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独家宠婚:顾少的〕〔陛下宠妻无方〕〔夫人今天又被黑了〕〔重生之多情王爷冷〕〔独家宠婚:景少,〕〔我真没想重生啊〕〔夫人,你马甲又掉〕〔首席大人的挂名妻〕〔天师神医〕〔你的爱如星光〕〔你的爱如星光〕〔重回1985:麻辣俏〕〔影后常年热搜〕〔状元是我儿砸〕〔谋爱成婚:总裁大〕〔甜妻若水〕〔病娇千金拐回家〕〔安夏顾景行〕〔颤抖吧,渣爹〕〔不完美艺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北凉王前传 第3章 滚刀肉
    (对不起大家了,今天因为老汉身体有些不舒服,更新得晚了。一会儿零点的更新,也要延后到早上三四点钟了,大家晚上就不要等了,明天晚上起来再看吧。感谢大家老汉的支持。夏日炎炎,各位书友要注意身体,既要小心中暑,也要小心伤风感冒。祝大家身体健康,吃嘛嘛香。)

    两头千年鼠妖,刚刚破土而出,就被七七四十九把‘杀性极重’的灵兵飞剑,给扎成了筛子,

    徐虓在锦州义县的时候,经常听那些皮货商人,吹嘘他们的手里,有镇店传家的妖族上品皮毛。

    两张在往日里,几乎是无往不利的王牌被除,并没有让朱贵乱了阵角,

    可惜了这两块上等皮货啊,

    和龙虎山天师府打过几次交道的朱贵知道,天下大多数的灵兵飞剑,能除妖诛邪,却不能斩杀人族。

    这里面有什么讲究,龙虎山的天师老爷们,没和朱贵细讲,朱贵也没敢多问,

    反正他知道,徐虓的灵兵飞剑,伤不了他朱总兵就成了。

    朱贵做事,一向留有后手,

    这两头千年鼠妖,是他的王牌不假,但在连州府经营了二十年,他手里的底牌,可不止这两张。

    徐虓之前说过,如果朱贵把这两头鼠妖,换成两个人族的二品宗师,他会头疼许多。

    言者无意,听者有心,

    小心谨慎的朱总兵,把自己帐下的五位二品宗师,全都派了出来。

    徐虓果然没有再动用灵兵飞剑,他手执黑刀,与那五个二品宗师,斗在了一处。

    朱贵的心里,也是捏了一把冷汗,五个二品宗师,几乎就是他的全部底牌了。

    远在闫京城的那位皇帝陛下,果然是慧眼识人啊。

    这个徐虓,今年才十七岁,就能以一己之力,力扛五名二品宗师的联手围攻,

    虽然,他此时略处下风,但那五位二品宗师,要是不拿出点儿压箱底的手段,一时半刻的,也真拿他没有办法。

    “五张龙虎山的入门贴,速战速决!”朱贵开出了他的价码。

    这五个二品宗师,之所以会为朱贵所用,是因为他和龙虎山天师府,有些关系。

    五张龙虎山的入门贴,虽然入的只是龙虎山天师府最外围的外门,

    但俗话说得好,背靠大树好乘凉,

    对于他们这些出身于小门小户的无根浮萍来说,龙虎山最外围的外门,所提供的功法、指点、丹药,那可都是让他们求之不得的无价之宝。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五名二品宗师,不再留力,一个个仿佛饿狗见肉骨一样,对徐虓发起了猛烈的攻击。

    原本就处于下风的徐虓,这一下子更是左支右绌,险象环生。

    朱贵见徐虓眼瞅着就要支撑不下去了,他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这才落了地。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

    原本志得意满的朱贵发现,情况好像有点不对,

    在五名二品宗师的围攻下,徐虓虽然应付得十分吃力,眼看着就要不敌落败了,

    可这个‘眼看’就是一直迟迟不来,

    他在拖延时间!

    朱贵想到刚刚徐虓说过,他在等一伙吃皇粮的,

    那个时候,朱贵并未如何惊慌,在他看来,除非徐虓找来的,是漓阳秘卫——白龙卫,

    否则的话,这连州府的任意一座衙门,他朱贵都是不怕的。

    只要把徐虓这个惹祸的幼苗,从根子上给掐断了,

    为自己多争取些运转斡旋的时间,哪怕事不可为,

    他朱贵,大不了转投突厥就好了,

    凭他的本事,还有这些年,在突厥那边交下的朋友,

    尤其是他身为连州府总兵官,所掌握的漓阳军政机要,

    有了这些安身立命之本,就算是到了突厥,他朱贵,也依然是人上人,

    说不定还会比现在,更上一层楼,也说不定呢。

    不行,不能再这么耗下去了,

    朱贵的右眼皮一直跳个不停,

    迷信‘左眼跳财,右眼跳灾’的朱贵,决定亮出自己那张压箱底的最后底牌。

    一枚一指长,二指宽,用青蓝色宝石为底料,制成的龙虎山蓝符,被朱贵暗暗扣在了手里。

    就在朱贵准备划破食指,用自己的精血,激发这颗龙虎山蓝符的时候,

    一道黄影,从天而降到了外面的院子里。

    还没等朱贵做出其他反应,那道黄影,只是一闪,就从院子里,瞬移到了站在中堂大厅内的朱贵面前。

    “您——”

