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特战之王 第二十九章:李氏不过中秋
    ,。

    李天澜仍然不知道秦微白在哪。

    他甚至不能够确定海市蜃楼折射到他面前的是不是实景,距离自己又有多远。

    似真似幻的海市蜃楼开始消失。

    似云似雾的那道身影逐渐暗淡。

    李天澜回到了甲板上,他眼睁睁的看着那一切在他面前消失,却没有任何办法。

    雨过天晴。

    高空中的彩虹愈发清晰。

    整个货船无论是水手还是船长,对李天澜都敬若神明。

    世界有武道四境,有绝对的高手,这不是什么秘密。

    可一己之力在茫茫深海中掀起上千米的巨浪,如此接近天威的伟力,又有几人见到过?

    在所有人小心翼翼的伺候下,货船逐渐驶出太平洋,进入黄海。

    接下来的日子里,李天澜再也没有离开过甲板,他一直都看着海市蜃楼消失的方向。

    可海面却不在阴沉,也没有了暴雨,自然没有他渴望已久的海市蜃楼。

    六月中旬。

    货轮进入中洲东山行省。

    于晚间在琴岛靠岸。

    水声渐远。

    李天澜牵着金毛走出码头。

    中洲的喧嚣与繁华一瞬间扑面而来。

    极地中的风雪在消散。

    海市蜃楼在溶解。

    剑意开始沉寂。

    李天澜眼神恍惚,看着已经离开了三年的中洲,恍如隔世。

    “回来就好。”

    一道声音突然在李天澜面前响起。

    李天澜回过神。

    无声无息中,在他面前已经出现了一道黑衣。

    黑色的休闲服,黑色的休闲裤,休闲皮鞋,短发,苍白而略显一丝清秀的脸。

    李天澜嘴角抽搐了下,道:“师叔,你可真是越来越现代化了。”

    劫的容貌远比实际年龄要年轻一些,看上去完全就是个不到三十岁的青年,如今这一身装扮,让他看上去更是年轻了几岁。

    李天澜想起初次见到劫时的那一身黑袍和银色的面具。

    鬼魅无双的影字诀,雄浑霸道的禁字诀,锋锐森冷的戮字诀。

    那个时候的劫完全就是隐藏在黑色袍子和银色面具下的死神,神秘而强大。

    可如今...

    尽管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劫,可李天澜内心还是有些无法接受。

    “叹息城已经不需要隐藏在雪山和面具后面了。”

    劫语气淡然:“没有意义。”

    李天澜默然。

    之前的叹息城向来是与世无争,每个顶级刺客的脸上都带着一张面具,他们很少跟国内的其他势力争夺任何资源,只是在面具之下,在那座满是大雪的山巅安静的生活着。

    可随着自己成为叹息城的少城主,一切都将彻底改变。

    劫轻轻咳嗽了一声,手指不动声色的抹过了嘴角。

    李天澜隐约中看到了一丝殷红。

    他的内心猛地沉了下去,看着劫苍白的脸色问道:“玉玺没用?”

    “有用。”

    劫看了他一眼,挥挥手道:“上车再说。”

    从叹息城到琴岛,劫是自己一个人过来接李天澜,连司机都没带。

    李天澜将金毛放在后排,自己坐了副驾驶,看着劫依旧苍白的脸庞,他沉声道:“师叔,到底怎么回事?”

    劫在天都直入无敌境。

    到现在已经过了三年。

    他根本无法想象到底是多么重的伤势,才会让劫在有传国玉玺海量气运的影响下三年时间都没有彻底恢复。

    “比起你离开之前,我的情况好多了。”

    劫开车离开码头,平静道:“不过当年的伤势太过惨烈,玉玺中的气运只能慢慢中和我的伤势,除非我能像你一样,大破大立,完全重新开始,不然只能熬着。”

    他顿了顿,自嘲笑道:“我这个年纪,哪还有重新开始的资格?”

    李天澜认真的看着劫。

    劫本身就是黑暗世界最强的刺客,如今他伤势恢复了一些之后,气息内敛,李天澜根本看不出端倪。

    “那现在...”

