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特战之王 第一百二十二章:山河永寂
    ,。

    (今天第二个大章~中午还有个更大的不要漏看~)

    ---

    这不可能!!

    这是古行云脑海中的第一反应。

    黑暗世界中没有体质决定一切的说法,但确实有少数几种特殊的现象在修习武道方面是真正的得天独厚。

    武道是身体与意志的结合。

    天王心最容易锤炼出最坚定的意志。

    而风雷双脉则最容易在身体强度上不断的突破极限。

    这是最宝贵的先天条件。

    双风雷双脉?

    这个概念不要说听说过,古行云甚至想都没有想过。

    一个双风脉的劫在御气境中越走越远,不入凝冰,不入燃火,不入惊雷,最终在最接近无敌境的时候直接屠掉了东岛的至尊天忍。

    那是在杀手榜上最令人敬畏的暗影之王。

    北海王氏,双雷脉的帝江出道至今不过三年,但带领着天南自由军团,同样无数次的震动整个黑暗世界。

    劫与帝江在没入无敌境之前就已经足以让无敌境高手如临大敌。

    两人最强的特点集中在李天澜一个人身上。

    双风脉。

    双雷脉。

    这相当于是两个王圣霄的潜力,那四道脉络在李天澜体内,会将他的潜力扩张到何等恐怖的程度?

    绝对的力量,绝对的速度。

    未来的李天澜,只要一想,都让古行云觉得头痛甚至是忌惮。

    未来都是虚幻。

    古行云很现实。

    可以他现在的状态,他当真不能不去想。

    可以预计的是,接下来的几年时间里,他的伤势不可能完全恢复。

    而古千川没有了制衡李天澜的实力。

    离兮有这个能耐,但古行云不敢完全相信他的立场。

    没有绝对武力的压制,几年之后,他伤势恢复,李天澜到底会恐怖到什么程度?

    古行云身体本能的颤抖了下。

    他不想承认自己的恐惧,但他的内心却愈发悲哀。

    他突然发现在如今这种情况下,当昆仑城未来的致命威胁在他眼皮底下崛起的时候,他唯一能期望的,竟然只有王天纵的魄力。

    剑皇一剑在手,面对世界的目光,面对四万边境禁卫军团的精锐,面对东城家族。

    他敢不敢一剑斩了李天澜?

    他不是不敢。

    但他需要支持。

    可在重伤的情况下被东城家族的军队包围,古行云今日最不能给王天纵的,便是支持。

    “中洲的未来...怕是要热闹了。”

    古行云低着头,沙哑的语气带着掩饰不住的不甘与隐怒,他自嘲一笑:“双风雷双脉,日后一剑在手,捅破天我都信。”

    “我也信。”

    王天纵点点头,平静道:“但他没有机会。”

    坐在两人身边的东城无敌转头看了王天纵一眼,眼神淡漠:“天纵什么意思?”

    “没意思。”

    王天纵摇了摇头:“中洲的未来或许会很精彩,很热闹。但我不认为这跟李天澜有什么关系。”

    他握住了身旁的听海,缓缓站了起来。

    世界看不到王天纵。

    但看台上所有人的目光一瞬间全部集中在了王天纵身上。

    看台下,浩浩荡荡的四万大军猛然立定,杀意冲天。

    东城无敌没有愤怒,没有暴躁。

    他只是静静的跟王天纵对视着,他的眼神淡漠而坚决。

    那是决不妥协一丝一毫的坚决。

    王天纵轻轻一笑。

    他看着下方整整齐齐的四万大军。

    人潮人海,一望无际。

    “我不会杀他。”

    王天纵轻声道:“但他不该有如此光芒。李氏,也不该有。”

    ......

    “双风雷脉?”

    帝兵山,帝王殿中。

    像是聊天,像是谈判,又像是在对峙的谈话还在继续。

    夏至看到了传说中只存在于无敌篇里的黑暗夜行。

    看到了李天澜那堪称气吞山河的一拳。

    屏幕上无数把剑与人影在力量风暴中飞卷着,鲜血伴随着烟尘冲进树林,树林里出现了一条数百米长的通道。

    那充斥着死亡和毁灭的一拳里,夏至能看到的只有力量。

    能够粉碎一切的凶猛力量。

    “帅不帅?”

