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特战之王 第一百零四章:决战之地
    ,。

    (八千字的大章节~你们懂~)

    ...

    凛冽的风永不停歇的吹过山野。

    苍茫的雪在空中近似于永恒的飞舞着。

    孤寂,单调,森冷。

    无论风霜雨雪,无论盛夏寒冬,这里的风雪似乎永远都是一成不变,带着像是要呼啸到地老天的苍凉。

    雪中有山。

    山下有城。

    精致而古朴的黑色城市沉寂在白雪之下,黑白相间,看上去无比的神秘而威严。

    烈风,大雪,高山,黑城。

    在西北似乎永远都阴沉的天空下,这是一幅极为震撼人心的画面。

    古行云站在山巅,迎着风雪。

    昆仑很大。

    但这座山却是方圆百里最高的山峰,立于此间,城在脚下,山在脚下,整个世界,似乎都在他的脚下匍匐。

    如此高的位置,华亭,幽州,全世界的各个角落,都近在眼前。

    古行云能够感受到自己绝对的强大,能够看到昆仑城绝对的辉煌。

    中洲已经站在了世界的制高点。

    而昆仑城则身在中洲的最高处。

    他则站在昆仑城的巅峰位置,俯视人世间。

    丰功伟绩,盖世武功。

    古行云笑了起来,他的笑声轻而易举的穿过天地,在群山白雪之间隆隆回荡。

    鲜血在被背后流淌着,数十具的尸首倒在他身后,鲜血染红了大片的雪地。

    古行云转身看着那些尸首。

    尸首并不多,但一个个相貌身材迥异,每一个人,代表的都是这个世间的巅峰力量,每一把兵器,在黑暗世界都是大名鼎鼎的神兵。

    而如今兵器折断,所谓的无敌,全部都成了尸体。

    古行云看着自己的手臂。

    他的手臂上缠绕着一个黑色的护臂,狰狞而阴森。

    这就是黑暗世界中号称第一凶兵的人皇。

    古行云继续狂笑,嚣张而放肆。

    在他脚边, 北海王氏的名剑听海已经断裂成了两截,中洲剑皇王天纵的尸体几乎全部淹没在风雪之中。

    王天纵之后,是李鸿河,是李狂徒,是神,是林枫亭,是轮回宫主,是极地联盟的暴君,是教廷的圣战天使阿瑞西斯,是星国战神卡斯罗特...

    一个个大名鼎鼎的名字,如今全部都变成了死人。

    古行云冷笑着欣赏着自己的作品。

    他一具具尸体看过去,表情愈发满意。

    从头到尾,当看到最后一具尸体的时候,古行云皱了皱眉。

    他觉得自己像是忽略了什么,似乎...这些尸体中,少了个人?

    少了谁?

    是谁还没死?

    他又数了一遍。

    王天纵,李鸿河,李狂徒,夏至,司徒沧月,甚至连离兮的尸体都在这里。

    他想不起来到底是少了谁。

    古行云冷哼一声,语气阴冷道:“全部当诛。”

    他的眼神望向天边。

    一片阴沉飞雪的天地尽头亮起了一团橘色的光芒。

    橘色的光芒在他进入他视线的一瞬间陡然扩散,变成了无尽汹涌的烈火,烈火燃烧着整片天空,凛冽的风,飞扬的雪全部静止,燃烧的天空缓缓压下来,高山在崩碎,黑城摇摇欲坠,古行云的身体一瞬间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充斥着毁灭意味的漫天火光落下来,将他彻底包裹。

    黑城陡然间完全崩碎。

    轰鸣的巨响中,世界一片黑暗。

    古行云猛地睁开了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

    窗外阳光正盛。

    明媚的光线透过窗户洒进来,房间里很干净,很清爽。

    古行云的眼前一片白色,口鼻间到处都是刺鼻的医院消毒水的味道。

    他急促的喘息着,良久才意识到自己刚刚不过是经历了一场梦境。

    梦境中他强大的足以掀翻整个世界,中洲的六大集团在他的运作下损失惨重,巅峰时期的李氏和北海王氏被他一手覆灭,世界各大超级势力全部在他脚下臣服,那个时候他还很年轻,意气风发,不可一世。

    那是最美妙不过的梦境。

    可现在回想,在不断消失的梦境画面中,古行云能感受到的却只有恐惧。

    犹如经历了最可怕的噩梦之后的恐惧。

    他的心脏疯狂的跳动着,一头冷汗,口干舌燥,他深呼吸一口,猛然起身想要找水,但身体刚刚一动,浑身上下撕裂般的痛楚顿时让他从病床上摔下来,他的身体剧烈颤抖着,大脑空白,但内心却彻底清醒过来。

    他忘记了噩梦,想起了自己被袭击的那个夜晚。

    李天澜。

    李天澜!

