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夫人很逍遥江〕〔甜蜜的冤家〕〔我真是非洲酋长〕〔匠心〕〔奇门小相师〕〔逆流纯金年代〕〔重生后我有了美颜〕〔重生媳妇有点甜〕〔老婆比我先重生了〕〔人生阅读器〕〔暴力丹尊〕〔我就是卖猪肉的〕〔重生之我的网络帝〕〔豪门妻约:我老婆〕〔傻妹穿越追玉堂之〕〔嫁给帝尊后我掉马〕〔才女成长策略〕〔你是我以墨书写的〕〔姻缘仙师〕〔逆天狂妃:邪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特战之王 第一百四十二章:天骄一剑
    ,。

    (一万字超大章节~兄弟们能换几张月票吗...)

    ...

    作为中洲的议员,号称幽州城主的白占方相貌虽然朴素如老农,但在生活方面却极为讲究。

    白占方并没有选择中洲给议员们分配的龙湖公园,而是将白家设立在了青山。

    青山是幽州著名的旅游景点之一。

    白占方选择了青山风景最好的一片区域,在青山绿水间建造了一个占地大约在两百亩左右的庄园。

    庄园占地面积不大。

    可庄园周围附近两公里区域内全部都被化为了禁区,平日里有武警守卫巡逻,完全一副生人勿进的豪门架势。

    白家庄园的边缘有一座凉亭,属古迹,临水而建,沧桑古老。

    此处得天独厚,坐于此间,整个青山最美的风景尽入眼帘,视线中的每一寸土地,都是盛景。

    李天澜坐在凉亭里喝茶。

    表情木然的白占方和脸色依旧阴沉的东城无敌也坐在凉亭里。

    三人相对而坐,却各自沉默。

    幽州的天空在午后时分变得阴沉。

    青山中起了风,天空落下了小雨。

    雨水落在了凉亭外天然旷阔的大湖里,落在苍翠鲜艳的青山间。

    山水间起了雾,一片朦胧。

    风穿梭在柔弱的雨丝里,吹动着湖畔的垂柳。

    李天澜的视线随着飘摇的垂柳望向远方。

    背后朦胧的青山磅礴。

    面前朦胧的湖泊浩瀚。

    李天澜沉默着看着美到极致的山水,想着自己的心事。

    东城无敌没有参与白清朝的授衔仪式。

    他和李天澜随着白占方来到了白家的庄园,打了一个电话后,就没怎么说过话。

    白占方静静的泡茶,静静的喝茶,神色淡然,只是一双眼睛偶尔会观察一下东城无敌和李天澜。

    观察两人各自的沉默。

    这种沉默有些尴尬。

    白占方笑了笑,朝着东城无敌使了个眼色。

    “天澜。”

    东城无敌缓缓开口,他的视线望着氤氲着朦胧雾气的湖水:“你怪不怪我?”

    他的语气很稳,但听上去却有些僵硬。

    李天澜收回目光笑了笑,摇头道:“不怪。”

    他语气顿了顿,继续道:“真心话。”

    “我真没那么小肚鸡肠。大帅在会议上说的那些话,我不舒服肯定是有的。但怪不到你,有些事情,无论说不说,都真实存在,我能明白大帅的好意,就是可惜...”

    他的眼神有些游离。

    他想说可惜最终还是当上了这个元帅。

    但这句话怎么想怎么别扭。

    他干脆闭上了嘴巴。

    在会议室内,当东城无敌提起二十多年前的叛国案的时候,李天澜就已经明白了东城无敌的顾虑。

    他看似是在揭李氏的伤疤,但那种场合下,何尝不是另外一种提醒?

