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渣年记事〕〔三生梦千年〕〔七零甜妻太撩人〕〔愿无来生〕〔双珠传〕〔重生青梅逆袭记〕〔米奈希尔之力〕〔报告总裁爹地,妈〕〔重生种田:首辅家〕〔长恨缘歌〕〔妖女宋姬传〕〔穿越六十年代农家〕〔福妻高照〕〔狂婿〕〔掌家小农女〕〔直播手术室〕〔至尊狂兵〕〔百花大帝〕〔我有那么一个火〕〔神医狂妻:国师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特战之王 第二章:第一日·大势如棋盘
    ,。

    长夜将尽。

    当黑暗散去,明媚的晨光透过窗子洒落进来的时候,几乎一整夜都保持着一个姿势的李天澜身体终于动了动。

    似乎是因为太久未动的原因,随着他的动作,一阵骨节的震荡声从他的体内响起,清脆的声音中,他整个人的注意力也开始彻底集中起来。

    眼睛因为熬夜变得有些酸涩,随手关掉面前的台灯,李天澜用力的晃了晃头,看向窗外。

    淡金色的晨光透过窗户, 柔和的洒进卧室,天高云淡,旭日升腾,视野极好的落地窗外,树木和花草都在这样一个清晨,肆意的沐浴着久违的阳光。

    李天澜微微眯起有些胀痛的眼睛来到窗前,面无表情的看着窗外的阳光。

    席卷了东岛全境的暴雨已然停下,窗外的树梢上挂着晶莹的水珠,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烁着细微而柔润的光芒,七日之期的第一日,在一片明媚的近乎罕见的阳光中不动声色的流逝着。

    风雨和阳光。

    自然环境在轮换交替。

    可李天澜内心的压抑却始终不减,冥想如今几乎已经代替了他的睡眠,闲来无事的时候反而成了他最为忙碌的时候,轩辕台的绝学,劫的绝学,甚至北海王氏的绝学无时无刻不在他的脑海中转动着,李天澜之前从未有过这种心态,这种渴望,甚至是疯狂的想要变强的心态。

    生存和变强的心态已经错乱,李天澜无法肯定自己是因为想要生存而变强,还是因为变强才能生存,他也懒得去想这些,两者之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冲突,他现在还活着,那就竭尽全力的变得强大一些。

    如此而已。

    朝阳在凉爽的晨风之中缓缓升空,万丈光芒覆盖大地,照射到各个角落,李天澜一动不动,任由阳光将他覆盖,晨光之中,他整个人似乎都在散发着一种淡金色的璀璨光辉,模糊的光影中,那是一张平静而坚毅的脸庞。

    东城如是已经从床上坐起来,眨巴着有些困顿的眸子,怔怔的看着李天澜的背影。

    她昨晚并不曾离开,也没有跟李天澜有什么亲密的举动,李天澜在研究绝学的时候,她便睡在了李天澜的床上,最简单的陪伴也是最沉默的温柔,没人能够清楚东城如是从小到大的人生中,她的脑海里被灌输了一个多么完美的李天澜,他无处不在,而且随着两人的靠近,那种原本模糊的印象似乎也变得越来越清晰。

    东城如是的两个人格都无法确定这是不是爱情,但就算与其无关,扮演好一个未婚妻的角色,这绝对是她如今最想做的。

    她在床上动了下身体,眼眸中的迷茫渐去,逐渐变得清醒,变得冷冽。

    “欲速则不达这句话你总听说过吧?我不反对你拼命,但适当的休息还是必要的,否则只能起到反效果。”

    她看着李天澜被光芒笼罩的背影,语气平淡的开口道。

    如此语气到底属于东城如是的哪一个人格不问可知,李天澜微微挑了挑眉,也不意外,平静道:“我已经休息过了。”

    “每天两个小时的睡眠?还是接近十个小时的冥想?如果你认为这所谓的‘休息’能够对你有帮助的话,当我没说好了。”

    东城月神语气有些冷淡道。

    李天澜皱了皱眉,沉默不语,到现在为止,他一共见过东城月神三次,只不过三次谈话,每次都有些不欢而散的意味,要说感觉的话,李天澜并不讨厌东城月神这个人格,但也很难喜欢,总的来说有些天生犯冲的味道。

    “你到底在担心什么?”

