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网游之至强剑士〕〔诸天尽头〕〔抢救大明朝〕〔每秒都在升级〕〔明日之劫〕〔晴有所归处〕〔封神之大妖尊〕〔天价娇妻霸道宠〕〔牛小顿的棺材板〕〔夏耘〕〔英雄联盟意识王者〕〔三千韶华为君狂〕〔我家夫人病好了〕〔长恨缘歌〕〔唐宝日记〕〔都市狂兵〕〔总裁的绝命爱人〕〔晚风残〕〔妖女宋姬传〕〔殿下当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北凉王前传 第4章 北凉庄
    (老汉胃肠感冒了,恩,就是上吐下泻,浑身冒虚汗。从昨天晚上七点到把这章写完上传的时候,老汉只喝了两碗小米粥。这章的正文只有1970字,老汉从早上八点开始写,基本就是写两行,就跑一趟卫生意,然后再上床趴一会儿,缓点儿劲了,再下床继续写。这章就算是老汉给各位书友的利息,欠大家2章,这周之内,一定补上。袁佐宗管徐虓叫老叔,这个发音读:老俗,是我们东北人,称呼年纪小的叔叔的叫法儿。)

    一直以来,徐虓对于龙虎山张家来说,是那种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但一定要弄死他的存在。

    他们双方在连州府的这次合作,并不是彼此化干戈为玉帛了。

    这次的合作,是因为他们双方,虽然原因不同,但却都有一个共同的目地,

    那就是——弄死朱贵!

    徐虓是为了替于文长讨回公道,

    张家则是因为朱贵这两年和突厥走得太近了,

    这一次,突厥大举进攻漓阳边境,事情闹得太大了,漓阳皇帝,龙颜震怒!

    别看战火燃起的地方,只有锦州和连州,这两个州,

    但是,如果真让突厥人得了手,漓阳就离灭国不远了。

    张家没有去调查,朱贵在这次突厥侵边之战中,有没有暗助过突厥,

    有杀错,无放过,

    别看朱贵是一州的总兵官,但在张家的眼里,他就是一颗随时可以被丢弃牺牲的小卒子。

    张家派来连州府‘除尘’的人,叫张除尘,

    人如其名,这位除尘真人,在张家所负责的,就是除暴安良、大义灭亲,扫除那些会污了张家清誉的灰尘。

    他和徐虓,都找上了那位王副总兵,

    对于徐虓和张除尘来说,把朱贵宰了,并没有什么难度,

    可事后的收尾,就不是他们这两头外来的强龙,能安排妥当的了。

    一州的总兵官,身死之后的连锁反应,徐虓这个没权没势的武进士,摆不平。

    龙虎山张家,倒是有那个能力,

    但是出家人,就得有个出家人的样子,

    官场的事情,插手太多,就沾了俗气,

    太俗气的出家人,漓阳的皇帝陛下,是不喜欢的。

    王家在中间穿针引线,促成了徐虓和龙虎山,这一次各取所需的合作。

    说是合作,徐虓和张除尘,都给彼此留了些不自在。

    张除尘,没有在约定的时间,出现在朱贵的总兵府。

    徐虓,没有按着约定,把那两头鼠妖的妖尸和元神,留给想要以妖魂制符炼器的张家。

    七七四十九把灵兵飞剑,将那两头鼠妖,形神俱灭。

    这就是张除尘现身之后,连看都不看徐虓一眼的原因所在。

    至于袁佐宗为什么会心甘情愿的跟着徐虓离开连州府,出外历练。

    容老汉卖个关子,在这里先留一个伏笔。

    徐虓和袁佐宗,离开了连州府以后,一路向南而行,

    他们走出了大概三十里的路程,来到了一处村庄。

    北凉庄,这就是王翦送给徐虓的那处庄子,

    这里原来的名字,叫小王庄,

    王翦把这个庄子,送给徐虓之后,根据徐虓的表字,重新起了‘北凉庄’这个名字。

    整个庄子的农田地契、佃农身约,没用徐虓出面,辽东第一豪族世家的王翦、王大少爷,便已经将它们全部过户到了徐虓的名下。

    “老叔,这就是你说的小庄子?”