    李天澜在会议中也表示了自己经验不足怕是很难胜任特战军团元帅的意思。

    但很明显,如今他的地位虽然变得重要,但仍旧没有左右高层会议决策的资格。

    中洲对他的任命不容抗拒。

    高层会议的表决,虽然反对票不算少,可既然决议获得了通过,那就可以算是整个中洲高层集体的决定,他必须上任,没有任何人能够干涉。

    “不用想太多。”

    白占方突然开口道:“这未必就是坏事。”

    李天澜无言以对。

    东城无敌也苦笑起来。

    李天澜成为雪舞军团军团长,这件事确实有那么一点几率变成好事,可从本质上而言,这是他们任何人都不希望发生的事情。

    已经赢下了两院的最终演习,东皇殿作为自由势力在中洲发展,他们的成绩和潜力得到了公认,不止是两院,就连中洲政府都会给予支持,这是规则和大义,就算古行云再怎么压制东皇殿,该给的资源也不能少。

    到时候东皇殿在天南那片中洲特战系统可以影响却不能覆盖的地方扎根,可谓真正的海阔天空,无论怎么看,这都比李天澜担任雪舞军团的军团长要强了太多。

    虽然理论上来说,东欧乱局结束之后,李天澜依然可以去天南,但理论只能是理论,且不说雪国乱局要持续多久,就算时间不长,北海王氏也不可能让轻易的让李天澜从东欧回来。

    二十多年前,李氏巅峰时期尚且没有承受得住那个莫须有的叛国罪,二十多年后的今天,历史如果重演,不止李天澜会必死无疑,就连豪门集团都会万劫不复。

    李天澜不是没有把坏事变成好事的可能。

    但最起码,他必须要在东欧乱局之中起到决定性的作用,同时粉碎东南集团,特战集团以及太子集团的阴谋,甚至还要挡住王天纵亲自出手的杀机,彻底掌控住雪舞军团后,带领雪舞军团降临天南。

    这是最好的结果,好的如同一场美梦,但是怎么可能?

    东城无敌气息有些紊乱。

    今日的高层会议,九位理事有五位投了赞成票。

    五位理事加上古行云,分别代表着四个大型集团。

    毫无疑问,投了赞成票的势力,是最有可能在雪舞军团中给李天澜兴风作浪的。

    而豪门集团竭尽全力,所获得的东西却极为有限。

    首先将王千重调到边禁军团,由豪门集团的大将成会宁担任北冰洋司令部司令是一步,算是提前为李天澜拿下了东欧驻军的最高权力。

    其次就是雪舞军团的名单,将会充分尊重李天澜的意志。

    可充分尊重不代表完全同意。

    一个真正由精英组成的特战军团,各大势力肯定会在里面落子,中洲,甚至全世界都是如此,从最高层到各个机构,行省,地市...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就有博弈,有博弈,就会出现棋子。

    雪舞军团无疑是各大势力眼中最新的棋盘,李天澜不止是棋子,同样也是掌控整个棋盘的棋手,如此身份的转变,稍微一疏漏,就有可能让北海王氏和昆仑城抓住机会,将李天澜打落万丈深渊。

    “无敌。”

    白占方看了一眼呼吸有些粗重的东城无敌,静静道:“心乱了。”

    东城无敌心神一凛,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沉默不语。

    “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已经没有了反对的余地。再怎么苦恼也无济于事, 想办法应付才是关键。危机无论大小,都是危机,机会与危险并存,我们抗拒不了危险,难道还不能提前做足准备?”

    白占方语气缓慢而清晰的说道。

    东城无敌深深呼吸,朝白占方欠了欠身子,轻声道:“我知道了,爸爸。”

    白占方不再多言。

    论在中洲的职务,东城无敌的职务已经在白占方之上。

    可在白家的庄园内,东城无敌再怎么位高权重,也是白占方的女婿。

    “关键是名单。”

    白占方说道。

    东城无敌点了点头,突然道:“天澜,你有什么打算?”

