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之掉崇祯面前〕〔总裁爹地宠翻天〕〔倾天十二门〕〔镇国战神〕〔豪婿〕〔苏厨〕〔第一战神〕〔封神第一帝〕〔巅峰王者〕〔超级学霸:从大考〕〔凌画宴轻〕〔跨界小地主〕〔我在末世解锁超级〕〔报告竹马:你的青〕〔曾经的那个〕〔商女重生之权臣有〕〔我是末世尸王〕〔重生之跨国巨头〕〔同床异梦〕〔萌妻带娃找上门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永恒之门 第五章 奉茶
    清晨,东方红霞映现。

    老树下,赵云终是醒了,一口浑浊之气被长长吐出,随之起身狠狠伸着懒腰,能闻体内噼里啪啦作响,一夜修炼锻体,境界得以稳固。

    不经意间,他瞅了一眼月神。

    这一瞅,表情有些怪,那娘们儿睡的正香,不过那个睡姿嘛!就不怎么优雅了,四仰八叉,一条玉臂一条腿,还耷拉在下面,哪有女子的矜持可言,本是大好的形象,因这睡姿,被嚯嚯的一点儿不剩。

    “秀儿?”

    不知为何,赵云下意识的喊了这么一声。

    月神缓缓开眸,斜了赵云一眼,你小子是在叫我?

    “前辈,传我一部斗战的秘法呗!”

    机智的赵云,忙慌转移了话题,搓着手呵呵直笑。

    月神起了身,还打了个哈欠。

    “最好是霸道的,一掌就能拍碎一座山的那种。”

    赵云还在说,颇是活跃,说着,还不忘用手比划了一下。

    “你怕是脑子进水了。”

    “啥意思。”

    “霸道的斗战神通,自有霸道的消耗。”月神伸了懒腰,“就你这小身板,就你这小修为,瞬间便会被耗成一具干尸,硬要强用,与自杀无异,无对等的底蕴,纵给你逆天的仙法神通,你也使不出来。”

    “秒懂。”赵云一声讪笑。

    “现阶段,洗髓易筋经已足够,夯实根基才最要紧。”月神缓缓说道,“底蕴足够强,哪怕普普通通的一掌,照样崩天灭地,修炼之路漫长,从无一步登天之捷径,小小凝元境,汝,切莫妄自菲薄。”

    “多谢秀儿嗯前辈教诲。”

    “孺子可教也。”月神打着哈欠,又歪在月亮上,睡姿依旧很养眼。

    这,会是一尊神?

    赵云摸了下巴,着实想给月神画下来,也让她自个开开眼。

    “赵云。”

    蓦的,房中传来呼唤,怯怯而清灵,自是柳如心。

    赵云收神,缓缓而来。

    未进房间,便自门缝儿中望见柳如心。

    她已下了床,正跪在地上用小手摸索,好似在找什么东西。

    找啥呢?在找吃的。

    满地都是吃的。

    也对,他昨夜暴怒,掀了桌子,桌上的茶品点心,散落了一地。

    那丫头该是饿坏了,摸到了一块糕点,正拼命的往嘴里塞。

    也不知是怜悯在作祟,还是那一幕本就刺眼,赵云看的心神一阵疼。

    或许,柳如心在柳家,便是这般过来的。

    他甚至怀疑,昨日嫁过来时,柳家究竟有没有给她吃一顿饱饭。

    吱呀!

    他终是推开了门。

    柳如心吓坏了,忙慌起身,瑟瑟发抖,乌七八黑的小手,还握着半块沾染尘土的点心,若非尝过,她都不知世上还有这般好吃的东西。

    “洗漱一下,去给父亲敬茶。”

    赵云话语平平淡淡,端来了木盆,轻轻擦拭着柳如心满脸泪痕的小脸,而后又带她去了梳妆台,替她卸下了玉钗,为她梳理着长发。

    看着镜中的柳如心,他又一次失笑。

    这该是他,第一次给女子梳发,也是第一次,这般仔细的看自己的妻子,柳如心比他小一岁,虽是瞎眼,可小脸蛋生的精致,谈不上倾国倾城,但绝对是个美人坯子,许是常年营养不良,颇显面黄肌瘦。

    看柳如心,如坐针毡。

    长这么大,除了娘亲,还是头回有人给她梳头发。

    “我可以做丫鬟。”

    柳如心怯怯道,她是瞎子,自认配不上赵家的少主。

    “此乃赵家,你是我的妻。”

    赵云淡道,听的小丫头心神一阵恍惚。

    说罢,赵云出了房间。

    旋即,便闻泼水声,一夜修炼浑身污浊,一盆冷水自头浇到脚。

    洗漱之后,才带着柳如心出了小园。

    清晨,赵家朝气蓬勃,来往丫鬟和下人不断,待望见赵云和柳如心时,都不由露了异色,昨夜之事,忘古城传遍了,他们哪能不知。

    本以为,赵云会将柳如心赶出去。

    谁曾想,还在赵家。

    窃窃私语、指指点点,自是少不了。

    赵云无视。

    路过演武场时,能听闻一声声呼喝,乃赵家子弟在打拳,还有一身穿黑衣的教头,正拎着皮鞭嘶声呵斥,看样子,是个极为严厉的老师。

    “站住。”

    见赵云,呵斥声顿起。

    话音未落,便见一个紫衣青年翻过栏杆,拦了两人去路,乃三长老的二公子,名唤赵康,平日仗着老爹是族中三长老,可没少嚣张跋扈。

    “有事?”