    “三百来户人家,算是大庄子吗?”

    “老叔,你一本正经吹牛的样子,真是让我甘拜下风。”

    徐虓和袁佐宗,边走边说的进了村。

    这个庄子里,所有的人,都签了佃农身约,

    也就是说,在北凉庄里,所有的人、地、田、屋,都是徐虓这个新庄主的私产。

    在另外一个时空里,唐朝有一个叫张固的人,说过这样一句话;

    长安居,大不易。

    而在这个时空的漓阳,有一个叫元本奚的人,则说过一句类似的话;

    边关居,大不易。

    北凉庄的庄民,全都是锦州边军里面的伤残退役老卒和阵亡将士的遗孤,

    他们把身约、地约,都签给了王翦,

    王翦就有了替他们出头,应对那些征劳役、收税粮的小官小吏的合法身份。

    这些年来,王翦不但把他们的田租地租,降了三成,还会冬舍绵衣,春舍种,

    庄子里的人,若是没有王翦对他们的关照,日子过得,会比现在苦上十倍。

    徐虓会接受王翦送出的这份大礼,是因为他御赐武进士的身份,可以为这个庄子减免一成的劳役金和税粮。

    别小看了这一成的劳役金和税粮,一年省下来的钱,能为庄子里置买上十头耕牛。

    若是徐虓将来在京试里,能高中三甲,还能再为庄子里,减免两成的劳役金和税粮。

    他要是高中武状元的话,甚至能为整个村子,减免五成的劳役金和税粮。

    别看王翦将庄子过户到了徐虓的名下,但庄子里,日常用度所需的钱粮,还是由王翦来出,

    徐虓只是挂了个名头而已,

    说白了,这是他们两个,为了能让庄子里这三百多户边军伤残老卒和阵亡将士遗孤,日子过得更好一些,合力所做的善举。

    北凉庄的副庄主,是一个叫王泉的退役老卒,

    无巧不成故事,他当初,也是在锦州边军的大雪营做副统领。

    算起来,王泉可以说是徐虓的老前辈了。

    军中人,亲上亲,

    徐虓见到王泉之后,这个缺了一只左眼的大雪营老前辈,和徐虓没有半点儿的生份,

    两个人刚一见面,王泉就依着大雪营退役老卒的规矩,敬了徐虓一坛子烈酒。

    好男儿对饮,只用坛子,不用碗。

    见徐虓二话不说,就豪饮喝下了五斤坛子酒,王泉脸上的皱纹都快笑开了花。

    他把徐虓和袁佐宗,接进内庄之后,王泉命人,把在火上熏烤了三个时辰的烤黄羊,抬进了中堂大厅。

    这位今年已经五十有四的老前辈,亲自分羊割肉,

    他给徐虓切了一大块,烤得外焦里嫩,色如枣红的羊腿肉。

    “阿公,小袁我自己动手。”

    做为锦州边军的退役老卒,王泉在每年的三节一寿,都会到袁府,给袁老夫人,请安拜礼。

    袁佐宗以前虽然混淡,但是对王泉这个替他父亲挡箭,而被突厥人射瞎了一只左眼的老前辈,他还是很尊重的,

    “身上没了红袖坊的脂粉味儿,不错,你小子总算有了点儿人样,一边呆着去吧,别切了自己的手。”

    王泉嘴上贬损着袁佐宗,手里却是半点儿都没有亏待他,

    知道袁佐宗嘴壮,王泉特意给他切了一块六肥四瘦,还泛着油花儿的羊肋排。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王泉和徐虓说起了正事,

    最近庄子里,每到夜晚,都有怪事发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文艺的咸鱼人生〕〔山里那些女人〕〔末代修魂师〕〔登仙之极〕〔宿主今天对男主下〕〔陈平江婉全文免费〕〔最废女婿〕〔天韵之轮回未至〕〔云中之瞳〕〔总裁凶猛:甜心要〕〔七零异能小娇妻〕〔残阳如血剑气如霜〕〔末路逃亡100天〕〔重生谋爱:腹黑娇〕〔死亡工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