    “我不知道。”

    李天澜静静的开口。

    他的语气同样很稳,也同样很僵硬。

    他如今是中洲的殿下之一,是特战系统中最年轻的元帅,可以说是位高权重。

    但这样的转变太过突兀。

    一日之间,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发生了。

    权力,地位,荣誉,以及责任在他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压在他身上。

    如此重的负重之下,他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就要带领雪舞军团前往东欧。

    李天澜不会退缩。

    可他现在却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前行。

    他还没有适应如今的高度,就已经要大步冲锋,那种骤然间失去了方向的感觉,不是紧张和惶恐,而是茫然。

    只有茫然。

    东城无敌和白占方对视一眼,彼此间都没有说话。

    有些转变是迟早的事情,如今没有人在去怀疑李天澜的武道与潜力,但他在乱局之中处理问题的能力却仍旧是一个问号,这一点某些时候甚至比起武道还要重要,没有这种能力,武道再强,也是单纯的武夫,而不是合格的领袖。

    两人倒不怎么担心李天澜的能力,前代战神李鸿河用了多年心思培养出来的接班人,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是纯粹的莽夫,说到底,李天澜最大的问题还是适应和融入高层圈子的问题。

    “名单以我的意志为主,但不可能全都是我说了算吧?”

    李天澜沉默了很长时间,才轻声问道。

    “大部分会以你的意志为主。但在军团高层方面,至少是有两个位置我们不能要,这是起码的规矩。”

    东城无敌道:“一个是军团次帅,你的主要助手,这个位置如果没意外的话,会从北海军团调人,北海王氏在东欧的势力很强,次帅的位置给他们,顺理成章。另外一个是军团监察,这个位置是必须由昆仑城任命的。负责监察雪舞军团,并且有着随时向决策局汇报军团动向的权力。”

    他的声音有些低沉,带着压抑着的愤怒和无奈。

    一个次帅,一个监察,都是最为敏感的职位,而围绕着这两个职位,势必会衍生出两套属于北海和昆仑的班底,这两套班底或许不能够掌控大局,但却足以牵制李天澜的某些行动,甚至在抓住机会的情况下彻底推翻李天澜的主帅地位。

    “东欧剧变,前往东欧的只有雪舞军团?剑皇,隐神这几位怎么说?”

    李天澜继续问道。

    “自然是在雪舞军团之外。北海行省相对独立,王天纵去东欧,为的基本也是北海行省的利益,当然,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雪舞军团可以请求他的配合。叹息城与世无争,一直都算是自由势力,司徒沧月也是独立在雪舞军团之外的。”

    东城无敌说道,这话说的很明白,雪舞军团是集结中洲特战精英,但却无法限制无敌境高手,在这样的乱局中,无敌境高手有着相当大的自由度。

    李天澜点了点头。

    “这样的话...就从天空学院的那四万大军中抽调两万人进雪舞军团如何?至于...”

    李天澜的语气突然顿住。

    他的眼神闪过一抹迟疑,看着东城无敌。

    直到这一刻他才突然想起,自己成了雪舞军团的军团长,这等于是王天纵强行拉着东城家族坐在了赌桌上。

    可东城无敌仍然有他的选择。

    他可以选择全力支持自己,跟王天纵赌下去。

    但如果稳妥起见,在未来不知道多久的时间里,东城家族同样可以试图撇清跟自己的关系,或许不会完全撇清,或许仍旧会付出巨大的筹码和代代价,但这样总比自己失败之后的下场要好得多。

    如果东城家族有退让的意向的话,李天澜可以理解,在要此时在天空学院的边禁军团精锐,这肯定会让东城无敌为难...

    东城无敌清晰的看到了李天澜眼神中的那一抹迟疑。

    “没有问题。”

    他毫不犹豫的表态道:“我会尽快在那四万人中进行筛选,组成两万人最强的框架。李宗虎他们四个可以都给你,天澜,具体到边禁军团数十万大军的每一个人身上,我不敢说他们绝对忠诚,但这四万人,每一个你都可以放一百个心,你能信任我,就能信任他们。”

    在李天澜的内心,东城家族或许还有选择。

    可在东城无敌心里,既然走到这一步,他绝对不会回头。

    他不可能放弃李天澜,绝不可能。

    “多谢大帅。”

    李天澜朝着东城无敌欠了欠身。

    东城无敌洒脱一笑,在朦胧的细雨中,他笑的很潇洒,又有些苦涩。

    “另外我会从叹息城抽调一部分人进入雪舞军团。”

