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谁比我狂〕〔萧雨辰沈露〕〔狂狼战神〕〔被女神捡来的赘婿〕〔我的超级黑科技帝〕〔圣骨传〕〔造骨〕〔重生七零之福妻当〕〔蚀骨危情:前妻,〕〔我在NBA当大佬〕〔我在异界造妖兽〕〔惊天战神〕〔唐残〕〔我怎么橘里橘气的〕〔妖者无疆〕〔诸神世界:我成了一〕〔狂医豪婿〕〔重生七零:大佬锦〕〔禁欲总裁,求放过〕〔厉少,你家老婆超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永恒之门 第二章 最后一份仁慈
    赵家大堂。

    赵渊和两排族老端坐,皆脸色铁青,阴霾笼暮。

    堂下,赵云如一座石刻的雕像,静静伫立,有一缕缕散落的凌乱长发,遮了他半张脸庞,指缝间淌流的血,比他的新郎衣还嫣红刺目。

    “耻辱,奇耻大辱。”

    赵家大长老暴喝,一掌将桌子拍得粉碎。

    “到了,都未见柳苍空露面。”

    “竟拿天宗做挡箭牌,着实可恶。”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赵渊沉声,止住了堂中怒喝。

    “是孩儿,让赵家蒙羞了。”

    赵云砰的一声跪下了。

    “不怪你,起来说话。”赵渊的笑,颇是牵强。

    “已非武修,早些撤了他的少主位,也免得外人说教。”大长老扫了一眼赵云,又瞥向赵渊,“堂堂一族之长,你究竟要偏袒到何时。”

    “这般急着,让自家的儿上位吗?”赵渊一声冷哼。

    “难不成,还要将赵家,交给你这废物的儿?”大长老乍然一声暴喝,众多族老,也皆厉色相加,矛头皆指赵渊,颇有逼宫的架势。

    “尔等。”

    “我愿让出少主位。”

    赵云一语平淡,已成断脉废体,再霸着少主位毫无意义,最主要的是,不想让父亲难做,堂堂一族之长,太过袒护,已然惹了众怒。

    “倒有自知之明。”大长老坐正了一分。

    “够了。”

    赵渊冷叱,眸中寒芒顿现,族长的威严展露无遗。

    大长老亦气势汹涌,不落下风,被强压一头十几年,早特么想反了。

    轰!

    一个大长老,一个家主,针锋相对,让本就压抑的气氛,直欲凝固。

    “赵云。”

    剑拔弩张之时,突闻一声呼唤。

    柳如心来了,扶着墙壁小心翼翼,摸索的进了大堂。

    见之,众长老脸色顿的铁青,又想到赵家耻辱,多少年了,还从未这般丢过人,若不是情景不合时宜,定会杀过去,一掌劈了柳如心。

    赵渊欲言又止,虽怒也叹息。

    这丫头,也是可怜人,乃柳苍空醉酒后临幸丫鬟所生,出生便是瞎子,柳苍空震怒,在他看来,是那卑贱的婢女,玷污了柳家高贵血脉。

    因如此,他从未理会过她们母女。

    柳如心的娘亲,郁郁而终,致死,柳苍空都未曾去看一眼。

    娘亲卑贱,她又是瞎子,还是一个无脉废体,自孩童时,便备受冷落和欺凌,与其说是柳家的一个小姐,倒不如说是一个下人,甚至连下人都不如,若非碍于面子,不然,柳苍空早已将她赶出柳家了。

    今日婚礼,明面上是嫁女儿,实则,是将她遗弃了。

    她的人生,很好的诠释了何为悲惨。

    赵渊看向了赵云,无论阴谋阳谋,柳如心的确是嫁给了他。

    既是嫁了,那便是他的妻,是赶是留,全有他定。

    赵云不语,缓缓起身,拉着柳如心出了大堂,许是走的太快,以至柳如心没跟上,几次都险跌倒,小手被握的生疼,却怯怯的不敢言语。

    至赵家后门。

    赵云停身,将柳如心推了出去,冷冷道,“你被休了。”