    东城月神轻轻叹息一声,下床走到李天澜身边问道。

    “轮回。”

    李天澜这一次不曾迟疑,他心中似乎已经渐渐的有了一个答案,晨光中,他掏出一支香烟点燃,深吸了一口,才突然开口道:“东城家族有没有关于轮回在这次行动的情报?”

    东城月神愣了一下。

    李天澜已经继续开口道:“此次中洲谋东岛,轮回可以说是全力配合,总不能是义务帮忙吧?轮回希望得到什么?这方面有情报吗?”

    东城月神想了想,摇摇头道:“没有,你应该清楚,家里现在顾不上这些。咱们家现在在长岛的,除了你我,只剩下干爹一个,其他人都在中洲,长岛之战,本就在家里的关注焦点之外。”

    咱们家。

    这个词东城月神说的自然而然,近似于本能。

    李天澜深深看了她一眼,默然不语。

    现在的东城家族,最主要的关注点确实不在长岛,甚至包括瑶池在内,在这次倾国之谋中,几乎都没怎么出力,当中洲无数的力量开始向外扩张的时候,后方也必须要有人注重边防。

    中洲杀神东城无敌如今几乎每日都在边禁军团的几大营地中飞来飞去,根本顾不上长岛和轮回的事情。

    现如今的中洲也不平静,大量的东岛高手被困于华亭,还包括了几位无敌境高手,整个华亭随时都有可能变成除了长岛,北美,北欧之外的第四个战场,而同样,声名显赫的中洲边禁军团也是极为明显的目标。

    黑暗世界是一片到处充斥着残酷,血腥与暴力的世界,但一系列负面词汇背后,同样也意味着这是一个绝对理智的世界,尤其是各大势力之间,少有意气之争的时候。

    当前局势下,东岛特战系统岌岌可危,中洲得利已经不可避免,如此也就到了讲究平衡的时候。

    东岛狗急跳墙之下,也许会让被困于华亭的高手突围,从而将华亭演变成一片新的战场,可若是没有绝大的利益,其他势力又怎么可能会心甘情愿的配合?

    他们注重的是平衡。

    既然雪舞军团的崛起已经不可避免,那么重创边禁军团,让雪舞军团成势也是可以接受的事情。

    边禁军团大名鼎鼎,都是精锐,可陈兵于边境,想要下手的难度却是比潜入客场作战的难度低多了。

    这是谁都明白的道理,如今东城家族和瑶池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了中洲边防的问题上,说白了,长岛这里的一切,根本就不是他们所关心的。

    “放心吧。轮回的那位殿下挫败了古行云,风头正劲,现在谁会闲着没事去触霉头?不会有事的。”

    东城月神缓缓道。

    李天澜点点头又摇摇头,眼神阴沉道:“我担心的就是她和古行云一战之后的状况。”

    对于这一点,东城月神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最近几个月,整个黑暗世界最具风采的无疑就是那位神秘的轮回宫主,灭夜灵,入帝兵山,战古行云,谋中洲,明明是一介女子,却硬是折腾出了一种气吞山河的气魄,一举一动,都有种无双神武,可这一切发生的实在是太过密集,现在又何止是李天澜担忧轮回宫主此刻的状态?

    恐怕大多数人对于她现在的状态都不乐观。

    “吃点什么?我去做。”

    东城月神沉默了一会,干脆转移话题问道。

    东城家族对于东城如是的培养一直都是极为明确,首先她是李氏的未婚妻,其次才是武道天才,这种培养模式下,东城如是的厨艺自然不需多说,一顿早餐,对于东城如是的两个人格来说都不是什么问题。

    “不吃了。”

    李天澜摇了摇头,转身道:“没胃口,我出去走走。”

    东城月神哦了一声,清清淡淡的:“我陪你吧,正好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你?”

    李天澜眼神诡异的看了东城月神一眼。

    人格尖锐的近乎凌厉的东城月神冷哼一声,直截了当道:“你有意见?”

    “难道你不该回去吗?”

    李天澜委婉的开口道,他还是比较容易接受东城如是的主人格,安然,纯净,不带半点瑕疵的清丽与高洁。

    “不回去了。”

    东城月神摇了摇头,看了李天澜一眼,似笑非笑道:“你想见她,明天吧。”

    李天澜身影一顿,若有所思的看着东城月神,突然道:“如是真的不知道你的存在?”