    李天澜轻声道, 他只去过一次叹息城。

    可他毕竟是叹息城的少城主,有足够的权力动用叹息城的资源。

    权力或许不等同于资格。

    但现在不是讲这些的时候。

    他无法放弃边禁军团军团长的职务,所以只能尽可能的增加自己身边的力量。

    他怕死,怕失败,怕自己像是蝼蚁一般被北海王氏和昆仑城掀起来的大势碾碎,更怕自己死后李氏和豪门集团甚至是叹息城要面临的后果。

    李天澜掏出一支香烟点燃,深吸了一口道:“瑶池能不能给予我部分支持?”

    “我会去跟掌门师妹谈。”

    东城无敌语气平和:“我已经让人在整理资料,都是我们豪门集团在特战系统中的力量,资料晚上就会送到你手里,都能够信任,你可以选一些,让他们进入你的雪舞军团。”

    李天澜点了点头,他的时间不多,决策局之给了他三天时间组建雪舞军团,五天之内必须到达东欧,这其中还有跟北海王氏和昆仑城接触的时间,简直就是相当紧迫了。

    李天澜默默喝了口茶,刚想继续开口,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

    来电显示上是一个极为陌生的号码,归属地就在幽州。

    李天澜皱了皱眉,接通电话,喂了一声。

    “李天澜殿下?”

    电话中,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很陌生,不急不缓的语调里没有多余的情绪。

    李天澜眯起眼睛,淡淡道:“是我。”

    “殿下,我要求和您单独谈谈,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也许关系到老板的生死。”

    苍老的声音继续响起,一片平静。

    “老板?”

    李天澜挑了挑眉。

    “秦微白。”

    李天澜猛地沉默下来。

    良久,他才不动声色道:“你是谁?”

    “轮回宫第十三天王。”

    电话中的老人轻笑一声:“代号天机。殿下,我们三年多前见过面,在园林盛宴。”

    三年多前。

    园林盛宴。

    听着那道苍老的声音,李天澜猛地睁大了眼睛。

    他突然觉得很谬。

    轮回第十三位天王。

    天机?

    “我在青山。”

    李天澜说道。

    “白家庄园?”

    “白家庄园。”

    电话里,天机沉默了一会,轻声道:“我在青山之巅恭候殿下。”

    李天澜平静的挂断电话,看着亭外的山水烟雨,沉默了很久。

    “我要去山上一趟。”

    他指了指凉亭外的青山,看着东城无敌和白占方开口道。

    青山之巅,自然就是在青山最高的地方。

    东城无敌何等实力?一通电话,即便他不需要刻意去听,隐约也听到了一些内容。

    轮回二字,让他的眼前微微一亮。

    他点了点头道:“去吧,万事小心。”

    李天澜点点头,站起来离开凉亭。

    小心是没错。

    但以他如今的实力,也不必太过谨小慎微。

    而且在雪舞军团即将出征的时候,无论北海王氏还是昆仑城,都不可能在这种时候来算计他。

    ......

    东城无敌和白占方同时回首看着李天澜的背影。

    背影消瘦。

    但却极为挺拔,凌厉如剑。

    白占方的眼神中带着毫不掩饰的欣赏。

    东城无敌依旧沉默。

    “难受吗?”

    白占方突然问道。

    东城无敌一言不发,转过头沉默的喝茶。

    茶水渐冷,雨丝依旧。

    茶壶的的水又烧开了一次,茶叶在沸腾的水花里旋转着。

    在白占方几乎要放弃那个问题的时候,东城无敌在抬起头来。

    他看着远方,看着李天澜刚刚看到过的朦胧山水与氤氲雾气。

    “不难受。”

    他的语气很平静。

    “好一句大帅。”

    白占方站起身,顺手提起了那枚极为名贵的茶壶。

    他将滚烫的水倒进了亭下的壶中。

    滚烫的水与青湖交融,带起一片白色的水花和热气。

    “我老了。”

    白占方突然说道:“我难受。”

    他不等东城无敌回答,就直接走出了凉亭。

    “去忙你的吧。晚上回来吃饭。”

    他走出凉亭,沿着古香古色的小桥上岸。

    东城无敌依旧坐在原地,动也不动。

    白占方突然转身,看着女婿的背影问道:“刚刚天澜的电话里是谁?”

