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奶爸的修真人生〕〔掠爱成瘾:傅少的〕〔娶一赠一,娇妻有〕〔剑道第一仙〕〔婚期365天〕〔高人竟在我身边〕〔雪狼出击〕〔我的1990〕〔叶落落慕少棠〕〔女总裁的无敌狂婿〕〔狂少〕〔顶级兵王回都市〕〔绝世小保安〕〔顶级战医〕〔邪医兵少〕〔任苒凌绍呈〕〔主角是叶君临李子〕〔豪婿战神叶君临〕〔昆仑将军叶君临〕〔绝武狂兵叶君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永恒之门 第十二章 武器哄抢
    临近黎明,才望见忘古城城门。

    远远,便见黑压压的人影,聚在城墙上,在围着一张告示指指点点。

    赵云好奇,扛着火狼凑了上去。

    见了告示,才知是通缉令,画着一个凶神恶煞的人。

    “是他。”

    赵云嘴角直扯,认得告示上的人,可就不是先前欲抢他陨石、被他击杀的那个黑衣人吗?那货的银票、狼纹印章,都还在他这揣着呢?

    “一千两的赏金。”

    赵云捂了胸口,这他娘的,都被他化成血水了。

    “又是夜行孤狼。”

    “杀人越货,打家劫舍,没他不干的,天晓得多少人遭殃。”

    “悬赏一千两,官府够阔气。”

    “真奇了怪了,这么多的赏金猎人,咋就没人逮住他呢?”

    话语声嘈杂,围观者多揣手,看了又看。

    其中,也有武修,虽眼红赏金,但见是夜行孤狼,都无奈的摇头。

    想要赏金,也得有命拿才行。

    捉了这么多年都未捉到,那货能没几把刷子?

    “难怪是狼纹的印章。”

    赵云心中嘀咕。

    夜行孤狼嘛!带那么一个“狼”字。

    那货的名头,他是听过的,无恶不作,有名的江洋大盗,方圆几千里无人不知,每回作案后,都会在作案现场,留下一个狼形的图纹。

    如今,官府该是被惹毛了,重金悬赏,生死不论。

    想到这,他不由失笑,大名鼎鼎的夜行孤狼,竟被他弄死了,武道修为虽不高,但那货,必有颇多底牌,不然,也不会一次次逃脱官府追捕,可惜,小看了他这个凝元境,空有诸多底牌,却未来得及动用。

    “我得顶着你的名号,干些有意义的事。”

    赵云摸了下巴。

    譬如,用遁地去柳家偷点儿东西,完事儿,也如夜行孤狼那般,在作案现场,印一个狼形的图纹,反正夜行孤狼已死,黑锅全都甩给他。

    嗯靠谱。

    “我去,火狼?”

    不知是谁,嗅到了血腥味,惹得众人齐齐回头,看的外围的自是赵云,扛着一头硕大的火狼,搁那杵的规规矩矩,正仰着头看那悬赏告示,奈何,赵云穿着蓑衣,戴着斗篷,脸庞被遮掩,无人知他是谁。

    “一人单杀了火狼?”

    “不能吧!修为不见得有多高,能灭火狼?”

    “多半有帮手。”

    议论声顿起,倒想瞧瞧赵云是谁,却看不见他的脸。

    “你这火狼,可卖。”有人笑着问道。

    “三十两。”赵云随意道,这个价格,是行市上公认的。

    既是公认的,那人自也未讲价。

    赵云放下了火狼,收了银两,最后看了一眼告示,抬脚入城。

    “大热天,戴斗篷穿蓑衣,是不是有病。”

    身后,不少人指指点点。

    赵云无视,渐行渐远,倒想脱了蓑衣,不过遭了雷劈,衣服破烂不堪,且头发还打卷儿,浑身乌七八黑,比乞丐还乞丐,倒不是怕人说教,是不想给他的父亲丢人,好歹也是一家的少爷,脸还是要的。