    “暂时是这样的。”

    东城月神淡淡道。

    “可你今日若是陪我,等她明日出现的时候,谁能跟她解释今日是怎么回事?”

    李天澜眯着眼问道:“我们只有七天的时间,现在是第一日。”

    “我自有办法。”

    东城月神淡然说了一句,直接走进洗手间洗漱。

    李天澜站在原地,眼神愈发深邃。

    直到这一刻他才隐约发觉,东城如是确实是人格分裂,可眼前的东城月神却早已不是东城如是的副人格,双重人格,两种完全独立的意识。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当东城月神出现的时候,她就是东城月神,而东城如是却已经沉睡。

    李天澜就算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也明白在一个身体里产生两个近乎独立的意识是多么的罕见,只不过还没等他决定是不是要研究一下,门外的敲门声已经响起。

    李拜天的声音从门外传了出来:“天澜,起来没有?”

    李天澜愣了愣,应了一声,走过去随手拉开了房门。

    东皇殿的人员虽然同住在一栋别墅中已经多日,但相互间见面的时间却是不多,大势压迫之下,每个人都在拼命的提升实力,就算冥想出来的时候遇到了,往往也聊不了几句便自己忙自己的,李天澜自己都记不清自己多久没跟李拜天见面了,此时在听到他的声音,他竟然有了种陌生的感觉。

    穿着一身整齐西装的李拜天正站在门前随手整理着衣服,看着李天澜出来,随意打了个招呼道:“早。”

    “早。”

    李天澜点了点头,看着穿着几乎可以说是隆重的李拜天,有些意外的笑道:“穿成这样,要去约会?”

    “约会穿成这样简直傻逼啊,妈的,这破玩意勒的我喘不过气来。”

    李拜天扯了扯领口的领带,苦笑道:“今天有个会议,我是来跟你打个招呼,各大势力都参加的,你也准备一下,估计一会就有人来接你。”

    他语气顿了顿,摇摇头,略有些复杂道:“真是想跟你一起过去的,现在...嘿...”

    “无妨。”

    李天澜笑着摇摇头道:“今后总有机会的。”

    李拜天虽然不曾明说,但李天澜却知道这所谓的会议到底是个什么规格,决战一触即发,中洲方面确实需要一次足够分量的会议,将各方面都协调一致,如今身在长岛的中洲精锐将近两千人,但有资格参加这个会议的却是少数,能够踏入会场的,都是有实力有地位或者有影响力的人物。

    李天澜他们的东皇殿才成立不久,一个正处级机构,起点绝对不能算低,可这样的机构在大佬们眼里却完全是一碟小菜,类似级别的机构,说难听点,在长岛之战中的地位跟炮灰无异,李拜天能够参加这次会议,自然不可能是因为东皇殿的存在,而是因为蜀山。

    蜀山太虚剑主。

    这个身份就重要的多了。

    尤其是当前的局势下。

    跟专注于边防与东城家族共同进退的瑶池不同,蜀山可以说是此次中洲之谋中最为活跃的超然势力之一。

    剑洒西南!

    过去两个多月的时间里,中洲西南部的特战系统人员变动极为频繁,相当一部分特战机构的领导换上了来自于蜀山的剑客,从西南边陲到西南内陆,到处都在闪烁着属于蜀山的煌煌剑意。

    蜀山幻影剑主前往西南边境。

    阴阳剑主韩重阳亲赴长岛。

    蜀山从来不缺乏底蕴,他们的万千剑意一旦爆发,短时间内,无论是影响力还是实力都在飞速的膨胀着。

    如今无论是中洲西南的边防要务,还是长岛之战,蜀山都已经成了不容忽视的一股力量,若是阴阳剑主韩重阳没来倒也罢了,可韩重阳这个阴阳剑主在此,那李拜天这个太虚剑主无论多么年轻,都没人敢不重视。

    李拜天以蜀山太虚剑主的身份参加即将召开的会议,李天澜多半也要用轮回宫的身份参加会议,至于东皇殿,在没有成长起来之前,在大佬们心里完全就是一个笑话。

    “换身衣服吧。”

    李拜天摇了摇头:“今天可都是国内特战系统的大人物,不能失利。我刚刚接到电话,估计轮回的人也马上要来接你了。”

    李天澜点点头,还没说话,洗漱完毕的东城月神已经走出洗手间,随口道:“去哪?”

