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之掉崇祯面前〕〔总裁爹地宠翻天〕〔倾天十二门〕〔镇国战神〕〔豪婿〕〔苏厨〕〔第一战神〕〔封神第一帝〕〔巅峰王者〕〔超级学霸:从大考〕〔凌画宴轻〕〔跨界小地主〕〔我在末世解锁超级〕〔报告竹马:你的青〕〔曾经的那个〕〔商女重生之权臣有〕〔我是末世尸王〕〔重生之跨国巨头〕〔同床异梦〕〔萌妻带娃找上门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永恒之门 第二十五章 孺子可教也
    月夜下,赵云坐在石头上,抱着养老的钱袋,清点着战利品。

    “我灭了一尊玄阳境?”

    如这话,他已不知叨咕多少遍。

    至今,都还不敢相信。

    也对,他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打半死的阎老鬼,捡了个大便宜,若老鬼无碍,给他十个胆儿,也不敢往上冲。

    再说阎老鬼的财物,其实并无多少。

    如他这等身份的人,出门在外,不用带太多,银子也不过百两,其他杂七杂八,多为补充真元的药丸。

    唯一养眼的,还是阎老鬼的剑,非一般物件儿,是由特殊玄铁铸造。

    “不错。”

    赵云一笑,待回去,将此剑的精粹,统统炼入他的紫霄剑中。

    如此,威力必定更霸道。

    “两天一夜,可有想说的。”

    月神悠悠道。

    “大风大浪。”

    赵云想都未想,便给了这四个字,在鬼门关前逛了几圈儿,心境多有变化。

    至少,再遭遇这等厄难时,不会显得那般慌乱了。

    一场死劫,一场蜕变。

    他开始明白月神的用意了,很显然,是在磨炼他,神之磨炼,果是非同凡响,不炼则已,一炼便是朝死了来。

    不过,这等又惊又险的遭遇,的确刺激的没话说。

    “孺子可教也。”

    月神随手,传了画符之法。

    赵云顿的坐正,俩眼锃光瓦亮。

    月神所传,也只画爆符之法。

    除此之外,还自带文字的阐述,包括画符所用的墨汁、符纸、笔、图纹这些,都写的极详细,被他一点一滴,刻入了脑海,过程还是很繁琐的。

    不过,于他而言,也只时间的问题,天赋逆天的人,学啥都快。

    他并未尝试,因为缺材料,得去城中买,收拾了行囊,他又披了蓑衣,戴了斗篷,趁着月色,直奔忘古城。

    这一路,他可没闲着,又是一心分多用,疾行中中炼体,炼体中悟风神步,一边看玄门天书,又在研究画符之法。

    对此,月神已习惯,若是可以,他会好好调教赵云。

    天色临近黎明,他才在忘古城门。

    远远,便见城下聚满了人影,都围在一张告示前指指点点,还是通缉令,通缉的自是夜行孤狼,这段时日,属他最火

    赵云路过时,随意瞟了一眼。

    哟呵,赏金已变成一万两,也难怪围了这么多人,一万两啊!八辈子都花不完,逮住孤狼,何止能发家致富,还能扬名立万。

    赵云收眸,嘴角浸满冷笑,赏金如此之高,多半是柳家的压力,他自钱庄盗走的财物,可不止一万两,丢了这么多钱,换谁谁不发毛。

    清晨的忘古城,还是那般繁华,叫卖声吆喝声,此起彼伏。

    “两斤猪头肉,半斤花雕。”

    还是那个摊位,赵云买了酒肉,一口肉一口酒,边吃边走。

    柳家兵铺前,他有一瞬驻足。

    相比昔日的门庭若市,如今柳家兵铺,几乎无人问津了。

    看兵器价格,竟又降了,先前的四十两,变成了三十五两。

    就这,也鲜有人去。

    都在等。

    等你继续降,以前是怎么涨上去的,就怎么给俺们降下来,卖兵器的,可不止你一家。

    “舒坦。”

    赵云灌了一口酒,能想象柳沧海的脸色,多半正在后堂骂娘呢?

    再说柳苍空,该是没空搭理兵铺的生意,一门心思,就想快点捉住夜行孤狼,比起兵铺,钱庄的损失,才是真的难受。

    “莫急,都跑不了。”

