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特战之王 第一百四十一章:后方是深渊
    ,。

    会议室的气氛一时间变得无比怪异。

    重启雪舞军团在所有人的预料之中。

    但没人会想到王天纵的提名是李天澜。

    李天澜今年不过二十二岁,他有着让所有人认可的战力,但如此年轻去担任一支特战军团的元帅,这在所有人看来都不太现实。

    而且站在王天纵的立场上,他完全没有理由提名李天澜。

    这算什么?

    所以古行云的反对并不奇怪。

    在这个立场分明却又是一个整体的会议室里,人们清晰的从古行云的脸上看到了恼怒和阴冷。

    一日之前还是学员。

    一日之后成了元帅?

    唯一不变的就是那个年轻人。

    但如果一切都变成现实的话,真的没变吗?

    怎么可能不变?

    古行云早已决定,即便在他养伤期间,他也要动用特战集团的所有资源压死东皇殿。

    无论李天澜是在东北,还是在华亭,又或者是在江浙,他都要让东皇殿的发展无比困难。

    让李天澜担任雪舞军团的元帅?

    这完全就是一步登天。

    如果可能的话,不要说元帅,就算是普通的尉官,古行云都不想给李天澜。

    他的反应很快。

    说不行的速度也很快。

    但说完之后,他自己首先愣了一下。

    他不奇怪自己反对。

    但东城无敌竟然也反对?

    这是怎么回事?

    他抬起眼皮看了一眼东城无敌。

    东城无敌的表情平静而坚决,那是一张不容置疑的脸。

    古行云有些混乱的内心逐渐冷静,他又看了看王天纵。

    王天纵的视线正好落在他的脸上。

    那种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白痴。

    他是真的觉得古行云的反对简直愚蠢至极。

    他也没想到一个强势但却暂时还没什么威胁的李天澜会让古行云紧张到这种地步。

    他瞥了一眼古行云,随后平静道:“我坚持我的提名。”

    古行云内心确实有些混乱。

    他暂时还没有想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本能的变得沉默。

    所有人都在沉默。

    气氛愈发怪异。

    李天澜迅速扫了一眼会场。

    他坐在会议桌的外围,只能看到一半高层的脸色,以及李华成和王天纵的侧脸。

    另一半人都是背对着他。

    他也没有想到王天纵会提名自己担任雪舞军团的元帅。

    这个特战军团在当年天都决战失败之后就变得名存实亡。

    但这却不代表雪舞军团真的消失。

    雪舞军团一旦重启,规格根本不可能下降,依旧会是当初的规格。

    而当初的雪舞军团,在整个中洲特战系统都是真正的庞然大物。

    那是抽调全国精英组成的军团,从年轻一辈到老一辈,其范围包括各行省特别行动局,各大武道势力,各大独立特战机构,军方精英,特种部队等部门。

    雪舞军团一旦重启,绝对会成为昆仑城的重中之重,其地位就类似于边禁军团和中洲军部的关系。

    边禁军团有很多称呼。

    杀神军团,东城军团...

    但那都是带着各种意味的称呼,而从权力方面来说,将近六十万大军的边禁军团,一直都被人称呼为中洲小军部。

    雪舞军团如果重启,在特战系统中,几乎就是另外一个小昆仑城。

    当初古行云能够同意雪舞军团的成立,除了是古千川担任第一任元帅之外,雪舞军团在胜利后长期驻扎在东岛,很难影响到中洲事物也是一大关键。

    但如果让李天澜来掌控雪舞军团,他怎么可能会一直甘心呆在国外?

    老实说,有那么一瞬间,李天澜当真有些心动。

    可心动不代表接受。

    他绝不相信王天纵的好意和善意。

    他一旦表现出来这些,就是反常。

    反常必有妖。

    “同志们都谈谈吧。”

    李华成坐在主位上,主动打破了沉默。

    他的语气简单平和,听不出丝毫情绪起伏。

    “论实力,天澜确实有资格领导一个特战军团。但东欧局势太过复杂,局势混乱,天澜还年轻,他不一定可以掌控的住局面,我个人建议还是派一个相对老成持重的人去东欧比较合适。”

    东城无敌毫不犹豫的开口道,态度极为鲜明:“我反对剑皇陛下的提名。”

    “我倒觉得没什么不好的。”