    “一会有个会议,估计我也要去。”

    李天澜回答的同样漫不经心。

    中洲派到东岛的精锐一共有两批,第一批相对比较单纯,大都是特战系统的精锐,又或者是特战学院的新生,可第二批却完全不同,里面有不少地位非比寻常的人物,第二批虽然不过六百多人,但最差的也都是燃火境的精锐,兵马俑,蜀山,修罗道,叹息城,昆仑城等一些超然或中立的势力也都组合到了一起,这是一股强大至极的力量,但同样也包含着复杂纠缠的恩怨,这场会议会开成什么样子还真不好说。

    “我陪你一起去。”

    东城月神哦了一声道,这也是她和东城如是不一样的地方,直接的近乎霸道,这一句话从她嘴里说出来,与其说是商量,倒不如说是通知。

    李天澜下意识的点点头,心思根本就没在这上面。

    两人自然而然的一问一答,可一旁的李拜天却已经逐渐变得呆滞。

    东城如是的未婚夫是李天澜。

    在此之前,这个消息甚至连宁千城都不知道,如今虽然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可李拜天却无论如何都没想到两人会发展的这么快,这他妈才多久?东城家族的二小姐难道就上了天澜的床了?

    操,顶着未婚夫妻名义的情侣果然就是肆无忌惮,太霸道了。

    李拜天眼神闪烁,无意间瞥到了东城月神的嘴角带着一丝隐约的白色,那白色极小极淡,让人看不清晰,可他却越看越觉得那白色极为可疑,李拜天嘴角略微抽搐了下,看着表情依旧平淡的李天澜,一时间真有种恨不得打死这大清早就纵欲的王八蛋。

    “我去给你挑一身衣服。”

    东城月神说了一句,随手擦掉了嘴角残留的牙膏沫,转身离开。

    李拜天表情诡异,一时无言。

    “怎么了?”

    又一道声音突兀的响起。

    宁千城的身影从不远处的卧室走了出来,看着李拜天问道。

    “我在膜拜偶像。你看我表情,是不是特虔诚?”

    李拜天看着宁千城说道。

    宁千城心情似乎极差,脸色也有些阴沉,莫名其妙的皱了皱眉,一脸疑惑。

    “看吧,就是这位,快瞧瞧。”

    李拜天表情夸张的看着李天澜:“本世纪最强的神骑士出现了,逼哥,你不膜拜一下?”

    “什么乱七八糟的。”

    李天澜和宁千城异口同声。

    “秦女神,东城如是,王月瞳,啧啧,能骑女神的不是神骑士是什么?天澜,你小子行啊,本来因为秦女神出现在你身边我还替你可怜,结果是你小子自己最挑啊,什么都要最好的。我就在金大师的武侠小说里看到过一位龙骑士,结果没曾想自己竟然跟神骑士成了兄弟,不膜拜一下简直对不起自己。”

    “去你大爷的。”

    李天澜笑骂一声,作势前冲欲踢,李拜天嘻嘻哈哈,身影一闪,已然消失:“我先下去看看,你们聊。”

    李天澜无奈的摇了摇头,看了看沉默着的宁千城道:“怎么了?大清早脸色这么差?”

    “没什么大事。”

    宁千城摇了摇头道:“一会有个会议,拜天跟你说了?”

    李天澜嗯了一声,随即觉得不对,直接抬起头来看着宁千城道:“你也要参加?什么身份?”

    李拜天是蜀山太虚剑主,他去参加会议可以理解。

    李天澜自己,因为跟秦微白的关系,目前轮回的几位天王都围绕在他身边,他也是必须要参加的。

    至于宁千城,李天澜确实没有想到。

    “我...我是东部战区的代表之一。”

    宁千城脸色阴沉的开口道。

    东部战区代表...

    李天澜怔了下,看着宁千城,一时间没有说话。

    宁千城的父亲宁致远是中洲东部战区司令员,而东部战区对于这次的长岛之战投入之大,简直令人匪夷所思,现在具体论实力的话,还说不上究竟是哪个势力实力最为强大,但若论人数的话,东部战区的投入绝对是中洲其他势力没法比的,宁千城成为东部战区的代表之一,也就是说他已经成了东部战区在此次东岛之谋中的领袖之一。

    “跟宁将军谈过了?”

