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虐妻上瘾:陆总裁〕〔她来运转〕〔潇潇无情烟雨空〕〔致最初的温柔〕〔重生之御医〕〔娘子威武:丞相夫〕〔状元是我儿砸〕〔次元法典〕〔重生毒后,帝王不〕〔朕醉了〕〔重生青梅逆袭记〕〔智慧追寻者〕〔北不见南枝〕〔异界原始社会生存〕〔农女殊色〕〔拐个王爷来生娃〕〔神魂丹帝〕〔霸道总裁追爱记〕〔我的重生不一样啊〕〔我的人生重置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特战之王 第五十八章:李叔种李树
    ,。

    这一次的秘密见面可谓不欢而散。

    王天纵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反而更加确认了轮回宫和北海王氏的敌对关系。

    秦微白已经离开。

    但她的声音却仿佛依旧回荡在天下殿这片古老而肃穆的空间中。

    你们应当永坠地狱!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很平缓,很清淡。

    没有咬牙切齿,没有歇斯底里,就像是在说着一件最普通的事情。

    平平静静。

    平静到极致,本身就是一种疯狂。

    王天纵能够感受到那份平静背后的坚决。

    那就是恨意。

    不死不休的恨意。

    越平静,越激烈。

    王天纵内心有些烦躁,甚至有些杀机。

    但他却依旧没有阻止秦微白离开。

    他站在天下殿的门前,看着风姿无双的秦微白走上车,看着燃火启动了车子。

    黑色的奔驰在寂静的夜色中倒退,远去,下山,逐渐变成了一个小红点,愈发模糊。

    王天纵一动不动。

    他在思考。

    思考着今晚见面的每一个细节。

    这次的见面虽然双方说了很多,但时间却不长。

    可王天纵却想了很久很久,甚至超过了这次谈话的时间。

    接近深夜的帝兵山上有了风。

    带着深海腥咸气息的风吹过来,沉闷稍退,天下殿前的花草树梢慵懒的随风而动。

    王天纵回忆着刚刚的对话,内心逐渐平静下来。

    他不会因为任何事情而干扰自己的判断,也不会在心情烦乱的时候做出任何决定。

    谈话的大部分内容开始在他心中淡去。

    王天纵的眼神中重新恢复了深邃。

    天下殿门前有一颗李树,李树并不如何挺拔,但松散的枝干树梢却极为苍翠。

    李树的品种是星国培育的黑琥珀,一般都是在七月下旬成熟,口感极为香甜。

    这是天下殿门前唯一的一颗树木,栽种在花草间,鹤立鸡群。

    王天纵走出大殿,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的李树,沉默不语。

    风大了。

    风又小了。

    帝兵山上的灯光逐渐关闭。

    星光黯淡的苍穹上有雷声滚动。

    天下殿一片沉寂。

    站在李树前的王天纵沉默的犹如一尊雕像。

    “要下雨了。”

    一道温柔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

    夏至出现在王天纵身边,她看着丈夫,有些灵动活泼的眼神带着忧虑:“先回去吧?”

    王天纵摇了摇头,还在思索。

    “谈的不好?”

    夏至问道。

    王天纵嗯了一声,笑道:“比没谈之前还要糟糕,我不该邀请她来的,没什么意义。”

    他从来不介意跟妻子说黑暗世界的大势与自己的谋划。

    夏至性子活泼单纯,甚至有些娇憨,对于黑暗世界的一切根本就不放在心上,王天纵也不指望妻子能为自己分析什么。

    他说了。

    她听了。

    她忘了。

    仅此就足够。

    “轮回宫...”

    夏至皱了皱眉,她性子单纯,但却不是真的没心没肺,王天纵这段时间愈发沉默,她看在眼里,隐约也知道这是为什么。

    这也是她不解的地方。

    “轮回宫,为什么会给你这么大的压力?”

    夏至问道。

    “因为轮回宫主。”

    王天纵的眼神深邃而阴沉。

    夏至知道轮回宫主。

    不是因为轮回宫主战败了古行云,而是因为那个女人曾经带着轮回十二天王直接上了帝兵山,并且全身而退。

    “她很强吗?”

    夏至眼神有些疑惑。

    王天纵沉默了一下,似乎也在思索这个他本应该知道答案的问题。

    轮回宫主的战力到底如何?