    军部副部长叶东升微笑道:“李天澜殿下的实力是所有人都认可的。殿下虽然年轻,但在黑暗世界应该获得足够的尊重与地位。部长,年轻并非是坏事,那同样代表着我们这些老家伙所没有的勇气与激情,雪舞军团如果重启,在李天澜殿下的带领下,也许可以更好的打开东欧的局面。”

    “我同意叶帅的说法。”

    屏幕中,中洲北冰洋司令部司令王千重语气郑重的表态:“东欧局势混乱,黑暗世界各大势力都已经把东欧当成了战场,目前情况下,想要守住我们自己的利益,甚至想要得到更多,中洲需要的不是稳重,是锐气和锋芒,从这一点上来说,天澜殿下的表现是有目共睹的。我赞成由李天澜殿下担任雪舞军团的军团长。”

    “锐气和锋芒是一回事,经验是另外一回事。”

    豪门集团另外一位领袖邹木林站了出来,心平气和道:“天澜目前还没有领导一个综合军团的经验,倒是北海王氏的帝江殿下,过去几年的时间里,在天南领导自由军团战功赫赫,成效斐然,帝江殿下同样年轻,不缺乏你们所说的锐气和锋芒,我看雪舞军团的军团长,最适合由帝江殿下来担任。”

    本应该支持李天澜的东城无敌和邹木林却支持了帝江。

    而最应该支持帝江的东南集团却在力挺李天澜。

    气氛愈发怪异。

    内心有些混乱的古行云终于意识到了什么。

    他迟疑了下,有些犹豫。

    毫无疑问,北海王氏,中洲剑皇,东南集团又是在赌。

    而且是真正的豪赌。

    就如同二十多年前的叛国案中,北海王氏的女主人夏至以自己为筹码跟李氏堵一局一样。

    这一次,王天纵是以他自己为筹码,要跟豪门集团堵一局!

    李天澜和雪舞军团,就是双方对赌的牌面。

    而北海王氏和豪门集团的未来,则是赌注。

    这注定是极为惨烈的博弈,但这一次,就如同二十多年前那般,古行云同样不认为北海王氏有输掉的可能。

    有些沉寂的气氛中,一些尘封已久的记忆涌入脑海。

    关于李氏,关于边禁军团。

    最开始的边禁军团并非如今这种规模,当边境禁卫的概念第一次提出来的时候,边禁军团完全是以特战军团为模板规划的。

    就如同今日的雪舞军团。

    而当初提出边境禁卫这个概念的,正是东南集团。

    确切的说,是北海王氏。

    同样也是北海王氏力推李狂徒坐上了第一任边禁军团军团长的位置上。

    那个时候李鸿河还是护国战神,跟北海王氏亲密无间。

    所以北海王氏的力挺至今看起来都没什么问题。

    可那个时候,难道北海王氏就真的没有察觉到什么?

    古行云突然觉得今天这一幕无比的熟悉。

    像是轮回。

    轮回的旧事,轮回的历史,轮回的开端与结局。

    “天南三年,帝江已经成熟起来,他应该担任更重要的职务。其实大家都应该清楚,在执掌天南自由军团之前,帝江同样没有什么经验,东城部长,邹议长,我觉得我们不应该对年轻人心存偏见。黑暗世界近年来始终风起云涌,我认为,是时候让我们的年轻人快速成长起来了,他们应该承担更艰巨的考验和责任,我赞同剑皇陛下的提名。李天澜担任雪舞军团军团长,是值得大家信任并且放心的。”

    脑海中越来越多的记忆开始变得清晰。

    古行云的语气开始变得平静,变得从容。

    “我认为这不合适。我们不能拿一个特战军团,甚至拿北冰洋司令部开玩笑。”

    白占方放下了手里的茶杯,语气古板的开口道。

    “我理解东城部长的心情。”

    一道声音突然在白占方之后想起来,很平稳,但却无比的突兀。

    没有人想到在这种会议上他会发言。

    因此他的发言就显得格外的石破天惊。

    “但过分的保护对李天澜殿下来说不一定是好处。殿下是天骄,那就注定要承担更多,如果他今日连一个军团都承担不起,日后又如何守护整个中洲?”

    这话说的极重。

    东城无敌和古行云的脸庞同时抽搐了一下。

    周云海部长!

    竟然是政法部周云海!