    他轻声问道。

    “无敌境。”

    劫的脸上没什么表情:“跟突破之前差不多,我有伤在身,能发挥出来的实力大概只有一半,不过应该不会比古千川差。”

    古千川是昆仑城的大长老,不比他差,听上去不错,但这是黑暗世界中最令人惊艳的刺客,如今他恢复到这种程度已经不坏,但绝对算不上是什么好消息。

    “你呢?”

    劫递给李天澜一支烟,突然问道:“三年时间,从华亭到极地,上万里路程,恢复的如何?”

    李天澜接过烟点燃,深深吸了一口,感受着久违的烟草味道和大脑中的眩晕感,认真的思考了一下,才轻声道:“还在无敌境之外。”

    他的武道已经没有了武道四境,只有剑意。

    剑意不曾无敌,就是在无敌境之外。

    没有生死搏杀,李天澜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战斗力在什么水平。

    劫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轻声道:“我们先回去。”

    李天澜犹豫了两三秒,最终还是摇了摇头,低声道:“师叔,我不去太白山。”

    劫下意识的放缓了车速。

    他去看李天澜。

    结果后排的金毛扑过来,一个硕大的狗头挡住了李天澜的表情。

    “为什么?”

    劫问道。

    李天澜没有说话。

    他不是不喜欢太白山,只是司徒沧月给他的感觉很复杂。

    那位中洲隐神确实没有什么恶意,可在李天澜的感觉中,对方的善意似乎也不是因为他,甚至不是因为李氏。

    三年前他在太白山上见到司徒沧月。

    司徒沧月看着他的眼神,完全就像是在看另外一个人。

    李天澜知道她看的是谁。

    但他不喜欢这种感觉,也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那样的目光。

    “我姐这几年总是在搜集雪国和极地方面的消息。”

    “她虽然没说,但却偷偷去过一次雪国,只不过没有找到你。”

    “叹息城的人不多,但你还没有完全见过,大家都想见见大破大立之后的少城主究竟如何。”

    “白书记这几年几乎每个月都会去一次太白山问你的消息。”

    “她每次都哭,很伤心。”

    “我从来不知道那位政坛上的女强人也会这么脆弱。”

    李天澜知道劫说的是白清浅。

    东城无敌的老婆。

    李天澜三年来从来没有想起过她,两人仅仅是一次见面,谈话不多,他本以为自己早就应该忘了这个人,可如今再次听到劫提起来,李天澜竟然有种无法呼吸的感觉。

    那种感觉并不压抑,而是陌生。

    “去中原洛京。”

    李天澜打断了劫的话,语气低沉的开口道。

    劫不再多说,默默开车换了个方向,同时转移话题道:“东城无敌升了,你不在的这几年,学院派和豪门集团的关系没有收到影响,去年他就已经去了幽州。”

    “军部?”

    李天澜挑了挑眉。

    边禁军团在中洲本来就有小军部的说法,边禁军团的军团长进京,去了竞争军部那个位置之外,去任何地方都可以说是明升暗降,不,完全就是明降了。

    劫嗯了一声:“接了齐北苍的位置,齐北苍去年退了。”

    李天澜嗯了一声,他知道齐北苍,特战集团明面上的旗帜人物,过去几年的时间里,一直都是制衡李华成总统军权的中坚力量,他如此顺利的退下来,让东城无敌成了如今中洲名义上的军方二号,实际上的军方一号,这倒是有些出乎预料了。

    而随着东城无敌从决策局议员摇身一变成了理事,变成真正的巨头,豪门集团在中洲的话语权也将大大的增强。

    “这件事情上,北海王氏也是出了力的。东城家族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三年前边境之战,边禁军团深入安南国国土八百里,那片土地连同边禁军团的精锐被东城家族一起交给了北海王氏,从而换来了北海王氏对东城无敌的支持,现在的中洲,局势有些混乱,你回来的正是时候。”

    李天澜默默思考着最高层的变动带给自己的影响,突然道:“边禁军团谁来接手?”

