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伴谣永久〕〔二嫁司少闪婚妻〕〔顾安童司振玄〕〔武心潜龙〕〔叶轻魂沈碧晨〕〔杀神〕〔非凡奶爸〕〔亿万娇妻:阎少,〕〔林逸〕〔君予妾意三生三世〕〔忍界之我能复生〕〔重生都市之风云天〕〔诸天万界是这么来〕〔至高猩球〕〔陈青阳沈墨君〕〔自走棋入侵异世〕〔日本东京地狱变〕〔我的专属神级副本〕〔生而为王萧阳〕〔我可是宝可梦豪门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特战之王 第十五章:短句
    初秋的风带着浓郁的花香卷入奢华精致的大厅,空调的风向外吹着。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温度温软舒适,气氛悠闲慵懒。

    幽梦走进雍亲王府的大厅的时候,卫昆仑正坐在沙发上品茶。

    茶香与花香混杂在一起,他静静的坐在那,摆弄着面前的茶具,一脸享受。

    秦微白站在窗前看着外界的风景,和煦的光芒洒在她清冷精致近乎完美无瑕的脸庞上,泛着神圣的光辉。

    幽梦突然有些敬畏。

    对圣徒,对卫昆仑,对蜀山,对秦微白。

    东欧乱局已经彻底结束。

    轮回宫也彻底覆灭。

    这个严格来说从开始到最终都不能算是超级势力的组织毫无疑问是近年来一直站在黑暗世界的风口浪尖上的势力。

    轮回宫的覆灭没有赢得任何人的尊重。

    但却得到了所有人的畏惧与忌惮。

    天都决战,黑暗世界的三年战乱,到东欧乱局。

    陨落日,审判日,终结日。

    直到那永恒的一剑。

    所有的事情在发生的时候并没有让人觉得如何,可当一切正式终结的时候,人们蓦然回首,才发现这一切隐约间都有着极为紧密的联系,人们不知道轮回宫从何时开始推动这一切,但毫无疑问,当那近乎永恒的一剑落下后,整个时代,属于北海王氏的时代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正式终结。

    所有的局面从开始到结束。

    圣徒。

    秦微白。

    毫无疑问在其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哪怕轮回宫已经覆灭,这两个人,或许在加上军师,一样有着让人敬畏的力量。

    幽梦一路上狂跳的内心这一刻突然平复下来。

    就像是站在城主司徒沧月身边那般,变得沉静。

    她站在客厅里,恭恭敬敬的弯腰,轻声道:“幽梦见过两位殿下。”

    秦微白转身看着幽梦,点点头问道:“城主伤势如何?”

    “不是很乐观,需要很长时间的修养。”

    幽梦没有隐瞒什么。

    “坐。”

    卫昆仑突然招了招手,笑道:“我与城主是旧时,等幽州事情完了,我随你去太白山探望她。”

    “多谢殿下。”

    幽梦点了点头。

    叹息城无疑是在东欧付出了惨重代价的势力,他们的人不多,严格来说,在东欧只出动了四个人,如今清风流云已经回到了中洲,轻伤无碍,可城主司徒沧月与福副城主司徒万劫却都是身受重伤,劫的根基全废,至今昏迷不醒,怕是已经无望恢复,而司徒沧月同样需要经过漫长时间的修养。

    叹息城紧邻雪国。

    如果雪国真的如外界传言那般最终对北海王氏低头的话,雪国就会变成北海的一把刀,今后叹息城的压力可想而知,这种时候,卫昆仑和蜀山如果表达出善意的话,就算不至于让北海王氏畏惧,但起码雪国今后的行动会踌躇很多,毕竟现在的蜀山,随着卫昆仑进入无敌境,在黑暗世界的地位已经有了巨大的变化。

    “今后不用叫我殿下。”

    卫昆仑声音温和:“我现在是东皇宫的副宫主,蜀山今后也是东皇宫的一部分。”

    幽梦睁大了眼睛,一脸震惊。

    如今整个中洲都知道卫昆仑是圣徒,也知道蜀山要加入东皇宫,但却没人能想到会这么快,仅仅一夜时间,事情就定下来了?