    秦微白眼神有些恍惚。

    视线中的李天澜悬浮在空中,面无表情。

    这一刻的他浑身上下似乎只有无尽的凛冽与威严。

    那么熟悉,那么陌生。

    剑光,人群,树林,甚至天地,全部在他一拳之下粉碎消散,不堪一击。

    他静静的站在空中,周围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如同蝼蚁。

    秦微白笑了起来,她精致而梦幻的脸庞荡漾着的满是幸福与快乐,眉眼弯弯,这一刻的秦微白不再是高高在上的清冷女神,她在人间,无形中似乎汇聚了所有的美丽与喜乐。

    那是令人不敢正视的笑脸。

    她终于看到了自己想要看到的。

    她小心翼翼的在棋盘上推动着一颗颗的棋子,而结局也并没有让她失望。

    “告辞。”

    秦微白站起来,笑容轻柔。

    夏至愣了一下,眯眼看看着秦微白。

    “演习还没有结束。”

    她说道。

    “结束了。早在一开始,天澜进入演习区域的第一时间就结束了。如今只不过是扼杀掉了所有的意外。”

    秦微白摇了摇头。

    “天纵还在天空学院。”

    夏至盯着秦微白的眼睛。

    秦微白的笑容缓缓收敛,最终平静道:“那又如何?”

    她指了指桌上的那叠资料。

    夏至已经看完了这份资料。

    秦微白没有说谎,这就是威胁,最直接,**裸没有丝毫掩饰的威胁。

    “送你了。”

    秦微白说了一句,转身走出帝王殿。

    直到这一刻她才真的完全确定,一切都已经有了结果,

    新时代即将到来。

    再也没有任何力量能够压制李天澜和东皇殿。

    北海王氏不行。

    中洲剑皇,也不行。

    夏至没有再去翻桌上的资料,同样也没有去送秦微白。

    她的目光重新落在了屏幕上。

    屏幕中,江上雨和古寒山站在一起。

    所有精锐全军覆没的情况下,两人试图靠近王圣霄。

    王圣霄依旧静静的站着。

    凌厉的剑气在他身边越来越狂暴,厚重而粘稠的剑意挤满了每一寸空间,将王圣霄完全包裹在最中心。

    最开始的起伏如浪,到如今如海般的剑气已然是呼啸如潮!

    古寒山和江上雨试图靠近,但在犹若沧海的剑意中竟然不能近身。

    古寒山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脸色一变,快速张嘴喊了一声。

    如同雕像般的厚重苍穹略微动了动。

    夏至听不到古寒山在说什么。

    但她却看到了颤动的苍穹剑锋。

    这位低调的近乎不为人知的巅峰无敌境高手轻轻叹了口气。

    她觉得自己的儿子今天表现的已经很不错。

    但她同样不会忽略掉一个事实。

    那就是除了那道欺骗了所有当局者的剑意之外。

    李天澜至今不曾出剑。

    ......

    “你疯了?!”

    当就连走进王圣霄都做不到的时候,古寒山终于意识到了王圣霄到底在干什么。

    他的脸色一瞬间变得有些苍白,看着闭着双眼无比宁静的王圣霄, 古寒山一脸的不敢置信。

    李天澜静静的悬浮在空中。

    六大团队死伤过半,演习到了如今这种程度,已然是最后时刻。

    李天澜的内心平和而淡然。

    他的气息始终稳定在一个最佳的平衡点上,不高昂,不低落,没有丝毫的起伏。

    演习最开始就被折下的树枝被他握在手里,几枚苍翠的枝叶轻轻颤动。

    他虚幻的如同一阵风,但却又真实的如同天空里的烈日,带着足以焚烧一切的宁静与炽热。

    他一动不动。

    默默的等着。

    等着王圣霄的最强一击,等着古寒山和江上雨的联手。

    全世界看到了他的剑,也应该看到他的强势。

    他不去想所谓的中洲剑皇与中洲剑神,现在他就站在这里,面对着自己的对手。

    他等着对手的最强一击,然后用最强势的剑彻底压死他们所有的反击。

    从今日起,他就是天骄。

    没有年轻的前缀。

    没有之一的后缀。

    天骄就是天骄,剑就是剑,武道就是武道。

    “他比你更有勇气。无论是对敌,还是寻找自己的道路,你差的太远。”

    李天澜语气平淡道。

    “我只是比他更为清醒冷静。”

    古寒山咬着牙冷冷道,他被李天澜一剑穿透了身体,此时浑身紧绷着,但伤口却在不断恶化,鲜血已经染红了他的双腿,这样的情况下他仍旧没有退出演习,古寒山不觉得自己缺乏勇气。

    “冷静?”