    这位北方派系的旗帜人物在九大理事中排名最末,平日的会议里,除非是讨论纯粹的国事,要么是关于北方派系的内容和政法部的内容,否则这位理事基本不会多说半句废话,在今日这种敏感会议上,他却站在了豪门集团的对立面。

    确切的说,是支持了北海王氏和东南集团。

    因为他最后一句话,对昆仑城的攻击性也极为明显。

    周云海此番表态,简直就是清晰明了。

    为什么会这样?

    所有人都在看着王天纵。

    王天纵垂下了眼皮,默默的喝茶,除了最开始的那两句话之外,他就再也没怎么发言过。

    “我赞同这次提名。”

    监察部长纪文章很直白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赞同。”

    “赞同。”

    “同意。”

    一道又一道的声音在会议室里响起,不疾不徐,沉稳而笃定。

    东城无敌的脸色愈发难看。

    东南集团和特战集团联合起来,从理事到议员,一个个都极为清晰的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看来这次提名是众望所归嘛。”

    低沉温和的声音中,中洲首相陈方青露出了一丝笑意:“我也觉得我们确实应该给年轻人一些机会。王千重同志说的不错,现在的中洲,需要的不是沉稳,是锐气和锋芒!我中洲军人驻扎在哪里,哪里就会有中洲的尊严。南美蒋氏?圣殿?我稍后会通知外交方面发出声明,另外,我也希望雪舞军团在天澜的带领下可以给这两个势力一个教训,同时告诉全世界,中洲的军队和星辰旗,不容侵犯!”

    “不行!”

    东城无敌再次开口。

    他的声音很低沉。

    所有人都看向了这位军部常务部长。

    昨日他还敢在天空学院跟剑皇针锋相对半步不退。

    他有那个实力,那个权力,那个地位,那个资格。

    但如今,他还能如何?

    王天纵只是一个提名,成不成,是整个中洲高层的意志。

    就如同王天纵在昨日不敢对那些军人出手一样。

    东城无敌也不可能去违背决策局的意志。

    否则就是叛国。

    东城无敌转过头,看着李天澜。

    李天澜平淡的坐在椅子上,不骄不躁,不悲不喜。

    两人的眼神对视了一瞬。

    东城无敌的眼神复杂而决然,还带着一抹歉意。

    李天澜不动声色。

    “各位。”

    东城无敌再次开口道:“李天澜不能成为雪舞军团的军团长。”

    他似乎下定了决心,所以这一句话清晰而洪亮。

    “理由呢?”

    王天纵看着东城无敌,平平静静。

    东城无敌咬了咬牙,他的眼神中仿佛要喷出火来:“理由?”

    他的嘴角肌肉颤抖着,声音似乎也有些扭曲变形。

    他从来没有想到有这么一天,他会当着李天澜的面,去揭开李氏那道最为疼痛的伤疤。

    但他别无选择。

    李天澜真的不能去执掌雪舞军团。

    对于东城无敌来说,王天纵的这一次提名,其中的阴谋味道完全是扑面而来。

    他以为北海王氏在和东城家族交易边禁军团的时期内,双方会处于蜜月期。

    这么说或许没错。

    可北海王氏显然不打算让双方的蜜月期长久保持下去。

    东城无敌不相信王天纵会放弃对李天澜的杀心。

    那他今日力挺李天澜,是为了什么?

    王天纵在天空学院没有对李天澜出手,而是选择了离开,很显然他是遇到了不得不妥协的事情。

    但东城无敌很清楚北海王氏的极端风格,他们不可能永远妥协,王天纵的杀意也不会消失。

    很显然,王天纵力挺李天澜,就是想要把李天澜死死按在雪国,而且是放在最明显的位置上。

    这样等他解决了难题,随时都可以找到李天澜,一剑杀之。

    就算他顾虑国内的态度,到时李天澜在雪国也很好找,他大可以跟其他超级势力合作,借刀杀人,以北海王氏的底蕴,全世界不会有任何一个超级势力拒绝跟他们合作。

    李天澜一旦成了元帅, 无论如何,他都不可能离开雪舞军团太远。

    而且最关键的是...

    东城无敌不想做到赌桌上跟王天纵堵一局。

    古行云能明白的,他自然也能明白,而且比古行云明白的更早。

    东欧局势如此混乱,其中的变数多的难以想象,李天澜带着雪舞军团参与进去,无数的阴谋算计在大势之中几乎是无时无刻的进行着。

    敌人的算计。

    自己人的算计。

    如此混乱的环境,甚至比二十多年前还更加容易谋划什么。

    在雪舞军团,李天澜稍微一个不小心,就会变得万劫不复。

    让人万劫不复的并非只有死亡。

    还有罪。

    叛国罪!

