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官若离东溟子煜〕〔神级大明星〕〔我在古代追男神〕〔想当个复仇女神好〕〔踏星〕〔理发师们的青葱岁〕〔夺爱帝少请放手林〕〔三界第一叛徒〕〔量子制卡师〕〔情剑侠唐歌〕〔夺爱帝少请放手林〕〔我就是富豪〕〔狂婿〕〔娴在路上〕〔第一至尊〕〔鉴宝大玩家〕〔恋战新梦〕〔女神的贴身高手〕〔极品狂婿〕〔巨星招募计划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特战之王 第五十七章:应当永坠地狱
    ,。

    王天纵在等着秦微白。

    在事关重大的事情面前,这位北海王氏近百年来最具枭雄气象的男人一直都很好说话。

    秦微白推迟了见面的时间。

    那么他便等着。

    时间还有,而且很很多,王天纵并不着急。

    从清晨到黄昏。

    一周的时间即将过去。

    秦微白没来。

    王天纵还在等。

    轮回宫和北海王氏的关系并不平和,特别是最近这几年,双方摩擦不断,北海王氏在海外的很多情报机构,都是轮回宫亲手摧毁的。

    但王天纵不认为秦微白会没有来帝兵山做客的勇气。

    那确实是一个清冷而又锐利的奇女子,王天纵眼里的秦微白,就像是一个绝对聪明甚至可以说得上是智慧的疯子。

    她不会退缩。

    特别是在李天澜已经出现在中洲的时候,她就更不会退缩。

    王天纵至今都想不通秦微白和李天澜之间的因果。

    可三年前的天都决战中,他却看到了李天澜的那一剑。

    那一夜在漫天繁星中亮起的剑光在黑暗世界中至今都不曾褪色。

    惶惶剑光撕裂了夜幕,足以代替太多的未知和疑惑。

    就凭那一剑,秦微白也会来。

    王天纵毫不怀疑这一点。

    时光在钟表的转动中流逝。

    黄昏逝去。

    暮色降临,暮色深沉。

    山背面的海浪日夜不停的冲击着这座沉淀了太多历史的山峰,帝兵山上夜风消散,除了潮声,整个山间的夜晚似乎已经凝固,像是暴雨的前夜。

    一辆黑色的奔驰缓缓驶入通往帝兵山的山路。

    炽白的灯光将前方的道路照耀的一片通明。

    山下属于北海王氏的守卫第一时间拦下了奔驰。

    在确认对方的身份后立刻上报,随即挥手放行。

    奔驰在山路上笔直向上,在无数人或明或暗的注视中直达山顶。

    没有任何人阻拦。

    奔驰在帝兵山顶的浩浩殿堂群中穿梭,最终停在一间大殿的门前。

    这是帝兵山上位置最靠后的一间宫殿,规模却是极大,甚至比起王天纵自己居住的宫殿还要大不少。

    奔驰熄火停下。

    脸色有些疲惫的燃火迅速下车走到后排,恭敬的拉开了车门。

    应邀而来的秦微白走下车,仰头看着视线中极为高大的殿堂。

    沉闷而压抑的夜色悄然间变得明媚灵动起来。

    秦微白站在殿前,虽不动,但却像是聚拢了四周所有的光彩,以至于整个人都绽放着光芒。

    如此矜持,如此高傲,如此威严,又如此清冷。

    她穿着一件淡金色的连衣长裙,小半截雪白细嫩的手臂暴露在空气中,精致的女士腕表是她身上唯一的装饰,秦微白的长发挽起来,柔顺的发丝间插着一枚碧绿的发簪,她安静的站在那,一动不动,整个人身上却带着一种几乎令人不敢直视的尊贵与风姿。

    这是真正的人间绝色,她似乎是想要将自己的美丽在最短的时间燃烧释放出来一样,无所顾忌,不再掩饰,因此美丽也更盛往昔,那是仿若燃烧起来的完美,炽烈而耀眼。

    大殿的大门自动打开。

    王天纵平静的声音从内部传了出来,平静安宁。

    “秦总,请进。”

    大殿里的光随着开门而洒落出来,照亮了殿前古老的牌匾,牌匾上有些黯淡的两个字显得愈发沉凝肃穆。

    那是两个最简单的字。

    天下!

