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奶爸的修真人生〕〔掠爱成瘾:傅少的〕〔娶一赠一,娇妻有〕〔剑道第一仙〕〔婚期365天〕〔高人竟在我身边〕〔雪狼出击〕〔我的1990〕〔叶落落慕少棠〕〔女总裁的无敌狂婿〕〔狂少〕〔顶级兵王回都市〕〔绝世小保安〕〔顶级战医〕〔邪医兵少〕〔任苒凌绍呈〕〔主角是叶君临李子〕〔豪婿战神叶君临〕〔昆仑将军叶君临〕〔绝武狂兵叶君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永恒之门 第十五章 放火
    月下,万籁俱寂。

    不安分如赵云,也盘膝了,专心炼体,一次又一次的锻炼体魄,看其骨骼,已泛点点金辉。

    金刚不坏,万法不侵。

    他便是朝着这个方向走的,得多谢月神,为他指了这个方向。

    嗯?

    蓦然间,赵云一瞬开了眸,微微仰头,斜瞥向上方,眼珠左右摆动,只因房顶有人,而且,已下了房檐,已落在了小园。

    大半夜的,真有人睡不着。

    隔窗户缝,能见一道黑影,穿的乃夜行衣,鬼鬼祟祟,在园中左瞅右看,到最后,才往兵铺扔了两个黑不溜秋的铁蛋。

    他看时,黑衣人已上屋檐,窜入了街巷,一整套动作,不是一般的娴熟,一瞧便知经常干。

    而后,兵铺就着了火。

    不用说,是那黑衣人干的,先前扔出的俩铁蛋,该是特殊制造的物件儿,能瞬间燃起大火。

    “有意思。”

    赵云冷笑道,拎了龙渊剑,起身破窗而出,直奔黑衣人追去。

    往我家放了火,还想走?

    临走前,他用了三颗石子,敲打了一下老孙头儿他们的房间,可别再睡了,麻溜起来救火。

    “着火了。”

    他刚出兵铺,便闻呼喊声,乃杨大和武二,已见兵铺的狼烟。

    本夜深人静,因他俩嘶喊,惊了太多梦中人,嘈杂声响满大街。

    “前脚关张,后脚就着火?”

    “赵家这些时日,也够倒霉的。”

    “赵云真是个丧门星?”

    议论声自不少,指指点点,看戏者居多,大半夜竟还有好戏。

    “一把火,足够了。”

    远处房檐上,黑衣人未走,看着熊熊烈焰,露出了戏虐的笑,那是他导演大戏,美不胜收。

    看过,他转身下了房檐。

    嗡!

    黑暗之中,有嗡的一声响,天晓得哪来的一柄剑,直奔他脑门儿砸来,迎面的风还带龙吟。

    噗!

    星辉下的血光,极为刺目。

    黑衣人喋血。

    未想到有人偷袭,虽避过了头颅的要害,但还是中招了。

    出手的,自是赵云。

    放火者跑的快,他的腿脚也麻溜,风神步已初入门庭。

    “谁。”

    黑衣人怒喝道,身形踉跄,足够狼狈,挨了一剑,左肩膀炸裂,整个左手臂都耷拉了下去。

    不出意外,此手废了。

    他的怒嚎,无人回应。

    四方黑漆一片,哪有人影,可他挨的一剑,却正儿八经的疼。

    这就尴尬了,刚放一把火,扭头就被干了,现世报来的未免太快。

    “谁。”

    黑衣人又嘶喝,袖中出剑。

    嗡!

    话语方落,又是嗡的声响,传自背后,是剑撞击空气的声响。

    还是赵云,自地底杀出了,手握的龙渊剑,已凌天劈了下来。

    噗!

    刚转身的黑衣人,又结结实实挨了一剑,方才是左臂膀,如今是右臂膀,鲜血顺胳膊淌流,好嘛!这下对称了。

    还未完。

    不等他站稳,赵云一记威龙掌便到了,掌指间还有雷电萦绕,威力刚猛而霸绝。

    噗!

