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奶爸的修真人生〕〔掠爱成瘾:傅少的〕〔娶一赠一,娇妻有〕〔剑道第一仙〕〔婚期365天〕〔高人竟在我身边〕〔雪狼出击〕〔我的1990〕〔叶落落慕少棠〕〔女总裁的无敌狂婿〕〔狂少〕〔顶级兵王回都市〕〔绝世小保安〕〔顶级战医〕〔邪医兵少〕〔任苒凌绍呈〕〔主角是叶君临李子〕〔豪婿战神叶君临〕〔昆仑将军叶君临〕〔绝武狂兵叶君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永恒之门 第二十六章 画符
    这个夜,颇显漫长。

    赵云兢兢业业,自入房门,便未见出来,玩儿命的淬炼兵器。

    老孙头儿他们,自没闲着,两个在搬运兵器,一个在盘算账目,各种品阶,都会加以分类。

    赵云会优先淬炼品阶高的,品阶达不到的,还需其他的铁料炼化融入,三五件的低阶兵器,都未必能融出一上品。

    淬炼容易,融合费神。

    天色近黎明,赵云才罢手,瘫倒在了地上,脸色已颇显苍白。

    嘎嘣!嘎嘣!

    随之而来的,便是这声响,补充真元和精气的药丸,一把把的往口中塞。

    修炼耗资源,有此可见。

    若无雄厚的财力,谁敢这般吃药丹,就跟吃糖豆儿似的。

    距离天亮,尚有些许时间,赵云拂手取了符纸,画符的行头,都一应俱全,摆的板板整整。

    符咒符纹,玄之又玄。

    如爆符,解释起来很简单,无非是将力量刻入符中,配合奇异的纹路,施以封禁、加持威力,一瞬解封,要的便是那一瞬的爆炸力。

    所以,画符是一个技术活,需按照纹路刻画,哪一条纹路需注入真元,又注入多少,都有极其严苛的要求,且讲究一气呵成,任何一处有纰漏,哪怕只是一丝,都可能功败垂成的。

    它的威力,他是见识过的,怎么劈都劈不死的僵尸,竟被一张爆符炸成粉碎,足见其可怕。

    不过,爆符自也分级别的,要看如何刻画,要看刻画者是谁,玄阳境与凝元境画出的爆符,可不能同日而语,也要看刻入符中的力量,若是加入天雷,必定威力更甚。

    简简单单一张符,门门道道多了去了,这也是画符之法,日渐失传的其中一个原因。

    无师傅手把手的教,天晓得要走多少弯路,而且还未必学得到精髓。

    日子久了,符师一脉才这般没落,再难寻到集符咒大成者。

    说话间,赵云已提笔,蘸了符墨,凝神屏息,自落笔便未停下,一笔勾勒刻画,同时也在调动真元,哪哪需注入,哪哪要收放,都需极其细微的控制。

    一道符,他足用了一炷香,待最后一笔刻画完,他一步踉跄,险些栽倒,煞白的脸庞,不见半点儿血色,且脑海剧痛,还有一阵阵的眩晕,画了一道符,险些丢了半条命。

    看他所画的符,有光闪烁,其上的纹路,一条条皆如鲜活一般,特别是最中心的“爆”字,看着就养眼。

    他看时,一条条纹路所残存的光,皆敛入了爆符中,乍一看,与普通的符咒,没啥两样。

    “妖孽。”

    月神唏嘘,是从头看到尾的,第一次画符,还真就被赵云画成了,虽有缺憾,虽看起来拙劣,但它,已勉强称得上是一道爆符了,如此天赋,真真逆天,她当年学时,用了好几个时辰呢?

    “试试。”

    赵云凑到窗前,掀开了一道缝隙,将爆符抛了出去,贴在了园中的老树上。

    “你,也是个人才。”

    月神嘴角一扯,在自家试验爆符,就不怕房顶掀出去?

    “爆。”

    赵云心中一声轻叱,单手结印,解了那道爆符的禁制。

    瞬间,他丹田内的真元,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抽走不少。

    这,便是用爆符的消耗。

    轰!

    而后,便是爆炸声,好好的一棵大树,被炸的拦腰崩断,园中的房屋,也有遭波及,天晓得多少青砖瓦片被炸飞,越过了兵铺,砸在了大街上。

    “嘛呢?”

    天色虽未大亮,可街上已有行人,已有人在摆摊,都不知哪跟哪,当场遭殃,被瓦片砸的头破血流,正捂着脑门儿搁那骂娘呢?

