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女有田有点闲〕〔你跑不过我吧〕〔都市超品圣尊〕〔我游戏中的老婆〕〔后天道聊天群〕〔暴富人生〕〔都市绝品仙医〕〔蚀骨宠爱:BOSS太〕〔我不是超级警察〕〔绝世天骄〕〔超级鉴宝大宗师〕〔完美女婿〕〔魔法暗黑之森〕〔我和男神的倾城时〕〔人王〕〔快穿之反派今天死〕〔国医狂妃:邪王霸〕〔后宅里的漫画家〕〔重生之都市狂仙〕〔寒门祸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北凉王前传 第17章 文家村的武保正
    (今日第1更奉上,今天在书友群里,和几位书友小聊了一上午,聊的东西有点儿多,从《北凉王前传》的书名到底应不应该改,到写作时遇到的烦恼和迷茫,最后不知道楼从什么时候开始跑偏,竟然聊到了文言文,有书友提出来,现在在qq和创世平台上,搜不到老汉的书了,他们都是已经收藏的,而且现在在那边发评论也发不了。只能注册起点的小号,到这边来发。对于这个问题,应该是平台的数据库正在调整,大家暂时忍耐一下,现在的调整和升级,也是为了让各位书友能有一个更舒适,更智能的阅讯平台。想发书评的书友,可以看《北凉王前传》的简介,上面有读者群的群号,老汉设置了无需验证,可以直接进群,有什么意见和建议,大家可以进群说,也可以在起点注册一个帐号,在不违规违法的前提下,随心所欲的评论,起点的帐号,注册一个,绝对有收藏价值,就拿老汉来说,2007年我和儿子共用一个帐号,在起点充值了初级vip,那个时候只要充值到一定的金额,就可以升级vip,而且充值的起点币,还没有时间限制。现在呢,随着起点平台的升级和壮大,起点的vip帐号,也非常具有收藏价值了。话说,老汉当时喜欢陈风笑的书,发现他小说里的主角陈太忠这个昵称没人用,老汉还抢注了呢,哈哈,可惜后来那个号,老汉忘记帐号和密码了,也不知道那个昵称,现在有没有被官方收回啊。)

    徐虓没有马上否认老保正的话,

    在这种完全不了解对方深浅的情况下,最好的应对办法,就是以不变应万变。

    于是,他就一直捧着那碗菜面糊糊,做目光呆滞状。

    你可以把这种状态,理解为突然被拆穿身份的震惊;也可以把这种状态,理解为不知对方所言为何的思考。

    老保正见徐虓这个样子,笑骂了一句“熊娃子。”

    “老汉在这小文村住了六十二年,从我三岁记事儿开始,每年都会有一个神州本土之人,路过村子。”

    “你娃也别跟老汉装傻充愣的演,老汉闭着眼睛,都能闻出你身上那股子神州本土的祖地味道。”

    “不过,老汉有些奇怪,按日子算,你娃应该一年后,才出现的。是外面有什么大事发生了吗?”

    老保正好整以暇的打量着徐虓,目光里既有亲切,也有疑问和防备。

    “您老这是认错人了吧?小子我就是一个走乡过县,编点儿故事,混口饭吃的说书人。”

    这个老人说的话不少,可在徐虓看来,他说的全是套话,没一句干货,都说人老成精,这话还真是一点儿不假。

    所以,徐虓决定还是继续装傻充愣,任你有千条妙计,我自守一家之规,想让徐某人说实话,骑驴看帐本,咱们边走边瞧吧。

    “你个熊娃子,还装上瘾了哈。”

    老保正见徐虓还在装傻,也是又气又乐。

    “罢了,你娃要不是这样古灵精怪,老汉也不会和你多说这许多的闲话。”

    “你娃说自己是说书的先生,那老汉就给你讲个段子吧。”

    “话说在一千年前,有两个地方,一个叫神州,一个叫神域。神域想吞并神州的地盘儿,奴役神州的生灵。神州当然不干了,于是他们两边就开战了。最后,神州把神域打败了。神域的兵马,退出了神州。但是他们在退走之时,发誓在一千年后,还会卷土重来。”

    徐虓心说,您老要是在义县的酒肆茶寮里这么说书,掌柜的非让您倒付店家二两银子不可,这故事讲得也太水了吧?

    “神州的强者,怕一千年后的神州,抵挡不住卷土重来的神域,就在几处秘境,安置了上千万在战火中失去家园的神州遗民,他们还把神域强者的战魂,封印在了这几处秘境中。”

    “并且每年都会从神州本土选出大德、大贤、大能、大材之人,进入这几处秘境。一是让神州的后人,能够一直保持对神域的了解。二也是为一千年后可能会发生的神域来袭,留下种子。”

    “如果千年之后,再次卷土重来的神域,不可力敌,那这几处秘境中的上古遗民,就是未来神州复兴的种子。”

    “如果千年之后,神域与神州还如千年前一样,势均力敌,那秘境中的神州遗民,就是一支奇兵。”

    “你娃明明是四品武者的境界,但是体内筋脉的强度和真元之量,却和二品宗师境大圆满高手,有一拼。”

    “而且,你一个四品武者,身上竟然带着两件有器灵的符兵和六把灵剑,还有一枚炼灵葫芦。看你的穿着谈吐,也不像是生长于富贵人家的娃子。”

    “娃子,你跟老汉说实话,你是不是最近才刚找到自己失散多年的富贵亲爹啊?”