    第三次血光,才是最刺目,有那么一口老血,喷了足三丈高。

    这下,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黑衣人跪了,左右两臂膀各挨了一剑,双臂被废,胸前挨的一掌,也足够的酸爽,胸骨都断裂了。

    受伤是其次,主要是憋屈,他娘的,从头到了都未瞧见是谁。

    “这位兄台,好是面生啊!”

    赵云笑着,终是自黑暗中走出了。

    这话一出,黑衣人又喷血。

    你姥姥的,外出干仗,都是先把人打残,再说开场白的吗?

    可惜,赵云也蒙着脸,都看不清是谁的。

    “如老哥这般抗揍的,真真不多见了。”赵云唏嘘。

    话是不假的。

    挨了一记威龙掌,外加两道龙渊剑,这都不死,真灵境的领域,黑衣人绝对是较为出类拔萃的一个,若是一般的真灵境,一剑砸过去,没几个能站稳。

    得亏对方大意,也得亏他有遁地术傍身,真要正面硬钢,他多半不是黑衣人对手。

    黑衣人不语,只死死盯着赵云,这个不知从哪冒出的人,太诡异了,明明是凝元境,偏偏打残了他这真灵境。

    还有先前的入地之法,该是传说中的遁地术,这等秘法,早已失传了,若非如此,他也不会被干的措手不及。

    “来,让小爷瞧瞧,你是哪家的人才。”

    赵云双指并拢,划出了一道真元,拨开了黑衣人蒙着脸的黑布,露出的乃一张苍白的脸庞,属阴险狡诈那种。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人他认得,隶属柳家兵铺,名唤老刀。

    至今,他都不怎么明白,名为老刀,为嘛用剑,还是一柄细长又乌黑的剑。

    “这就等不及了?”

    赵云唏嘘,认出老刀的瞬间,便已洞悉阴谋,必是柳沧海派来的,无非就是捣乱,为柳家收购赵家兵铺,做做前戏。

    “萍水相逢,无冤无仇,为何攻我。”老刀冷哼,跌跌撞撞的后退,直至退到了墙脚,受了重伤,双臂被废,短时间类同废人,凝元境也能灭他。

    “刚去我家放了火,哪能无冤无仇。”赵云一笑,随他话落,遮掩面庞的黑布,飘飞了下去,露出了那张略显清秀的脸。

    “你赵云?”

    老刀双目一凝,神色难以置信,试想过太多人,唯独未想到是赵家的废物少主。

    这特么的,不是断脉了吗?又能修炼了?而且还把他拿下了。

    “很意外?”

    赵云提剑上前,笑看老刀。

    “原是柳家姑爷,眼拙了。”

    老刀笑了,却皮笑肉不笑,真小看了赵家的废少主,月黑风高夜,给他来了这么大一个惊喜。

    “眼拙好说,让你长长眼。”

    赵云笑着,已扬起龙渊剑。

    “你你要杀我?”

    老刀顿然色变,太知道赵云这一剑的威力了,砸在他脑门儿上,纵他是真灵境,一样命丧黄泉。

    “不杀留着过年?”

    赵云淡道,一剑随之落下。

    噗!

    血光迸射,老刀当场身亡,致死都带着郁闷,太特么憋屈了。

    这把火放的,代价太惨烈。

    赵云面不改色,收了老刀的财物,后取了化尸散,毁尸灭迹。

    做完这些,他才转身消失。

    再现身,已是大街。

    兵铺聚了不少人,不过大火已扑灭,损失嘛!自是有的。

    “柳家,干的漂亮。”

    赵云侧眸,瞥了一眼南方,乃柳家兵铺的方向,似能隔着黑暗,望见那一张张丑恶的嘴脸。

    “来而不往非礼也。”

    赵云收眸,走向赵家兵铺。

    莫急,等兵铺开张,等老子稳住阵脚,我也去你家转转,往我家放火,你柳家,也得放点儿血,这般喜欢来阴的,玩儿不死你。

    回归的一路,赵云拎出了账本,清算着柳家的在忘古城的产业。

    日后,都要挨个去逛的。

    啥个兵铺、啥个酒楼、啥个钱庄,能拿则拿,拿不走的,全特么给你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