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奶爸的修真人生〕〔掠爱成瘾:傅少的〕〔娶一赠一,娇妻有〕〔剑道第一仙〕〔婚期365天〕〔高人竟在我身边〕〔雪狼出击〕〔我的1990〕〔叶落落慕少棠〕〔女总裁的无敌狂婿〕〔狂少〕〔顶级兵王回都市〕〔绝世小保安〕〔顶级战医〕〔邪医兵少〕〔任苒凌绍呈〕〔主角是叶君临李子〕〔豪婿战神叶君临〕〔昆仑将军叶君临〕〔绝武狂兵叶君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永恒之门 第十章 天外陨石
    轰!轰隆隆!

    伴着轰隆,雷电又降下,劈的赵云皮开肉绽,一丝丝雷电,通过伤口被吸收,与体内雷电融合,雷威更胜,将其体魄,淬炼的雷光四射。

    此刻,若有人在此,必定惊异。

    坐那被雷劈,竟是没事儿,若传出去,必是天下奇闻。

    唔!

    赵云闷哼不断,雷电虽劈不死他,但是疼啊!体内骨骼噼里啪啦作响,筋骨肉皆如铁锤在敲打,亦如一团烈焰在煅烧,痛到浑身发颤。

    此刻,瓢泼大雨已下。

    遥望而去,他如一片闪烁的光,身形被雷电和雨水模糊。

    雨中引雷,雷下淬身。

    他的悟道修为,又有突破,自第四重杀到了第五重。

    时至深夜,大雨才停歇。

    赵云并未起身,静若磐石,宝相庄严,已运转了洗髓易筋经,此心经,真有某种神力,被雷劈出的一道道血壑,伴它运转,竟缓缓愈合。

    待星辰又列满天穹,他才缓缓开眸。

    雷电淬体,肉躯更显强硬,连呼出的浊气,都带一丝雷息。

    “这感觉,着实妙。”

    赵云翻身而起,一记威龙掌拍出,有亢浑的龙吟,三五丈外的一座巨石,被打出了一个五指印,连庞大石体,都崩出了一道道裂纹。

    见之,他翻手又一掌。

    这一掌,他加持了雷电,龙吟声中,还多了雷鸣声。

    轰!

    当场,巨石炸裂,被赵云一掌打的碎石纷飞。

    掌劲更霸道。

    如此霸道,若是人挨了,必定很酸爽。

    “根基夯实,果是益处多多。”

    赵云一笑,先前施威龙掌法,会被内劲震伤。

    如今,也只剩**之感。

    这,都归功于洗髓易筋经和太初天雷诀,两功法配合,真奥妙无穷。

    蓦的,一片金字已刻入他脑海。

    月神传秘法了,一颗颗璨璨金字,还是那般晃眼。

    乃炼器的奥义。

    赵云看的目不转睛,每逢此刻,都格外的上进和好学。

    盘膝闭眸,静心感悟。

    月神就悠闲了,斜躺月亮上,惬意假寐,只时而抬眸,瞥一眼苍缈。

    看赵云,心神已沉湎。

    奥义有说,炼器与炼体颇有相似,淬炼杂质是必须的,以提升兵器硬度、柔韧度与紧密度,便如夯实身体根基,如此才能铸出好兵器。

    自然,这只是最基础的。

    炼器奥义博大精深,月神所传,也只冰山一角,但绝对够用了。

    不知何时,他开眸。

    见他定了那么一瞬,才微微仰了头,俩眼珠还左右摆动,只因星空中,竟有一颗星辰坠落了,在夜下,划出了一道极其优美的弧线。

    “流星?”赵云轻喃。

    轰!

    话落,便闻一声震天巨响,他口中的流星,着地了,将远处一座山峰,砸的轰然崩塌,有不少纷飞碎石,还崩到了他所在的这座山头。

    “取来。”月神随意道。

    “有宝贝?”