    老保正的话,让徐虓瞬间就黑了脸。

    “江湖规矩,祸不及家人,您老拿小子我的父母下筷子,这就不地道了吧?”

    “呦呵,娃子你还想跟老汉动手吗?人伦纲常,长者问,不敢欺。是你娃不地道在先的!”

    “敌友未分,小子我在这秘境里,人生地不熟的,小心一些有错吗?”

    “自身不济,你娃就是挖个坑把自己埋了,怂躲不了一年,也一样会被比你厉害的人,从土里抠出来。”

    徐虓从矢口否认,到主动承认自己的身份,画风看似转变得有点突兀,但其实,这是徐虓在‘就坡下驴’

    从老保正一句话点出他藏在这具魂身里的两把符兵、六数飞剑,还有炼灵葫芦开始,徐虓就知道这位看上去像是一个庄稼老汉的老保正,绝非等闲之辈。

    对方若是对自己有恶意的话,也不会提前点出自己的身份和底牌,让自己对他提前有了防备。

    最主要的是,这个老保正既然能看穿自己现在的境界品阶,也能看穿自己有符兵和六数飞剑,就说明自己这些底牌,对他形成不了什么威胁。

    徐虓在义县的时候,没少和上岁数的老人打交道,都说老小孩儿,小小孩儿,和这些老人家打交道,徐虓还是颇有心得的。

    他看似和老保正有翻脸的架势,其实这是徐虓在变相的向老保正低头服软,个中分寸,非局中人,不能体会。

    “老前辈,恕小子眼拙,敢问您老现在是个什么境界?”

    徐虓深知凡事过犹不及的道理,人上了年纪,既希望年轻人能够不嫌弃自己的老迈,和自己没大没小的说笑,也喜欢年轻人能够尊老敬贤,对自己保持足够的尊敬。

    这里面的度,很难把握,但偏巧徐虓就深得个中三味,他知道在扯闲篇的时候,可以没大没小,在谈正事的时候,就要对长者执礼尊敬。

    “如果老汉没有这一眼观魂的本事,还真会以为你这娃子,是那种装小扮嫩的老不修呢。”

    “娃子你这份对人心拿捏揣摩的本事,就是老汉我再活百岁,也追赶不上啊。”

    “好了,咱爷俩都是山上的狐狸,老汉也不和你讲什么《聊斋》了。”

    “一千年前,进入这神州秘境的,不止是因战火失去家园,厌战避世的神州遗民。还有许多隐姓埋名的神州强者。”

    “这些神州强者,进入秘境,一是为了镇压和监视秘境中的神域战魂。二是为了将一些对神域有针对性的武技神通,完整的传承保留下来。”

    “老汉我的祖上,就是那些进入秘境的神州强者中的一员。你娃子不是问老汉现在是个什么境界吗?也不怕吓着你娃,十七年前,老汉就已经成就一品之上的超凡入圣之境了。”

    “村外的那座孤峰,其实是一处接引台,从外面进入秘境,都会被随机传送到一处接引台上。”

    “咱们爷俩也是有缘,你身上那几件符兵飞剑,还有葫芦,都和老汉有些渊源。要不然,老汉也不会刚一见面,就和你娃这么开门见山的说话了。”

    “你娃进入这里,无非就是想找一份机缘,提升自己的实力。听老汉一句话,别看你娃四品的境界,能吊打大多数二品宗师。可在这秘境里,你娃的实力,就是个渣。”

    “不用说外面的大县大城,就是老汉这小小的文家村里,能治了你娃的,没有八十,也有半百。”

    “老老实实在这里眯着吧,如果你娃能吃得了苦,挨得起揍,勤学苦练,又有天赋悟性的话,老汉包你回到神州祖地之后,就是面对一品天人境的大成高手,也能保得住命,逃得了生。”

    老保正说这些话的时候,也不再做玩笑之态,而是一脸认真的德高长者风范。

    徐虓也能感觉到老保正没有诓骗自己,但让他不甘心的是,合着自己吃一年的苦,挨一年的揍,还得勤奋有天赋,从这里出去之后,面对一品高手,也只是多了一份扛揍和逃命的本事啊?

    “文老丈......”

    “谁告诉你老汉姓文的?老汉姓武,武功天下第一的武。”

    老保正听徐虓叫自己文保正,脸上笑呵呵的说道。不知道为什么,老保正的笑容,让徐虓的后脖梗子,直冒凉气。

    “武老丈莫怪,小子听您一口一个文家村的叫着,以为您这个保正,应该也是姓文呢。”

    “老汉是倒插门的上门女婿。”

    老保正的笑容越发灿烂起来,徐虓后脖梗子的冰气,也越发的——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爆萌小兽妃:邪王〕〔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都市最强弃少〕〔不流泪的春天〕〔乡村小神农(南山侠〕〔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诸神降临〕〔明朝败家子〕〔丹尊邪神〕〔邀约天下〕〔江湖封尘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