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贴身家丁〕〔全职农夫〕〔神偷问道〕〔总裁校花赖上我〕〔咸鱼超人〕〔都市绝品狂尊〕〔都市跨界高手〕〔我的灵力能交易〕〔仙无常有〕〔惹谁都别惹医圣大〕〔天降狗粮:宋总撒〕〔共筑未来〕〔校花的近身王者〕〔我真是学神〕〔我的体内住着恶灵〕〔绝品校花保镖〕〔穿越之厨神影后〕〔我修的可能是假仙〕〔大小姐的贴身狂医〕〔无敌从灵气复苏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特战之王 第九十六章:善意恶意
    ,。

    (五千多字的大章节~)

    ---

    凶兵未动。

    圣徒亦是不动。

    萧杀的氛围充斥天地,气氛压抑的近乎凝固。

    李天澜仿若彻底沸腾的血液逐渐平息,然后变得冰冷。

    冰冷刺骨。

    黑暗的雨幕中一片恍恍惚惚,凭借直觉,李天澜几乎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凶兵的枪口遥遥的指在自己的身上,巨大的压迫感和危机感将他彻底笼罩,仿佛一声巨响之后,他就会化为丝丝缕缕的尘埃。

    对峙。

    山林内一片安静。

    李天澜的瞳孔已经极度凝聚起来,他眼睛里的锋芒已经完全消失,双眼之中都是一片浓的几乎化不开的黑暗和死寂。

    天地间尽是杀意。

    杀意无形无质,却在无声无息间划破了他的衣衫,一条又一条的血口出现在他的浑身上下,伤口很细,很浅,但血液流淌,却源源不绝。

    李天澜紧握手中的人皇,猛然间向前一步。

    圣徒隐藏于斗篷后方的表情巨变,几乎是一瞬间绷直了身体。

    李天澜面无表情,一双瞳孔幽暗阴沉,山林内由凶兵带动的杀机在他的前行中凶猛动荡,威压如山,**凶残的煞气变成了货真价实的杀意,一层有一层的将李天澜包裹笼罩起来。

    李天澜继续向前,第二步。

    他浑身已经到处都是鲜血,但身体却挺得笔直,穿过凶兵散发出来的重重杀机,一种凌厉至极的战斗意志仿似从地面升腾而起,直入上方的雨幕。

    我此生,不能败,亦不能退。

    败则死。

    无路可退!

    圣徒眼神微微一松。

    感知中,前方数百米的山林内,那剧烈到就算他都能清晰感觉到致命的危险似是在悄然退却。

    退而不散。

    眼前的山林似乎到处都是凶狂的杀意,杀意与天地合一,惶惶然犹如日升月落,不可抗拒。

    空气中杀意渐退。

    凶险渐退。

    圣徒一把抓住李天澜的肩膀,带着他同时退向后方的那片战场。

    战场处一片狼藉,这一场持续时间仅仅几分钟的混战却极为惨烈,活下来的人自然不好受,至于死者,不要说全尸,甚至连最零碎的部件都不曾留下。

    骑士和公爵已经靠在了一起,精神看上去异常的萎靡,两人的状态半斤八两,全部都是脸色惨白一身鲜血,而且气息还在不算的下滑。

    骑士无疑有些冤枉。

    天灾号称当代枪王,狞笑的威力也足够惊人,但他若是想杀骑士这种最顶尖的惊雷境高手,也不是这么容易,骑士如果近身的话,天灾在骑士的攻击下甚至撑不过半分钟,就算骑士不能突破天灾的火力封锁,狞笑想要击中骑士也不是很容易,可今晚这一切,骑士等若是直接站着,没有丝毫躲避的硬抗了狞笑的第二枪,如今只是重伤,却仍有些许余力,足见这位轮回天王守护的名声名不虚传了。

    东城如是已经醒了过来,犹如大梦初醒一般,清澈的眼睛中满是茫然,显得有些迷迷糊糊的,看到李天澜和圣徒一起走回来,她的眼神微微一亮,挣扎着爬起来就要走到他身边,不过她随即像是想起了什么,两只嫩白的小手挥了挥,夜雨顿时凝成了青霜,继而变成了一团半液态的水汽。

    她用力擦了擦自己脏兮兮的小脸,但奈何多日的逃亡下来,她的脸脏了,手心又能干净到哪去?结果借着水汽将自己的脸庞越抹越脏,她自己却不知不觉,直接将那张虽然有些灰尘但还能看的脸庞抹的跟真正的小花猫一样。