    帝兵山上最著名的天下殿。

    在帝兵山顶,此殿高度仅次于枭雄台,是整个北海王氏最大的宫殿,也是北海王氏最高级别的议事地点,数百年来, 北海王氏每一次的重大举措,都是先在这里有了结果,然后才开始执行。

    这里凝聚了太多的荣光辉煌,毫不夸张的说,站在天下殿中俯瞰下方,所见的一切,就是北海王氏的天下!

    王天纵约秦微白在这里见面,本就代表了北海王氏此番邀约的隆重与诚意。

    秦微白脸色平淡,迈步走进大殿。

    就像是从黑暗走进了光明。

    天下殿占地极大,内部是一间正厅两个偏厅,此处只用来议事,不住人,所以仅有一层,如此一来,在高达近三十米的天花板下,天下殿整个格局显得无比的恢弘壮阔,秦微白置身其中,显得异常渺小。

    这是秦微白第一次走进天下大殿。

    殿内的装饰并不奢华。

    甚至可以说是基本没什么装饰,但一砖一瓦,一根立柱,都尽显沧桑古老,那是足以让人战栗的沉重与肃穆,站在这里,很容易让人想到北海王氏所代表的令人窒息的力量。

    秦微白不动声色,走在殿内铺展的极长的地毯上,仰头望着前方。

    大殿最深处是一层层的台阶。

    每一层台阶都高达将近半米,共九阶,台阶尽头是一处高台,上面横放着一把通体由羊脂白玉打造的巨大座椅。

    这就是北海王氏的王座。

    王天纵坐在上面,这是真正的高高在上。

    秦微白即便仰头,能看到的,也只有王天纵的双脚,甚至看不到他的脸庞和表情。

    秦微白眼神中波光流转,璀璨深邃,如同悠远的夜空。

    她看了王天纵一眼,道:“下来。”

    她的声音很轻,但在大殿里却显得格外清晰。

    王天纵在王座上站起来,一步一步的走下台阶。

    台阶很高。

    所以每一步都必须脚踏实地。

    王天纵来到秦微白面前, 微笑道:“欢迎。”

    他的眼神平静,但眼底深处却有些波动。

    今夜的秦微白确实惊艳。

    不变的容颜,带着仿若升华后的气质。

    如此绝色,王天纵见多了所谓美女,竟然无一人能及。

    “坐。”

    王天纵指了指地毯两侧竖向排列着的柔软的真皮沙发。

    秦微白坐下来。

    清清淡淡。

    沙发与沙发之间摆放着的是上等檀木打造的茶几。

    茶几空荡,没有茶,没有水,没有鲜花。

    王天纵也坐了下来。

    他的脸上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眼神却有些冷冽。

    “我很意外。”

    他说道:“我一直在等你来见我,但现在你出现在我面前,我这里竟然还是没有收到你已经进入北海行省的消息。”

    他缓缓问道:“北海王氏的情报系统,难道这么差劲?”

    “不差。”

    秦微白语气简短。

    “那你是怎么做到的?”

    王天纵脸上的笑意不变。

    “这并不难。”

    秦微白摇了摇头。

    “你知道我会在天下殿等你?”

    王天纵又问。

    “这也不难。”

    秦微白的回答没有变化。

    “了不起。”

    王天纵这次真的笑了起来,浓郁的笑意出现在他的脸上,让他的眼睛也变得温暖了些:“这是我的真心话。轮回宫的情报机构确实很了不起,三年来,你们摧毁了北海王氏在海外近半的情报网络,但我却找不到轮回宫情报机构的运作方式,你们的情报机构,简直就像是不存在一样。偶尔露出点破绽,事后也都证明了这都是陷阱,如此缜密的情报机构,简直是匪夷所思。”

    “陛下过奖了。”

    秦微白平静道:“情报机构并不是一切,轮回宫的情报机构确实有一些巧妙的地方,但最多也只能在某些事情上占一些先机而已。”

    王天纵双眉扬起。

    他深深看了一眼秦微白,笑道:“确实,情报机构并不是一切。”

    他的手指不动声色的敲打着手旁的茶几,突然问道:“轮回宫还能支撑多久?”

