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天瑾妃〕〔来自未来的神探〕〔仙界金大腿都是我〕〔唐朝林轻雪〕〔游方散仙〕〔战王回归叶君临〕〔战神归来叶君临〕〔镇国战神叶君临李〕〔镇国战神叶君临李〕〔昆仑战神叶君临李〕〔昆仑战神叶君临〕〔叶君临〕〔元卿凌楚王〕〔元卿凌宇文皓〕〔元卿凌〕〔乘风少年〕〔总裁爹地宠上天〕〔逆天丹帝〕〔女神的上门豪婿〕〔末日崛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永恒之门 第十三章 敞亮的少爷
    后园。

    赵云已扯下衣袍,立井前清洗。

    杨大和武二够勤快,怀抱兵器来回跑了一趟又一趟,少爷的房间堆满了,便堆在房外,一眼望去,老树下、石桌前、墙脚,全是兵器。

    “莫打搅我。”

    赵云换了衣衫,便转身进了屋,完事儿,还不忘把门反锁了。

    老孙头三人疑惑,都扒在窗户偷看。

    可惜,少主连窗户也关了,啥也瞅不着,正因瞅不着他们才不解。

    房中,赵云左瞅右看。

    要说杨大和武二也真够实在,床上都给堆满了兵器。

    “开整。”

    赵云撸起了袖子,随手一把鬼头刀入手,此刀够厚重,一般人可舞不动,属重刀一类,得有百十斤,做工还算上品,只不过除了本身的铁料,还有颇多的杂质,致使此兵器的品阶,大打折扣。

    看过,他便祭了天雷。

    撕裂的雷电,刺啦刺啦作响,一道道如游走的电蛇,裹了刀体。

    接下来,便是淬炼了。

    既是兵器锻炼的不纯,自需淬出杂质,以此提升坚硬度与柔韧度。

    咔嚓!咔嚓!

    如这等声响,频频不觉,传自这柄鬼头刀,有一撮撮灰自剑体中飘出,皆是雷电炼出的杂质,先前混在刀体中,其实没啥吊用。

    待他停下,雷电消散。

    手中的鬼头刀,依旧厚重,却是轻了三五斤,只因杂质被炼出了。

    轻了三五斤,自要补上。

    赵云拿了一把短枪,一样淬出杂质,剩下的铁料,则炼入了鬼头刀,如此,同样百斤,前后是不同的,硬度与柔韧度差一个等级。

    “不错。”

    赵云一笑,手握着鬼头刀,翻来覆去的扫看。

    经雷电淬炼,此刀得以蜕变。

    看刀体上,还多了一道模糊的雷霆印记,咋看都是高大上的。

    他倒想再提升一番。

    奈何,铸此刀的材料太低阶,再怎么淬炼,也超不出界定的品阶。

    这,是材料本身的局限。

    他能做的,便是将其炼到最纯最精粹。

    不过,仅淬炼便已足够。

    非他夸大,他手中的这把鬼头刀,其硬度与柔韧度,已在柳家兵铺之上,要知道,他的雷电可是天雷级别的,纵使不出它的全部威力,也非半吊子兽火能比的,同是淬炼,对方炼不到这般精粹。

    杀猪焉用牛刀。

    有现成的武器,稍加改改造造便好,真正的炼兵铸器,可不是这样的,那是要耗费心血的,如他的龙渊剑,至今还只是剑坯,天外的陨铁,没个三五月是无法成剑的,现阶段,只适合用来砸人。

    “第一件。”

    赵云笑着,将鬼头刀,归入已炼好一列。

    随手,又是一把铁剑。

    这是个极为漫长的过程,毕竟,武器繁多,满屋子都是。

    夜幕悄然降临。

    房中,他才疲惫的坐下,脸色苍白,汗流浃背,精神也萎靡不振。

    炼器,是个技术活。

    耗费真元之时,同样也耗费精力,也便是精神力,撑不住高强度的锻炼,便是半途而废,如他,玩儿命的淬炼,眸中已见血丝。

    “明日,买些精气丹。”

    月神蓦的一语,惬意的躺在月亮上,连眼都没睁,说的颇随意。

    “好说”赵云抹了一把汗水。

    所谓精气丹,便是滋养精神的丹药,说是丹药并不恰当,叫它药丸更确切,真正的丹无比珍贵,整个忘古城都不见得能寻出一颗。

    没办法,炼丹师比炼器师更稀有。

    如那等人才,都去繁华之地了,那里待遇更好,至少好过穷乡僻壤的忘古城,再就是炼丹材料,基本都不怎么容易寻,所炼出的丹药,自个都不够用,哪会拿来卖,纵是卖,也早被人预定了。