    李天澜挑了挑眉:“世界目光之下,你的冷静就是怯弱。你输了演习,丢了勇气,没了气魄,昆仑城光彩不在的时候,你的天王心就是一个笑话。”

    “你这个...”

    “我不觉得他说的有错。”

    一道声音突然响起,打断了古寒山的话。

    江上雨缓缓向前一步。

    “你什么意思?”

    古寒山皱眉问道。

    “他很强。”

    江上雨没看古寒山,只是看着李天澜:“我们没人是他的对手。但再强,他也不是天下无敌,我们仍然有胜算,我可以不在乎这场演习,但我必须拿回被他打碎的尊严与自信。在还有胜算的时候,我不想放下我的勇气。”

    他看了一眼古寒山:“你的保守或许是冷静。但我认为不搏一把,就是怯弱。”

    “我给你们机会。”

    李天澜的语气平静,但却透着绝对的自信:“你们今日都会在我脚下,今日之后,我的对手不再是你们。”

    “狂妄!”

    古寒山脸色铁青。

    江上雨却没有说话,他只是深深看了一眼李天澜,猛然间哈哈一笑,直接走向了王圣霄。

    他的身体变得朦胧,一片微渺的幽蓝色光芒笼罩着他的全身。

    江上雨的气息开始疯狂的上升,扭曲着空间,撕裂着地面,他的身影无比沉重。

    “为什么?!”

    古寒山终于忍不住问道。

    江上雨的身影顿了顿,平淡道:“为了胜负。”

    他不关心李天澜未来的威胁,因为那跟他无关。

    他愿意付出他能付出的代价,这一切,都是因为他最坚定的心境,以及...胜负!

    王圣霄周身呼啸如潮的剑气陡然间彻底平静下来。

    就像是海啸过后的海面,平淡死寂,但却透着更大的危险。

    江上雨走进了王圣霄的那片剑意。

    他的步伐极为艰难,但却毫不退缩。

    星光照亮了如海的剑意。

    安静死寂的剑气开始闪烁出了光芒。

    古寒山脸色变换,犹豫了数次,最终还是没动。

    他并不像付出太大的代价。

    在他看来,王圣霄也好,江上雨也好,都是傻子。

    两个傻子并肩站在漫天的剑意与星光之中。

    沉寂了许久的王圣霄终于睁开了眼睛。

    他的双手死死握住苍穹重剑。

    重剑在他手中轻颤。

    遍布整片天空的剑气纷纷消退,如同退潮,顷刻间消失无踪。

    王圣霄站在那。

    一人一剑。

    简简单单。

    他的气势不断上升,但精气神却开始缓缓衰落。

    所有人的视线中,王圣霄一头短发失去了光泽,最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苍白。

    如同落满了一头的风雪。

    可他的气息却前所未有的宁定强大。

    王圣霄笑了起来,一头白发,笑容灿烂:“我还有一剑。”

    “好剑。”

    李天澜始终漫不经心的平静眼神终于变得认真起来:“但是还不够。”

    “加上我呢?”

    江上雨突然问道。

    他的精气神也在衰弱,气息不断升高,似乎瞬间就突破了自己的极限。

    武道修行,从最开始向着无敌境攀登,不断破境,不断强大,为的就是追求更极致的破坏力。

    而在暂时无法突破的情况下,似乎是带着北海王氏永远一脉相承的极端性格。

    王圣霄采取了截然相反的方式。

    江上雨同样如此。

    他们不曾破境。

    而是在堕境!

    江上雨的付出终归还小了一些。

    王圣霄却是完全在豪赌。

    他后退了一大步, 从此追逐着李天澜的背影。

    巨大的压力下,他只有这一剑!