    赵云冷笑,前面拐了个弯儿,去了杂货铺,买了画符专用的符纸、符笔和符墨。

    这玩意儿,并不贵,因画符之法,多已失传,至于辟邪用的符纸,也只相师和道士才会去买,而且,八成都是神棍。

    逛了杂货铺,赵云未回去,扭头便进了地下赌场,阎老鬼虽已葬灭,可他家在忘古城的产业还在,那得讨点儿利息回来。

    所谓地下赌场,顾名思义,便是在地下,听父亲说,阎家古时有官僚,花大力气开辟了地宫,多年后,便成了地下赌场,可不是上面的小赌场能比的。

    老实说,他也是头回来。

    入了赌场门,便乌烟瘴气,叫好声颇多,嗷嗷骂娘声也不少。

    他的到来,惹了赌徒瞩目,主要是他的装扮,披了一件蓑衣,还戴了斗篷,且身上还带有血腥气和煞气,让人不觉以为,是个刀尖舔血的行家,可惜,无人能看清他的尊荣与身份。

    赵云未搭理,直奔了赌桌,目的明显,就是来赢钱的,而且不多赢,干两三票就走,不然,定会被赌场盯上,若有玄阳境追来杀人越货,他可吃不消。

    这,是个技术活。

    赢到八百两,他很自觉的收了手,来得快,走的也快。

    身后,自有人跟着。

    不过,也只是两个真灵境,若赢的是八千里两,那跟来的可就不是真灵境,而是玄阳境了,所以,赢多少钱是有学问的。

    这场跟踪,自无后话。

    俩真灵境而已,是跟不住他的,跟着跟着,人就没影了。

    赵云再出来,已换了一身装扮,贴了人皮面具,还在下颌粘了胡子,又一头扎进了地下赌场。

    这回,他含蓄不少,输输赢赢十几把,五百两进账时,晃悠悠的走了。

    “莫再去了。”

    月神一语提醒,能感知到赌场的玄阳境,已经开始注意他了。

    “我懂。”

    赵云一笑,纵是月神不说,他也不会去找刺激了,事不过三,至少短时间内,不能再去了。

    回归的一路,他晃晃悠悠,多个店铺,多个摊位,都有他的身影,是淘宝贝,也是买修炼资源。

    武道一途,是很耗资源的,说白了就是钱,银子比啥都好使。

    “天哪!白云驹?”

    正逛之时,突闻街人惊呼。

    赵云挑眉,随之望去。

    所谓白云驹,便是马。

    这等马,不是一般的珍贵,他只听老辈说过,从未亲眼见过,只知此马,有不平凡的血脉,千里疆土,它一日便能越过,自古,便是王公贵族的专属,没点儿背景,都无处去买的。

    望去,入目便见白色骏马,真个漂亮,通体毛发如白云那般,不染污浊,白云驹便由此得名,如疾风一阵,奔腾于大街。

    “好马。”

    赵云心中一声赞叹。

    马是好马,但马背那个人,他就不敢恭维了,乃是一道倩影,淡漠如冰,如立在云端的广寒仙子,独有一份清冷和孤傲。

    没错,是柳家大小姐。

    自那夜,这赵云头回见她,还是那般万众瞩目,还是那般的惊艳无双,无愧天之骄女之名。

    “真是白云驹啊!”

    “有个天宗的师傅,就是不一样。”

    “这马值不少钱吧!”

    热闹的大街,顿时喧腾了,街人自觉也默契,让开了一条路,一匹白云驹,即为身份象征。

    看柳如月,神色冷漠清淡,目不斜视,如这等万众瞩目的场景,她已习惯,也自认配的上。

    “修为又精进了。”

    赵云轻喃,自认战不过她,境界是衡量武道的标准,但并非全部,同为真灵境的两个武道修者,纵同阶,也有强弱之分,此刻的他,或许能打败普通的真灵巅峰,却斗不过第七重的柳如月,这一点,他不否认,天之骄女嘛!她有她的资本。

    “瞧瞧柳如月,再瞧瞧赵云。”

    “一个天宗弟子,一个兵铺掌柜。”

    “命,这都是命。”

    议论声还是不少的,瞧见柳如月,便不自觉的想起赵云,曾经的金童玉女,已是一天一地的差距。

    “躺着也中枪。”

    赵云撇嘴,转身离去。

    只一瞬,白云驹疾驰而过,马蹄矫健,仰首挺胸,有超高灵智,也如它的主人,极其高傲。

    嗯?

    至很远,柳如月蓦的回眸,在人群中扫看,有一种熟悉之感。

    她感知的没错,只不过啊!赵云已没入熙攘人群,渐行渐远。

    恩怨嘛!终有一日会了结,但并非在今日,柳如月做的大戏,他替她演完,会演的很精彩。

    再回兵铺,夕阳已下。

    入目,便见一辆辆的马车,停在兵铺门口,皆是来送兵器的,鲁莽那胡髯大汉,最是扎眼。

    “赵家少爷。”

    众人远远便打招呼,笑呵呵的,有钱挣,自是荣光满面。

    赵云笑着回应,抬脚入兵铺。

    “少爷,柳家兵铺关张了。”

    老孙头儿走来,小声说道。

    “意料中。”

    赵云一屁股坐下。

    等着吧!明日必有幺蛾子,若他所料不差,必有人来赵家兵铺,大批量的买兵器,直至将兵铺买个精光,降价的恶性竞争不好使,柳沧海定会干一把大的,买到赵家再无兵器可卖。

    如此,柳家便可垄断。

    届时,兵器的价格,便全由他家说了算。

    说到底,这是要拼财力的,垄断嘛!无雄厚财力,搞不起的。

    硬要拼,他不怕。

    现成兵器的储备,已足够多,淬炼一番便好,无家族支持,他不信柳家兵铺,有垄断的财力。

    说做便做。

    半壶酒下肚,他去了后园,将堆积的现成兵器,搬回了房中,而后紧闭房门。

    已是第七重,又吸收了不少雷电,且能一心二用,能同时淬炼两把兵器,淬炼的速度,自也加快不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