    赵云眸光一亮,忙慌起身下了山,直奔那座被砸塌的山头。

    距离不算近。

    待到那片天地,入目便是一片狼藉,满地皆碎石,许是动静太过浩大,乃至周围的参天古木,都被撞倒了不少,而且多数都被烧焦了。

    赵云双目微眯,定眸环看。

    最后,才定在一堆碎石的正中心,那有一块黑不溜秋的石头,咋看都如一块焦炭,约莫酒坛大小,坑坑洼洼的,且形状还不怎么规则。

    “秀儿,是它不。”赵云问道。

    “嗯。”月神轻嗯,回应的不咸不淡。

    “这会是宝贝?”

    赵云走来,蹲在了黑石前,上下的扫量,时而还伸手敲一敲,看不出所以然,欲搬起来好好研究研究,可让他惊异的是,这小小一块石头,重量远超他的想象,得有五百斤重,催动了真元,才将它搬起。

    “这是啥。”赵云怀抱着石头,好奇的问道。

    “天外陨铁,准确说,是天外陨石,淬出杂质,剩下的便是陨铁。”

    “好东西。”

    赵云舔了舔舌头,眸子锃光瓦亮,陨铁他是听过的,铸造兵器的材料,从来都是有价无市,纵是有,王公贵族也不见得买得起,他也只听过,从未见过,更莫说天外陨铁了,加一个“天外”,顿觉高大上。

    就说嘛!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

    正缺一把趁手的兵器,用此陨铁打造,最合适不过,必定霸道。

    “放下石头,你可活命。”

    蓦的,一声冷笑自身后响起,话声沙哑,似被烟熏过。

    赵云豁的转身。

    入目,便见一个黑衣人,嘴边多胡茬,生的凶神恶煞,脸上一道刀疤,格外的醒目,此刻正对着他幽笑,可那种笑,咋看都是瘆人的。

    还有他的眼,多血丝显猩红,阴森暴虐。

    “真灵境。”

    赵云心道,方才太过关注陨石了,愣是未觉察有人过来。

    也对,这般大动静,山中若有人,必被惊动。

    他抽空,看了一眼月神,那娘们儿事先必知道,却未告知他。

    “拿来。”

    黑衣人淡道,伸了大手,看他那神态,不止要打劫,还会杀人。

    “这般想要,给你。”

    赵云倒也干脆,怀抱的陨石,隔空扔向了黑衣人。

    “倒也懂事儿。”

    黑衣人幽笑,随意抬了手,天降的陨石,必定是个宝贝。

    然,他小看了陨石重量。

    五百斤的石头,事先并不知,一手接下,顿的一步踉跄。

    “威龙。”

    未等其站稳,赵云便已扑来,一记威龙掌刚猛霸烈。

    开玩笑,一个真灵一重,也想抢我宝贝?

    对方措手不及,结结实实挨了赵云一掌,的确够酸爽。

    小小凝元境,哪来这般重的掌劲。

    黑衣人满目惊异,这一掌的力道颇够分量,打的他都喷血了。

    “威龙。”

    赵云一声铿锵,一掌命中,想再给那货补一掌。

    “小杂种,找死。”

    黑衣人暴怒,豁的站定,一拳呼啸而来。

    砰!

    拳掌碰撞,赵云被震得蹬蹬后退,手掌血肉模糊,五脏六腑生疼。

    看黑衣人,巍然未动。

    武道修为不对等,这便是差距,一般情况下,真灵绝对碾压凝元。

    “死吧!”

    黑衣人冷哼,一步踏出跃身而起,一记掌刀凌天劈下。

    赵云未动,任由一掌劈来。

    在黑衣人看来,这个小小凝元境的武修,已被吓傻了。

    事实上,赵云可不傻,

    在掌刀即将临身的那一瞬,他施了遁地术。

    人没了。

    黑衣人霸气侧漏的一掌,当场劈空,身体顿的失了平衡。

    而赵云,已从地底冲出。

    黑衣人刚落地,还未站稳,便被他抓住了一条手臂,整个抡了起来。

    砰!

    其后画面,就极其的养眼了,真灵一重境的黑衣人,被凝元五重境赵云,狠狠摔在了地上,满是碎石的大地,都被砸出了一个人形大坑。

    噗!