    “别赶我走。”

    柳如心满脸泪花,如受了惊吓,摸索着回身,奈何门已关。

    “求你,别赶我走。”

    黑暗中,极近哭泣的哀求,喊的撕心裂肺。

    赵云置若未闻,渐行渐远,虽知非柳如心的错,可她毕竟是柳家人。

    他恨柳家,自也恨柳家所有人。

    其中,便也包括这瞎眼的新娘。

    回了洞房,他紧闭了房门,只一壶壶的酒水,不要命的往嘴里灌。

    夜,逐渐深了,万籁俱寂。

    月下,能闻房门吱呀声,赵云又出来了,去向后门。

    门外,柳如心蜷缩在墙脚,抱着双膝,瑟瑟发抖,如一个乞丐。

    “我知道,我是一个瞎子,不配做你的妻。”

    寒冷的夜,满是新娘喃喃的哽咽。

    或许,所有人都不知,她最大的心愿,便是能看一眼那个名为赵云的人,想看看那个曾经面对诸多杀手,都紧紧把她抱在怀里的大哥哥。

    那份温暖,是她对这世间最想哭的感动。

    赵云来了,见柳如心还在,忍不住想笑。

    多么刺心的一幕,宁愿躲在赵家门外哭,也不愿回那个冰冷的柳家。

    曾经,他也把柳如心当亲人,只因她是柳如月的妹妹。

    但他,还是小看了柳如月,不止玩弄了阴谋,还作弄了亲情,用极其肮脏的手段,把自己的妹妹,变成了这场阴谋的牺牲品和陪葬品。

    可以想象,这丫头在被送上花轿的那一瞬,是多么无助。

    “嫁便嫁了,好好待我妹妹。”她的话,又在他耳畔回荡。

    此番听来,可笑至极。

    或许,在那天之骄女眼中,瞎子配废物,就是理所当然。

    终究,他还是伸了手,拉起了柳如心。

    这个可怜的丫头,将是他对柳家,最后一份仁慈。

    柳如心哽咽,泪眼婆娑,紧紧抓着赵云的手,生怕再被遗弃,他的手,便如娘亲的怀抱,很温暖,会是她黑暗世界中,唯一的一寸光明。

    再回洞房,赵云扯了一条被褥打地铺,他睡地上,柳如心睡床上。

    黑暗中,他笑的自嘲。

    浪漫的洞房花烛,新郎是废物,新娘是瞎子,天造地设的一对。

    极好的讽刺啊!

    这都要感谢那个天之骄女,是她点了这鸳鸯谱,牵了这条红尘线。

    “赵云?”

    柳如心的呼唤,怯怯而清灵,打破了洞房宁静。

    赵云自听得到,虽睁着眼,却沉默如冰,更无丝毫的回应。

    “赵云?”

    柳如心又呼唤。

    久久未听到回声,确定赵云已入睡,她这才下床,在黑暗中摸索而来,那每一步,都走的小心翼翼,直至摸到赵云的身体才停下。

    赵云皱眉,不知柳如心要做什么。

    “我娘说,世间有轮回,好人上天堂,坏人下地狱。”

    柳如心轻声的呢喃。

    说着,她取下了脖挂的一只吊坠,月牙状的吊坠。

    “我愿用九世轮回,换赵云一生安康。”

    瞎眼的新娘,在浅笑中,给自己的丈夫,戴上了她的月牙吊坠。

    可失明的她,并未发觉,因她的九世祝福,那个吊坠竟闪烁了光晕。

    她未察觉,但赵云,却看的真真的。

    月牙吊坠颇是奇异,刻着一道神奇的纹路,朦胧间,仿佛还能透过它,望见一女子,在月下翩然起舞,时而回眸,对他嫣然而笑。

    看着看着,他只觉心神飘忽,本来不困,却昏昏沉沉的睡去了。

    再睁开眼,已是一片白蒙蒙的世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