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之掉崇祯面前〕〔总裁爹地宠翻天〕〔倾天十二门〕〔镇国战神〕〔豪婿〕〔苏厨〕〔第一战神〕〔封神第一帝〕〔巅峰王者〕〔超级学霸:从大考〕〔凌画宴轻〕〔跨界小地主〕〔我在末世解锁超级〕〔报告竹马:你的青〕〔曾经的那个〕〔商女重生之权臣有〕〔我是末世尸王〕〔重生之跨国巨头〕〔同床异梦〕〔萌妻带娃找上门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永恒之门 第七章 兵铺
    “诶?赵云。”

    马车驾入大街,便惹来路人侧眸,多窃窃私语,指指点点,前日夜晚,他与他赵家在柳家府邸前,可谓风光无限,已成茶余饭后的谈资。

    “听说,他并未赶走柳如心。”

    “毕竟嫁给他了,瞎子配废物嘛!真天造地设的一对。”

    “瞧这架势,该是被遣出家族了。”

    议论声颇多,讥笑嘲讽自是有,少不了惋惜叹气。

    赵云无视,驾车而过,啥个讥笑,啥个嘲讽,这些年早已习惯。

    见怪不怪了。

    往昔,他乃赵家的少主,货真价实的武道天才,入目所见,皆点头哈腰者,阿谀奉承自是少不了,何等光辉;断脉之后,世人本性表露无疑,曾经对他的谦卑,都一样不少的讨了回去,且还变本加厉。

    所谓世态炎凉,由此可见。

    卑微的三年,于他而言,也是锻炼心境的三年。

    议论声中,他渐行渐远。

    不知何时,马车才停下,抬眸已是一间店铺前,正是要来的赵家兵铺,门面颇显大气,一左一右,都蹲着一座石狮子,看起来很唬人。

    “少爷。”

    方才下车,便见两各少年走出,一名杨大,一名武二。

    “家主已交代过,少爷请。”

    一同出来的,还有一个老者,和蔼可亲。

    这老者,赵云认得,都叫其老孙头儿,是赵家的外姓人,听闻是爷爷外出时捡来的乞丐,入了赵家,一辈子都对老家主感恩戴德。

    “东西不贵,权当心意。”

    赵云笑着,将捎来的三个木盒分给了三人。

    这是见面礼,毕竟日后要在一起共事,纵外姓人,也需搞好关系,凡是外派的家族子弟,基本都会打点一些,人情世故还是要的。

    “谢少爷。”

    “叫我赵云便好。”

    赵云微笑,随之踏入了兵铺。

    街人见之,多有驻足,好似都知赵云来此的寓意,显然是被家族发配了,若非赵渊还是家主,若非有私心,不然会被发配的更偏远。

    赵云已坐在柜台。

    老孙头儿抱来账目,凡有主家人来,这都是必走的过程,查账是必须的,卖了多少兵器,又进了多少货源,一笔一笔,都得记清楚。

    既是过场,该走的还是要走的。

    赵云看的有模有样,可谓一目十行,只因曾经是少主,父亲打小便把他当家主来培养,什么事都要学,这个查账,也是他的必修课。

    “收了吧!”

    未多久,他合了账目,除了不赚钱,其他没啥问题。

    忘古城卖兵器的商铺,可不止他一家。

    竞争是有的,谁家的质量好,谁家的便宜,自会往谁家跑。

    查账之后,这货就百无聊赖了。

    坐在柜台,双手托着脸庞,瞅瞅这看看那,兵铺不算小,十八般武器应有尽有,品质嘛!算中上等,真正上好的兵器,都在柳家兵铺。

    只因他家,有一个不弱的炼器师。

    炼器师,可是一个吃香的职业,到哪都是座上宾。

    与其类似的炼丹师,更加吃香。

    但,如这类人,着实少之又少,因条件太苛刻,基本都是一脉单传。

    自兵铺收眸,他又望向大街。

    对面,乃是一个赌场,一个“赌”字悬挂,颇是醒目,来往之人颇多,隔着一条大街,还能听闻里面的嗷嗷大叫声,谁输钱谁难受。

    赌场的旁边,乃是一个当铺。

    没错,是当铺,高高悬挂的“当”字,也颇为晃眼。

    赌场与当铺相邻,也是有讲究的。

    输了钱的人,自想找钱去翻本,当铺是个好去处,首饰、房契、古董,只要当铺收的,都能拿去质押换钱,如此,便又能去赌场赌几把。

    说白了,当铺与赌场,是双赢的行当。

    一个赚赌资,一个赚佣金,古来早有的默契。

    而那当铺,也是他赵家的产业。

    除此之外,城东还有一座酒楼,城西有一座药材铺,城南有一座古董店,城北还有一座老茶馆,就连地下的黑市,他赵家也有参与。

    可以这么说,各个行当,各大家族或多或少都有财力入股。

    这些,曾经身为少主的他,早就知道,也是要学的。

    兵铺的生意,貌似不怎么好,三三两两的人影进来,三三两两的出去,是个人进来,有一个买兵器就算不错了,大多都是闲逛的,入了兵铺,看赵云的次数,比看兵器的都多,且眼神儿还不怎么正常。

    好似,不是来买兵器的,而是来看猴儿的。

    “听没听说,柳如月的师傅,赐了她一部地阶秘籍。”

    “哪能不知,整个忘古城都传遍了。”

    “地阶啊!老子连黄阶秘籍都没见过,天宗来的果是大手笔。”

    兵铺中话声不断。

    三三两两的客人,真不是来买兵器的,自进来,那个嘴啊就没停下过,聊的还挺开心,而且说话时,还会朝赵云这看一眼,很有寓意。

    意思嘛!就是那个意思。

    赵云就淡定了,双手托着脸,俩眼左右摆动,瞅瞅这个,瞧瞧那个。

    那眼神儿,如似在看逗逼。

    大白天的这么闲,跑这来聊天儿,这般喜欢恶心老子?