    “不强。”

    王天纵思索了下,摇了摇头:“但也很强。”

    夏至静静的看着王天纵。

    站在神榜第一的角度来看轮回宫主,轮回宫主确实不算强大,尽管她如今在神榜中的排名极高。

    “如果论纯粹的战斗力的话,轮回宫主应该不会是古行云的对手。”

    王天纵说道:“三年前古行云的那次失败,完全是大意了,他根本没有料到轮回宫主用出了他们昆仑城的十方绝域。如果现在两人遇上,古行云会胜,虽然自身也要付出很大的代价,但他确实是要比轮回宫主略强一线。”

    “那...”

    夏至张了张嘴。

    古行云略强于轮回宫主。

    所以他即便胜了轮回宫主, 自身也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王天纵强于古行云。

    夏至不认为自己的丈夫胜了古行云需要什么代价。

    神榜第一和神榜第五,差距看似不大,但那微妙的距离却同样也是天差地别的距离。

    昆仑城与北海王氏共存于中洲,不是因为他们的武道实力可以跟北海王氏分庭抗礼,而是因为大势,因为政治,因为权谋,因为平衡,因为很多东西。

    各大超级势力之间,领袖的实力是很关键,但没有关键到可以决定生死存亡,否则北海王氏早就一统全世界了。

    但轮回宫不同。

    轮回宫发展极快,可他们至今没有根基,也没有底蕴。

    轮回宫主就是一切。

    她一死,轮回就会彻底覆灭。

    轮回宫主如果略逊于古行云的话,王天纵又为何如此重视她?

    “只是胜负的话,确实是这样。”

    王天纵说道,他想起了轮回宫主当初登临帝兵山时那隐而不发的一剑。

    “她强大的不在于她的综合战力,而是在于那一剑!”

    王天纵眯起了眼睛,眼神有些阴冷。

    任何高手都有在绝境中临死反击的手段。

    可轮回宫主那一剑给王天纵的感觉却截然不同!

    对方的综合战力并不算多么顶尖,可当初那一剑带给他的感觉却让他感受到了近乎致命的威胁。

    那是惨烈的无视生死的一剑。

    一剑出,轮回宫主必死,但王天纵也不认为自己可以完好无损的接下来。

    他会重伤。

    而且是绝对的大重伤!

    这一剑才是轮回宫主能够跻身神榜最前列的关键。

    她不算强,但也很强。

    “就是因为这个?”

    夏至眼神有些迷惑。

    “这是一个原因。”

    王天纵轻声道:“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她是个疯子。”

    一个性格极端且疯狂的女人掌控那一剑,任何人都会忌惮,会重视。

    秦微白说轮回宫就算在不能支撑的时候也会给所有人一个惊喜。

    王天纵不怀疑这一点。

    仅仅是那一剑,对任何一个人来说都足以成为惊喜。

    王天纵深深呼吸,抽出一支烟点燃。

    电话铃声突然响起。

    在沉寂的夜中显得有些刺耳。

    王天纵掏出手机看了看,是苍穹的电话。

    北海王氏的半步无敌境高手苍穹。

    即便在黑暗世界的乱战中,他也是极少出手,只有北海王氏的几个核心人物知道,苍穹早在一年多前,就已经带着一些精锐秘密进入了雪国。

    王天纵接通了电话。

    “陛下。”

    苍穹没有任何废话,第一句话就直奔主题,他的声音有些疲惫和复杂,轻声道:“我刚刚得到消息,弗拉基米尔家族已经被灭族了。”

    即便是以王天纵的心智,听到这个消息也忍不住手掌一颤。

    弗拉基米尔。

    在雪国语言中,意为拥有世界。

    弗拉基米尔家族不曾拥有世界,但某种程度上,却可以说是拥有雪国。

    雪国六大寡头之一,弗拉基米尔家族每一个重要人物在雪国都是身居要职, 或者在不同的领域内呼风唤雨,可如今苍穹传来的消息,却是灭族!

    不止是族长被杀。

    而是全族被灭。

    如此根深蒂固的寡头家族在雪国消失,恐怕不用等到天亮,整个雪国都会彻底陷入混乱。

    “谁干的?”