    代表着他整个惊雷境的一剑!

    他以整个惊雷境为代价出一剑。

    这注定是他有生以来最强的堕境一剑。

    无论胜负。

    这都是他的战意。

    武道之途,逆水行舟,进一境难如登天,退一境何尝不是难如登天?

    王圣霄紧握住剑柄,一步向前。

    两人之间相隔不到百米。

    王圣霄不断前进。

    他的速度越来越快。

    厚重的苍穹重剑在他手中疯狂的颤动着,带起一片几乎要撕裂耳膜的音啸声!

    百米的距离一瞬即至!

    王圣霄整个人都变成了一道闪电。

    这一刻是他有生以来的最巅峰,他的脑海中一片宁静,没有胜负,没有今后,没有羁绊,他的脑海中只有他的剑。

    他的剑没有带起雷光,没有带起烈火,没有带起狂风,连剑气都没有。

    所有的东西都在他的重剑上消失。

    剑就是剑!

    王圣霄突然觉得自己无比的轻松,精气神仿若在不停的升华。

    他不曾动用北海王氏名镇黑暗世界的六道轮回,不曾动用任何一式绝学。

    这一剑只是直刺。

    不去考虑一切,故而一往无前的直刺!

    王圣霄紧紧跟在他后面。

    最终没有选择堕境的古寒山同样冲了上来。

    无声无息中,王圣霄一剑到了李天澜面前。

    李天澜的身体向上飘飞。

    他的身体不断升高,越来越高。

    那根树枝在高空中轻颤。

    王圣霄也在升高。

    “轰!”

    无声无息中,整个训练区域兀然间响起一声震动天地的巨响。

    苍穹剑上依然没有剑气与剑光。

    但随着这一剑向上。

    整个演习区域方圆数百米所有的一切都轰然而起。

    破碎的树干,浑浊的水潭,散落的飘叶,飞扬的尘土,连同教学楼和仓库的废墟,无数的巨石在这一剑之下疯狂上扬!

    这需要的不止是剑意,还有速度与力量!

    地面上的一切都被卷起来砸向李天澜,铺天盖地!

    王圣霄宁静的持剑,依旧是直刺。

    最简单,最直接!

    看台上,看到这一幕的王圣霄眼神中终于划过了一抹柔和的笑意。

    这看起来普普通通的一剑,不是绝学,但却已经胜似绝学。

    仅凭这一剑,王天纵就觉得自己并没有白来。

    剑光越来越快。

    李天澜越来越高。

    演习区域在慢慢变小,小到了可以看清楚演习区域的全貌,看到演习区外巨大的训练场和看台。

    李天澜看到了已经弃权的宋词在树林冲冲出了天空,长剑带着锋利的剑光冲了过来。

    同样是在堕境。

    宋词不顾一切。

    温柔而决绝。

    阳光依旧照耀。

    天边却黑了下来。

    古寒山全力展开了十方绝域。

    十方绝域内亮起了星光。

    苍穹重剑穿过了黑暗,在星光中笔直的前刺。

    极限爆发的宋词同一时间冲进了伪域之中,带着无与伦比的剑光,犹如划破夜空的流星。

    李天澜眼中已经没有了其他的敌人。

    古寒山没有堕境。

    但王圣霄和江上雨之外,却多了一个同样在堕境的宋词!

    三人联手变成了私人联手。

    这一击彻底超越了三人之前最强一击形成的领域。

    李天澜手中的树枝终于抬起。

    王圣霄的剑终于刺到了李天澜身边。

    一切不过一秒。

    眨眼间的功夫。

    王圣霄强盛之极的气息骤然衰落进入了谷底。

    可他这一剑积累压缩到了极致的剑意连同他所有的力量和体力却同一时间在这一秒钟之内以最歇斯底里的方式倾泻爆发出来!

    剑意去剑气围绕着苍穹重剑同时浩荡。

    伪域与星空同时摇颤。

    高空上出现了一个黑点。

    黑点转瞬扩大,刹那之间变成了一个直径数百米的巨大漩涡。

    漩涡疯狂旋转。

    无穷无尽的剑气带着最**疯狂的毁灭气息疯狂的倾覆而下。

    剑气穿透了伪域,穿透了空间。

    数百米的空间完全扭曲崩碎,半空一片斑驳,这直刺的一剑,仿佛真正的撕裂了苍天!