    “太子集团...”

    幽梦欲言又止。

    卫昆仑的大哥是太子集团的领袖之一,因此蜀山一直被当成是太子集团的一部分,太子集团对蜀山也多有支持,特战总部成立的时候,太子集团推荐并且最终定下来的西南特战总部部长就是卫昆仑。

    如果整个蜀山加入东皇宫,太子集团怕是会彻底疯掉吧?

    “所以要等一个合适的时机宣布这件事情。”

    卫昆仑缓缓道:“这次殿下去北海,等他回来,就是最合

    适的时机。”

    幽梦脸色一变。

    这无疑是最重要的事情,也是她急忙来到这里的目的。

    “两位殿下,少城主在会议结束之后直接去了冬山公园,如今幽州唐家已经被少城主灭门,在冬山公园动的手,这件事情...”

    她想了想,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说。

    在东山公园里杀死东南集团的前任议员。

    如此响亮的耳光注定会得到北海王氏疯狂的报复。

    “这只是开始而已,就像是大戏开场的一个信号。”

    卫昆仑轻声道:“几日之后,等殿下登上枭雄台的时候,北海王氏又能如何?”

    登上枭雄台。

    再次听到这个消息,幽梦的大脑依旧有些眩晕,这样的事情,每一次听到,都会让她觉得疯狂。

    “可是少城主只有自己...”

    她勉强道:“难道您也会...”

    “我不会去。”

    卫昆仑笑了笑:“我想要去,但是被殿下拒绝了,我想在后面跟过去,又被这位拒绝了。”

    他看着秦微白窈窕玲珑的背影,目光中带着一丝疏离,淡淡道:“既然这位都不关心她的男人,我关心又有什么用呢?”

    幽梦愣了愣。

    “他的意志,对我来说高于一切。”

    一直沉默的秦微白转过身来看着卫昆仑:“我确实不用担心什么,他是我的男人,这一次他去北海,注定会打穿整个北海行省,站在让整个黑暗世界都看得到他的地方。”

    “呵...”

    卫昆仑的笑声带着嘲弄。

    他看着秦微白,眼神玩味:“你的男人?”

    “够了!”

    秦微白猛然道,她清冷的眼神一瞬间变得无比冷冽,带着清晰的怒意:“你也配质疑我的身份?!他不是我的男人,是谁的?告诉我,谁的?!”

    她的声音很高,但却并不尖尖锐,清脆动听,但却带着一种不容抗拒的威严。

    幽梦的手掌微微一抖。

    卫昆仑低头喝茶,没有说话。

    “你不配质疑我的身份。军师也不配。”

    秦微白声音冰冷:“你们可以不认同,宫主如今已经陨落,我约束不了你们,如果你们有想法,尽管去做,东皇宫你们不想留,那就从这里滚出去。”

    她的胸口微微起伏。

    多日以来那种无形的压力积蓄到了一处,最终在卫昆仑的一句话中彻底爆发出来。

    “我留在这里,不是因为你。”

    卫昆仑沉默了很长时间:“军师也不是。”

    “我知道。”

    秦微白淡淡道:“军师为了宫主,你是为了天澜。但这并不能代表什么。”

    “你爱他吗?”

    卫昆仑突然问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秦微白的身体僵硬了一瞬。

    他微微转身,眯起眼睛,谁都可以看出这是她怒意即将爆发的前兆。

    军师直视着那双威严而美丽,璀璨深邃的眼眸。

    “你说呢?”

    秦微白一字一顿的问道。

    卫昆仑低下头,沉默了很久。

    “我愿意道歉,对不起。”

    良久,他才缓缓的,艰涩的开口道:“老板。”

    秦微白缓缓转身,看着窗外。

    她的目光很远,落在了北方,落在了北海。

    她想到了李天澜。

    踏过了漫漫千里的长路,他最终站在枭雄台上的时候,会是何等的风华?

    秦微白静静的想着,痴痴的想着。

    “老板,你真的不担心么?”

