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宇智波的火影世界〕〔杨辰和秦惜〕〔露遇拼婚时光〕〔盘天之战〕〔甜妻很萌总裁需娇〕〔三国之从枪挑邹氏〕〔我成神前的那几年〕〔赝太子〕〔农夫凶猛〕〔大佬的小祖宗她又〕〔特种兵之神级提取〕〔我是光明神〕〔一号狂婿〕〔修罗神帝〕〔超级战医〕〔做首富从捡宝箱开〕〔梅府有女初成妃〕〔蛮荒神女〕〔一世倾心:冷王的〕〔万界真武大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永恒之门 第二十章 忘古黑市
    赵云再醒来,天色已大亮,脑瓜子嗡嗡的,下地如踩了海绵,摇摇晃晃,怎么走都走不稳。

    待清醒,他才看了看月神,那娘们儿倒悠闲,斜躺在月亮上,单手托着脸颊,正闭目养神。

    “这般顽皮,真的好吗?”

    赵云未言语,可那副神态,却很好的昭示了这番话,脸特黑。

    今日的兵铺,客人依旧多,纵无八折的优惠,还是人影攒动。

    他的到来,惹了客人瞩目,貌似自赵云做了这兵铺的掌柜的,他家兵器质量,就一路飙升。

    此刻,再看赵云气质意蕴,极其的内敛,咋看都不像是废柴。

    “各位,随便选。”

    赵云一笑,场面话还是要说的。

    “赵家少爷,你可来了。”

    方才站稳,便见一人跑来,仔细一瞅,正是昨日的胡髯大汉,拿了他的刀,换了赵家的刀。

    “寻到兵器了?”

    “寻了不少。”

    大汉拉着赵云便往外走。

    无需他说,赵云也望见了,兵铺外拴着一辆马车,车上满是兵器,刀枪剑戟、低阶到高阶,啥样的都有,皆他这一日的收获,大清早就给赵云送来了。

    “够不。”

    胡髯大汉搓着手,呵呵一笑。

    “不够。”

    赵云说着,随手一张银票,是买这车武器的钱,一眼便能估价,给的银两,不多也不算少。

    “赵家少爷就是敞亮。”

    大汉笑呵呵的,忙慌接下,也并未讲价,都明白人,某种价格,自有默契,还超了他的预期,约莫一算,还净赚了五两,就说嘛!是发家致富的路子。

    “还不知老哥名讳。”

    赵云笑道,随手拎出了酒壶。

    “鲁莽。”大汉咧嘴一笑。

    “好名字。”赵云嘴角扯了扯。

    “记号而已。”

    “如此,兵器继续找,多多益善,赵家的价格,一向公道。”

    “得嘞!”

    鲁莽摆着手,跳上了马车,随后扬起了马鞭,继续收购兵器。

    这边,杨大和武二已出来,帮忙搬兵器,心中疑惑,不知少爷买这么多低阶的兵器有啥用。

    其后,又有不少马车驶来,每一个都满载武器,都是给赵家兵铺送的,都知道有利可图的,办事效率就是高,都很上进。

    “卖兵器的买兵器,有意思。”街人侧眸,不知啥个套路。

    赵云来者不拒。

    现成兵器,自是越多越好,待他腾出空来,挨个的淬炼淬炼,再拎出来时便都是上品武器。

    收了武器,赵云又坐柜台,拿着一个账本,看的是有模有样,实则,私下在感悟着风神步,天赋极高,到哪都不忘参悟。

    “听没听说,昨夜夜行孤狼又作案了,柳家钱庄、王家药店、赵家当铺,都丢了财物。”

    “你刚睡醒?早传遍了。”

    “那货胆子也够肥的。”

    客人不少,议论声也颇多,选兵器之余,还扎堆儿唧唧歪歪,时而,还会抬眸看一眼赵云,赵家当铺就在对面,那货却跟没事儿人似的,毕竟是赵家产业,你毕竟曾为赵家少主啊!

    不晓得,若是让他们知道,赵家的少爷就是那个“夜行孤狼”时,会是啥个表情,必震惊。

    “看好店铺,我去转转。”

    过场走完,赵云嘱咐一声,便的出了兵铺,寻了一条小街巷,蒙了件黑袍,直奔城南黑市。

    某些个东西,是要销赃的,譬如房契与地契,而忘古城的黑市,便是最好的选择,搞不好,还能淘几件宝贝回来。

    “赵家当铺和王家药店被盗,我都理解,柳家钱庄竟也被偷,那夜行孤狼,本事未免太大,钱庄防护周全,机关颇多,那货是咋进去的,飞进去的?”

    “要不咋说是大盗呢?”

    “瞅见没,对他的悬赏金,已加到了五千两,谁逮住谁发财。”

