,让突厥历时六年之久的筹谋成空,

    但是,锦州关外的七十二座戊堡,损毁过半,锦州边军主力伤亡七成之多,

    二皇子赵义,将其封地,收归国库,以作罚银,并命其,闭门思过,未得御令,不得出府半步。

    锦州边军大雪营、副统领——徐虓,虽有大功,亦有大过,似此桀骜难驯,不遵帅令之辈,削去军职,革除军籍,

    皇恩浩荡,另赏其黄金五百两,冬珠一颗,赐武进士出身,两年后,可直接入京,参加武考京试。

    锦州边军戎轩营、统领——陈卭,救援连州港有功,封男爵,升任锦州边军中军副帅一职,署理锦州要塞,一应事物。

    锦州边军烈虎营、副统领——李玄,守城有功,其素来治军以严,用兵以智,忠稳有谋,封男爵,调任连州港,任连州港城防守御主将,原连州港城防守御主将,调任兵部,另有升迁。

    锦州边军烈虎营、统领——秦虎臣,守城有功,刚正骁勇,治军有方,封男爵,升偏将军。

    锦州边军大雪营、统领——荠武夫,守城有功,刚正骁勇,治军有方,封男爵,升奋武校尉。

    锦州边军东乡营、统领——王翦,守城有功,刚正骁勇,治军有方,封男爵,升振武校尉。

    锦州边军大雪营、标长——武玉,救援连州港有功,封男爵,升任大雪营副统领。

    陈卭的升迁,是文家和陈家,两家共同使力而得。

    之前对陈卭弃文从军,一直怒其不争的陈家,经过文家九祖的开导,认清了漓阳武人,必将强势崛起的现实,便利用这次机会,助陈卭封爵升迁,意图与陈卭这个陈家弃子,重修旧好。

    随着陈家这份善意,一起送到陈卭手中的,还一条成年男子的右臂。

    这条右臂的主人,就是陈家主母——王三小姐的亲侄子,王川。

    据说,是陈家的家主——陈子项,亲自监督着王三小姐动手,砍掉了王川的这条右臂。(关于王川的介绍,请参看第33章陈之豹)

    荠武夫,则是作为落魄将门中的杰出代表,被漓阳皇帝赵合所相中,要将他扶植成为锦州边军中的新贵。

    秦虎臣,作为忠于漓阳皇帝的老牌武勋世家——秦家的长房长孙,

    不用秦家出力,为了保证自己对锦州边军的掌控力,漓阳皇帝赵合,对他的提拔,从来都是不遗余力的。

    王翦是漓阳辽东第一豪族‘王家’在锦州边军中的代言人,这一次的利益分配,王家自然不会落于人后。

    李玄以为自己的升迁,是他的外祖父——秦老国公,出的力。

    其实,他之所以能从一营副统领,升职成为连州港的城防守御主将,

    是因为,那个一直被他轻视看低的父亲——李善长,密会了漓阳南党的三位大佬,用一条挽回漓阳南党颓势的连环计,才为他换回来的这个让无数人垂涎眼馋的实职肥缺。

    至于徐虓,看似受了极其严厉的惩处,将他免去军职,革除了军籍,

    实际上,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漓阳皇帝赵合,最看重的人,就是这个徐虓。

    御赐武进士出身,可以越过乡试、州试,直接参加武考京试,

    帝心在简,不过如此。

    漓阳皇帝赵合,要想让武力不俗的徐虓,在京试中,脱颖而出,那实在是太容易了。

    金殿御考,天子门生,功名在身。

    他徐虓在军中,就算是能灭突厥,平六国,没有功名在身,未来的成就,顶天就是边军一帅,

    可有了功名在身以后,徐虓未来的路,就从羊肠小路,一下子变成了康庄坦途。

    即使是入主中枢,位极人臣,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锦州大地,随着突厥人的离去,再度恢复了平静。

    在为李玄举办的践行宴上,锦州边军中的六虎,齐聚一堂。

    “姓徐的,这回你可是赚翻了啊。”