    卫昆仑低声道。

    他是中洲的新晋无敌境,尽管境界还没有稳固,但涅槃剑在手,他想离开,没人拦得住。

    秦微白是真的不懂武道。

    只不过如果他此时出去,今后一系列未知的后果却让他很难承受。

    所

    以他针对秦微白的情绪才会表现的如此明显。

    “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秦微白说道。

    “那是北海王氏...”

    卫昆仑苦笑起来:“传承数百年,底蕴深厚,谁知道他们到底有多少底牌?”

    “北海王氏也是要脸的。”

    秦微白轻声道:“天澜一个人过去,再多的底蕴又有什么用?北海王氏无数的军队,无数的尖端武器,甚至还有核武,难道会用在天澜身上?”

    “就算这些不用,那么多高手也不是摆设,车轮战殿下都扛不住。”

    卫昆仑平静道。

    “天澜和轩辕锋在一起,一人一剑,可以。”

    秦微白静静道。

    “轩辕锋...”

    卫昆仑摇了摇头:“我知道这把剑,严格来说,这把剑其实就是一把凶兵,无数的能量,无数的剑意积累了无数年,所以宫主那一剑才终结了王天纵。王天纵当时何等强势?真正的天下无敌都不为过,宫主借助多位半步无敌和燃火,勉强启动了轩辕锋,但所有的能量都已经在那一剑中耗尽了,现在的轩辕锋,哪里还有什么剑意?”

    “这是数百年来最伟大的神兵,没有剑意,难道就没用了吗?”

    秦微白转身走过来,坐在了卫昆仑对面。

    幽梦的鼻子忍不住嗅了嗅。

    自然而然的体香,窗外的花香,眼前的茶香融合在一起,令人心旷神怡。

    秦微白喝了口茶,轻声道:“只要天澜可以发现轩辕锋真正的秘密,他的北海之行就没什么可以担心的。”

    “轩辕锋真正的秘密?”

    卫昆仑的眉头越皱越紧。

    “是十三重楼。”

    秦微白静静道:“那是一位天骄毕生武道的核心,天澜现在的武道遇到了极大的难题,那就是太过完美反而不完美,但这样的问题,曾经也有人遇到过。天澜如何进入无敌境,关键就在轩辕锋上面。”

    卫昆仑的眼神变得无比沉静。

    “如果殿下发现不了呢?”

    他问道。

    “不用担心。”

    秦微白笑了笑:“以那把剑的性子,回到天澜身边,就算天澜不理它,它自己也会忍不住炫耀一下的。”

    “到底是什么秘密?”

    卫昆仑问道。

    秦微白想了想:“你得到过那个笔记本。”

    她缓缓道:“还记得最后一页的几句短句吗?”

    卫昆仑愣了一下。

    他曾经在临安的湖中飘荡了很多日才进入无敌境,关于那个笔记本,上面的每一句话,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最后一页的几个短句,他也看了无数遍,但对于上面的意思,却始终有些迷惑。

    所谓的迷惑,就是理解,但却又不是完全理解。

    而且那个笔记本如果可以说是天骄笔记的话。

    最后一页的几句短句,明显不是出自那位天骄的手臂,更像是有人后来加上去的,或者是对他短暂却绚烂的一生的总结。

    只是那几句短句里面并没有提到轩辕锋。

    也没有提起十三重楼。

    “那是什么意思?”

    圣徒问道。

    “就是这个意思。”

    秦微白声音很轻很淡。

    圣徒想着那几句短句,有些出神。

    银月天光动北海。

    惊鸿碧色映中洲。

    天涯暮色平战乱。

    虚空裁决震世间。

    幽影神兵如日月。

    东皇碎心断红颜。

    乱世止于轩辕前。

    他还是不太懂这是什么意思。

    那个笔记本上的一切,对他而言就如同是传说一般。

    他默默念了一遍这七行短句,轻声道:“这几句话,都是真的么?”

    秦微白看了他一眼,轻声道:“这是那位的一生,当然是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万能神医〕〔影后归来:霍少,〕〔蛊真人之齐天传〕〔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为国家修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