    古行云咬着牙,强忍着身体的剧痛,一点点的重新挪到病床上,犹如受伤的野兽,低沉的喘息着。

    视线中的一切彻底清晰起来。

    他所在的房间是一间病房,似乎是一个单间,但此时却并排放着三张病床,他的病床在最中间的位置,左侧是一身病号服的离倾城。

    今年刚刚二十岁的少女脸色苍白,长长的睫毛有些不安的眨动着,阳光落在她身上,带着一种美轮美奂的魅力,她似乎有些疼痛,但呼吸却变得平稳下来。

    古行云松了口气,看着昏迷中的女儿,眼神复杂。

    他转过头,看着右侧。

    右侧的古千川同样也在昏睡,古行云随意扫了一眼,动作猛地一僵。

    他死死的盯着躺在病床上的古千川。

    古千川一动不动,但衣服上一条袖口中却空空荡荡。

    古行云一脸匪夷所思的表情,就犹如大白天见到了鬼一样。

    门外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

    病房被推开,一名中年男人快步走进病房,脸色肃穆。

    男人相貌英俊,但脸上却带着一条极为醒目的伤疤,他的身材略矮,一身中将军装,看上去无比的凌厉霸道。

    “殿下,你没事吧?”

    中将伸出手跟古行云握了握,表情诚恳而严肃。

    但古行云却清晰的从对方眼睛里看到了一抹幸灾乐祸般的嘲弄。

    “没事。”

    古行云语气阴冷。

    华亭特别行动局局长叶封城。

    北海王氏的中坚干将之一,在中洲的惊雷境巅峰高手中,他的实力或许不算顶尖,但却是赫赫有名的狂人,古行云在华亭遇袭,以叶封城的职务,自然要来探望。

    “没事就好。”

    叶封城笑了笑,随便拉了张椅子在古行云对面坐下来:“张部长目前还在冬山进行调查。不得不说,昨晚袭击您和古千川元帅的人实在是胆大妄为,但我们目前暂时还没有掌握太多的线索,不知道您能不能给我们提供一些有用的消息?哦,对了,您的护卫还有几人幸存,听他们说,您提起过李天澜的名字?”

    古千川脸色一变,深深看了一眼叶封城。

    叶封城笑容依旧,但眼神中的嘲讽却已经不加掩饰,他意味深长道:“难道说,堂堂中洲战神,竟然被一个年轻人袭击重伤?”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古行云眯起眼睛,他想起昨晚的一切,深深呼吸,短时间内就已经下定了决心:“我没见过李天澜。昨晚袭击我的人,我也不认识。这需要你们华亭特别行动局调查,如果你们人手不足,可以上报给特战总部,昆仑城也可以直接插手。”

    古行云的声音有些扭曲压抑,天知道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是有多么的憋屈。

    可他当真没有足够的证据去钉死李天澜,继续闹下去,整个昆仑城都成了成全李天澜威望的笑话,这口气他只能憋着。

    “我们会尽力。”

    叶封城笑了笑,站起身道:“那就这样。殿下好好休息,我已经通知了钟书记,稍后他会前来探望。”

    他转身离开病房,背影潇洒。

    古行云一脸阴沉的看着叶封城的背影,嘴角抽搐着,良久,才喃喃自语道:“这件事情不会这么算了!”

    他找不到证据钉死李天澜。

    但昆仑城如今却有着远超李氏的实力,而且还有着跟北海王氏相同的立场。

    找不到证据,那就不找了。

    “他必须死!必须死!这个杂种,把他千刀万剐,剁碎了喂狗!”

    一道沙哑痛苦中带着极大怨毒的声音猛然间从古行云耳边响起。

    古行云转过头。

    他右侧的病床上,古千川已经醒了过来,他死死捂住自己少了一只手臂的肩头,眼神混乱,整个人的脸庞都扭曲着,狰狞恶毒的近乎疯狂。

    古行云内心涌出一抹愤怒。

    他被袭击逃亡,但只要还能支撑下去,问题就不会很大。

    古千川丢掉的这条胳膊,才是昆仑城丢人现眼的根源。

    堂堂圣榜无敌竟然被一个年轻人斩断了臂膀,这除了说明李天澜足够惊艳之外,只能更加说明昆仑城的无能。

    “你怎么搞成这个样子?”