    就算是浑身上下都被戾气充斥着的李天澜看到这一幕都有些啼笑皆非,圣徒在黑袍中的身体微微抖动,至于骑士和公爵,干脆连看都不看了,似乎生怕笑一下会牵动内伤。

    东城如是似乎也发现了异样,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手,没有尖叫,也没有恼怒,只是静静站在原地发呆,看上去有些傻乎乎的。

    “别擦了,回去慢慢弄吧。”

    李天澜走过去轻声道,看了看东城如是身边依旧昏迷的几位,摇了摇头,昏迷是人体最本能的自我保护机制,这对他们的伤势恢复有好处。

    “我很漂亮的。”

    东城如是亮如星辰的清澈眼眸怔怔的看着李天澜,语气认真的说道。

    “能看出来。”

    李天澜点了点头,面对东城如是,似乎任何情况下,他都有些头痛,有些尴尬。

    “我跟爷爷说,等我毕业后就嫁给你。上次你去我家,我跑掉了,你是不是生气?”

    东城如是一开始还能直视着李天澜的眼睛,但说到最后,她还是下意识的低下了头,顿时,李天澜的一身鲜血出现在她的视线内,枪伤,刀伤透过破碎的衣衫暴露在空气里,尽管圣徒已经帮忙将子弹取出临时上了药,但足足四五个弹孔看起来还是极为触目惊心。

    东城如是再次抬起头,眼神灼灼的看着李天澜,有些清冷,但又带着一丝天然清脆童音的声音再次响起来,听上去很柔和:“这些伤,是为了我吗?”

    “不是。”

    李天澜内心没由来的一沉,感受着身边三位轮回天王若有若无的目光,他一阵蛋疼,直截了当的指了指地上的李拜天他们:“这些都是我兄弟,所以...那个所以...”

    明亮的目光下,李天澜没由来的一头冷汗,似乎伤势复发的模样,语气也变得艰难起来。

    “你还是生气了。”

    东城如是静静的看着李天澜,就连语气也是静静的,听不出丝毫的委屈幽怨。

    李天澜想否认,又觉得这种感觉着实怪异, 无奈道:“这根本不重要,你喜不喜欢我,想不想嫁给我才是最重要的问题,不是吗?”

    “我愿意。”

    东城如是语气轻柔,有种仿若被催眠一样的飘忽感。

    李天澜问她想不想,她说的却是我愿意。

    李天澜要的是答案,但东城如是给出来的却是一个必然的结果。

    有关系?

    似乎也没什么关系。

    “爷爷说了,我只能嫁给你。”

    依然是那种静静的语气,不是心灰如死,而是一种心如星空,毫无波澜的平静,她轻声道:“爷爷说了,我只能嫁给你。”

    这一句话中包含了多少压力严肃和渴望,李天澜无法理解,他只觉得有些头痛,但却又有些掩饰不住的得意,当然,这一点他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可心里的那种暗爽,估计是个男人都会懂的。

    “先回去吧。”

    圣徒突然开口道:“这里不是久留之地。”

    这位轮回的第一天王极少开口,可一旦出声,李天澜感受到的却是极为自然的自信和底气。

    公爵跟他相识的时间不长,但两人偶尔的聊天中,这位轮回第四天王的一些小马屁还是让李天澜极为受用,公爵自然是高手的,可在李天澜心里,节操却早就掉了一地,没有半点天王风范。

    骑士相对柔和温顺,只是执行着秦微白的命令。

    燃火对他的敌意几乎是不加掩饰的,又或者掩饰不住,但偏偏又不能动他,李天澜都替她纠结。

    只有圣徒,沉稳平和,神秘淡然,他不算冷,但气场却是极高,只有在他身上,李天澜才感受到了些许轮回天王的气度。

    李天澜点了点头,几人一人一个,正好将地上昏迷的几人背起来。

    穿过森林。

    踏上归途。

    距离山林大概五公里的位置,一辆外表并不起眼的公交车已经停在那里。

    昏沉的夜色下,公交车就像是一个伪装的不错的大面包,细微却显眼的车灯照射着前方蜿蜒的道路,雨水顺着光芒拉成了一条一条明显的丝线,圣徒走在最前方,没跟车上的司机打招呼,扛着身上分量最重的许褚直接车厢。

    车厢内跟普通公交差别并不算大,但座椅之间的间距却大的让人心旷神怡,都是真皮沙发,坐上去柔软舒适,圣徒将庞然大物一般的许褚仍在沙发上,自己随便找个位置坐下来,平静的吩咐道:“开车。”