    在种种阴谋混乱中,北海王氏如果重新上演当年边境的叛国案的话...

    李天澜必死无疑。

    东山再起的李氏会彻底消失。

    而已经跟李天澜绑在一起的东城家族,同样也会万劫不复!

    这就是王天纵的赌局。

    他让李天澜一步登天。

    李天澜成功掌控雪舞军团并且破坏了北海王氏的阴谋,那么李氏将彻底崛起,成长起来的李天澜会重新将李氏抬上巅峰,并且让东城家族完成更进一步的蜕变,北海王氏的未来注定寝食难安。

    相反,如果北海王氏让旧事再次轮回,上演叛国案,雪舞军团全军覆没,被牵连的东城家族也只能走向末路。

    这是王天纵设置的赌局,而他的筹码,则是他自己的实力,以及北海王氏近乎无穷无尽的底蕴和人脉。

    东城家族很难赢。

    所以他不想坐上这张赌桌。

    可王天纵如今牵扯着东南集团和特战集团,甚至连太子集团的陈方青都表示了支持,这显然是要利用大势将东城无敌抬上去。

    二十四小时之前,天空学院,东城无敌利用四万大军的大势让古行云和王天纵不敢轻举妄动。

    二十四小时之后,军部大楼,王天纵同样也利用大势压得东城无敌无法喘息。

    东城无敌有些自嘲,难道这就是报应不爽?

    他再一次看了李天澜一眼。

    李天澜还是平平静静。

    东城无敌深呼吸一口,最终还是揭开了李氏的那道伤疤:“东欧局势混乱,驻军损失惨重我们固然愤怒,但如今的局面,未尝不是一个可以让我们在东欧扩大影响力的机会,我认为,这样的情况下,为了稳妥,中洲应该派一个值得信任的人去坐镇!”

    他的声音沙哑而低沉,但却如同一道惊雷,在会议室内滚滚而过。

    李天澜脸色一变,但却没有说话。

    所有人都在看着东城无敌。

    “东城部长的意思,是李天澜殿下不值得信任?”

    叶东升笑了起来。

    东城无敌面无表情,话说到这个份上,再无回避的余地:“二十多年前,李狂徒殿下的叛国给中洲造成的伤害至今都没有完全弥补,天澜的出身大家都清楚,他还没有获得足够的考验,军部...军部...我无法相信他对中洲的忠诚!他不合适!!”

    这道血淋淋的伤疤完全被东城无敌撕裂。

    所有人都看向了李天澜。

    李天澜的脸色有些愤怒,有些耻辱,有些无奈。

    无数的情绪在他眼神中闪烁着。

    可他的脸庞却依旧平静如岩石。

    他静静的坐在那,看上去有些冷酷。

    他很介意东城无敌的这番话,但却说不上怪罪什么。

    今天的会议从一开始就极为诡异,李天澜已经隐约意识到了问题,东城无敌宁愿揭开李氏的伤疤都要阻止他担任雪舞军团的元帅,那足以证明王天纵这一次提名背后的狠辣和凶险。

    “李天澜确实出身李氏。但李氏不止有李狂徒,还有李老。李老为中洲元勋,功高震世,铁骨铮铮,李天澜从小跟着李老长大,跟李天澜有什么关系?我认为他值得信任。”

    王天纵语气平淡而清冷。

    他如今夸奖着李鸿河,跟东城无敌说起李狂徒叛国的心情完全一致。

    很难受。

    这种心情谈不上恶心,但真的不喜欢,也不想说这番话。

    “既然同志们的分歧这么大,我看不如...”

    坐在主位上的李华成总统终于开口。

    只不过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被屏幕里的王千重司令员打断。

    “抱歉,总统先生,东欧的局势很乱,我代表北冰洋司令部的十五万驻军,请求决策局尽快做决定,我们拖不起了!”

    李华成总统皱了皱眉。

    “总统,不如表决吧?”

    陈方青不动声色的说了一句。

    表决!