    古行云皱起了眉头问道。

    古千川愣了一下,他能听出古行云语气中的不满。

    他的脸色一瞬间涨红,但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自己一时大意?又或者太过关心古行云的安慰?这种解释客观上可以接受,但在古行云的眼里,这无疑是他不堪大用的表现。

    古千川低下头,死死握住了自己的拳头。

    “如果你问题不大的话,先带着倾城离开华亭。”

    古行云平静道。

    古千川下意识的抬起头:“你呢?”

    “我?”

    古行云自嘲一笑:“恐怕不用等到天黑,我被李天澜袭击重伤的事情就会传遍中洲,如果我不露面,甚至传闻我死了的都大有人在,我怎么走?能走到哪去?我必须留下参加最终演习,在此之前,我哪都不能去!”

    如果是平时,古行云自然不用在乎这些传言。

    可如今他确实重伤,而且注定在接下来很长时间一段时间不会露面,如此一来,这些传言就足够致命。

    所以他现在根本不可能离开华亭。

    哪怕是强撑着,他也必须要将最终演习撑完。

    “李天澜呢?难道这次的事情,就这么算了?!”

    古千川语气阴沉。

    “算了?!”

    古行云冷笑一声:“他会死!而且会死在演习上。”

    他没告诉叶封城是李天澜袭击的他,他也不准备告诉任何人。

    但这不意味着他会将这件事情放下。

    算了?怎么可能?

    古行云低下头,从盛放着自己脏衣服的袋子里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

    ......

    昆仑。

    那座屹立在风雪间的威严黑色城市中,一只素白纤嫩的手掌按下了接听键,但却不曾主动开口。

    电话两端隔着城市,隔着风雪,隔着高山河流,隔着大海,只有静默,只有麻木。

    古行云似乎早已适应了对方的态度,所以电话中,他的语气没有丝毫的起伏。

    “你来华亭!”

    他的语气近乎于命令。

    “有事吗?”

    离兮紧紧握住手里的手机,语气麻木的问道。

    “替我杀一个人!”

    古行云语气阴冷:“你不是说早已跟李氏再无关联吗?很好,最终演习,我给你一个机会证明自己。我要你在演习现场亲自出手击杀李天澜!我不想听废话,你马上过来。”

    在他身受重伤的情况下,古千川已经很难去制衡李天澜,昆仑城没那么多深厚的底蕴和破坏力惊人的秘密部队,就算有,古行云也不想浪费在李天澜身上。

    让离兮出手,是最稳妥的选择。

    当所有人都惊叹于南美蒋氏的高端战力足足有三位无敌境的时候,却只有极少数人知道,昆仑城,同样也有三位无敌境。

    现在的南美蒋氏,无敌境只剩下两位。

    而昆仑城,还是有三位。

    同样更少有人知道的是,身为昆仑城的城主,古行云并非是昆仑城的最强者。

    论实力,出自于昆仑城,但当年又深受李狂徒宠爱,集十方绝域与剑二十四两大传承于一身的离兮,这位麻木死寂的城主夫人,才是昆仑城的最强者!

    离兮沉默着,半晌都没有说话。

    “怎么?贱人,不想出手?!”

    古行云的语气逐渐变得暴躁起来。

    离兮握住电话的手还是颤抖,她的脸色苍白的放佛透明。

    “我出手过!”

    她强自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三年前,在天都,我已经杀了他一次!”

    “但他没死。”

    古行云语气阴冷道:“那你就在杀一次,完成你三年前没完成的事情,否则我不保证倾城的命运。”

    离兮的脸色愈发苍白。

    倾城。

    又是倾城。

    三年前她的天都之行,就是跟她的女儿离倾城有关。

    当时如果她不去天都,古行云就会将离倾城放到天都,甚至直接不动声色的安排到李天澜身边,那样的结果,就已经等于是从根本上注定了离倾城今后的命运。

    她的女儿会重复她当年的道路,当旧事再次轮回。

    所以她阻止了古行云,亲自去了天都。

    而近日,古行云让她去华亭,这完全就是跟当年一样的威胁。

    很下三滥。

    但却绝对的有效。

    “华亭的事情结束之后,你便代表昆仑城去雪国。事后我会将女儿还给你。”

    古行云说了一句,直接挂断了电话。

    离兮仿佛一瞬间被抽空了所有的力气。

    她麻木的放下手机,沉默了不知多久,才缓缓转身,走出门外。

    门外的风雪依旧在呼啸。

    整座黑色的城市都显得愈发阴森。

    一名侍女走了过来,语气恭敬乖巧道:“夫人...”