    “好像是轮回的天王。”

    东城无敌回答道。

    “所以你该静心。”

    白占方说道:“东欧是我们很难插手的地方,但你以为那位秦总也很难插手吗?据情报显示,轮回宫是最先进入雪国的势力之一,轮回宫总部覆灭,损失惨重,但在东欧,他们未必就没有足够的力量。你和王天纵坐在赌桌上,你的筹码中就有轮回宫。王天纵也知道轮回宫,但他不会知道那意味着什么,我们也不知道。”

    “未知,就意味着所有可能。”

    “我懂。”

    东城无敌点了点头,他背对着白占方,没人能够看到他的表情:“但如何能静?”

    “真不能静,不妨问问你手里的筹码。”

    白占方转身离开,他沐浴着细雨,提着茶壶,在有些阴沉的天气下,身影显得有些佝偻。

    东城无敌一手握着茶杯,另外一只手拿起了手机。

    需要问的筹码,自然是他也不知道意味着什么的筹码。

    东城无敌找到了秦微白的电话,似乎在犹豫着要不要拨通。

    白占方没有理会身居高位的女婿的心理活动,他的身影踏过了湖边的小桥,在山下平整的小路上漫步。

    始终守护在此的警卫撑开了雨伞。

    白占方摆了摆手,沐浴着盛夏微凉的细雨,横穿了整个庄园,回到了庄园内的主别墅前。

    他没有吩咐警卫什么。

    警卫站在门前敬了个礼,拿着伞回到了自己的警卫班。

    白占方独自一人推开门走进了别墅。

    别墅里亮着灯光。

    柔和的灯光下,两名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老人正坐在客厅里下棋。

    中洲象棋。

    象棋已经进入残局。

    但棋盘上的两颗卒子已经过河。

    对于卒子而言,这样的残局,其实才是真正的开始。

    ......

    青山不高,但却极大。

    不过青山之巅并不平坦,山顶陡峭的坡度缩小了顶峰的面积,想要找人并不困难。

    细雨如丝。

    前来青山旅游的人潮清冷了很多。

    李天澜沿着陡峭的山路登上山顶,一眼就看到了一位身穿道袍手持拂尘的老道士。

    道士须发皆白,没有故作高深的背对着他,而是直面着他,笑意柔和。

    就算平日里,青山之巅的游客也不算多,山路陡峭,精致一般,想要居高临下的俯瞰,所有的游客都有更好的选择,此时天降细雨,山顶更是冷清,只剩下老道士和李天澜。

    中洲的玄学宗师。

    玄玄子道长。

    李天澜想到了是他,可他却仍旧觉得有些谬。

    秦微白是无为大师的养女。

    玄玄子是秦微白的下属。

    中洲两位玄学宗师都在秦微白身边,隐约之中,还当真有些天命所归的感觉。

    李天澜脑子有些混乱,脚步却毫不停顿。

    “道长找我?”

    他走到玄玄子面前问道。

    “天机见过殿下。”

    玄玄子笑着躬身,尊敬却并不谄媚。

    李天澜专注的凝视着玄玄子。

    “你一直都是轮回宫的人?”

    他的语气有些好奇。

    玄玄子,轮回天王,天机。

    这身份转变的毫无征兆,李天澜内心直到现在为止都有些意外。

    “之前属于昆仑城,殿下重新回到华亭后,我才加入轮回宫。至于现在,表面上看,我属于北海王氏。”

    玄玄子眼神坦诚的微笑道。

    李天澜的瞳孔微微收缩。

    玄玄子之前属于昆仑城?