    “听没听说,柳苍空一月后要过大寿了。”

    “整个忘古城都传遍了,送出去的请柬,都能塞一马车了。”

    “与天宗扯上关系,就是不一样。”

    “提起柳家就恼火,还有柳如月,亏得咱家少主对她那般好。”

    房外,有话语声。

    乃杨大和武二,兵铺关张,都无事可做,揣手蹲在树下干聊。

    老孙头儿也在,拿着一杆老烟袋,吧嗒吧嗒的抽着,瞪了一眼两人,意思好似在说,你俩能不能小声点儿,还嫌少主不够糟心?

    吱呀!

    他看时,窗户开了一角,有一块元宝飞了出来。

    “去买个夜壶。”

    房中,传出赵云淡淡的话语。

    “夜壶?”

    杨大攥着元宝,试探性的看着房间。

    “纯铁的。”

    赵云补了一句,“剩的钱,买些酒肉回来。”

    “酒肉?”

    听这俩字,杨大武二的眸瞬间亮了,哈喇子都到嘴边了,已记不得上回吃肉是哪天了,奈何囊中羞涩,也怪兵铺生意太惨淡。

    “得嘞!”

    两人揣着银子,一前一后跑出了小园,腿脚都麻溜不少。

    “大寿。”

    房中,赵云的冷笑,寒意颇浓。

    夜壶是个好东西,买来可不是拎着玩儿,自是给柳苍空备下的。

    这般羞辱我赵家,还想舒舒坦坦的过大寿?过你妹的大寿。

    若非实力不济,他让买的可就不是夜壶而是棺材了。

    “夜壶。”

    月神拈着一缕虚幻的秀发,嘀咕了一句,她记忆中,也有那么个人才,无论谁过大寿,都会给人送去一个,每一个都如山那般大。

    嗡!

    这边,赵云已放下一杆长枪,本黑不溜秋,被雷淬炼后,锃光瓦亮,金灿灿的,时而见雷息,一枪戳过去,石头都能插个大窟窿。

    咔吧!咔吧!

    他未停,一心拆三用,一边淬炼,一边炼体,一边运转太初天雷诀,有雷电助威,配合洗髓易筋经,这两种功法,都霸道了不少。

    “欲速则不达。”

    月神悠悠一语,便侧身安睡。

    “好说。”

    赵云应着,可手上未有闲着,是个武痴,也是个疯子。

    不多久,杨大武二归来。

    杨大还好,一手提着两坛酒,一手拎着好肉好菜;看武二,就贼霸气了,怀抱着一个特大号的夜壶,足够分量,得有二三十斤。

    老孙头见之,一口烟没抽好,剧烈的咳嗽。

    赵云终是出来了,眸有血丝,脸色苍白,出房门时,一步没踩稳。

    “少爷。”

    “吃饭。”

    是得吃饭了,饿坏了,一日淬炼一日炼体,饿的俩眼冒金星儿。

    老树下,摆上了酒桌。

    画面,还是很温馨的,有个敞亮的掌柜的,做下人的也跟着沾光。

    饭后,赵云拍了拍肚皮,随之起身。

    杨大武二就不怎么有形象了,许是真太久未吃肉了,还搁那舔手。

    赵云微笑,走时又一个钱袋抛了回来。

    “少爷,这。”老孙头起身。

    “放心,不是账上的钱。”赵云背对三人摆了手,一整套动作,都很好的昭示了一番话:跟着小爷混,吃香的喝辣的。

    “还是少爷好。”

    武二扯开了钱袋,妈呀!得有一百多两。

    房中,雷鸣声起,赵云又开整。

    赵云又开整,祭了雷电,三日后兵铺开张,那得打出名气来,不止要守住爷爷的心血,还要狠狠恶心一下柳家。

    嗯?

    躺在月亮上的月神,不知发什么疯,本在假寐中,却猛地坐起了身,足定了三秒,才看向了赵云。

    此一看,不同往日,那双梦幻而似水的美眸,缓缓微眯成线。

    “怎么可能。”

    她的轻喃,无人听得见,只知眸中深意,不可言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