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之掉崇祯面前〕〔总裁爹地宠翻天〕〔倾天十二门〕〔镇国战神〕〔豪婿〕〔苏厨〕〔第一战神〕〔封神第一帝〕〔巅峰王者〕〔超级学霸:从大考〕〔凌画宴轻〕〔跨界小地主〕〔我在末世解锁超级〕〔报告竹马:你的青〕〔曾经的那个〕〔商女重生之权臣有〕〔我是末世尸王〕〔重生之跨国巨头〕〔同床异梦〕〔萌妻带娃找上门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永恒之门 第八章 赚钱
    再回兵铺,他直奔后堂。

    后堂,有一座小园,还算僻静,是个修炼的好地方。

    唔!

    很快,闷哼声响起,又是霸道的炼体,配合太初天雷诀。

    一周天下来,疼了个半死。

    然,痛有痛的好处,多番炼体淬元,筋骨肉强度又提升不少。

    接下来的,便是遁地术。

    毕竟是保命用的,那得练个通透,可不能再像昨夜,这若逃命的时候,只半截身子入土,天晓得有多尴尬,一不留神儿是会丢掉性命。

    此后,他拿了一柄长剑,于园中舞动。

    剑法嘛!还算精妙,但这种精妙,落在月神眼中,就是垃圾了。

    她倒是想传赵云斗战仙法。

    可惜,这货才只凝元第三重,纵是传了他,也只能摆着看。

    这边,赵云已收剑。

    累的气喘吁吁,正搁那抱着紫金小葫芦研究。

    未多久,便又见他起身。

    说他是个武痴,也并不为过,貌似就没歇息过,几乎每次都累到力竭,如这回,站都站稳了,一屁股坐下,已是喘的上气不接下气了。

    “买些玉露灵液回来,炼体后融水浸泡,效果更佳。”

    脑海又响起月神的话语。

    “那东西可贵的很。”

    赵云一声干咳,神色还有些尴尬。

    “堂堂少主,会没钱?”

    “真没。”

    赵云讪笑,俸银倒领过不少,钱也攒了很多,但却拿去买了一根价格不菲的玉簪,本想在成亲当晚送给柳如月,谁曾料,整出一场偷梁换柱的婚礼,而那玉簪,也未曾带来,若带在身上,定拿去卖了。

    “就剩几块碎银子,买半斤都不够。”

    “找你老子要。”

    “张不开口。”

    “兵铺的抽屉里有,去拿啊!”

    “下不去手。”

    “要不,你找个凉快地儿待着?”月神斜了一眼赵云。

    “这就挺凉快。”

    赵云耸拉了脑袋,一个钱字,难到英雄汉。

    “对面,有赌场。”月神又开口。

    “我的赌运,一向很差。”赵云一声干咳。

    “你当老娘是摆设?”

    “我钱袋呢?”

    月神话刚落,赵云便麻溜起了身,在包袱里一通翻找,啥个衣服鞋子,啥个佩剑匕首,拿一件扔一件,这架势,显然是在找啥东西。

    最后,才翻出了一个小钱袋。

    瞧月神,看赵云的眼神儿,语重心长了一分,目测,这是个逗逼。

    “就说嘛!神的本事大着呢?”

    赵云笑呵呵的,揣着钱袋走了,月神敢说,必定能赢钱。

    “少爷。”

    见赵云出来,坐在柜台的老孙头儿起了身。

    “卖了多少。”

    “行市不好,无人问津。”

    “意料中。”

    赵云深吸一口气,如先前所说,柳家有炼器师,出售的武器各个上品,买兵器的都去他家了,这里的生意惨淡也正常,还是品质不行。

    想到这,他心情很不爽。

    被其他家族强压一头,倒也罢了,被柳家压着,就很恶心了。

    “日日赔钱,不出三月,家族必将其关张。”

    老孙头儿唉声叹气道,看那苍老的神态,多显沧桑和不舍。

    这副神态,赵云看的懂。

    听父亲说,这间兵铺是爷爷做少主时一手创立的,自那时,老孙头儿便跟着爷爷打江山,老东家虽不在了,他却守了这间兵铺几十年。

    兵铺没落,心境自可知。

    赵云心中暖意浓浓,如老孙头儿这般忠心的人,世上已不多见。

    “我想做炼器师。”

    赵云心中道,是对月神说,可不能让爷爷的心血,败在他手中。

    “器与丹似。”

    “炼器同炼丹,要么身负火焰,要么身负雷电,此乃先决条件。”

    “这些,你可有?”