    秦微白眼神一冷,看着王天纵。

    王天纵温和的跟秦微白对视着。

    “有劳陛下操心,轮回宫还支撑得住。”

    秦微白说道。

    “现在看来,确实如此。”

    王天纵点了点头:“但都是暂时的。你们的情报机构很强,但这也只能延缓你们覆灭的时间,最起码在我眼中,我看不到轮回宫继续发展下去的希望。北海王氏的情报机构或许臃肿,但并不无能,作为当局者,我大致可以看到这三年来你们的所作所为,呵,轮回宫确实有魄力,你们挑起了黑暗世界的乱战,等同于是跟整个黑暗世界开战。”

    他摇了摇头,淡淡道:“自取灭亡。”

    “这是轮回宫的路。”

    秦微白轻声道,她的声音不焦虑不遗憾,只有平淡:“就算最终覆灭,那也是轮回宫的命运。”

    “你们需要帮助。”

    王天纵笑道:“需要一个真正的盟友,不是跟天都炼狱那种相互防备的状态,而是完全可以信任的盟友。”

    “比如呢?”

    秦微白平静道。

    “比如北海王氏。”

    王天纵手指敲了敲桌面:“我有一个建议,北海王氏与轮回宫全面合作,怎么样?”

    秦微白转过头看了一眼王天纵。

    她的眼眸中没有任何情绪。

    “不怎么样。”

    她说的干脆利落。

    “你们都会死的。”

    王天纵眯了眯眼睛,轻笑道:“跟北海王氏合作,起码还有一线生机,只要你愿意,我可以出面运作,让轮回进入中洲,天都决战的事情,我可以摆平,我会亲自出手,帮你解决掉现在的麻烦,到时轮回宫以中洲为根基,未来不可限量。”

    这绝对是无比诱人的条件。

    王天纵不觉得秦微白有拒绝的理由。

    秦微白确实没有拒绝,但是也没答应。

    她红润娇嫩的嘴角扬起一抹冷笑,继续道:“然后呢?轮回宫进入中洲,我们是盟友,接下来轮回是不是有义务帮你扫平天都炼狱?帮你铲除轮回宫?甚至是叹息城?哦,也许你会许诺给轮回宫中洲战神之位,帮你也就是帮我们自己,陛下,我说的对吗?”

    扫平天都炼狱,铲除昆仑城,叹息城...

    之后如何,根本就不用说了。

    北海王氏多年前的那次沉默,导致了李氏的衰落,同样也清晰表达出了他们不愿意跟任何势力共享中洲的意志。

    “北海王氏不需要你们做这些。”

    王天纵淡淡道:“当然,如果你们愿意做,我们也不会反对。”

    “那你希望轮回宫做什么?”

    秦微白语气中似乎有些诧异。

    “婚姻。”

    王天纵道:“让李天澜跟月瞳结婚,加入我北海王氏,你的存在,还有东城家族那个丫头的存在,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你可以影响到李天澜,只要让他加入我北海王氏,轮回宫就是北海王氏永远的盟友。”

    秦微白静静的看着王天纵。

    半晌,她才突然笑了起来。

    古老而肃穆的大殿随着她的笑容瞬间犹如百花盛放,明媚灿烂的让人目眩神迷。

    “你怕了!”

    秦微白看着王天纵,很肯定的说道。

    王天纵瞳孔收缩了下,沉声道:“这是对我们各方来说最好的结果。”

    “我不会亏待他。”

    王天纵说道:“月瞳嫁给他就是最明确的信号,秦总可知道林族?”