    至于柳如月,他只笑笑。

    天宗来的很牛逼?地阶秘籍很可怕?小爷意识里还有一尊神呢?

    等着吧!一个都跑不了。

    他未搭理,可某些个人才,还唧唧歪歪的说个没完。

    老孙头儿看不下去了,却不好说什么。

    打开门做生意,所谓顾客,各个都是爷,可不能得罪了。

    足一个时辰,赵云才起身。

    新来的掌柜的嘛!初来兵铺,还是要做做样子的。

    过场走完,那就得找事儿干了。

    “少爷,去歇着吧!”

    老孙头儿微笑,真就是个慈祥的老爷爷,至少没因赵云少主被撤而流露鄙夷色,家主也早有交代,面子上过得去便好,不必太较真儿。

    “好说。”

    赵云笑了笑,自是不客气,比起做搁这掌柜的,修炼才是最要紧。

    “有宝贝。”

    久未言语的月神,蓦的一语。

    宝贝?

    赵云抬起的脚,又收了回来,眸子顿的锃光瓦亮。

    “大街,那个胖子。”月神话语悠悠。

    赵云随眸望去。

    大街人影熙攘,胖子嘛!自是有一个,袒.胸.露.乳,大肚便便,活像个弥勒佛,刚从赌场出来,该是输了个顶透,脸红脖子粗,且还骂骂咧咧,瞅谁都来气,一米五的个头,愣是走出了三米八的气势。

    那货,会有宝贝?

    赵云挑着眉,走出了兵铺,穿越了人群,一步挡在了胖子面前。

    “你眼瞎?”

    胖子破口就骂,在赌场输的光不溜秋,正愁找不着人撒火。

    “该是这小葫芦。”

    赵云上下扫了一眼,目光落在了胖子的腰间,挂着一个紫金色的小葫芦,成人巴掌那般大,葫芦四周,还刻着一道看不懂的纹路。

    胖子浑身上下,除了衣服,也就剩这个小葫芦了。

    “赵家的少主?”

    胖子摸了下巴,方才走得太急,此番才看清,赵云可是个名人,那夜,他也是看客中的一个,赵云和赵家,已是忘古城最大的笑柄了。

    “老哥,这个卖不。”

    赵云笑着,指了指紫金小葫芦。

    “这是俺的传家宝。”

    胖子俩眼骨碌一转,是个猴儿精的人,有人要买,那得扯个大名头。

    “价钱好商量。”

    “十两。”

    “要不,我给你一把刀,你去抢吧!”

    赵云撇了嘴。

    以前还是赵家少主时,每月也只三两俸银。

    可别小看三两银子,于财主家是小钱,却够普通人家用很久。

    这货倒好,狮子大开口啊!

    “三两。”赵云说着,竖起了三根手指。

    “没你这般砍价的。”胖子撇嘴,紧紧抱着小葫芦,开了唧唧歪歪的模式,“这可是传家宝,再说了,堂堂赵家少主,还在乎这小钱?”

    “就三两,多了没有。”

    “别呀!好歹添点儿。”胖子咧了咧嘴。

    “不卖算了。”

    赵云留下一语,转身便走,刚输了个精光,老子不信你不卖。

    “得得得。”

    胖子拽住了赵云,将小葫芦塞给了他,主要是急拿钱去赌场捞本儿。

    “多赢点儿。”

    赵云也爽快,三块碎银子递了过去。

    “得嘞!”

    胖子揣着银子,转身直奔了赌场,有了银子,腿脚都轻快了。

    “这会是宝贝?”

    赵云走回兵铺,握着小葫芦,翻来覆去的看,除了其上的刻着的纹路看不懂,貌似与普通的小葫芦没啥区别,就这,花了他三两银子。

    “一座金山,都比不上它珍贵。”

    月神悠悠道。

    “真的假的。”赵云惊异,下意识的把小葫芦抱在了怀里。

    “这等宝物,岂是钱财能衡量的?”

    “它有啥能力。”

    “且先收着,日后教你如何用。”月神说道。

    “那得收着,还得收好了。”

    赵云攥得紧紧的,比一座金山还珍贵,它是神器吗?

    不过,能入神的法眼,必定不简单。

    “他娘的。”

    临进兵铺前,他听到了一声大骂,回眸去看,才见是方才的胖子,又骂骂咧咧的出来了,看样子,卖小葫芦的三两银子,已输了个精光。

    赌博害人哪!

    赵云心中唏嘘,前后没一会儿,三两银子就输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