    月神回的随意,正单手托着脸颊,望看着苍缈。

    “你是神嘛!定有方法。”

    “如此,那便等下雨天。”

    “下雨?”

    赵云挑眉,不知月神寓意,也未曾问,问也白问。

    “我出去转转。”

    留下一语,他走出了兵铺,穿过熙攘人群,入了赌场。

    “大、大、大。”

    “小、小、小。”

    方入赌场,便闻大呼小叫声,一个个赌桌,都围满了人影,且分成了两派,一方喊大一方喊小,多数都光着膀子,如打了鸡血,嗷嗷的。

    “他娘的,咋个还是大。”

    “不听我的,看,输钱了吧!活该。”

    “快快,赔钱。”

    满赌场都乌烟瘴气,闹腾腾的,赢者欢喜,输者骂娘。

    “诶?赵云。”

    不少人侧眸,瞧见赵云,都挑了眉毛,连赌桌庄家都看了过来。

    “被废了少主,跑这来消遣?”

    多数人都这般想,一场婚礼遭了打击,不自觉的以为,赵云是自甘堕落,如此,又免不了闲话,啥个讥讽嘲笑,暗叹惋惜,此起彼伏。

    “好地方。”

    赌徒们的眼神儿,赵云无视,揣着手来回的逛游。

    最后,才在一个赌桌停下。

    赌桌上,堆满了铜钱、银子和金元宝,除这之外,还有押衣服的人才,输了个溜光,凡是能拿来做赌资的,会毫不犹豫的放在赌桌上。

    这等例子,屡见不鲜。

    输红眼的人,莫说是衣服,连媳妇、孩子、地契都会拿来赌。

    “赌博害人哪!”

    赵云一语深沉,很自觉的拎出了钱袋,看的月神一阵想笑。

    “押多赔多。”

    “押少赔少。”

    “下定离手。”

    庄家咋咋呼呼,手握着筛盅,晃的那叫一个有节奏,筛子碰撞声悦耳,但想听出点数,怕是有点儿难,只因筛盅材料很特别,靠听没用。

    说话间,筛盅已扣在桌上。

    “大。”

    “听老哥的,这回押小。”

    “三两,大。”

    赌徒们颇亢奋,各个双目通红,押了注,就等着收银子了。

    “押哪边。”

    赵云问了一句,赌钱嘛!无非大小,输赢参半。

    “二三四。”月神随意道。

    “就是小呗!”赵云留了一块碎银子,其他全砸上去了。

    “开了。”

    庄家一声嘶喝,掀开了筛盅,三颗筛子扎堆儿。

    看点数,板板整整的四五六。

    扑哧!

    不等赌徒大骂,便闻赵云傻不拉几的笑了。

    众人看去时,那货正弯着腰捂着脸,也不知在笑啥。

    他能笑啥。

    神?神经病吧!你个疯娘们儿,到底行不行啊!

    “眼神儿咋还不好使了。”

    本是斜躺在月亮上的月神,不由坐正了,还用手揉了揉眼。

    赵云还在笑,看的赌徒乃至庄家,都一脸懵逼。

    “赵家少爷,出的是大,你输了。”

    “我知道啊!”

    “那你笑啥。”

    “我笑了吗?”