    王天纵凝声道。

    “目前所有的线索都指向极地联盟,看上去像是极地联盟的内乱,但这也太夸张了些。”

    苍穹苦笑着说道。

    王天纵沉吟不语。

    极地联盟内乱,乱到弗拉基米尔家族被灭族的地步,确实夸张。

    即便是在极地联盟,弗拉基米尔家族也是最核心的组成部分之一,在联盟内举足轻重,如果仅仅是内乱,最多也就是换个族长的事情,全族被灭, 这足以动摇极地联盟的根基,内乱的任何一方都不会这么做。

    极地联盟如今的主宰代号暴君。

    在新神榜排名中位列第七位,他是暴君,但可不是傻子。

    “轮回宫出手了。”

    王天纵语气低沉的说道。

    他没有最直接的证据证明轮回宫出手。

    但轮回宫这三年来在雪国的一些动向,却足以支持王天纵做出这个推测。

    三年前,他曾经邀请暴君来北海王氏做客。

    暴君如约而至。

    王天纵已经提醒了他注意轮回宫,可暴君很快就被极地联盟接下来爆发的内乱牵扯了精力。

    三年来,极地联盟内部动荡不停,但始终还在控制范围之内。

    弗拉基米尔家族被灭族,绝对是轮回宫亮出的第一颗獠牙!

    在黑暗世界中,这也将成为最为明确的信号。

    因为这意味着极地联盟的内乱已经完全失控。

    意味着极地联盟的江山岌岌可危。

    极地联盟如果彻底崩塌,整个雪国甚至整个东欧的黑暗世界,谁会是新的王者?

    最起码在局势不明的情况下,任何一个超级势力,都有希望。

    王天纵呼吸急促。

    他甚至不用去想接下来的场面。

    没有人愿意放弃这么大的利益。

    黑暗世界本来就是一片混乱,如今极地联盟岌岌可危,不会让黑暗世界的乱局停下,反而会给所有人一个死战到底的理由。

    而整个雪国,也将成为黑暗世界所有势力角逐的战场!

    王天纵阻止不了这一切。

    这次的事情,他不想参与都不可能。

    雪国距离北海行省太近了。

    各大势力在雪国争锋,对北海王氏绝对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威胁。

    更重要的是,在各大势力眼中,距离雪国很近的北海王氏,同样是不容忽视的威胁。

    王天纵突然发现北海王氏的处境竟然如此急迫。

    他还有很多的事情没做。

    李鸿河没死。

    李天澜没死。

    跟昆仑城的合作也没有正式开始。

    如今雪国,这个全世界疆域最庞大的国家又成了战场。

    如果这是轮回宫的目标,那么如今这一切都不会是巧合。

    王天纵深深吸了口香烟。

    乱局之中,他的眼神比起平日里还要冷静。

    那是没有任何情绪的冰冷和理智。

    “我知道了。”

    他拿着手机:“静观其变,不要做出头鸟,我会派人过去,等我解决了中洲的事情,我也会亲自过去。”

    “好。”

    苍穹的声音振奋。

    一句话的时间,王天纵的眼神已经变得平静而坚决。

    王天纵挂断了电话,看着面前的李子树。

    七月初。

    树上已经挂满了果实,虽然还不是彻底成熟,但颜色已经转变成了浓郁的紫色。

    王天纵伸出手摘了一颗果子,随手擦了擦,放进嘴里。

    未熟的果子有些酸涩。

    王天纵却吃的很认真,将所有的苦涩一点点的吃进了肚子里。

    “酸的。”

    他说了一句,随手扔掉了果核。

    他的动作很轻。

    但果核飞跃的轨迹却笔直如线,瞬间穿透了整个果树。

    天下殿前无剑意。

    但茂密的果树却在一瞬间骤然炸裂,树枝,树干,树根,所有的一切都飞舞向高空。

    细微的风吹过去。

    凌乱飞舞的果树悄然间完全消失。

    地面上的一个深坑成了果树存在的唯一痕迹。

    夏至怔怔的看着李树在空中灰飞烟灭。

    她至今还记得当初这颗果树栽种在天下殿前的场景。

    那个时候,她还是个孩子。

    王天纵也是个孩子。

    李狂徒也是个孩子。

    那个时候,李鸿河还是中洲的战神,还是他们这些孩子的李叔叔。

    那是一个春天。

    李叔叔跟王伯伯以及北海王氏的几位顶尖人物在天下殿意识。

    还是孩子的王天纵和夏至在天下殿前玩闹。

    王天纵手里拿着一个果子咬了一口。

    他当年说:“酸的。”

    于是果子被他扔出去,扔到了天下殿的正门口。

    李叔叔从门口走出来,随手接住了王天纵扔过来的果子。

    于是天下殿门前多了一颗李树。

    李叔种下的李树。

    这些年来,除了在枭雄台枭雄石上刻下的名字,这颗李树已经是李鸿河留在帝兵山的最后一点痕迹。

    如今这点痕迹,或者说情义,已经被剑意完全绞碎,归于虚无。

    李树不在了。

    李叔似乎也没必要存在了。

    夏至的眼神有些伤感。

    一脸平静的王天纵转过身,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你先睡吧,我去趟实验室,然后直接下山。”

    “下山?”