    可在他得到的所有情报中,玄玄子都属于北海王氏,他在帝兵山上地位超然,类似于供奉客卿,可这样的人物,竟然属于昆仑城?

    这一句话如果是真的,到底代表着多少阴谋和歹毒?

    昆仑城...昆仑城...

    李天澜内心心潮起伏,他入世以来,对于印象中的昆仑城其实并不怎么看得上眼,好像中洲所有人都是如此。

    哪怕昆仑城内有中洲的护国战神。

    可中洲黑暗世界所有的光芒,似乎都聚拢在了中洲剑皇的身上。

    没人会忽视昆仑城和特战集团的力量,但骨子里却都有种本能的轻视。

    李天澜之前不曾注意到这个问题,直到看到玄玄子,他才意识到昆仑城这个中洲特战系统的中枢还隐藏着太多自己看不到的阴谋。

    “我能信你?”

    李天澜看着玄玄子问道。

    “现在可以。”

    玄玄子笑道:“您可以随时跟圣徒和军师任何一位求证。”

    “我可以直接跟小白求证。”

    李天澜拿出手机,面无表情的看着玄玄子。

    玄玄子微微皱眉。

    他的双眉很白很长,皱起来的时候没什么威势,有的只是一种高深莫测的悲悯。

    “殿下,您不必怀疑我的身份。但今日你我见面,我不希望被老板知道。您可以不信任我,但应该信任军师和圣徒。”

    “理由呢?”

    李天澜静静的看着玄玄子:“她是我的女人,是你的老板,为什么她不能知道?”

    “此事关乎老板的生死。”

    玄玄子语气平静。

    李天澜眯着眼看着玄玄子。

    秦微白的生死。

    玄玄子在电话里就听到一次,但此时林枫亭在秦微白身边,谁能杀她?谁敢杀她?

    “是谁要杀她?”

    李天澜问道。

    玄玄子迟疑了下:“殿下可信天命?”

    一切似乎又一次在重复,重复到了三年多前的园林盛宴,他和玄玄子的第一次见面。

    可信天命?

    李天澜眯起眼睛:“接着说。”

    “天命难违。”

    玄玄子轻声道:“以殿下原本的命格来说,在您三十岁前,您必死无疑,没有任何存活的可能。但老板在无为活着的时候祈求无为打碎了您固有的命格,强行让您的天命重归混沌。”

    李天澜没听懂。

    他信天命,信玄学 ,但这东西他真的不懂。

    “打碎了命格?”

    李天澜重复了一句。

    “是打碎, 也可以说是代替。世人都有天命,都会有轨迹,几乎没有谁的命格是完全无法遵循推测的,但几乎没有不代表绝对没有。三年多前,在临安青云山,老板用她自己的命格代替了你的命格。”

    玄玄子看着李天澜的眼睛:“你如今的天命已经无法推测,但老板的天命却已经注定,这次东欧乱局,她是在替你应劫,你若不出手,她必死无疑。”

    李天澜的身体骤然绷紧,他的眼神彻底凝聚起来,死死的盯着玄玄子。

    “为我应劫?”

    “是。”

    玄玄子点了点头,语气简短:“你通知了老板,还不如我们暗中将事情处理好。”

    李天澜没有慌张,没有混乱。

    他的头脑一瞬间变得无比冷静:“应该怎么做?”

    “我会将你们的命格联系在一起,并且...”

    “说点我能听懂的。”

    李天澜直接打断了玄玄子的话,他的眼神无比的危险:“我要她活着!”

    “......”

    玄玄子思索了一会,才缓缓道:“殿下身负龙脉,龙脉就是最强的生机,我需要殿下三分之一的龙脉,不知殿下愿不...”

    “可以。”

    李天澜回答的毫不犹豫:“但你说些现实些的东西,龙脉生机虚无缥缈,怎么给?”