    出身于漓阳老牌武勋世家的烈虎——秦虎臣,最是清楚,这一次落在徐虓身上的馅饼有多大。

    “秦将军,你这话,我可就不爱听了。实职的偏将军啊,咱们整个锦州边军,除了三位副帅之外,就你这么一号了。徐某一个被革除军籍的货,和您比起来,可是差了十万八千里啊。”

    虓虎——徐虓抿了一口酒,吃了一口猪头肉,促狭的调侃道。

    “呸,你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家伙。”

    秦虎臣每次和徐虓斗嘴,都以失败告终,偏偏他还总是记吃不记打的乐此不疲。

    “大雪营的兄弟们,想来送送你。被我拦住了,又不是不回来了,送什么送。”

    疯虎——荠武夫,将面前白瓷大碗里的地瓜烧,一饮而尽。

    “还是老荠你了解我,那种惺惺相送的场面,只是想上一想,我就要掉一身的鸡皮疙瘩,咱又不是不回来了,送什么送,你替我传话给他们,徐某归来之日,定与他们大醉一场。”

    徐虓也将碗中的地瓜烧,一饮而尽。

    “我在锦州府的城外,有个庄子,你这两年,要是没有别的去处,可以暂住于那里。我已经吩咐了下去,你到了那里,一应用度,皆由庄上支出,全庄上下三百一十八户,皆以你为主。”

    财大气粗的王翦,一开口,就送了徐虓一个拥有三百多户人家的庄子。

    “王东乡,你藏得可是够深的啊。平时总到我大雪营,混吃混喝,原来你才是咱们锦州边军里面,最大的财主啊。”

    徐虓用筷子挑了一块肥多瘦少的猪头肉,甩到了王翦的碗中,按照军中的规矩,就表示他接受了王翦的馈赠。

    “振武校尉的庄子,恐怕要先空闲两年了,我被调任到连州港,在那里人又生,地也不熟,北凉贤弟,你这两年还是到连州港,助我一臂之力吧。”

    “两年后的京试,除了个人的弓马武艺之外,兵书策论,军情析解,都是要考的。你在连州港,可以光明正大的接触到一些军中机密,我再把往年的试题,找出来,让你有个参详。”

    过江虎——李玄,这个人说话做事,都是八面玲珑,明明是他在帮你,却能让你觉得,是你在帮他。

    “连州港那里,你让老荠把武玉借给你两个月,就可以了。有他帮你牵线,以老李你的脑子,两个月以后,连州港里,必然被你经营成铁板一块。”

    徐虓不止一次和李玄说过,要么叫他徐虓,要么叫他老徐,别老贤弟、贤弟的叫他,太酸。

    “这两年,你有什么打算?”陈卭放下手中的筷子,向徐虓问道。

    在连州港城门被破的时候,徐虓原本是准备第一时间,就把陈卭打晕送走的。

    结果,在两狼山被徐虓算计过一回的陈卭,根本没有给徐虓打闷棍、下黑手的机会,一直和徐虓保持着三丈远的安全距离。

    “我以前在义县的时候,听那些说书的先生,讲什么武林圣地、天榜十强、十美人,十强军,这些江湖传说。”

    “我和阿史那飞燕,几次交锋之后,才发现自己的眼窝子,还是太浅了。”

    “这两年的时间,我想到处走走看看,见识见识锦州之外的中原天下。”

    徐虓在离开锦州边军大营前,和温和见了一面,

    温和告诉徐虓,他要去找几个老朋友,续续旧,

    两人约定,江湖再见。

    春雨蒙蒙,晚风凉凉,

    徐虓内穿紫甲,背弓挎刀,扛着枪,枪上还挂了一只装着六数符剑的紫色葫芦,

    就如半年前那个雪夜时一样,孤身一人,在雨夜中,走出了锦州边军的营门。

    北凉虓虎入江湖,壮哉风云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俏总裁的未婚夫〕〔给我一张复活卡〕〔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最强弃少〕〔重生毒后:腹黑王〕〔笑傲之问道巅峰〕〔洪荒虚拟化〕〔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妙手妆娘〕〔佛系古玩人生〕〔天鹅的诗〕〔只是对你一见钟情〕〔穿越位面的魔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