    夏至娇躯一颤。

    “先去昆仑,再去临安。”

    王天纵语气平淡。

    时间不多。

    他决心已定,不想在耽搁了。

    夏至默然,欲言又止。

    轮回宫,临安,李天澜,雪国...

    黑暗世界巨变已经发生。

    即便是王天纵,这次似乎也没什么把握。

    否则他根本不用去实验室那那份提炼出来的永生药剂。

    关键时刻,那就等于是王天纵的一条命。

    “小心,我在家里等你。”

    夏至轻声道,她的眼神有些忧虑。

    “放心。”

    王天纵笑了笑:“等我回来的时候,什么事情都不会有了。”

    他从夏至身边走过去。

    路过了那颗李树原本存在的土坑。

    王天纵一脚踏过。

    漫天剑气陡然从上方垂落, 刺入地表。

    坚硬的地面开始颤抖,土坑飞速扩散,地面在塌陷,变成了一个方圆数十米的圆坑。

    坑底冒出了水光。

    看上去像是一片小池塘。

    李树的所有痕迹彻底消散。

    “种点荷花吧。”

    王天纵说道:“明年就可以吃到你做的莲子羹了。”

    ......

    王天纵一直在实验室内呆到了深夜。

    离开实验室的时候,他的脖子里已经多了一个水晶吊坠。

    吊坠晶莹剔透,形状古怪,看上去像是一个小哨子,几滴深紫色的液体在哨子内缓缓流淌,光芒炫目。

    他重新回到了天下殿。

    夏至已经离开。

    被他一脚踏出来的小池塘里水光愈发明显。

    王天纵随意看了一眼,重新走进了天下殿。

    大门在他身后缓缓合拢。

    殿内一片黑暗。

    王天纵没有开灯,只是在黑暗中一步一步的走进大殿深处。

    他登上了台阶,重新回到了象征着北海王氏至高权力的白玉王座上。

    王天纵的表情慎重而谨慎。

    他触碰了下椅背后方一个不易察觉的机关。

    白玉王座开始向前推动。

    无声无息。

    一条隐蔽的通道在王座下方露出来。

    王天纵一脸平静的走了进去。

    王座重新合拢,彻底合拢的瞬间,带起了一道咔嚓的轻响。

    于是隐蔽的通道里亮起了灯光。

    灯光幽暗。

    王天纵在幽暗的通道里走了很久,他的面前才出现了一道古铜色的大门。

    古铜色的大门在灯光中泛着阴森的光泽。

    两扇门,两幅徽章。

    左侧的门板上雕刻着北海王氏苍穹与大海的家徽。

    而右侧门板上,却凌乱的雕刻着一些线条。

    看似毫无规律的线条说不出的阴冷诡异,混乱的线条朝着中间聚集,模糊的形成了一个轮廓。

    轮廓上方有两个不规则的菱形,像是一双眼睛。

    恶魔之眼。

    两只眼睛,左眼代表通行,右眼则代表毁灭。

    王天纵伸出手,触碰了下左侧的眼睛。

    门板中央凹陷下去,浮现出一块屏幕。

    王天纵输入密码。

    屏幕中射出了光芒,扫遍王天纵全身,随即咔嚓一声,古铜大门向着两侧打开。

    一股凛冽的冰寒扑面而来。

    门后的世界,依旧是一条窄小幽暗的通道,只不过却极为寒冷干燥。

    王天纵沿着通道又走了很久,才来到另一道门前。

    一样的程序。

    第二道大门打开。

    门内的世界是一个超低温的大厅,温度甚至已经逼近了零下五十度。

    王天纵的呼吸中带着白色的寒气。

    他默默的扫视着眼前的大厅。

    大厅极大。

    一具具冰棺是大厅里唯一的东西。

    冰棺一排一排的排列着,足有数百具冰棺。

    只不过目前所有的冰棺中已经有绝大多数都空置起来,只有少量的冰棺中,躺着一个个宛若沉睡的身影。

    这座大厅,论位置,此时应该已经在北海王氏枭雄台的地下数十米的下方。

    而少量冰棺中的身影,就是北海王氏隐藏的最为隐蔽的力量。

    恶魔军团!

