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谁比我狂〕〔萧雨辰沈露〕〔狂狼战神〕〔被女神捡来的赘婿〕〔我的超级黑科技帝〕〔圣骨传〕〔造骨〕〔重生七零之福妻当〕〔蚀骨危情:前妻,〕〔我在NBA当大佬〕〔我在异界造妖兽〕〔惊天战神〕〔唐残〕〔我怎么橘里橘气的〕〔妖者无疆〕〔诸神世界:我成了一〕〔狂医豪婿〕〔重生七零:大佬锦〕〔禁欲总裁,求放过〕〔厉少,你家老婆超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永恒之门 第三章 月神
    “这是哪。”赵云愕然,环看着四方。

    良久,他的目光,放在半空。

    半空中,悬着一轮皎洁的月亮,并非圆月,而是月牙状,闪着如梦似幻的光,其上坐着一虚幻的女子,正双手托着脸颊,对他眨眼睛。

    赵云吓的浑身一激灵,猛地后退,“你谁啊!”

    “月神。”女子笑语清灵。

    “你是神?”

    “神漂亮不。”月神笑吟吟,美眸扑闪闪的,充满魔力。

    “漂漂亮。”赵云呆呆道。

    “孺子可教也。”月神笑着收眸,不知从那摸出了一面虚幻的小镜子,对着镜子左瞅瞅又看看,时不时的,还理一下虚幻的秀发。

    “冒昧问一下,这是哪。”赵云道。

    “你的意识中。”月神伸了懒腰,“我便是藏在月牙吊坠中的神邸。”

    “月牙吊坠?柳如心送的那个?”

    “不然你以为呢?”月神打了哈欠,一瞧便知,这娘们儿还没睡醒。

    “那你为嘛不去她的意识里,跑我这作甚。”赵云疑惑道。

    “那小丫头,以九世轮回发下宏愿,祝你一生安康,吾视它为契约,而月牙吊坠,便是契约载体,正是此宏愿,才唤醒了吾,醒时吾在谁身上,便会在谁的意识里,这般解释,是否通俗易懂。”

    “等会,我捋捋。”

    赵云有点儿懵,一个月神,搞得他措手不及,最意外的还是那月牙吊坠,竟是藏着这般大的秘密,好巧不巧,在他这开出了神邸。

    “吾身已灭,仅存这一丝残识,今后,会借你的身,来养吾之魂。”赵云嘀咕时,月神悠悠道,“你且安心,此番养魂对你无丝毫害处。”

    “这个我懂,你想找个地儿住是吧!”赵云呵呵一笑。

    “这般理解,也没啥毛病。”月神耸肩。

    “我借身体与你养魂,算是帮你了,作为回报,你也帮帮我呗!”赵云搓了搓手,眸光熠熠,“赐我无上神力,我去把柳家掀了。”

    “这个,帮不了。”

    “哪能啊!你是神嘛!”

    “都说了,我只剩一丝残识。”月神摊手,“除了记忆,啥都没。”

    “要不,你换个地儿住?”赵云试探性问道。

    “怎么,灵脉不想接续了?”

    “你能接续我灵脉?”赵云顿的来了精神,身体绷得紧紧的。

    “老娘咳我是神嘛!无所不能。”

    一句话,让赵云惊喜万分,就如垂死之人,瞬间有了生的希望。

    月神笑而不语,只轻拂了衣袖,洒下一片神光,凝眸一看,才知那是一颗颗小字,仅拇指甲那般大,金璨璨的,自行的排列组合。

    “洗髓易筋经。”

    赵云仰头,看着第一行,一字一顿的念着,看名字便知,是锻炼筋骨肉的,炼出体内杂质,增强筋骨肉的密度和韧性,以强健体魄。

    自然,这只是最最基础的。

    经中有说,若此法练至大成,即有涅槃,可脱胎换骨,铸成不灭金身,抬手推山掀海,覆手崩天灭地,可谓金刚不坏,万法不侵。

    这般吊吗?

    赵云舔了舔嘴唇,仅看此经介绍,便足够的震撼。

    震撼归震撼,可此法貌似不怎么完整。

    看过后,他又望向月神,眼神儿寓意代表了一切。

    “吾乃残识,记忆缺失。”

    月神说道,给的答案,也是通俗易懂。

    “那这残缺的,好使不。”

    “运转一周天,灵脉可接续。”

    “真的假的。”

    “此乃蛮神一脉的炼体秘术,筑造根基的无上法门,属他家的最霸道。”月神轻语声曼妙如仙曲,“你之武道秘境,便用它筑基。”

    蛮神?

    赵云心中轻喃,不用想也是一尊神,而且,多半与月神有极深的渊源,不然,这娘们儿也不会得他一脉的炼体秘术,这可是无上秘术。

    若非关系特别铁,傻子才会外传。

    “何为武道秘境。”

    嘀咕之后,赵云又看月神。

    “待到天武境,汝自会懂。”月神又躺在了月亮上,“本神温馨提示一下,若在夜里修炼洗髓易筋经,找块抹布塞嘴里,省的鸡飞狗跳。”

    “为啥。”

    “哪那么多为什么。”月神轻轻一挥袖,将赵云扔出了意识。

    洞房中。

    赵云一瞬开眸,俩眼珠上下左右的转动,环看着四周。

    确定不是梦。

    他脑海有洗髓易筋经的法门,而月神的音容笑貌,也无比清晰。

    未及多想,他偷摸出了房间。

    园中老树下,他盘膝而坐,心中默念法门,运转了洗髓易筋经。

    唔!

    心法一经运转,便闻他低吼的闷哼。

    疼,很疼,痛入骨髓。

    此刻,他方才明白,为嘛月神让他往嘴里塞一块抹布,这特么夜深人静的,若痛到大吼,天晓得会惊醒多少人,天晓得会招来多少骂。

    不过想想,便也释然了。

    如此霸道的炼体法门,若没点儿疼痛,反倒不正常了。

    再次坐定,他口中含了手绢。

    第二次运转,依旧是闷哼声,能闻体内噼里啪啦,筋、骨、肉、脉络,皆在撕裂,剧烈的疼痛,瞬间袭满全身,如置身火炉,如在被煅烧,四肢百骸、五脏六腑、奇经八脉,都宛若刀割,不亚凌迟酷刑。

    唔!

    赵云低吼,额头一根根青筋曝露,脑海也嗡嗡隆隆。

    某几个瞬间,已分不清真实与虚幻。

    再看口中含的手绢,浸满了鲜血,映着月光,颇显嫣红。

    “痛便停下。”

    月神悠悠道,自知洗髓易筋的霸道,蛮神是个疯子,他家的炼体法门,自也不是人练的,他记忆里,能撑过锻体之痛的,着实没几个。

    然,回应她的,只是赵云痛苦的低吼。

    那张还略显稚嫩的脸庞上,尽是疯狂,血色的眸绽着火热精光。

    痛,并兴奋着。

    “好个小家伙,低估你了。”

    月神瞥了一眼,眸光熠熠,赵云的坚韧,超乎她的预料。

    或者说,人一旦有了执念,啥都不是事儿了。

    他的执念,该是赵家的耻辱,血淋淋的生存法则,真正让他心境得以蜕变,既是这强者为尊的世界,要用拳头说话,那便练到最强。

    唔!

    赵云的低吼,越发沉闷,被血丝染红的眸,多了恍惚之色。

    疼痛,已至极限。

    此刻的他,时刻都可能昏过去,还好,他足够的顽强。

    看他体表,多了污浊的粘稠物。

    那是杂质,体内的杂质,因洗髓易筋而被锻炼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