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杨辰宁蓉蓉〕〔万能神医〕〔我是首富继承者〕〔盖世〕〔帝国败家子〕〔我能点化世间万物〕〔超级继承人〕〔我的佛系田园〕〔修罗丹神〕〔黑石密码〕〔直播,这只土拨鼠〕〔玄幻之神级帝皇系〕〔联盟之最强选手〕〔吴峥〕〔大唐验尸官〕〔叶天〕〔重生后我渣了死对〕〔团宠妹妹六岁半〕〔乡间诡事〕〔带着系统做巨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永恒之门 第二十四章 袭杀玄阳境
    幽暗山洞,赵云盘膝而坐,映着暗淡月光,能见他苍白脸色,嘴角时而鲜血淌溢。

    最可怕的伤,还是被阎老鬼一脚震的。

    遁地术并非无罩门,被震出地底,受的是内伤,至今筋骨剧痛,若非炼体炼出了一些底蕴,不然,定会震的经脉尽断。

    “对你期望太高了?”

    月神一声轻语。

    仔细一想,该是身为神明的她,眼界太高了,总会在不经意间,忽略赵云的小修为,让他去跟玄阳境博弈,任何一瞬都可能是鬼门关。

    事实证明,赵云做的很好,不说其他,就说在玄阳境手中逃生,仅此一点,便足终生自傲。

    咔吧!咔吧!

    山洞中,骨骼碰撞的声响,不绝于耳。

    赵云倒不傻,用炼体来治内伤,破损的经脉与骨骼,在淬炼中愈合,剧痛的五脏六腑,也因真元抚慰,而渐渐没了痛楚,苍白的脸色,终是添了一抹红润,气息随之匀称。

    至第二日夜,赵云才出洞,伤势已基本复原,有活蹦乱跳了。

    趁夜色,他又来昨日之地,在杂乱的草堆中,寻到了那座老坟,墓碑还在,无盖的棺材也还在,只不过,棺中已无尸身,因尸变,成了一具赤眼僵尸。

    “秀儿,是尸体都会尸变?”

    赵云下意识问道。

    “那要看死的是谁,要看埋在哪。”

    月神淡道。

    这尊神,把自个当师傅了,颇多常识的问题,基本都会回答。

    就譬如风水,亡者之墓地,是有讲究的,如昨日老尸,埋的是极阴之地,尸身不化,又几百年吸收阴气,不尸变就怪了。

    说着,她轻拂了手,一片虚幻的金字,聚成了一部虚幻的古书。

    “玄门天书。”

    赵云望着,一字字的读出。

    看过才知,并非功法,亦非斗战神通,大多是介绍风水以及辟邪之法,如星运、地势、阴阳、五行、面相这些,其内也有谋论,囊括之广泛,涉及之繁多,纵他看了都不免头晕目眩。

    本来,月神是不打算传的,如先前所言,贪多嚼不烂,但见了赵云天赋,某些顾忌可完全忽略了。

    这小子,太特么妖孽了,学啥都快,快到让她措手不及。

    说到底,她是为了自保。

    赵云有句话,说的颇确切,他俩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赵云死她葬灭,守好赵云便是守好自己,某些保命之法,譬如遁地穿墙;某些阴阳要义,如玄门天书,该传还是要传,这条路,漫长而遥远,他总会用的到,多些学问,并非坏事。

    “多谢前辈。”

    赵云眸光熠熠,这尊神明,太敞亮了,一部玄门天书,又为他开了另一片天地,真正见了,才知自个是个啥都不懂的土包子,对世界所见也只冰山一角。

    有此天书在,纵不成武修,他也饿不死,此书太玄奥,哪怕只学一些皮毛,一样能谋生机。

    譬如,给人看相测字。

    譬如,帮人寻阴宅找墓地。

    自天书收眸,他又看老坟,天赋的确够逆天,看了玄门天书,这么短的时间,便已初入门庭,再看此处风水时,已大不一样,何止是极阴之所,还是大凶之地,几百年的老尸,葬在这里,若无尸变,天理难容。

    “目测,埋他的人,啥也不懂。”

    赵云嘀咕,稍微有点儿常识的风水师,都不会找这做墓地。

    除非,是别有用心。

    说起老尸,他至今都不免后怕,尸变后台特么霸道了,强如玄阳境的阎老鬼,都频频吃瘪,最后,愣是被逼的用了爆符。

    想到那爆符,他搓了搓手,还偷偷瞅了一眼月神,眼神儿寓意明显,自是想学画符的法门。

    爆符的威力,他喜欢的很呢?日后与人干仗,若是干不过,那就炸,朝死了炸,柳家再敢与赵家唧唧歪歪,那便往他家扔一车爆符,炸他个砖瓦满天飞。

    “东北方。”

    月神蓦的一语。

    “啥。”

    “阎老鬼。”月神打了个哈欠,“双目失明,半死不活。”

    “哦。”

    赵云随意回了一声,转身便走,去的并非东北方,而是忘古城方向。

    纵双目失明,纵半死不活,阎老鬼也还是玄阳境,让我一个凝元境去刺杀他?玩儿呢?