    “准备直升机。”

    离兮麻木的说道:“我要去华亭。”

    ......

    在通讯爆炸的年代,任何所谓的情报,不过就是一个电话,一封邮件的事情。

    如果更谨慎一点的话,那也就是一个加密电话,一封加密邮件的事情。

    古行云遇袭是中洲的大事。

    大事往往不会被保密。

    所以当华亭的驻军,警察,特别行动局一起冲上冬山的时候,王圣霄就已经接到了华亭特别行动局局长叶封城亲自打来的电话。

    接到电话的时候,王圣霄还在床上跟宋词聊天,可听完电话内容之后,自从突破进入惊雷境巅峰后就一直很从容的王圣霄脸色就彻底变了。

    他就保持着接电话的怪异姿势,直到叶封城挂断电话很久之后,他的动作都没有丝毫变过。

    没有愤怒,没有嫉妒,没有不甘。

    他静静的坐着,眼神中全部都是惊诧,疑惑,以及苦涩。

    “怎么了?”

    宋词很明显的察觉到了王圣霄的不同寻常,穿上睡衣后坐在了他身边。

    王圣霄一动不动,毫无反应。

    直到宋词问了第三遍的时候,他才深深呼吸一口,看了宋词一眼。

    “你说...”

    王圣霄的声音有些飘忽,但他的眼神却逐渐变得镇定:“我现在全力一战的话,能有多强?”

    宋词若有所思。

    王圣霄是惊雷境巅峰。

    但他却是有着顶尖传承而且身具风雷双脉的惊雷境巅峰,这样的人在任何境界中都足以表现出碾压甚至横扫所有同境界对手的实力。

    王圣霄有多强?

    宋词想了想,轻声道:“如果全力相搏的话,你现在应该足以硬抗最顶尖的半步无敌境,普通的半步无敌,不会是你的对手。”

    “真强。”

    王圣霄笑了,但却笑的有些自嘲:“现在的我,比姜哥如何?”

    姜哥?

    宋词有些疑惑,想了想,才不确定道:“帝江大人?”

    王圣霄点了点头。

    “帝江大人是陛下高徒,如今已经是无敌境战斗力,他即将成为中洲最年轻的元帅。你和他比起来,暂时还差一些。”

    宋词谨慎的说道。

    “是啊,确实要差一些。”

    王圣霄轻声自语道:“但姜哥跟古千川比起来的话,也是要差一些的。”

    宋词默然。

    双雷脉的帝江,虽然暂时还不曾进入无敌境,但跟刚刚突破无敌境的古千川比起来,应该是不分上下,在力量上略强一线都有可能。

    可古千川进入无敌境已经足足八年。

    他稳固了自己的境界,对真武十绝的理解更进一步,成功跻身圣榜。

    帝江不入无敌,比起古千川确实要略逊半筹。

    “可是就在几个小时前,李天澜袭击了紫金楼阁,不仅断掉古千川一臂,还逼的古行云逃亡。”

    王圣霄终于苦笑起来,他的眼神愈发困惑:“这一切,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宋词脸色巨变。

    逼的古行云逃亡不算什么。

    古行云本就是重伤在身。

    但断掉古千川一臂,这才是真正的匪夷所思。

    李天澜难道已经进入无敌境?

    二十二岁的无敌境,他的身体怎么可能承受如此巨大的力量?

    “假的!”

    宋词甚至没有多想,本能的说了一句。

    王圣霄看了她一眼,没有开口。

    他可以想象这个消息传遍中洲之后会造成多么大的影响力,轩然大波已经不足以形容,如果真的用一个词汇来形容,那就是惊涛骇浪!

    李天澜依旧有潜力。

    但今夜的事情之后,他却已经不仅仅是有潜力,他的战斗力也将受到公认。

    断掉古千川一臂,就算不是无敌境,起码也是无敌境的战力。

    从今往后,称呼李天澜一声殿下,才是真正的名副其实。

    而李天澜也从今日开始,具备了包括王圣霄,包括古寒山所有年轻人在内所不具备的价值。

    差距到底是怎么产生的?