    “知道。”

    秦微白语气淡然,她已经猜到了王天纵想要说什么,眼眸中光彩更冷。

    “林族当年的先祖,与我北海王氏的先祖就有很深的渊源,甚至毫不夸张的说,林族出自于北海王氏。”

    王天纵眼神灼灼:“只要李天澜愿意加入北海王氏,我可以给他当年林族先祖在北海王氏等同的地位!在这里,李天澜可以拥有跟逍遥一样的权力,日后的地位等同于族长,跟圣霄持平,我甚至可以支持他对付昆仑城,他想要的一切,我都能给他。”

    他站起来,摆了摆手,淡淡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李天澜加入北海王氏,轮回宫和叹息城肯定也会转变立场,北海王氏不会贪图轮回宫和叹息城,等时机成熟的时候,李天澜可以跟当年林族的先祖一样脱离出去,随便建立一个家族,到时候他建立的家族,也会成为北海王氏永远的盟友。”

    秦微白一言不发的听着。

    一直到王天纵说完,她才笑了笑道:“你说的这些,你自己信吗?”

    “你怀疑我?”

    王天纵语调冷冽。

    “李氏已经不可能在跟北海王氏...”

    “那是李氏!我说的是李天澜!”

    王天纵冷笑着打断了秦微白的话:“李天澜在李氏真的会有好下场吗?秦总,李氏覆灭了,我们可以同情,但你真以为李氏就是好人?你自己知道怎么回事,李天澜在李氏,就算我不动他,就算昆仑城不动他,他最后也不会有好下场!李氏偏执,李天澜天纵奇才,却背着李氏的包袱,何等可笑?加入北海王氏,才是他最好的选择。”

    秦微白看着王天纵。

    她的眼睛轻轻眯起,很细微的动作,不锋锐,却让她整个人显得有些慵懒。

    “你知道什么?”

    她问道。

    “只是推测。”

    王天纵面无表情,说的有些言不由衷。

    有些事情,秦微白不想让王天纵知道。

    同样有些事情,王天纵也不想让秦微白知道他已经知道。

    比如在天都离奇死亡的华武...

    “你恨李氏。”

    王天纵说道:“所以让李天澜加入北海王氏,是最好的道路。”

    “听起来确实不错。”

    秦微白点了点头,话锋一转道:“不过陛下似乎忘记了一些事情。北海王氏,已经不是几百年前的北海王氏,而你,也不是北海王氏的那位天骄先祖。天澜跟林族的先祖也不同。天澜若加入北海王氏,短期内或许会很风光,但等他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下场未必就会比他在李氏的下场好。”

    “陛下,你是枭雄,你不在乎任何人,也可以牺牲一切,包括你的儿女,你的妻子,甚至是你自己,只要你认为对北海王氏有益,你可以牺牲任何东西,数百年前,你们的先祖可以牺牲一切,只为了保护自己的家人,所以才有了今日的北海王氏。如今你牺牲一切,甚至包括牺牲自己的家人,却只是为了守护北海王氏,我理解你的做法,但绝不会跟你共事。”

    王天纵在秦微白面前来回踱步,半晌都没有说话。

    “你凭什么这么说我?”

    良久,王天纵才问道。

    “没有凭什么。”

    秦微白摇了摇头:“我不需要证据,我认为是这样,所以就可以拒绝你,仅此而已。”

    “你拒绝了我...”

    王天纵若有所思的问道:“你知不知道,在帝兵山拒绝我的人,会有什么下场?”

    “那陛下又知不知道,我在北海行省能绕开你们的情报系统来到这里的时候,会不会多带两个人过来?”

    秦微白似笑非笑道:“比如宫主...再比如...神。”

    王天纵盯着秦微白,没有说话,似乎是在判断真假。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秦微白笑了笑,淡然道:“看来我现在安全了,对吧?”

    “那李天澜呢?”

    王天纵面无表情道:“我说服不了李天澜,也说服不了你,你拒绝了我的建议,李天澜就是我的敌人。”

    “你杀不了他。”

    秦微白站起来,凝视着王天纵的眼睛,语气冰冷道。

    “李鸿河不可能一直保护他,他也会死的。”

    王天纵意味深长道。

    “那是他该死!”