    王天纵站在门前。

    门前有一排按钮,像是开关。

    王天纵伸出手,轻轻触碰着面前的按钮。

    极寒的低温中,他的头脑愈发冷静。

    提炼永生药剂。

    唤醒几乎从来都不出现的恶魔军团。

    都是为了应付接下来的乱世。

    如果他说服了秦微白,这一切或许都用不上。

    但秦微白拒绝了他。

    她恨北海王氏。

    王天纵皱了皱眉,因为东城皇图。因为当年。

    他看着面前的按钮,面无表情的自言自语道:“东城皇图是谁?”

    他的手指按了下去。

    按钮轻轻动荡。

    大厅里响起一声正常人听不到的嗡鸣超声波。

    声波席卷大厅。

    特殊,特定的波段以肉眼不可见的状态环绕在距离王天纵最近的几具冰棺周围。

    悄无声息的。

    冰棺之中,一个又一个似乎在沉睡的身影睁开了眼睛。

    一只一只有些僵硬的手掌抬起来,扒开了手中的冰棺。

    冰棺里的人影带着浑身的冰屑坐起来。

    每个人都沉默无声的看着王天纵。

    画面诡异而惊悚。

    王天纵路过走过面前的冰棺。

    对应着每个人的启动口令在大厅中响起,沉稳而清晰。

    “沉默。暗影。狂潮。秋水。琥珀。怒海。平湖。末日。屠戮。神剑。天罚。死亡。”

    王天纵清晰的声音在大厅里不停回荡着,恶魔军团就是北海部队最神秘的底蕴之一,每一名战士,在经过改造之后都必须回到这里沉睡。

    他们的强大无可比拟。

    但过于强大的力量却让他们的**处在接近崩溃的边缘。

    所以大多数的时间里,他们都是在最低的温度下沉睡着,他们跟中洲的兵马俑不同,跟东岛的草稚部队也不同,他们的战斗力极度强大,但却因为不能控制住过于强大的力量,而不能长时间暴露在外界。

    于是兵马俑和草稚部队成了可以随时用口令唤醒,随时可以重复使用的超级改造战士。

    而恶魔军团,成了北海王氏的底蕴,成了最残酷也最奢侈的...消耗品!

    王天纵看着冰棺中坐起来的身影,眼神平和的吐出了最后一个口令。

    “灭绝。”

    十二句口令。

    十二名战士的身体同时震动了一下。

    依旧是沉默无声的。

    但所有人的眼神都集中在了王天纵身上。

    “口令...正确。”

    一道有些机械的声音响起,似乎沉睡了太久,以至于他们一时间还有些迟钝:“何事?”

    “请各位前往雪国。”

    王天纵语气平静。

    北海行省的上空骤然响起一声狂雷。

    狂雷笼罩了整个帝兵山,巨大的声浪生生灌入地底,酝酿许久的暴雨倾盆而至,狂乱飘洒, 枭雄台下扬起了巨浪,拍击着帝兵山,地下数十米处的恶魔大厅中,除了沉闷的雷声,只剩下狂暴的潮声。

    潮声不绝。

    僵硬迟钝的声音再一次响起:“我们...马上...出发...”

    他们是北海王氏最奢侈的消耗品。

    从被唤醒的那一刻,就已经有了改变不了的命运。

    十二人,依次走出冰棺,走向大厅出口。

    王天纵站在他们身后深深鞠躬。

    巨大的潮声中,他的声音在大厅里不断扩散,平静而恭敬。

    “北海王氏后辈王天纵,恭送各位前辈上路。”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我来自缪星〕〔撞生缘〕〔头条星闻:总裁宠〕〔头牌经纪人:你老〕〔明朝败家子〕〔诸天最强大BOSS〕〔六宫凤华〕〔洪荒之六道真人〕〔穿梭时空的侠客〕〔盲妃嫁到:王爷别〕〔逆世腹黑灵魂师〕〔艾泽拉斯冰王子〕〔豪门的修真继承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