    “怎么了。”

    兵铺小园,老孙头儿他们皆被惊醒,鞋子都没穿便窜出了房间,且手中都拎着家伙,睡的正香,突的一声轰隆,以为是外人来砸场子的。

    待瞧见小园一幕,都顿的愣了,这特么的,啥个情况。

    赵云一声干咳,很自觉的关上了窗户,蹲在窗下,笑的贼尴尬。

    尴尬归尴尬,欣喜还是有的,爆符的威力,着实够劲道,若贴在人身上,必炸的其血骨满天飞。

    第一次画符,就有这等威力,若逐步完善,若再加入天雷,必定更霸道。

    霸道的威力,自有霸道的消耗,一张爆符,抽走了他太多真元,再扔那么一道,他的真元,多半会被抽空。

    所以说,真元所剩无几的情况下,还是少用爆符为妙,撑不住消耗的。

    “头疼。”

    赵云揉了脑袋,画符致使精神力耗损的厉害,满眼都金星儿。

    “铸器、炼丹、画符,有异曲同工之妙,对人体之精神力,皆有极高的要求。”月神悠悠道。

    道理不难懂。

    赵云自也听的明白,真元耗损是小,精神的负荷和精神力的消耗,才是最难承受的。

    “若蜕变成武魂,会轻松不少。”月神轻语声缥缈。

    “武魂。”赵云轻喃。

    对这个词汇,他并不陌生,天武境之前,皆称精神,精神会随修为增加而提升,待步入天武境后,精神便会蜕变成武魂。

    一个精神,一个武魂,显然不是一个级别,无论从哪比,武魂都绝对碾压精神,精神有精神力,武魂自也有魂力。

    一定意义上来讲,天武境的武修,是不可能中幻术的,因为他们有武魂,精神方面的幻术,对他们无用。

    自然,同是天武境所用的幻术,并不在此列。

    事无绝对,纵不到天武境,也有可能精神蜕变武魂,他看过古籍,曾经有那么一个奇异种族,出生便有武魂,世人称之为魂族。

    魂族的人,魂都异常强大,是出炼丹师、炼器师和符纹师最多的种族,只因他们有先天优势。

    不过,有先天优势的同时,他们也有致命的劣势,那便是肉身强度,都弱的可怜,如这等种族的人,与人打辅助可以,一旦被人近身,便是可怕的噩梦。

    古籍有言,魂族早已灭绝,是卷入了一场战争,才断了传承。

    “可有精神蜕变武魂的方法。”赵云小声问道。

    “有。”月神淡道。

    “教我呗!”赵云眸子顿的锃光瓦亮。

    “以你如今的修为、如今的肉身强度,撑不住武魂的。”月神打了个哈欠,“无对等的底蕴,妄自去承受,便需付出惨烈的代价,魂族便是很好的例子。”

    一瞬,赵云眸中的光,又暗了下去,这个道理自是懂的。

    说到底,还需极尽夯实根基,强到一定程度,才能承住武魂。

    “寻丹药,提升精神的丹药。”月神又道,锻炼精神的秘法,她并非没有,但对现阶段的赵云,用途不大,还不如丹药来的实惠。

    “明白。”

    赵云灌了一口灵液,月神说的是丹药,可不是药丸。

    所谓的精气丹,能补充精神力不假,但治标不治本,提升精神才是王道。

    不过,真正的丹药可不好找,市面上没得卖,上回寻遍了大半个黑市,也未见一颗,待有空,会再去黑市看看,保不齐就有了。

    换了一身衣衫,他出了房门。

    园中,老孙头儿他们还一脸的懵,绕着断裂的老树,看了又看,好端端的,咋就崩断了呢?

    “下回,去柳家兵铺试验。”

    赵云揣着手,心中的嘀咕,语重心长,一道不够,便再加一道。

    饭后,他又坐在了柜台前。

    今日,第一个客人,并非买兵器的,而是侧对面卖包子的老汉。

    除了他,还有不少人,形态个顶个的狼狈,大多都捂着脑门儿,皆是先前被砸的倒霉人。

    来此,目的明显:要医药费。

    给,自是给。

    赵云颇敞亮,银子一人一块。

    “真阔气。”

    老汉喜笑颜开,见了银子,脑门儿都不疼了,卖半年的包子,都挣不来一块银子,也值了。

    其他人,也都笑呵呵的。

    看样子,日后还得多来赵家兵铺外溜达溜达,搞不好,还有机会被砸,完事儿,要医药费,赵家少爷阔绰,给钱眼都不眨。

    这,是个挣钱的门路。

    不过,那得本身能扛才行,若一不留神儿被砸死,那就得不偿失了。

    伤者走后,鲁莽他们来了。

    他们,才是最勤快的,有钱挣能不勤快吗?逢清晨兵铺开门,总能望见他们,人手一辆马车,载满了兵器,皆是一日收购的,赶脚就给赵云送来了。

    收,多少都收。

    赵云来者不拒,多多益善。

    很快,客人上门,多是带着兵器来的,钱不够,兵器来凑。

    “也该到了。”

    柜台前,赵云嘀咕了一声。

    话落,便见一道黑影走入,说是黑影,实则,是蒙了一件黑袍,显然不想让外人知道身份,看的客人一阵侧眸,买个兵器还神神秘秘的,谁稀得看你。

    “秀儿,能否看出其真容。”

    “王德。”月神一语回的随意,那日拼剑的,就是他了。

    “看来未猜错。”

    赵云心中一笑,没啥特别表情。

    “要的多,可打折?”

    王德淡淡道,已至柜台。

    “不打。”

    赵云微微一笑,要搞垄断,还想打折?不给你加价就不错了。

    “那便一百件。”

    王德不废话,一叠的银票,全拍在了柜台上,整整的五千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