    “灭了他,便传你画符之法。”月神笑吟吟道。

    “你要这么说,我得弄死他。”

    赵云的脸,变的那叫一个快,三五步已踏出了,一个帅气的转身,直奔了东北方。

    俗话说得好,富贵险中求,灭了阎老鬼,有秘术学,月神出品,必属神品。

    月下,丛林幽寂。

    因昨夜的大雨,大地泥泞,枝叶还湿漉漉的,时而,还能听闻一两声兽吼。

    除此之外,便是阴风儿,一阵阵的来,刮的赵云浑身凉飕飕的。

    “停。”

    不知何时,才闻月神开口。

    赵云蓦的定身。

    “前方百丈,有一山洞。”月神道,“阎老鬼便在其中。”

    赵云不语,先环看了四方,才遁入了地底,摒了呼吸,敛了真元,偷偷摸了过去。

    百丈的距离,他足用了一炷香,不敢大意,玄阳境的感知力,还是很敏锐的。

    待到山洞,他望见了阎老鬼,一眼望去,看的他不免倒抽冷气。

    阎老鬼太惨了,披头散发,双目鲜血淌流,看衣衫,破破烂烂,浑身上下,多一道道血壑,每一道血壑,都青烟直冒,乃僵尸的尸液,如今,已成尸毒,侵入了他体魄,老鬼的脸庞,哪还有半点儿血色。

    难怪月神说他半死不活,如今得见,果是不假,这若突的给他来一刀,他都未必能躲过的。

    赵云看了良久,都未出手,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开弓没有回头箭,怕是灭不要阎老鬼,自个也会被反杀。

    噗!

    他看时,阎老鬼一口气儿没喘顺,一口鲜血喷在了对面的岩壁上,该是中了尸毒,连血都带腐蚀性了,染在洞壁上,还有白沫冒出,一眼便有剧毒。

    连血都带腐蚀,不难想象此刻的阎老鬼,有多难受。

    正因如此,他才震惊,震惊那僵尸,都已被炸成灰了,尸毒竟还这般强,强到连玄阳境都难以逼出,看阎老鬼的神态,怎一个痛苦了得,无需去看他体内,便知四肢百骸、五脏六腑、奇经八脉,都遭了可怕的腐蚀,如今还好,尚能撑得住。

    许是全部心神,都用在了对抗与化解尸毒上,乃至于玄阳境的阎老鬼,愣是未察觉到他的存在。

    “给他爆个.菊?”

    赵云小声道,笑的很猥琐,也很自觉的拎出了紫霄剑,已在阎老鬼的正下方,从这个方向,一剑捅上去,感觉该是爽歪歪。

    月神侧眸,瞥了一眼赵云。

    爆.菊?想想都恶心。

    若非得见,她都不知这货,竟还有某种不怎么要脸的潜质。

    赵云无视,已扬了脑袋瓜,双手握剑,笔直朝上,一只眼还闭着,以便测方位,像极了狙击手,狙人前的戏份做的很足。

    这,得瞄准了。

    力求一剑命中,捅死你丫的。

    铮!

    伴着一声剑鸣,赵云动了,双手紧握着剑,狠狠的捅了上去,那力道,不是一般的够分量。

    啊!

    其后,便是阎老鬼的惨叫,盘膝坐的板板整整,突的一阵剧痛,钻心的痛,天晓得身下面,有啥东西捅了上来,何止酸爽,那一瞬间,还飘飘欲仙了。

    “谁?”

    阎老鬼震怒了,跃身而起,待落下,没怎么站稳,也不知是尸毒在反扑,还是某部位太疼,一口老血,又喷的霸气侧漏。

    同一瞬,赵云也杀出来了,手握的紫霄剑,还染着某人的血,此刻,已真元涌动,也已雷电萦绕,该是他,最巅峰的一剑。

    噗!

    血光乍现,甚是刺目。

    还未站稳的阎老鬼,当场被命中,被赵云一剑,捅入了胸膛。

    若放在平日,这一剑玄阳境可无视,远破不了他的防御。

    但此刻,双目失明,且体内尸毒作祟,加上赵云爆.菊的一剑,已孱弱到极点,纵凝元境,也一样有诛灭他的可能。

    “赵云。”

    阎老鬼怒吼,虽双目失明,却自真元气息中,嗅出了是哪个,可不正是赵云吗?他的雷电,极其霸道,竟连玄阳境的肉身,都给破开了。

    “前辈,别来无恙。”

    赵云咬牙,紧攥着紫霄剑,真元有涌动,生生刺穿了阎老鬼胸膛。

    啊!

    阎老鬼震怒,一掌拍来。

    遁!

    赵云早有预料,在被命中的前一瞬,遁入了地底,以此避过阎老鬼一掌,又瞬身遁出,绕到了阎老鬼背后,手中的剑,已化成了龙渊剑,凌天砸了下来。

    嗡!

    龙渊沉重,撞得空气嗡嗡作响,不偏不倚,砸在了阎老鬼头颅上。

    噗!

    又是血光,伴着脑浆崩飞。

    阎老鬼一声惨叫,被砸的一阵趔趄,尸毒作祟、前后挨了三剑,各个都要害,致使他意识一疼,轰然倒地,身体一阵阵抽搐,口中还有漆黑的鲜血淌溢。

    “一路好走。”

    赵云上前,以后给其补了一剑,一代玄阳境,当场毙命。

    看赵云,脸色是极苍白的,剧烈喘气,袭杀玄阳境,想都不敢想,若给阎老鬼一瞬的喘息,他多半会死的很惨。

    未多想,他当即打扫战场,收走了阎老鬼的钱袋,连带阎老鬼的剑,身上的挂饰,能拿走的,一件不剩。

    做完这些,他才取了化尸散,一整瓶全倒了上去,彻底毁尸灭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