    又怎么会越拉越远?

    王圣霄不清楚,但他却很清楚,如果自己在不拼命,恐怕连勉强看到李天澜的背影都做不到。

    “如果是真的...”

    宋词脸色有些难看,甚至有些惊慌:“那最终演习,你...”

    “不。”

    王圣霄轻声道:“他确实很强,但还不足以强到让我不战而退。”

    “可是你会坚持,谁能保证古寒山和江上雨也会坚持?”

    宋词语气急促。

    “他们是他们,我是我。就算他们全部弃权,我也会出现在战场上。如果我连一战的勇气都没有,今后的北海王氏,我自己都不知道会在我的带领下变成什么样子。”

    王圣霄平静的看了宋词一眼。

    已经是二十四日的凌晨。

    距离最终演习还有不到一周。

    “我要冥想。”

    王圣霄开口道:“是该做好准备了。无论胜负如何,最少,我还有半剑可以选择。”

    宋词脸色变换不停。

    王圣霄确实还有半剑可以选择。

    三年前在天都,他曾经借助苍穹的剑意用处了半式六道。

    三年之后,他已经站在惊雷境巅峰,勉强已经可以用出半式轮回。

    虽然是半式。

    但只要拔剑,王圣霄自认就算面对无敌战力,自己也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

    东城无敌连夜从幽州飞回了中原。

    但朝阳升起,生物钟一直都很规律的东城寒光下楼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了穿着一身元帅军服坐在餐厅里吃早餐的儿子。

    东城无敌正对付着面前的小笼包。

    他吃的很慢,细嚼慢咽,但动作却极为坚决。

    在东城寒光面前,他是孝顺的儿子。

    在白清浅面前,他是无能的丈夫。

    但在中洲军人面前,他永远都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中洲杀神。

    这是一个就连吃饭都能给人一种一往无前的感觉的男人。

    后半夜一直没睡的东城寒光放弃了出去散步的打算,走进了餐厅。

    他挥了挥手,示意站起来的儿子坐下,随口问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不到两个小时。”

    东城无敌咽下包子,语气平静的开口道。

    “昨晚的消息听说了?”

    东城寒光拿起一个包子,轻声细语道。

    “听说了。”

    东城无敌笑了起来,他的脸上带着一种不同于铁血杀伐的光彩:“好小子,斩了古千川一条手臂,我站在他面前,已经不是对手了。厉害,如果他一直成长顺利,三十岁之前,也许有望真正进入无敌境。”

    东城寒光也笑了笑,但眼神却有些忧虑:“我说过,他越强,就越危险。如果他昨晚伤势并不严重的话,最终演习他应该会胜出。但北海王氏和昆仑城...”

    “昆仑城不足惧。”

    东城无敌道:“古行云重伤,古千川断臂,暂时已经没有什么威胁。”

    “糊涂!”

    东城寒光眼神一沉,冰冷道:“古行云和古千川没有威胁,但你怎么能肯定那个女人不会出手?”

    那个女人...

    东城无敌脸色一变,沉默不语。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那个女人当初突破进入无敌境,就是昆仑城下决心推翻李狂徒最重要的契机。

    “她如果跟北海王氏联手,她和王天纵...天澜如何能活?”

    东城寒光缓缓道。

    东城无敌夹着一个包子放在嘴里。

    他慢慢的咬着包子,缓缓道:“没事。”

    东城寒光看了他一眼。

    “天澜还年轻,有些东西,不是他应该承担的。他们年轻一辈的事情,年轻一辈解决就好,如果想要以大欺小,也得问问我东城无敌答不答应。”

    他微微冷笑起来:“王天纵?还有那个女人?确实很强。但再强又能如何?”

    “你下定决心了?”

    东城寒光语气清淡。

    “这不是决心。”

    东城无敌微笑起来:“爸,这是最正确的决定。我们或许会暂时放弃一些东西,但只是暂时的。如果我这次不这么决定的话,等一切真相大白的时候,东城家族的人心也就散了。”

    东城寒光沉默不语。

    “隐龙海...”

    沉默良久,他才突然说道。

    “我跟总统见过面。”

    东城无敌语气平静道:“总统会在近几日内出国访问。”

    东城寒光脸色一松,笑道:“你打算怎么做?”

