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杨辰宁蓉蓉〕〔万能神医〕〔我是首富继承者〕〔盖世〕〔帝国败家子〕〔我能点化世间万物〕〔超级继承人〕〔我的佛系田园〕〔修罗丹神〕〔黑石密码〕〔直播,这只土拨鼠〕〔玄幻之神级帝皇系〕〔联盟之最强选手〕〔吴峥〕〔大唐验尸官〕〔叶天〕〔重生后我渣了死对〕〔团宠妹妹六岁半〕〔乡间诡事〕〔带着系统做巨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永恒之门 第二十二章 阎老鬼
    瓢泼大雨,电闪雷鸣。

    看那小山头,因赵云运转心决,而成了雷电的聚集地。

    铮!

    轰隆中,有铮鸣声响彻。

    乃剑鸣。

    赵云起了身,取了紫霄剑,沐雷电极尽舞动,招式并不精妙,但每一剑,都携有雷电之威。

    啧啧啧。

    纵月神心境,也不免啧舌,啧舌赵云之天赋,这个凝元境的小子,不止在运转太初天雷诀引雷,还用了洗髓易筋经炼体,舞剑同时,又在参悟风神步,如此一心多用,非但未走火入魔,反还炼到极致,凝元境领域,她记忆中找不出第二人。

    “必成大器。”

    月神笑着,瞥了一眼丛林,分明瞧见有人影,正躲在那偷看。

    雨,来得快去的也快。

    赵云未尽兴,也意犹未尽,雷电已便伴着雨水,消弭不见了。

    “第七重。”

    赵云微笑道,握了握拳头,掌指间有雷电萦绕,炙热的眸中,有雷光闪烁,一场雷一场造化,吸了雷电,自也淬了体魄,还进阶了修为,已是第七重。

    “秀儿,看我牛逼不。”

    “不看。”月神随意道。

    赵云嘴角一扯,斜了月神,难怪你只剩下一缕残识,多半是经常开车摔的,咋没摔死你呢?

    就冲这,待哪日我强大了,定要造个反,死皮赖脸也得把皇帝的玉玺抢过来,正儿八经的给秀儿砸个核桃吃,你太优秀。

    嗯?

    正说时,赵云豁的侧眸。

    黑暗中有动静,有轻微的脚步声,能见一道模糊的人影。

    “好强的气场。”

    赵云后退了一步,或者说,是被那袭来的气势,逼的后退的。

    如此强横,必是玄阳境。

    未有多想,他当即取黑布,遮了面庞,可不想被人给认出了。

    抽空,他还瞥了一眼月神,暗中有人,这娘们儿必定早知道,却未提醒他,显然是故意的。

    月神就淡定了,坐月亮上,握着一面虚幻的小镜子,正对着镜子,打理着她那虚幻的秀发。

    “以身引雷,真真霸道。”

    幽幽的话语,已然响起。

    话还未落,便见一个青年,自黑暗走出,双眸闪烁锐利的光。

    “阎老鬼。”

    赵云双目微眯,似是认得,忘古有头有脸的,他基本都认识。

    如阎老鬼,便是其中一个,在忘古城,经营的乃是地下赌场,别看他青年模样,实则是个老家伙,该是用了永葆青春的丹药,以此,掩了该有的老态。

    “引雷之法拿来,饶你不死。”阎老鬼淡道,手随话伸出,眸中难掩的是贪婪,活了半百,还是第一回见如此霸道的功法,竟是能引天上的雷入体。

    “媳妇,有人欺负我。”

    赵云未搭理,看向了阎老鬼身后方向,眼神儿颇是真挚。

    媳妇?你特么还有媳妇?

    阎老鬼下意识转身。

    然,看自个身后莫说是人,连只鸟儿都没,再转身,赵云已跃下山头,已窜入漆黑的丛林。

    “很好。”

    阎老鬼冷笑道,跨身追来,被小小凝元境耍了,着实丢面子。

    沙沙!

    丛林中,赵云脚踩风神步,逃的头都不敢回,若真灵境巅峰,或许还能过几招,至于玄阳嘛!境还是算了,那货一巴掌拍过来,能把他打得粉碎性骨折,一掌毙命,也是有可能的,非他不够惊艳,是对方太强。

    “孽障。”

    阎老鬼冷哼,气势颇汹涌,逼格满满,他,也的确有那资格,大袖一挥,十几道剑气自后扑来,不知多少树被拦腰斩断。

    赵云心颤,只觉脊背冰冷,还未被剑气命中,便觉肉骨刺痛,若挨上一道,不被生劈才怪。

    遁地!

    危机时刻,他施了遁地术,呼啸而来的剑气,当场斩了个空。

    “竟还会土遁?”

    阎老鬼见之,眸光更炙热,捡到宝了,今夜真是捡到宝贝了,一个引雷之法,已足够他欣喜,不成想,那个小小凝元境,竟还通晓早已失传的遁地术。

    “快,再快些。”

    赵云咬牙道,于地底潜行,极尽遁走,慢一分,都可能被灭。

    “滚出来。”

    阎老鬼大喝,一脚猛跺地面。

    噗!

    赵云喷血,瞬间被震出来,四肢百骸、五脏六腑、奇经八脉,都剧痛的厉害,险被当场震断,这便是玄阳境,强的离谱。

    “收。”

    阎老鬼淡道,又挥了衣袖,有一张漆黑的大网,从天撒下来,瞧那架势,已把赵云当做鱼儿,待活捉了,好好研究研究。

    “收你妹。”

    赵云看都未看,转身便遁,许是在生死的瞬间,激发了潜力,一瞬的风神步,玄奥到了极致,身后,还有一串儿的残影。

    哎呀?