    公交车引擎发出了一阵极为澎湃的轰鸣声,车辆缓缓启动。

    李天澜将背上的李拜天放下,随后便坐在他的身边呼呼的喘着粗气,圣徒当时一边赶路一遍给他敷上的药粉效果极佳,药物入体,全身都是一阵清凉,似乎连精神都恢复了不少,可这种药物起效快,维持的时间也极为短暂,背着李拜天走了数公里的路程,勉强撑到车上,李天澜整个人都是昏昏沉沉,身体似乎空了,虚弱感不停的冲击着他的身体,似乎要拉扯着他的意识坠入黑暗。

    李天澜咬了咬牙,突然问道:“是哪一把凶兵?”

    “凶兵?!”

    圣徒还没开口,一旁的公爵就猛然一惊,他看了看李天澜,又看向公爵,表情顿时也变得严肃起来:“你们追天灾,遇到凶兵了?天灾手里的?”

    “不是。”

    圣徒沉默了一会,摇摇头道:“没有哪个势力敢把凶兵借给天灾,而且他只是燃火境的实力,给他一把凶兵,能发挥多大的作用?”

    “手持凶兵者隐于黑暗之中,没有开枪,是哪一把凶兵也就无从判断。”

    李天澜急促的喘着气,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将一盒香烟掏出来,却没有拿稳,直接掉落在沙发下面。

    坐在他身边的东城如是弯腰捡起来给他点上,一言不发。

    李天澜大口吸着烟,试图让自己好像随时都会昏迷的意识重新振作起来,在场所有人中,似乎所有人都不曾发现,他追击天灾的时候,原本的那片战场上,少了一个人。

    或许有人发现了,但却不曾怀疑过。

    “黎明什么时候走的?”

    李天澜突然问道,语气中透着一种掩饰的很好的阴冷。

    圣徒微微一怔,看了李天澜一眼,随即眯起了眼睛,看着公爵和骑士。

    “天澜,你怀疑是黎明?没理由的...”

    骑士下意识的说了一句。

    “我只是想问问他是什么时候走的。”

    李天澜平静道,黎明破晓,这两者基本已经可以肯定是属于同一个势力,这个势力叫什么,他不清楚,这个势力和轮回有什么合作,他同样也不清楚,根据公爵所说,此事似乎涉及到了轮回最高的机密,目前只有轮回宫主和秦微白清楚一切。

    所有都是未知,自然无从推断。

    但任何看似没什么破绽的善意,反而最有可能变成最致命的危险,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

    这也是李天澜到现在甚至都不曾对东城家族放弃警惕性的重要原因。

    黎明破晓身后的势力到底跟轮回有什么合作?

    在这样的合作中,自己的死亡会不会促成本次合作的另外一些结果?

    这些李天澜不敢肯定,但他却可以肯定,这样的可能性还是有的。

    黑暗世界中充斥的是黑色和血色,是非善恶在这两种颜色的交织下,哪里能看的清楚明白?

    骑士想了想,脸色顿时也变得有些难看:“他...几乎是你去追天灾的时候,他也就消失了。”

    “但还有一件事情解释不通。”

    圣徒突然开口道:“他们背后的那个神秘势力,应该是没有凶兵的。”

    “应该?”

    李天澜吸了口烟,反问道。

    “黑暗世界十二凶兵,现如今有十一把都有明确的归属,不是属于黑暗世界的各大超级势力,就是属于一些世界级的强国,而下落不明的那把已经很多年没出现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那把凶兵并没有损坏,只是失踪了。而论时间算的话,那把凶兵失踪的时间甚至还要早于李氏那把无尽长空损毁的时间...”

    公爵轻声解释道:“而我们这次合作的这个神秘势力不过是近年来才崛起的黑暗势力,他们很多根基甚至都还不完善,跟那把失踪的凶兵,不会存在什么关系的。时间也对不上。”

    李天澜吸着烟,努力眨着眼睛不让自己晕过去,淡然道:“东岛难道没有凶兵吗?”

    轮回三位天王对视一眼,似乎都有些古怪。

    “东岛...原本是有的。在夜灵组织那...”

    公爵笑了笑,语气玩味。

    李天澜顿时明白过来。

    凶兵碧落黄泉!