    “硬碰硬而已。”

    东城无敌道:“我已经做好准备了。另外,我跟秦微白联系过,她也会在某些事情上暗中配合我。”

    “秦微白...”

    东城寒光眼神中闪过莫名的光彩:“那确实是个奇女子啊。”

    “她如今在雪国,也不知道在谋划什么。雪国,多事之秋,巨变将生啊。”

    东城无敌轻声笑道。

    “真正的风雨欲来,嘿...”

    东城寒光笑了笑,语气复杂。

    ......

    雪国,摩尔曼斯。

    秦微白正在看着一份从中洲传过来的文件。

    宽大的书房里,一名浑身都笼罩在黑色斗篷中的人影正拿着一份复件认真的看着。

    文件的内容并不多。

    所以仅仅几分钟的时间,秦微白就已经将文件放在了办公桌上。

    “我男人厉不厉害?”

    秦微白轻轻一拍文件,似乎心情极好,笑声也有些张扬。

    “天澜危矣。”

    浑身都包裹在斗篷里的男人声音清雅,他的身形看上去像是军师,又像是圣徒,可却又有些不同。

    他将手里的复件放下,犹豫了下,还是伸出手,扯掉了身上的斗篷,无奈道:“还真是不习惯这个。军师圣徒那两位,怎么就习惯这东西的?”

    斗篷摘掉后,书房中出现了一张英俊而清逸的脸庞。

    一张本应该此时正在临安的脸庞。

    林族族长,林枫亭!

    “他们也不习惯。”

    秦微白笑道:“但他们有必须要隐藏的身份,所以必须习惯。先生身为林族族长,若不入世,自然只能先委屈一下了。”

    林枫亭无奈的摇了摇头,指了指桌上的文件。

    “这个消息一传出去,天澜怕是危险了。天纵和昆仑城肯定不会放过他,也许会在最终演习的现场出手...”

    他语气顿了顿道:“我是不是来早了?”

    “没事。”

    秦微白很肯定的摇了摇头,她的声音很轻,语气也极为自信:“东城无敌值得信任。他在,天澜就不会有事,你在中洲,也只能保住他一时, 意义不大。东城家族的威慑还在,那就不会有人敢轻举妄动。”

    “顶尖武力和超级豪门之间,论威势,终归还是超级豪门要更胜一筹的。”

    林枫亭眯起了眼睛,轻声道:“那我现在来这里做什么?这里,似乎没什么意义。”

    “从这里找到极地联盟的总部更加容易一些。极地联盟内乱,那位暴君也成了懦夫,想找他出来,真不容易。不过我已经有线索了,这几天就会有结果。决战在雪国进行,那极地联盟就是最好的信号。”

    秦微白平静道。

    “你是说,决战之地,就在极地联盟总部?”

    林枫亭挑了挑眉。

    “不。”

    秦微白摇摇头,指着脚下:“决战之地,就在这里。”

    雪国,摩尔曼斯城。

    这就是挑起黑暗世界乱战的轮回宫在三年前所预设的最终决战之地。

    林枫亭刚想问什么,一道电话铃声突然响起。

    秦微白看了眼号码,随手接通了电话。

    “老板。”

    电话中,一道平静的声音响起:“鱼儿上钩了。”

    秦微白没有多说,直接挂断了电话。

    林枫亭也听到了电话内容,下意识的问道:“鱼儿上钩,什么意思?”

    “我派人袭击了夏至。但我也说过,我会给王天纵一个发疯的机会。”

    秦微白轻声道:“所以我在派人寻找极地联盟总部的时候,故意利用一些诱饵,将轮回宫的总部泄露出去。王天纵已经上钩了。”

    “轮回宫的总部?”

    林枫亭眯起眼睛:“那里有什么?天罗地网?陷阱?”

    “什么都没有。”

    秦微白摇了摇头:“只有一个决战的契机。”

    林枫亭沉默了一会,才语气复杂道:“真要如此的话,那里也不见得是轮回宫的总部吧?”

    “算是总部。”

    秦微白道:“那确实是很多年来我们轮回宫的核心人员驻扎的地方,可以算是总部了。”

    她犹豫了下,看了林枫亭一眼,继续道:“轮回宫真正的总部,在中洲,一直都在中洲。我把它放在最显眼的位置上,但却没人看得到。”

    她冷笑起来:“他们真是瞎。”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首长大人晚上见:〕〔原来我生而不凡〕〔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