    最重要的是,他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

    清晨的忘古城,足够热闹。

    大街上,人影熙熙攘攘,叫卖声络绎不绝,摆摊的、逛街的、走镖的、乞讨的,形形色色的人,形形色色的行当,演尽了人生百态。

    “两斤猪头肉,半斤花雕。”

    摊位前,赵云微微驻足,奔跑了一夜,着实饿的发慌,一口肉一口酒,吃的毫无形象,许是身有异味,路过的街人,远远便捂鼻躲开了。

    “快快快,柳家兵铺开门了。”

    正走时,不知是哪个人才嗷了一嗓子。

    热闹的大街,顿的喧腾。

    能见人流,皆朝一方涌去,吃的正香的赵云,被撞了不止一回。

    他不刻意,随人流而行。

    远远,便见一间店铺前,聚满了人影,且排起了长队。

    那,便是柳家兵铺。

    有个炼器师,就是不一样,凡他家的兵器,随便拎出一把,都是上品,而且,每日限量出售,去的晚了,人就不卖了,正因如此,柳家兵铺一旦开门,必有大批人前往,更有甚者,前天晚上就跑这等了。

    今日,自也一样。

    看这么多的人扎堆儿,能买到兵器者,其实寥寥无几。

    “他娘的,咋个又涨价。”

    “五十两,你家抢劫呢?”

    柳家兵铺门开,众人涌入,而后,便是嘈杂的骂娘声。

    “爱买不买。”

    柳家给的回应,也是牛逼哄哄挂闪电。

    “原来,钱是这么挣的。”

    赵云未走,找了一根木桩,倚在那,一边喝酒吃肉一边望看。

    五十两一把,的确与抢劫无异。

    不过,柳家真能干出这事儿,忘古城的兵器行当,基本都被他家垄断了,主要是兵器品质好,非他赵家能比,一天一个价,实属正常。

    就这,还大把人抢着去买。

    人嘛!耐不住寂寞的心,今天不买,明日又特么涨价了。

    “今日售罄,明日再来。”

    柳家兵铺小厮,立在门口,声音洪亮,瞧那腰板,挺得不是一般的直;瞧那下巴,抬的也不是一般的高,那话语,咋听都像宣读圣旨。

    “别呀!老子等三天了。”

    买兵器的自不干,堵在店铺门口,一个个的嗷嗷大叫。

    “都说没了,滚滚滚。”

    “不卖就不卖,咋呼什么,吃屎了?”

    “行,我记住你了,再来多少回,都不会卖你。”

    “嘿我这暴脾气。”

    好好的买卖,顿成骂战,买兵器者骂骂咧咧,柳家兵铺小厮也足够张狂,没办法,谁让柳家家底儿厚呢?有狂的资本,有能耐别买啊!

    如这桥段,几乎每日都会演一出。

    街人已习惯,柳家也习惯了,家有好兵器,逼格也跟着晃眼。

    一场闹剧,来得快,去的也快。

    有人欢喜有人愁,买到者心欢喜,未买到者,正搁那扎堆儿骂娘。

    “老哥,兵器可否借来瞧瞧。”

    赵云拽住了一个胡髯大汉,正抱着一口鬼头刀擦拭,刚买的,视作珍宝,为此,大半个家当都砸进去了,就这,还乐得屁颠儿屁颠儿的。

    “来,给你长长眼。”

    大汉爽快,递来了鬼头大刀,随后拎了酒壶,咕咚一阵猛灌。

    赵云接过,翻来覆去的扫量。

    别说,此刀的确够上品,颇是坚硬,且刀锋爽快,拿在手中,尽显霸气,这就足够唬人了,若是一刀劈过去,不死也得丢了半条命。

    “足等了两天才买到。”

    “不过他家的人品,着实不敢恭维,各个都牛的跟天王老子似的。”

    “若非兵器好,鬼才愿意来这。”

    大汉抹了一把胡子,口中骂骂咧咧的没完。

    赵云笑着,归还了兵器。

    大汉接过,又是一通擦拭,骂归骂,的确是好兵器。

    “大干一场。”

    斗篷下,赵云一笑,那把鬼头大刀是不错,但是瑕疵也有颇多,至少,还远未炼到最精粹,若被他的雷电再淬炼一番,才是真的极品。

    所以说,才说大干一场。

    炼器嘛!他也会,而且,还有更霸道的雷霆,身后还杵着一尊神呢?