    这是曾经属于夜灵的凶兵,也可以说是属于东岛的。

    只不过随着夜灵覆灭,现在这把在十二凶兵中排名极为靠前的杀器现在被轮回宫主掌握在手里。

    东岛现在,是没有凶兵的。

    “就算东岛能够借一把凶兵来,也不可能交给黎明。而且今晚这把凶兵跟东岛也没什么关系,否则的话,对方今晚也不至于退后,直接开枪才是最好的。很显然,他们也并不想引起东岛的注意,最起码,不想让东岛知道现在在他们的国境内出现了一把可以威胁无敌境高手的凶兵。”

    圣徒眯着眼睛,整个人显得愈发深沉深邃:“这背后之人,所图非小。”

    李天澜眼皮越来越沉重,恍惚之中,他似乎想起了初见破晓的那一夜。

    那一夜,破晓就曾经说过,天灾手中那把名枪狞笑的枪管,就是多年前他送给天灾的。

    这个可谓真正隐藏于黑暗中的超级势力,那黑暗背后的真面目,到底如何?

    李天澜想说话,但意识却越来越昏沉,眼前一片黑暗袭来,他彻底晕了过去。

    车厢内一片沉默。

    东城如是坐在李天澜身边,怔怔看着他的脸庞,她漂亮的大眼睛中神采越来越暗淡,努力的眨巴了几下,再也不肯睁开。

    公交车穿过夜间的雨幕,在山路上奔行,速度飞快。

    雨点噼里啪的敲打在车窗上,整个车厢里的气氛都变得有些诡异。

    公交车笔直向下,视线极尽处,雨幕的远方,似乎已经可以隐约看到灯光。

    公爵终于开口,他认真的看着骑士,平静道:“天澜说的这件事情,要不要告诉宫主?”

    漆黑的斗篷遮住圣徒的脸孔,看不到他的表情,但他的语气却依旧平静:“不急,我近期还会跟他们在接触,到时再说吧。”

    “我可不这么认为,今晚的事情太凶险了,如果不是你及时赶到的话...”

    公爵想起那在数百米外瞬间震碎了鸣蛇身体的那一剑,又想到了天灾的那一枪。

    他摇了摇头:“实际上你还是来晚了,如果...”

    “没有如果。”

    圣徒突然摇了摇头:“就算我不出现,也不会有事的。”

    他转过头,隔着斗篷,似乎看了公爵一眼,语气低沉道:“东城如是的那一剑,你忘了吗?”

    公爵表情一凛,脑海中响起万道无双绽放出来的那种剑意,他张了张嘴,下意识的开口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嗯?”

    圣徒有些疑惑。

    “我是说,你是怎么将那一剑变成了另外一剑的?”

    公爵的表情在笑,但却笑的很勉强。

    圣徒沉默了足足五分钟,才缓缓道:“那一剑是真正的无敌剑意,相当于无敌境强者的全力一击,是寂静剑中残留的剑意,而东城如是则可以以生命和那把剑为代价引发出来,这样的一剑,你以为我能压回去?甚至还变成另外一剑?”

    “......”

    公爵勉强笑了笑,似乎压抑着内心的恐惧:“这么说,不是你做的?”

    圣徒的身体僵硬了一下,良久,才淡淡道:“自然不是我。”

    不是圣徒,还能是谁?

    公爵一时间竟然不敢去想。

    如果不是圣徒做的,那就是说,就在刚才,就在所有人的眼皮底下,竟然还有一位超级高手出手?

    能够压下东城如是那无敌的一剑,还瞒过他们所有人的视线,毫无疑问,这也是真正的无敌境高手。

    这样的人,救下东城如是,是为了什么?

    无敌境高手出手,难道是单纯的为了救人?

    公爵试图让自己去相信这个充满了善意的理由,可他的内心却越来越不安,明明是好的结果,可他能够感受到的,却全部都是恶意。

    “现在的东岛...”

    圣徒迟疑了下,淡淡道:“局势已经超出所有人的掌控了,总之,接下来小心点。”

    他看了一眼昏睡中的李天澜,继续道:“总之要保护好这小子,他出了事,老板会发疯的。”

    “我尽力。”

    公爵笑了笑,却笑的比哭还难看。

    圣徒不再说话,只是静静的转过头,看着窗外。

    隔着斗篷和模糊的车窗,车外的雨水和灯光混杂在一起,朦胧而模糊。

    夜色浓重。

    前路一片凄迷。

    只有雨水在不知疲倦的凌乱飞舞着,洒遍全城。

    一场潇潇的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我就是超级警察〕〔帝国吃相〕〔富家女总裁的贴身〕〔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鲜妻太甜:偏执老〕〔我的绝色总裁未婚〕〔五代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