    赵云淡道,柳如心则一个劲的往他身后躲。

    “为何不赶她走。”赵康嗷嗷直叫,口中的她,自是指柳如心。

    “为何要赶她走。”

    “她是柳家的人。”

    “她也是我的妻。”

    “哎呀?你今日很硬气啊!”赵康咋咋呼呼的,“你还真以为你是赵家少主,昨夜族中长老会,已撤了你的少主位,还敢给我摆臭脸。”

    “四少爷,你很闲?回来修炼。”

    不等赵云开怼,便闻赵家教头呵斥,听的赵康浑身一激灵。

    “一个废物,一个瞎子,天造地设。”

    纵是走了,赵康也不忘过过嘴瘾,笑的那叫肆无忌惮。

    逗逼!

    赵云渐行渐远,若非教头插手,定会把赵康收拾一顿,只凝元第六重,在他眼中不算什么,纵是差三个小境界,一样打哭赵康,断脉废体前,他可是货真价实的真灵境,论斗战技巧,能甩赵康十条街,如今,重回武修,境界或许不够看,但某种心境,却是赵康比不了的。

    至于少主被撤,早在预料中。

    父亲虽为家主,却并非大权独揽,一切还得听长老会的。

    说话间,已到一座别苑。

    堂中,赵渊已在,见赵云和柳如心走入,不免一声叹息,他的儿他了解,从来都是恩怨分明,造孽的是柳如月,绝不会牵扯到柳如心。

    “见过父亲。”

    赵云上前,跪在了地上,柳如心也跟着跪那了,却是埋着小脑袋。

    “起来说话。”

    赵渊笑的温和,并未如大长老等人那般疾言厉色,既是赵云做的决定,自无条件支持,既是赵云认柳如心为妻子,他也便认这个儿媳。

    “玉儿,带少奶奶去后堂用膳。”

    “哦。”

    小丫鬟上前,倒也乖巧,搀着柳如心去了后堂。

    “咱爷俩,喝点。”

    赵渊笑道,拉起赵云,早已在账后摆下一桌。

    “父亲该是有话对我说。”

    赵云为赵渊斟满了一杯。

    “昨夜,长老会撤了你的少主位。”赵渊叹息道。

    “早有觉悟。”赵云笑道。

    “父亲尽力了。”赵渊这句话,尽显老态。

    “新少主是哪个。”

    “三月后,会有一场比试,谁得头筹,谁便是少主。”

    “嗯,挺好。”

    “明日,便去兵铺吧!当是散散心。”赵渊笑的温和。

    “听父亲的。”赵云一笑。

    所谓兵铺,乃他赵家在忘古城的一处产业,顾名思义,是卖兵器的。

    父亲虽说的含蓄,可其寓意,他自明白。

    按族中长老会所说,赵家不养闲人,废少主也不能吃干饭,得干活儿,得给家族做贡献,自有赵家的那一日,历来都是这般做的。

    不止赵家,其他的家族也如此。

    凡资质差的子弟,无大好前景者,都会遣出家族,去打理家族的产业,说得好听,是去做掌柜的,说难听点儿,就是被发配了,纵在外面做的再好,纵给家族挣了一座金山,也注定与家族权力中心无缘了。

    这些年,若非父亲护着,他早被送走了。

    出去也好,乐得清闲。

    赵云看的开,如此,也可静心修炼。

    至于他的秘密,并未言明。

    三月,三月后给父亲一个大大的惊喜,倒也不错。

    是他的,自会夺回来。

    “云儿,人生路长,莫往心里去,问心无愧便好。”赵渊笑的颇温和,将赵云遣出家族,也是为他好,族中看似平静,实则暗潮汹涌。

    “孩儿明白。”

    赵云笑着,又给赵渊斟了一杯,完事儿便敞开肚皮开动了,吃的狼吞虎咽,一夜炼体,饿的发慌,该是炼出了不少杂质,体内极其缺乏营养,需有能量补充,他颇笃定,日后的饭量,必定会更加惊人。

    赵渊欲言又止,总觉赵云是拿吃饭,掩饰内心深处的苦涩。

    饭后,别苑中收拾出了一个小园,是给柳如心居住的,赵渊也够上心,遣了两个乖巧的小丫鬟照料,毕竟明日赵云要走,不能经常回家。

    瞎眼的新娘,颇感不适应。

    在柳家,她比下人还不如,来了赵家,真就是少奶奶了,自感卑贱的她,何曾被人伺候过,多数时候都诚惶诚恐,颇感不真实。

    夜幕降临,她早早入睡。

    打地铺的,还是赵云,黑暗中缓缓起身,立在床前,用真元给柳如心温养身子,怜悯也好,感激也罢,他在心底,正渐渐接受这个妻子。

    “忍住。”

    月神蓦的一语。

    “晓得。”

    赵云说着,不由挠了挠头,总觉这娘们儿大半夜的不睡觉,就是搁这盯着他的,生怕血气方刚的他,与媳妇来一个春宵一刻值千金。

    正因如此,他才诧异。

    这诧异,是对柳如心,为嘛不能同房,为嘛不能对她用灵药。

    “他日,你自会懂。”

    月神话语悠悠,似能读他心语,不过说的话还是卖关子。

    赵云未刨根问底,继续催动着真元。

    柳如心虽是闭着眸,却是醒着的,小小娇躯紧紧绷着,大气都不敢出一声,赵云的真元,于她体内游走,如一股股清流,颇是温暖。

    映着一丝月光,她露了一抹恍惚的笑,第一次有了家的感觉。

    :ps:看很多书友评论,说开篇老套。

    这点我承认。

    但永恒,会有不一样的故事,我会尽最大努力,把它演绎到最精彩。

    还有就是赵云和叶辰这个。

    《仙武》和《永恒》是两个不同的发育史,也是两个不同的故事线,后期会有交错,无论是哪个主角,都不会刻意的去贬低,赵云能跟叶辰不相上下,自有它的道理,《永恒之门》会一一呈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