    秦微白的语气不自觉的变得有些尖锐,清澈的眼神也闪过了一丝怨毒。

    王天纵略微一怔。

    他看着秦微白,语气愈发深沉道:“你恨他?或者说,你恨李氏?”

    秦微白深深呼吸,雪白的小手下意识的攥紧又松开。

    “你想知道原因?”

    她问道:“你信天命吗?”

    “信,也不信。”

    王天纵说:“天命就是气数,或者说气运,并非不能更改。”

    “李氏也有自己的玄学之道,李鸿河虽然不是玄学宗师,但起码也略懂一二。”

    秦微白平淡道:“天澜出生时本来气运极盛,但他自身属于个人的气运却几乎被李鸿河抽空,全部转移到了李氏的整体上。”

    王天纵略微皱眉,他是不懂玄学的,但跟玄玄子相处久了,起码也知道一些:“李天澜的气数,三年前似乎就极为强盛了。”

    “你懂什么?!”

    秦微白冷漠道:“那是李鸿河用李氏上千死人凝聚出来的气运,看上去极为强盛,但实际上却全部都是死气!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天澜的人生会极为顺畅,一路势如破竹,但利用死气凝聚的气运,却很难让他活到中年,那时他必死无疑!不过到了那个时候,天澜也已经将李氏重新带到巅峰了,他的死活,李鸿河显然不会在乎!最起码在最开始的时候,他就是这么打算的。”

    王天纵嘴角抽搐了下,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

    这确实是李鸿河可以做出来的事情。

    但王天纵不觉得这有什么错误的。

    如果两人换位,北海王氏需要重新崛起的话,万般无奈之下,他也会选择牺牲自己最为出色的后辈换取整个北海王氏的辉煌。

    这确实是万般无奈。

    但秦微白是李天澜的女人,这所谓的无奈,如何让她接受?

    她恨李鸿河,恨李氏,这是最正常的情绪。

    而且是浓的化不开的仇恨!

    王天纵默默思索着,突然内心一动,下意识道:“不对...”

    他注视着秦微白,眯起眼睛,轻声道:“李天澜现在身负龙脉...”

    如果他的气运全部都是在由死气支撑的话,那他又如何身负全部都是生机的龙脉?

    秦微白漠然。

    她的眼神不舍而凄凉。

    死气是劫。

    三年前,身为无为大师的养女,她在临安求见无为大师的时候,就做好了一切的准备。

    无为大师让李天澜的命格重新归于混沌。

    所谓的死气,所谓的劫,则全部由秦微白来承受。

    所以她才会带着轮回宫自取灭亡。

    李天澜已然大破大立身负龙脉。

    她就要替李天澜应劫。

    秦微白深深呼吸,转身离开大殿。

    她无意于接下来的谈判。

    因为无论王天纵说什么,她都不可能答应。

    “你也恨北海王氏...”

    王天纵在她身后淡然道:“这又是为何?”

    秦微白脚步顿了顿。

    他转身看着王天纵,眼神异样。

    “东城皇图当年在昆仑...”

    她笑了笑:“他是被一个女人一剑刺死的,但当时参与围攻的,还有另外一个女人。”

    王天纵眼角猛地一跳,他认真的看着秦微白,没有说话。

    “轮回确实支撑不了多久了。”

    秦微白说道:“但在轮回消亡之前,我们还有足够的能力给你们所有人一个真正的惊喜。”

    “你这是在找死。”

    王天纵缓缓道:“这又是何苦?你到底想要什么?”

    “新时代。”

    秦微白转身前行,她的声音在天下殿里带出了阵阵的回音,激越如凤鸣:“一个不需要任何伟大家族的新时代。”

    “无论在任何时代,北海王氏都会是最伟大的家族。”

    王天纵眯起眼睛。

    “所以...”

    秦微白清脆娇柔的声音在天下殿中不停回荡。

    “你们应当永坠地狱,万劫不复!”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神乾坤〕〔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帝国吃相〕〔富家女总裁的贴身〕〔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五代梦〕〔亿万豪婿〕〔女总裁的贴身强兵〕〔蝶谷修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