    如此境况,那得把柳家兵铺搞破产了。

    待到赵家兵铺,远远便见有人聚集,看兵铺门口,一左一右立着两个小厮,杵的板板整整,乃柳家的人,不用说,他们的主子在兵铺中。

    “柳家兵铺掌柜的亲至,来收购赵家兵铺的?”

    “这还用说?赵家兵铺早已入不敷出,再撑下去,毫无意义。”

    “柳家真要垄断兵器行当啊!”

    街人话声不断。

    赵云已找地儿脱了蓑衣,瞥了一眼那俩柳家小厮,抬脚进了兵铺。

    入目,便见老孙头、杨大和武二。

    除了他们,便是一个体形修长的老者,赵云自认得,乃柳家兵铺掌柜,也算外派的子弟,名唤柳沧海,论辈分的话,属柳苍空的堂弟。

    “少爷。”老孙头儿忙慌起身。

    赵云摆手,一屁股坐下,笑看柳沧海,“什么风儿,把你吹来了。”

    柳沧海未言语,只上下扫量着赵云。

    这是遭雷劈了吗?

    这句话,便是柳沧海眼神儿所代表的寓意,只因赵云形态着实太那啥,衣衫破烂不堪,浑身乌七八黑,还有头发,一缕缕的还打着卷儿。

    不止他,老孙头儿他们眼神儿也奇怪。

    只知少爷出去溜达,几日后归来,咋成这副熊样儿了。

    “一千两,收购赵家兵铺。”

    柳沧海收眸,端起了茶杯,惬意的抿了一口。

    “不卖。”

    “明日再来,可就是八百了。”

    “送客。”

    “你。”

    赵云干脆,柳沧海脸黑,好歹是赵云长辈,从柳如心那论辈分,赵云还得换他一声叔叔,三句话未到,这就下逐客令了,着实没面子。

    赵云就悠闲了,端起了茶杯。

    不是吹,柳沧海再敢唧唧歪歪,他不介意打人,都是家族外派的子弟,柳沧海的修为,弱的那叫一个可怜,真要打,他能给其打成灰。

    打这货,他懒得动手。

    纵把柳沧海打死,柳苍空也不会有半点儿心疼,一个身份低微的外派弟子,谁会在乎呢?想要柳苍空疼,得让他柳家真正伤筋动骨。

    说到底,他是足够能忍。

    若放在以前,早在进门的那一瞬,就他娘的抄家伙了,因一场偷梁换柱的婚礼,赵柳两家早已水火不容了,你还特么的跑这找乐呵。

    哼!

    柳沧海一声冷哼,一甩衣袖走了,本以为顺利,不成想碰了一鼻子灰,还被撵出来了,着实恼火,那得回去上报家族,朝死了整赵家。

    “少爷,你这是。”

    老孙头儿上前,试探性的看着赵云,主要是赵云形态忒狼狈。

    “无妨。”

    “那兵铺。”

    “关张三日,兵铺的武器,有一件算一件,都搬我房中。”

    “明白。”

    少爷吩咐的,老孙头儿自会照做。

    当下,杨大关了店铺门,武二则捋起了袖子,开始搬兵器。

    “还真关张啊!”

    “瞧方才柳沧海的脸色,好像没谈拢吧!”

    “该是要价太高。”

    街人见之,又凑一块儿聊天儿,指指点点自是少不了。

    :ps:关于《仙武》断更,跟大家解释一下,因为媳妇生孩子,我还在医院陪护,没有时间码字,所以才会暂时停更,等妻儿出院,会恢复更新,且一定会完本。

    有人会问,为什么《仙武》断更,《永恒》却在更新,这里也跟大家解释一下,《永恒》是很久前就开始准备,所以手中有存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