    阎老鬼见之,不由挑了眉,真小看了赵云,能引雷、能土遁,连这身法,竟也溜的没话说。

    “都是我的。”

    阎老鬼的阴笑,欣喜若狂,太特么意外了,杀人越货的事儿,他干过不少,如赵云这般身怀诸多绝技之人,还是头回见。

    三五个瞬息,他又追到了,有真元涌动,祭出体外,化成了一只虚幻的大手,该是一种特殊的秘籍,要一手活捉了赵云。

    “穿墙。”

    赵云嘴角溢血,心中冷叱,前方有岩壁挡路,可他步伐不减,一头撞了上去,施穿墙之术。

    “又是奇门遁甲,很好。”

    阎老鬼一掌捉空,那老眸,又炙热一分,差点儿当场烧着了,两种奇门遁甲之术啊!而且,皆是失传已久的,今日运气逆天,都让他撞上了,俗话说的好,来的早,不如赶得巧啊!

    “秀儿,底蕴尽出了。”

    赵云呼唤道,脸色已煞白,阎老鬼修为绝对压制,再玄奥的神通,貌似也不够看,想在玄阳境手中逃脱,几率几乎为零。

    月神不语,还是那般悠闲,那副神态,很好的昭示了一番话:跑,玩儿命跑,本神看好你。

    噗!

    遁走中,赵云又喷了鲜血,不知是伤的还是气的,晓不晓得,那是玄阳境,你特么逗我呢?

    “东南方。”

    月神伸了懒腰,终是开口,说的也随意,自是给赵云指活路。

    赵云未多想,变了方向。

    咔嚓!砰!轰隆隆!

    身后,真不是一般的混乱,多种声响嘈杂,也怪阎老鬼气势太强,不知有多少古木被折断,亦不知多少有岩石被他踏碎,于丛林中肆无忌惮,纵有妖兽低吼,玄阳境竟也直接无视。

    前方,赵云曾有一瞬回眸,亲眼瞧见一头庞大的火狼,被阎老鬼一脚踩成了肉泥,若换做是他,也定会被一脚踩成肉饼。

    武道的修为,一境一天地,可不是说着玩儿的,更遑论他与阎老鬼,差的还是两个大境界。

    “你,逃不了。”

    阎老鬼狞笑,弹出了一缕真元。

    真元成剑气,凌厉无匹。

    赵云凛然,很惊险的避过,纵如此,左臂膀还是被划出了血壑,是被那剑气的余威所伤的。

    “好小子。”

    老鬼嘴角微翘,戏虐玩味,真不知赵云,哪学的这般玄奥的身法,小小凝元境,竟接二连三的避过他攻伐,太让人意外。

    嗖!

    瞬间喘息,赵云纵身飞掠,想跃上前方粗壮树干,以求借力。

    然,未等他落在那树干上,便见一黑影,迎面朝他砸了过来,乍一看像块门板,再仔细那么一瞅,才知是一块棺材板儿。

    没错,是棺材板儿。

    赵云一声暗骂,躲之不及,真撞了个板板整整,横翻了出去。

    他娘的,今日八字不合。

    与此同时,阎老鬼杀到。

    还是那个大网,从天而降,赵云刚起身,便被罩住,大网怪异,能收缩,捆了个结结实实。

    “跑,怎的不跑了。”

    阎老鬼走过来,笑的阴森,眸中满是火热的光,他眼中的赵云,已不是人,而是一座宝藏,其内藏的宝物,都会是他的。

    “该死。”

    赵云真元涌动,剧烈挣扎,奈何大网诡异,该是由特殊材料制成,柔韧也坚硬,难以挣断。

    “你,绝非无名之辈。”

    阎老鬼幽幽一笑,随意的拂手,扯了赵云蒙着脸的黑布。

    这一看,他顿的一愣。

    这个小辈,他自是认得的,整个忘古城的人,没有不认得的,可不正是赵家的废物少主吗?

    “小子,隐藏的很深嘛!”

    老鬼唏嘘,若非亲眼得见,他都不敢相信的,世所熟知的废人,竟是一个惊艳卓绝的武修。

    “以大欺小,算啥本事。”

    赵云冷笑,只顾剧烈的挣扎。

    “随意怎么说。”

    阎老鬼阴笑,舔了舔舌头,抬手按在了赵云肩膀,施了秘术,是不打算放过赵云的,在这深山老林,要上演杀人越货的勾当,纵是灭了,也无人知道。

    唔!

    赵云一声闷哼,总觉有一股可怕的吸力,涌入了他的身体。

    没错,是阎老鬼。

    这货,不知施了何种秘法,极其邪恶,在强行吸噬他的真元,前后不过两个瞬息,便足三成的真元被吸走,照这个速度,他很快就会被抽成一具干尸。

    唔!

    闷哼的不止他,还有老鬼,吞噬真元的秘法,的确有够霸道。

    可他,吞了不该吞的。

    就譬如,赵云体内的天雷,天上的雷电,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不是谁想吞就能吞的,非强行吞噬,谁难受谁知道。

    “倒是忘了,你体内有雷。”

    阎老鬼冷笑,得亏收的快,不然,定会被天雷伤到,毕竟那不是他的雷电,是会遭反噬的。

    说到底,是他太过急切了,乃至于,忽略了赵云的引雷之法。

    “有意思。”

    阎老鬼幽笑,再次探了手,并非吞噬,而是要强行剥夺雷电。

    吼!

    就在此时,有昏沉的吼声,蓦的响起,似人非人,似兽非兽,只知伴着吼声,有阴气汹涌。

    “啥东西。”

    赵云恍惚,被吼声震的头晕。

    “阴气。”

    阎老鬼轻喃,眉宇也微皱,随手拎了赵云,眯着眸看向深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