    这是全力以赴的一剑。

    以整个惊雷境为代价。

    一剑之后,王圣霄会重新回到燃火境巅峰。

    可这一剑的威力却已经无限的接近了真正的无敌境战力!

    剑气无休无止的爆发,浩荡长空,永不停歇。

    伪域开始不顾一切的压缩。

    星光弥漫汇聚成了拳影。

    同样在堕境,同样在全力爆发的宋词尖叫着一剑劈向李天澜。

    高空彻底变得狂乱。

    李天澜的身上出现了斑斑的血迹。

    可他的表情依旧镇定,依旧从容。

    他将树枝竖到自己身前。

    如同举剑凄美。

    一片斑驳的高空里,他的身影仿似瞬息消失。

    他停留在所有人的视线里,但却虚幻的仿若幻象。

    可他手中那根始终没有存在感的树枝却前所未有的变得真实起来。

    这就是李天澜的剑。

    他的剑道。

    全力的一剑,也是他目前发挥的最完美的一剑!

    这是他剑道之中唯一可以完全掌握的综合式。

    是伐天破海,是其他剑意的综合。

    王圣霄的剑收敛了一切,变成了纯粹的剑。

    而李天澜的剑,这一刻却成了天地。

    一片清脆的苍叶脱离了树枝,在扭曲的伪域中不停飞射。

    伪域崩碎的瞬间,天地似乎毫不保留的合拢。

    整个世界在那一片苍叶的飞射中不断缩小,越来越小,挤压着每个人的活动空间。

    那片苍叶在越来越小的空间里不停的飘摇,越来越大,几乎占据了所有人全部的视野。

    树叶的纹路越来越清晰,带着流转的剑意,整个世界无比的安静,似乎只剩下了这一片飘叶。

    寂静的黑暗中陡然绽放出了充斥所有人意识的光芒。

    飘叶的速度陡然加快,带着虚无却又包含一切的剑意疯狂流转。

    世界前所未有的安静,山河,大海,所谓的雄伟壮阔全部都被无限拉低,以至于一切都如此的虚幻,所有的一切,仿佛都在飘叶的穿梭中凝固在了最虚幻的一瞬,直至永恒。

    这一剑完全脱离了剑二十四。

    这是从未在黑暗世界出现过的剑道。

    这是李天澜如今最强的一式。

    山河永寂!

    飘叶穿过了安静收缩的世界,在似远似近的距离中陡然加快,带着一抹无从抗拒的剑气,真实而虚幻。

    “当!”

    飘叶撞在了巨大厚重的苍穹重剑上。

    黝黑坚固的中间被一枚脆弱的飘叶生生撕裂,整把重剑到处都是裂缝,剑尖上更是出现了一个飘叶状的口子。

    飘叶继续飘零,直接穿过了王圣霄的腹部,穿透了宋词,击碎了古寒山身上的剑伤,最终冲出江上雨的身体。

    血花飞洒,点滴殷红。

    身上同样有着血迹的李天澜手臂一震。

    刹那之间,他手中树枝上所有的飘叶同时飞起。

    在世界仿佛又一次压缩的真实与虚幻间,一抹最纯粹的黑暗瞬间亮起。

    世界似是在缩小。

    缩小的世界里出现了一只大手。

    大手张开。

    李天澜所有的落叶一片一片的撞在了那只大手的手心中,随即被大手一把随意的捏碎成了粉末。

    一片庞大的压力压制着所有人在高空中疯狂下降,直坠地面。

    李天澜被生生压了下来。

    但他的表情却依旧平淡如水。

    山河永寂之下,他败了王圣霄,败了江上雨,败了古寒山,败了宋词。

    最终北海王氏的族长,中洲剑皇出现在他面前,随手破碎了他的最强剑意。

    李天澜一脸淡漠的看着王天纵。

    王天纵站在身后的四位年轻人身前。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掌。

    阳光落在他的手上,他的手心出逐渐泛出了一滴血珠,梦幻的瑰丽。

    王天纵眼神一凝。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