    茶摊与酒肆,议论声颇多,多是有关夜行孤狼的,乃至于赵家兵铺的风头,都被压了下去。

    赵云不语,听着一路走过,时而也侧眸,看一样街道的墙壁。

    每过一条大街,必有告示,贴满了整个忘古城,皆是通缉夜行孤狼的告示,赏金极为刺目。

    除此之外,街上也不平静,多了带刀的捕快,一个个眸光如炬,走哪都咋咋呼呼,且看谁都像小偷儿,走一路,盘问一路。

    也对,三大家族施加压力,不上心也不行,主要还是柳家施压,丢的钱财太多,加上天宗这层关系,连城主都忌惮三分。

    街尽头,路过王家店铺时,赵云随意瞥了那么一眼,如他所料,店铺暂时关张了,上好的药材与药草,基本都被扫荡了。

    还有柳家钱庄,也是一样,关张大吉,不知派了多少武修高手,四处打探,丢了那么多钱,柳苍空都被惹毛了,下了死命令,捉夜行孤狼,生死不论。

    赵云冷笑,这也只是开始,无论柳家亦或王家,不整到破产不算完,特别是柳家,定叫他鸡犬不宁,他要的是血的代价。

    说话间,已到城南黑市。

    所谓黑市,寓意不难理解,便是见不得光的买卖,无论啥东西,都能拿到这销赃,只不过嘛!其价格会比市面上便宜些。

    所以,黑市这里鱼龙混杂,各大家族势力,皆有插足,连忘古城的城主,多半也有涉及的。

    但赵云知道,这黑市的人,可不止忘古城的,多半还有外来的隐世家族,各个都底蕴深厚,没点背景,也难在黑市立足。

    正因如此,凡见不得光的,一旦入了黑市,便如石沉大海了。

    这等事儿,莫说各大家族,就连官府也查不清的,也不敢查,查着查着,就查出庞然大物了,绝对是惹不起的那种。

    赵云一路走过,左瞅右看。

    黑市庞大,近乎占据了整个城南,也是店铺坐落,阁楼林立,街道的两侧,也颇多的摊位,瓷器宝玉、兵器药材、秘籍古玩,真卖啥的都有。

    看那些店铺主人和摊位主人,也皆非泛泛之辈,一个满口黄牙的老头儿,都可能是个玄阳境武修。

    人不可貌相。

    在这,能得到很好的证实。

    “好压抑。”

    赵云轻喃,他不是没来过黑市,此番再来,感觉还是一样。

    既是见不得光。

    既是鱼龙混杂。

    这里相比外面,自多了一种无形的煞气,这里的人随便拎出一个,都可能是个刀尖舔血的人物。

    “秀儿,有宝贝没。”

    赵云呼唤了一声月神。

    月神未搭理,你以为宝贝是大白菜?

    赵云干咳,继续前行。

    再定身,已是一间店铺前。

    财满楼。

    这,便是这间店铺的名字,门面不大,也不怎么起眼,但这铺子,来历很神秘,他也是听父亲说的,纵忘古城主到了这,也不敢造次,主要背靠大族。

    看了一眼,赵云抬脚踏入。

    财满楼的掌柜,是个迟暮的老者,头发已花白,身着粗布麻衣,看不出是慈祥,还是隐晦,他进来时,老者正握着古书翻阅,一举一动,都尽显气蕴。

    “地藏境。”

    月神淡淡一语,意思是说,老老实实的,别特么搁这找事儿。

    “我第一天出来混?”

    赵云说着,已在环看店铺,货架多已老旧,标志性的摆着几个物件儿,而且,还染着灰尘。

    也对,这本就不是卖货的,而是野路销赃的,主要是买东西。

    最后,他才看向麻衣老者,真个气定神闲,这么一个不起眼的老人,竟是一尊地藏境的武修,忘古城黑市,卧虎藏龙啊!

    “卖宝贝?”

    老者一边翻阅古书,一边悠悠道,压根儿都没去看赵云。

    老者直接,赵云自也干脆,取了房契地契,足有十几张之多。

    老者看了一眼,老眸闪烁了精光,至此,才瞥了一眼赵云。

    房契地契他自是见过不少,但赵云所拿的,可都是柳家钱庄丢的。

    这,不是秘密。

    早在昨夜,柳家便已将丢的财物,包括金砖、房契、地契这些,都列了一个清单,清清楚楚。

    而那个清单,但凡有些背景的,基本都是人手一份儿的。

    他这,自也有。

    譬如城北周家的地契,便在这清单上,而赵云此刻所拿出的这些地契中,便有周家的。

    正因如此,他才诧异,对蒙黑袍的赵云,另眼相看了一分。

    难不成,这就是夜行孤狼?本事不小嘛!连他这个地藏境去柳家钱庄,都做不到不打草惊蛇,这货竟做得到。

    仅此,便无愧那大盗之名,还敢跑忘古城的黑市销赃,胆儿挺肥啊!

    难道不知,三大家族、官府、颇多武道修者,都在满天下找你吗?

    不过,这只是他个人猜测,是不是夜行孤狼,还不确定。

    搞不好,是黑市的人,孤狼跑他处销赃,他处又跑他这二次销赃,已转了七八手也说不定。

    如此跑来跑去,挣的自是差价,也为掩人耳目,极难查清。

    这等事,黑市屡见不鲜。

    “可还有,大可一并拿出。”

    老者收了眸,又翻阅古书,柳家钱庄丢的房契地契,可不止这些,多少他都收,有的是钱。

    至于赵云身份,他不过问,只管买,至于是谁卖,无所谓的,这也是黑市,不成文的规矩。

    赵云踌躇一瞬,全部拿出。

    老者瞥了一眼,竖了五根手指,无需言语,行家都懂的。

    赵云不语,摆了个“八”的手势,黑市销赃,也不能太黑。

    之后,俩人便如喝酒划拳,都不说话的,就搁那比划着手势。

    “成交。”

    待价格敲定,赵云才点头,这是他来财满楼后,第一次开口。

    老者收了房契地契,拂手几张银票,数目不是一般的大。

    还真是,财满楼果不简单,背靠大族与大势力,有的是银子。

    赵云收钱,转身离去。

    “有意思。”

    麻衣老者喃道,看赵云背影的眸,颇显深邃,做了这么多年黑市生意,就属这一单做的大。

    可惜,到了他都未看清赵云真容,赵云所穿的黑袍,可不是一般的袍子,该是特殊丝线织成,地藏境也看不透,他也懒得看。

    黑市嘛!没人刨根问底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