    赵云埋了头,扯开了钱袋,往里瞅了瞅,就剩一块碎银子了。

    就说吧!得亏留了个心眼儿,没全部押上去。

    某个自诩为神的秀儿啊!忒不靠谱,方才还信誓旦旦的要赢钱。

    事实呢?一个点儿都没猜对。

    月神笑的尴尬,一把输的,神的面子都挂不住了。

    “八成受刺激了。”

    众赌徒们眼神儿依旧怪,缓缓收眸,很本能的以为,赵云因多番打击,精神有点儿不怎么正常了,输钱了还笑,赢了钱岂不是要上天。

    “押多赔多。”

    “押少赔少。”

    “下定离手。”

    庄家又开始大呼小叫,手握的筛盅,摇的霸气侧漏。

    “就剩这一两了。”

    赵云拈着银子,瞟了一眼月神,眼神儿都成斜的了。

    “二二三。”

    月神淡淡道,语气深沉,此番看的颇清楚,得对得起神的名头。

    赵云颇随意,仅剩的银子,扔在了赌桌上。

    别说,这次月神是靠谱的,一两银子押上,回来的是二两。

    众赌徒齐侧眸,看了一眼赵云,想瞧瞧他啥反应。

    方才输钱,笑的傻不拉几;如今赢钱,他反倒没啥表情了。

    “五六六。”

    “得嘞!”

    “三五四。”

    “听你的。”

    月神负责报数,赵云负责扔钱,一神一人,配合的颇默契。

    运气这种东西,其实不重要。

    有一尊神搁那杵着,啥个运气,都没这个好使。

    几把下来,已有上百两进账。

    莫说赌徒,连庄家看他的眼神儿,都不怎么和善了,前后连已赢几把,这个废物少爷的运气,貌似有点儿压不住啊!是真傻还是假傻。

    赵云可不傻。

    赢钱有赢钱的门道,可不能一直赢,庄家会骂娘的。

    所以,偶尔输一把,还是很有必要的。

    这个套路,用的很好,既是赌钱,有输有赢嘛!把把赢那是赌神。

    赌场最恶心的就是这号的,出门就弄死你。

    既是懂得门门道道,傻子才会一直赢,哪个赌场都不是冤大头。

    “赵家少爷,此番押哪边。”

    赌徒们眸光熠熠,各个都等着赵云说话,有几把,都是跟着赵云来了,赢了不少钱,一桌子不务正业的人才,把庄家赢的脸都黑了。

    在他们看来,情场失意,赌场自得意。

    管他是天才还是废物,能帮他们赢钱便好,其他的不重要。

    “你们随意,我去喝花酒了。”

    赵云笑着,抱着钱袋走了,已有二百两,足够用好几日,可不能逮住一只小羊羔儿,朝死了薅羊毛,一个搞不好,会惹来杀身之祸的。

    至于钱用完了,还会再来。

    不过,下回来时,定会乔装打扮一番。

    “得,赌神走了。”

    “赌你妹的神。”

    “押,速度押注。”

    庄家咋咋呼呼,脸色颇黑,期间还不忘瞟了一眼赵云。

    成了废物,运气咋还变好了呢?

    自然,他们可不会因二百两银子,去追杀赵家的少爷,这些个都小钱,赌场还是输得起的,真遇见那些不长眼的,那得杀人劫财。

    “还是头回有这么多钱。”

    这边,赵云埋着头清点着银两,一路笑呵呵的。

    “能不能有点儿出息。”

    月神瞥了一眼,还家族少主呢?赢了二百两,就乐的屁颠屁颠儿的。

    嘁!

    赵云不以为然,一步踏出了赌场,直奔街那头。

    不多久,他进了一间药材铺,

    再出来时,手中已多了足有十几斤玉露灵液。

    “足够三日之用。”

    赵云暗自盘算,有些肉疼,这玩意儿的确价格不菲,一般的武道修者,可撑不起这等消耗,动则上百两,家族少主都拿不出这么多钱。

    还好,他有取钱之道。

    赌场是个好地方,日后手头紧了,便去那溜达一圈。

    :ps:孩子生了,《仙武》请假几天,《永恒》照常更新(因为先前有存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