    黑衣人这口鲜血,喷的老高,双目凸显,眼珠子都差点儿被震出眼眶了,再看体内,五脏六腑移了位,骨骼不知碎了多少,经脉都断了。

    他娘的,一掌没劈好,一脸的懵逼。

    这一摔,可不止伤筋动骨,当场就瘫痪了,也怪肉身强度太差。

    “一路好走。”

    赵云淡道,一掌拍在了黑衣人脑门儿,结果了他的性命。

    黑衣人瞳孔紧缩,临了,都满脸的郁闷。

    他是该郁闷,牛逼哄哄而来,竟被一个凝元境反杀了,是他太大意了,若早知赵云不简单,定谨慎对待,很多底牌还未用,这就被灭了。

    赵云已蹲下,拎走了黑衣人的钱袋。

    待扯开一看,顿的一惊,满满的银票,得有一千多两。

    “这是打劫了钱庄吗?”

    赵云唏嘘啧舌,战利品之丰厚,让他措手不及啊!

    揣了钱袋,他又继续搜。

    杂七杂八的小物件儿,自有不少,看品相,都不怎么值钱。

    最后,他从黑衣人怀中,搜出了一块玉石。

    玉石成墨色,方方正正,只婴儿拳头那般大,底部刻有花纹。

    “印章。”赵云自认得。

    所谓印章,但凡有身份的人,基本都会找人刻一个,懒得签字画押了,盖个章就好,如皇帝的玉玺,每一道圣旨,都会在上面印个章。

    赵云对着墨玉印章的底部,哈了一口气。

    完事儿,在胳膊上印了一下,想瞧瞧这个黑衣人,究竟啥个身份。

    然,印出来的并非人名,而是一个狼形图文。

    “有意思。”赵云一声嘀咕,收了墨玉印章,取了一个紫色的小瓶子,也是从黑衣人这翻出来的,其内装的,乃化尸散,毁尸灭迹用的。

    这可是好东西,只有黑市才有的卖。

    瓶中一撮粉末洒出,黑衣人的尸身,渐渐化作了血水。

    “有强者靠近,玄阳境。”

    月神淡道,方才真灵一重的黑衣人,是给赵云磨炼的。

    玄阳境嘛!还是算了。

    那等级别武修,于赵云而言,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一掌便能打残他。

    看赵云,已抱起陨石便跑。

    十几丈后,他便瞬身遁地了,跑是不赶趟了,那玄阳境已到了。

    很快,一道黑影闪掠而来。

    乃一个麻衣老者,环望着四周,瞧见那一滩血水时,还老眸微眯。

    地底,赵云屏气凝声,气息丝毫不敢透露。

    遁地虽玄奥,但在强者眼中,并非无罩门,敢透露气息,一样能被寻到,老者乃玄阳境,感知力该是不错,一个不留神儿,便会暴露的。

    其后的桥段,不难想象。

    月黑风高,在这深山老林,可是杀人越货的好地方。

    “人呢?”

    麻衣老者轻喃,看了又看,分明觉察到了气息,一瞬消失了。

    待收眸,他才惺惺离去。

    他虽走了,赵云却未冒头,麻衣老者套路深,并未走,藏在了暗处。

    足有半柱香,那厮才转身离去。

    良久,才见赵云窜出了地底,浑身上下都冷汗直冒。

    老话说的好,姜还是老的辣,果是不假。

    方才,若非月神提醒,他定会傻不拉几的跑出来,那就惨了。

    “世事险恶啊!”

    赵云一声唏嘘,怀抱着陨石,窜入了群山更深处。

    未多久,寻了一处山洞。

    完事儿,还不忘用树枝遮掩,这才一屁股坐下,哐当一声放下了陨石,为了这宝贝,接二连三有惊喜,想起麻衣老者,至今还觉后怕。

    去看月神,还是那般的清闲。

    赵云斜了一眼,这娘们儿,骨子里可不是啥乖宝宝。</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