    这是很可行的方法。

    高层会议中,一项议题如果分歧太过严重,要么压后,要么表决。

    少数服从多数。

    可这里却不是省府市府的理事会。

    这里是高层会议。

    很少进行表决的高层会议,这是最考验政治智慧的地方,这里讲究的是博弈,是平衡,是妥协,是进退之间的果断。

    表决,就等于是激化了矛盾,高层矛盾激化,足以对整个中洲都造成影响。

    所以决策局很少会进行表决。

    但如今的局势,东欧到处都是危险与机会,有些事情,确实不能等。

    李华成看了一眼东城无敌。

    东城无敌的脸色已经变得铁青,可大势之下,王天纵要不顾一切的通过这次提名的话,东城无敌准备不足,还真的很难阻止。

    “表决吧。”

    李华成深深看了一眼东城无敌,随即开口道。

    他的语气很平淡。

    平淡的没有温度。

    其实不用看表决票数,李华成就已经知道了结果。

    学院派确实是在跟豪门集团合作。

    但这样的合作并非是真正的,完全的共同进退。

    两大集团结盟,是为了可以预期的前景。

    而在这种敏感议题之下,学院派就算支持豪门集团,也不可能是完全的支持,李华成也不可能让学院派一次性得罪特战集团,东南集团,太子集团以及北方集团。

    尤其是在结果很难改变的情况下。

    毕竟他不可能永远坐在这个位置上,他是豪门集团的盟友,但更是学院派的领袖,他必须要为学院派考虑。

    学院派如今有两位巨头进入理事会。

    中洲总统李华成。

    中洲次相华正阳。

    李华成看了一眼华正阳。

    华次相点了点头,无声无息,两人已经有默契。

    李华成这一票会投给东城无敌。

    但华正阳必须弃权。

    这就是学院派的支持,很重,但却改变不了什么。

    ......

    八月一日上午。

    中洲决策局在军部大楼召开八月高层会议。

    除了一些当事人之外,没有人知道这次持续了五个小时的会议上具体谈了些什么。

    只有几名事后被下了封口令的军部秘书人员在会后收拾会议室的时候才知道,东城无敌部长在会议结束后发了极大的脾气。

    他摔了自己使用的茶杯,同时一脚踢碎了会议室内那张名贵而庞大的会议桌。

    整张桌子的碎片在几乎砸在了王天纵脸上的时候被帝江挡了下来。

    在自己的地盘上当着所有高层的面肆无忌惮了一把的东城无敌脸色铁青的走出了会议室。

    一直到下午,中洲省府一级的封疆大吏们才隐约知道了会议的内容。

    八月一日下午,以北海军团中将姜宏巍为首和军部副秘书长白清朝为首,共有两人被授予上将军衔。

    七人被授予中将军衔。

    七人被授予少将军衔。

    北海军团姜宏巍中将被授予元帅军衔。

    同一时间,军部公布了这一日的人事调整。

    决策局同意中洲元帅,军部常务部长东城无敌辞去边禁军团军团长职务。

    军部拟任北海军团姜宏巍中将担任边禁军团军团长。

    北冰洋司令部司令王千重中将调任东北黑龙军担任军长。

    原黑龙军团军长成会宁中将担任北冰洋司令部司令员。

    这一切不过是东南集团和豪门集团交易的开始,而涉及到这种层面多个实权职务变动的交易,注定不可能在一日之间完成。

    帝江成了中洲最年轻的军方元帅,如果没有意外,今年秋季,他同样也即将成为中洲最年轻的决策局议员。

    而就在所有人都议论着边禁军团在帝江手中要多久才能变成第二个北海军团的时候。

    中洲特战系统内,同样也出现了最年轻的特战系统元帅。

    经表决,中洲决定重启雪舞军团。

    重启后的雪舞军团预计规模为两万人。

    中洲将最大程度的尊重雪舞军团新任元帅的意志组建军团阵容。

    中洲剑皇王天纵提名李天澜为雪舞军团新任元帅。

    理事会表决结果是五票赞成,三票反对,一票弃权。

    中洲护国战神古行云态度明确的表示了赞成。

    全体高层表决结果,支持票依旧大于反对票。

    李天澜正式被任命为雪舞军团军团长。

    雪舞军团正式组建完毕后,他将代表中洲出征东欧,成为东欧乱局中举足轻重的一股力量。

    一步登天!

    大势从不在意某个人的看法,无论是否情愿,一场会议的时间,李天澜直接被推到了一个无限接近权力巅峰的位置上。

    一场本来与他没多大关系的会议,他却无形之中成了主角。

    东欧会是他和雪舞军团的征途。

    这是一条无比清晰却又无比艰难的道路。

    前方是乱局。

    后方是深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