    “如果我没记错, 您身上应该有一颗老板给您的佛珠。”

    玄玄子说道。

    龙脉与生机虚无缥缈。

    但佛珠却真实不虚。

    李天澜愣了下,将在自己脖子里挂着的那颗佛珠拿了出来。

    当初秦微白将佛珠交给他的时候,只说这是个吉祥物,李天澜也没在意,随便挂在了脖子里。

    “此珠名为尘缘。是无为大师留给老板的东西,不过老板一直认为此珠名为替死,所以她才会将珠子给你,然后自己去了雪国。”

    玄玄子接过佛珠,平静道。

    李天澜嘴角动了动,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他的内心有感动也有恼怒,滋味复杂。

    “该怎么做?”

    他声音低沉。

    “尘缘可以承载生机,尘缘不断,生机不灭。”

    玄玄子手持拂尘的手拿起了佛珠。

    他另外一只手伸进道袍,掏出了一个精致的银瓶。

    他没有说如也和尚的死亡,因为那一切都没有了意义。

    “真正的替死珠,在银瓶之内。”

    玄玄子轻轻捏碎了手里的尘缘。

    没有力量,没有剑气,空间亦无波动。

    佛珠在玄玄子手中化为最精细的粉末。

    粉末在山巅凛冽的风中笔直如柱,丝毫不散,全部坠入了银瓶。

    “我需要殿下的一滴血。”

    玄玄子的声音愈发平静。

    李天澜毫不犹豫的割破了自己的手指。

    他知道自己身上的佛珠。

    所以李天澜对玄玄子的身份再无怀疑,因为除了秦微白之外,似乎没有人知道他身上有这颗佛珠。

    殷红的鲜血滴入银瓶。

    青山之巅骤起一片白雾。

    白雾缥缈,升入高空,如同苍穹之下的云团,凝聚而纯澈。

    玄玄子收起了银瓶。

    他整个人似乎放松下来,轻声道:“多谢殿下。”

    “完了?”

    李天澜有些意外。

    “我只能做这些。”

    玄玄子的回答意味深长。

    “银瓶里面是什么?”

    李天澜问道。

    “现在已经变成了种子。”

    玄玄子回答道:“我会将它们洒在雪国,花开之时,就是您与老板命格合为一体的时候。”

    李天澜哦了一声,突然道:“何时花开?”

    玄玄子犹豫了下,平静道:“审判到来的时候。”

    ......

    东城无敌最终还是拨通了秦微白的电话。

    “部长?”

    电话很快被接通。

    秦微白清冷而清晰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

    东城无敌看了看表,推算着雪国的时间,有些歉意:“抱歉,秦总,是不是打扰你休息了?”

    “还好。”

    秦微白笑了笑:“刚刚吃过早餐,部长,有什么状况吗?”

    东城无敌迟疑了下,有些惭愧,也有些无奈,沉声道:“中洲有变。”

    “雪舞军团的事情?”

    秦微白直截了当的问道。

    东城无敌愣了一下,内心所有的情绪不断转变,最终变成了诧异。

    中洲高层会议结束不过几个小时的时间。

    授衔仪式还没有结束。

    传达到省府级的会议文件应该还没有完全传达。

    这个时间,秦微白竟然已经知道了高层会议的内容?!

    她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东城无敌深呼吸一口,这一刻的他内心突然有些惊悚。

    一个国家如果连高层会议的内容都无法保密的话,那么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你怎么知道的?”

    东城无敌沉声问道,他的语气极为严肃。

    “这不重要,部长。”

    秦微白平静道:“重要的是雪舞军团。”

    雪舞军团...

    东城无敌嘴角抽搐了下。

    “我没能在高层会议上阻止王天纵。”

    他说道。

    “我知道。”

    秦微白淡然道:“五票赞成,部长,您尽力了。接下来交给我。”

    东城无敌暂时已经不想去追究秦微白的情报来源,就如同她说的那样,雪舞军团,才是眼下最为重要的。

    “你想怎么做?”

    东城无敌直截了当的问道:“秦总,雪舞军团的事情不会这么简单。王天纵没这么好心推天澜上位,暂时将天澜推到高处,他最想要的是...”