    李天澜轻声问道,宁千城和宁致远父子之间的心结他很清楚,他无法对那些陈年往事感同身受,但如果这一对父子能够和好的话,无论怎么说都不是坏事。

    “没有。”

    宁千城阴沉的脸色中透着些许的迷惘:“是大帅给我打的电话,他让我去的。”

    东城无敌的命令?

    李天澜内心一动,眼神瞬间变得深邃起来。

    边境禁卫军团的军团长在有意无意中干涉东部战区的事物,这意味着什么?

    中洲,东岛,内内歪歪,似乎一切的事情正在变得越来越复杂。

    “我知道了。”

    李天澜沉默良久,才点了点头道:“下去说。”

    宁千城嗯了一声,两人并肩下楼,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

    “东城大帅,和宁将军关系很好?”

    李天澜突然问道。

    “能好到哪去?点头之交而已,最起码据我所知,两人之前是没什么联系的,最多就是在某次会议上打个招呼的交情。”

    宁千城轻轻摇了摇头:“这才是我最奇怪的地方,东部战区前后两批投入到长岛的,超过百分之八十都是我父亲的心腹,这些人走出来,他在东部战区的掌控力度都要下降,大帅让我去做东部战区的代表,他不可能不知道,如今形成了结果...”

    他没在说下去,而是沉思起来。

    李天澜也没说话。

    现如今的局势着实复杂,复杂的是黑暗世界的争锋,复杂的是东岛的态度,复杂的同样也是中洲内部那一幕幕的幕后的相互纠缠。

    李天澜如今已经看清楚了一些东西,但他看的越多,也同样意识到自己看不到的东西也就越多。

    当风雨停歇,当朝阳升起。

    李天澜的眼前,依然是一片迷雾。

    送走了李拜天和宁千城,李天澜独自一人站在院子里,享受着久违的阳光和清新的空气,整个人的心思却早已不知飘向了何方。

    轻风在阳光中轻柔的吹过,带着逐渐炽热的暖意。

    一道浑厚的声音突然响起,打断了李天澜的沉思。

    “少爷,早。”

    身材高大如同巨人的许褚站在李天澜面前,整个人都透着一种十足的压迫感和力量感。

    “早。”

    李天澜睁开眼笑着点点头,眼神却本能的转移到了许褚的后方。

    许褚身后,三个穿着一身黑衣的身影正安静的站着,不露丝毫气息,明亮的阳光下,三人身边却仿似有黑暗蔓延,吞噬着周围的一切。

    “师叔?!”

    李天澜愣了下,随即有些惊喜的笑道:“你从东都回来了?”

    三名黑衣人中,站在最中央的劫点点头,语气低沉道:“刚到。”

    他不等李天澜开口,就继续道:“天澜,换身衣服,一会有个会议,你和我们一起参加。”

    李天澜的笑意一下子僵硬在了脸上。

    他知道自己会参加这次的会议,但却没有想到是跟叹息城一起,而不是跟轮回宫。

    这个消息是如此的突然,突然的让他根本没有半点心理准备。

    “师叔...”

    他的笑意缓缓收敛,平静道:“公爵他们呢?”

    劫略微沉默了下,才平静道:“他们已经离开了,在几个小时之前。”

    “都离开了?”

    “都离开了。”

    劫点了点头:“不过他们会参加一会的会议,而今后你在东岛的一切,由叹息城照看。”

    李天澜嘴角动了动,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这一刻他突然响起了李拜天,想起了宁千城,想起了几位不辞而别的轮回天王,只不过那一个个鲜明的形象,甚至包裹劫在内,此时在他脑海中却全部变成了棋子。

    他自己,也变成了棋子。

    大势如棋盘,每个人都是棋子,在局势每一次或轻或重的动荡中,所有的棋子都在不受控制的靠近或者远离。

    身不由己。

    冥冥之中,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有些东西正在朝着自己接近,而另外有一些东西,却正在离自己远去。

    原来越远。

    李天澜表情平静。

    头顶是明媚的阳光,可他的内心,却已经骤起风雨,飘洒着无边的不甘和落寞。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奕王〕〔仙王的日常生活〕〔笑傲之问道巅峰〕〔国家命运之第五战〕〔张牧李晴晴〕〔甜心特工:腹黑Bo〕〔最强斗音〕〔狩猎好莱坞〕〔诸天尽头〕〔漫漫仙路奇葩多〕〔无限吞噬之重生老〕〔一品嫡女〕〔锦衣挽唐〕〔唐朝的事〕〔穿越种田,山野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