    “暂时还是东城无敌兼任军团长,位置有些难产,具体会落到谁手上,还要看各大集团下一步的交易。”

    劫语气淡然。

    但他的几句话已经足以让李天澜意识到中洲已经发生和即将发生的巨变。

    他眯起了眼睛,不再多说。

    从琴岛下船已经是夜晚。

    到达洛京的时候,已经接近了深夜。

    虽然劫已经提前通知了东城家族,但车子开到东城家族占据的那座高山的时候,劫和李天澜还是忍不住有些吃惊。

    上山路前,东城家族的老族长东城寒光带着管家正站在那,一动不动,不知道已经等了多久。

    劫吃惊。

    李天澜觉得唐的同时甚至有些惶恐。

    他一点都不认为自己有资格让这位豪门集团的精神领袖连夜站在山下等着自己。

    “老爷子。”

    李天澜快步下车,双手握住东城寒光的手。

    东城家族对他当真是挑不出半点毛病,李天澜除了感动,一时间竟然无话可说。

    “孩子,回来就好。无敌本来是要回来的,不过临时有个会,等他过来估计要天亮了。”

    东城寒光笑呵呵的拍着李天澜的手掌,他的眼神有些疲惫,但却满是慈祥:“如是已经在路上了,你们来的比我想的要快一些。”

    “谢谢。”

    李天澜看着东城寒光,嗓音干涩的说了一声。

    “谢谢别说的太早。”

    东城寒光笑道:“有更大的惊喜还在后面呢。”

    他看着站在李天澜身边的劫,笑道:“殿下,辛苦了。”

    劫摇了摇头,他是无敌境,但在李天澜面前,他却愿意只做一个站在少城主身边的副城主。

    “老爷子,听您的意思,东城家族最近几年的研究的那东西成功了?”

    劫问道。

    东城寒光哈哈大笑起来:“两个月前已经圆满功成,天澜,你回来的正好。三年前,李老将凶兵秦时明月送了过来,你又让无敌将李氏当年的凶兵碎片送了过来,今日我还你一件真正的凶兵!它或许不是最强的,但绝对是最适合你的。”

    李天澜的眼神一亮。

    新的兵器。

    这是他此来中原最主要的目的。

    “在哪?”

    他下意识的问道。

    “不在这里。”

    东城寒光笑道:“在灵宝市的秘密实验室,我现在带你去。不过天澜,利用秦时明月改造出了新凶兵的那人是我侄子,他毕生的愿望就是打造出一把真正的凶兵,之前的狂击,天击都是出自他手,但跟凶兵威力差得太远,直到这次他看到了秦时明月之后,干脆就把所有的心思都扑在了上面,三年的时间,他没脸说自己创造了新的凶兵,可如今在灵宝的那把确实已经代替了秦时明月,所以...”

    他迟疑了下:“他想为你的兵器命名。”

    为足以传世数百上千年的凶兵命名,这绝对是黑暗世界中的荣耀。

    “没问题。这都是小事。”

    李天澜毫不犹豫的回答,兵器的名字他根本不在乎,天罚人皇听起来很霸气,但其实就算叫小草野花之类的他也不介意。

    “如果是小事的话,那天澜答应老头我一件大事如何?”

    东城寒光看了李天澜一眼,轻笑道。

    李天澜内心一沉,想到了那个婚约,干咳一声道:“老爷子让我答应什么?”

    “不是你担心的。”

    东城寒光笑骂一声,他确实想要提起这件事情,但听李天澜的话头,他干脆转移了话题道:“前几年一直找不到你,现在既然你出现了,那今年中秋你回来,一起过个中秋怎么样?”

    中秋日,团圆日,老人已经渴望了很多年真正的团圆。

    李天澜略微迟疑,随即摇了摇头。

    东城寒光眼神黯然而疑惑。

    李天澜如果不回来的话,那么已经多年不回来的白清浅也不会回来。

    如何团圆?

    “为什么?”

    东城寒光轻声问道。

    “老爷子。”

    李天澜苦笑一声,摇了摇头道:“中秋,除夕这些节日,我从出生以来就跟我没什么关系的。在我生活的地方,李氏不过中秋。”

    中秋,除夕,元宵,这些传统的节日,在李天澜有记忆以来就跟李氏没什么关系。

    对普通人来说,这或许很喜庆。

    但对于李氏而言,这样的节日却只有伤痛。

    所以李氏从来不过中秋。

    也不过除夕。

    李氏的节日,只有细雨纷纷的清明。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原来我生而不凡〕〔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