    “最想要的是让天澜在高处摔下来。”

    秦微白打断了东城无敌的话:“所以王天纵很有可能会重复二十年前的叛国案,东欧乱局,到处都是机会,契机随时都会出现。雪舞军团成立,次帅和监察肯定会属于北海王氏和昆仑城,这两个位置如果联合起来,可以做很多的事情。

    “如果他们诬陷天澜叛国,在一些似是而非的证据下,东山再起的李氏会彻底消失,东城家族,乃至整个豪门集团都会万劫不复。王天纵将天澜向上推一步,他的计划一旦成功,所得不可想象,到时整个东南集团也许会一家独大,而借助大胜,王天纵甚至可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消除掉北海王氏内部的问题。”

    “这个计划并不阴险,甚至能说得上是阳谋,所有的一切都摆在面前,但偏偏我们无法阻止,部长,我理解你的心情。”

    “......”

    东城无敌很长时间都没说出一句话来。

    他一直觉得秦微白很年轻,或许有些时候会看不透一些问题。

    可秦微白的一番话几乎是一针见血, 完全洞察了王天纵的计划。

    可正如同秦微白说的那般,这是阳谋,即便明知道对方要如何,他们根本没有阻止的办法。

    洞察了王天纵的计划,又如何阻止?

    “雪舞军团的名单是关键。部长,您只需要帮助天澜搭建好一个适合他的雪舞军团,其他的一切,有我。”

    秦微白语气果断而冷静。

    “你们轮回宫现在在雪国的处境似乎并不好。”

    东城无敌凝声道。

    “确实不好。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完全掌控黑暗世界,意外总会出现。能解决就好。”

    秦微白说道。

    “你怎么解决?秦总,合作到了这一步,我希望我知道你的计划。你很清楚我的立场。”

    东城无敌语气平静而坚持的说道。

    “我没有解决。”

    秦微白沉默了一会,淡淡道:“事实上我现在没有在雪国。一个小时前,我刚刚到达了圣域。”

    以圣字为名,必然不凡。

    中洲也有以圣字为名的城市。

    比如帝兵山脚下的北海行省首府,圣州城。

    而欧洲,也有圣域。

    被全世界公认的圣域,圣城,圣国,国中之国!

    “你要去报复?”

    东城无敌脸色巨变。

    “是合作。”

    秦微白笑了笑:“大势面前,没有什么是不能暂时放下的。部长,我知道您的担心,您担心叛国案会重演,可这一切,都是有一个前提的。”

    “什么前提?”

    东城无敌声音飘忽。

    “他们可以制造叛国案,但必须死无对证。除非他们能够杀死天澜,不然所谓的叛国案,根本没有意义,只会给他们自己造成伤害。天澜被杀,才会有真正的叛国案,他活着,就不会有事发生。”

    “活着...”

    东城无敌的笑容有些冷,这个词汇是如此轻松,又如此的沉重。

    “中洲剑皇剑下,活着并不容易。”

    他一字一顿的,格外强调了中洲剑皇四个字。

    “也未必会有多难。”

    秦微白语气轻描淡写道:“起码在雪国是如此。”

    “无限接近天骄的半步天骄,为什么在你嘴里就像是普通的半步无敌那么简单?王天纵是剑皇!秦总,你告诉我,如今的黑暗世界,还有比王天纵更强的人吗?他用自己的剑道修为硬拉着我坐上了赌桌,到时如果他亲自出手,谁拦得住他?”

    东城无敌气急反笑,他的语气带着不加掩饰的激动。

    秦微白沉默下来。

    良久漫长的沉默之后,秦微白才淡然道:“能拦住半步天骄的,自然是真正的天骄,巅峰状态下的天骄。”

    “天骄?!”

    东城无敌猛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你是想说,雪国有真正的天骄?”

    “没有。”

    秦微白轻声道,她的声音有些失落:“但雪国有剑。带着巅峰剑意的天骄之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烈火雄师〕〔奕王〕〔富贵锦绣〕〔重生六零之空间俏〕〔修真家族平凡路〕〔隔墙追到时先生〕〔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圣源武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