    朱贵只张嘴说了一个字,便被那个身穿紫线走边明黄道袍的中年道人,一掌拍在了天灵盖上。

    堂堂漓阳连州府的总兵官——朱贵,连句完整话都没来得及说,就被这个突然出现的的中年道人,一掌毙于掌下。

    除了徐虓之外,所有人都有没看到,那颗龙虎山蓝符,被中年道人,大袖一展,神不知、鬼不觉的纳入了袖中。

    那五个跟在朱贵身边,也有个两三年的二品宗师,自从那个中年道士出现以后,就各自跳出了战圈,停止了和徐虓的缠斗。

    “朱贵勾结千年恶妖,以连州地脉之力,助那两头鼠精修行,坏我漓阳国运,贫道奉天子御令,将这个已被恶妖噬了元神,明为人身,实为恶妖傀儡的妖物击毙,”

    “我漓阳圣主陛下圣明,此等极擅隐长的恶徒,也逃不过圣主陛下的煌煌圣威。”

    徐虓和那五名二品宗师,还有在一旁客串围观群众的袁佐宗,都听傻了。

    说好的仙风道骨呢?

    你们龙虎山,不是一向彪炳自己是‘世外逍遥客,不被红尘染’吗?

    敢问道长,龙虎山的仙师们,都像您这么能舔能拍吗?

    “袁大公子,热闹瞧完了,该回家了。”

    徐虓走到袁佐宗的面前,拉着一副‘我是谁,我在哪,发生了什么’迷茫表情的袁佐宗,就往府门外走去。

    那五个觉得此时自身难保的二品宗师,见朱贵这个主角都没了,他们也没了再与徐虓缠斗的心情,

    而那位龙虎山的高人,由始至终,别说是和徐虓说话,就是连个正脸儿都没给徐虓,一直背对着徐虓。

    那傲骨英风的背影,让徐虓特别想从总兵府的地上,抠下一块板砖用用。

    袁佐宗从总兵府回到袁府的这一路上,整个人像丢了魂一样,懵懵懂懂的跟在徐虓身后,进了袁府的院子,一路走到了他父亲的灵堂前。

    院子里,空落落的,一个人都没有,

    只有袁老夫人,独自站在院门口,

    见到自己的宝贝孙子,完完整整的回来了,

    已经站了两个时辰的袁老夫人,心里面终于松了一口气。

    “进去上炷香吧。”

    袁老夫人,说完这句话之后,便拄着御赐的长寿祥云拐杖,神态落寞的离开了。

    除了徐虓和袁佐宗之外,没有人知道,那一晚,在袁华的灵堂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一晚,连州府的总兵府,走水失火,总兵官朱贵,为了抢救书房里面的兵书战策,意外葬身于大火之中。

    连州府的总兵官,由副总兵官王艾暂代,这位王副总兵,出身于辽东世家豪族的王家。

    那一年,王家在龙虎山,拜得了入暑后的第四十七炷高香,为龙虎山添功德善款、良田沃土若干。

    那一年,连州府提检刑狱司的宋大人,提审一个突厥暗桩的时候,意外的审出了一桩陈年冤案,

    连州府的秀才,于文长与嫂通奸一案,是这个嫉妒于文长才学的突厥暗桩,栽赃嫁祸所为。

    已在疆场战死的于秀才,恢复了清名与功名,

    于家也因为于秀才的忠烈节义,而成为了连州府里,人人称颂的贤德人家。

    对于连州府的百姓来说,这几件事情,都抵不上,连州一害——袁佐宗,离开了连州府,要来得让人身心愉悦。

    “老叔,敢问路在何方?”

    听到立志要重新做人的袁佐宗,叫自己老叔,徐虓的心里,就禁不住的一阵郁闷,

    唉,这个滚刀肉,还是打得轻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爆萌小兽妃:邪王〕〔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都市最强弃少〕〔不流泪的春天〕〔乡村小神农(南山侠〕〔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诸神降临〕〔明朝败家子〕〔邀约天下〕〔江湖封尘录〕〔猎魔奇异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