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奶爸的修真人生〕〔掠爱成瘾:傅少的〕〔娶一赠一,娇妻有〕〔剑道第一仙〕〔婚期365天〕〔高人竟在我身边〕〔雪狼出击〕〔我的1990〕〔叶落落慕少棠〕〔女总裁的无敌狂婿〕〔狂少〕〔顶级兵王回都市〕〔绝世小保安〕〔顶级战医〕〔邪医兵少〕〔任苒凌绍呈〕〔主角是叶君临李子〕〔豪婿战神叶君临〕〔昆仑将军叶君临〕〔绝武狂兵叶君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永恒之门 第二十八章 大忽悠
    清晨的忘古城黑市,亦热闹非凡,鱼龙混杂之地,自是多见不得光的生意,摊位主、店掌柜各个精明,跑这销赃者,也各个人物。

    “腹垂额广,必有财路。”

    “真个天庭饱满,地阁方圆,好运相。”

    “眉头带锥,克父?”

    赵云蒙着黑袍,一路左瞅右看,也一路自言自语。

    看了玄门天书,得了一些皮毛相术。

    如今,该是在实践,黑市往来之人颇多,逢有遇见,必嘀咕一番。

    望过路人,他又低眸看手。

    天书有言,手有八卦十二宫,男看八卦,女看九宫,亦颇多学问。

    只是,他至今都未参透。

    也对,相面看手测八字,玄之又玄,三分真七分假,道理深着呢?

    待收眸,他又环看路人,还是嘀嘀咕咕。

    月神瞥了他一眼,“你是来寻丹药的,还是来给人看相的。”

    “两不误。”赵云干笑。

    说归说,他还是在偷偷看,天书博大精深,要学以致用嘛!

    不知何时,他才在一个摊位定身。

    摊上摆的物件儿,貌似与武修没啥关系,多是瓷器与字画。

    “施主,你印堂发黑啊!”

    赵家少爷的开场白,通俗易懂,不知是故意,还是不经意间为之。

    因他一语,摊位主的脸顿的黑了。

    大清早的,就遇见神棍,还这般的咒他,心情能好了才怪。

    口误,绝对口误。

    黑袍下,赵云只顾干笑,本来是要问:你这有丹药没。

    奈何一开口,一不留神儿串戏了。

    “老哥,你这可有丹药。”赵云忙慌改了口。

    “滚蛋。”

    摊位主是个暴脾性,张口便骂,莫说我没有,就算有也不卖你。

    赵云讪笑,惺惺的转身。

    其后的一路,他格外敬业,定好了路线,摊位店铺,挨着个的问。

    可惜,没有丹药。

    临近晌午,转了足百八十家店铺,也未见收获。

    无奈,他偷偷看了一眼月神。

    那娘们儿,是真的悠闲,斜躺在月亮上,在闭眸假寐。

    赵云未问,继续游逛。

    丹药没找着,药丸和灵液却是寻到颇多,被他屯了不少。

    “停。”

    至夜幕降临,才闻月神淡淡一语,随手指了一下。

    赵云随其手侧眸。

    所见乃财满楼,是他上回来销赃的那个店铺。

    “他,有丹药。”月神道。

    赵云未答话,径直走入,知道月神口中的他,是指财满楼掌柜。

    还是那个麻衣老者,正搁那翻阅古书。

    来了客人,他头都没抬,只不咸不淡的一句,“卖宝贝?”

    “可有丹药。”

    赵云不废话,音色苍老,事先用过变声丸,以掩人耳目。

    “没有。”

    麻衣老者回的干脆,语气依旧不咸不淡。

    “小娃,心脉绞痛,怕是不好受。”

    赵云悠悠道,口中一句“小娃”,叫的是逼格满满,配合他苍老的语色,也没啥毛病,让人听了,便不觉以为是个隐世的老前辈。

    说白了,就是忽悠。

    说忽悠,也并不确切,只因他所说乃事实。

    小小凝元境,自是没这眼界。

    但别忘了,他意识中还有一个月神,正儿八经的神明。

    方才那句话,便是月神教他说的。

    别看麻衣老者荣光满面,实则有暗伤,月神一眼便可看出。

    有丹药不卖,那便忽悠你卖。

    别说,赵云那句心脉绞痛,真就让麻衣老者抬了眸,眉宇微皱。

    的确,他有暗伤。

    他的伤,鲜有人知道,如今竟被人看出,而且竟还唤他小娃。

    “三更四肢冰寒,五更百骸灼痛。”

    “逢初一,丹田枯竭;至十五;真元溃败。”

    “吾说的,可对。”

    赵云又开口,一言接一语,话声深沉,演的有模有样。

    这些,都月神现教的。

    俩人配合还是很默契的,一个暗中负责说,一个在明面演。

    不得不说,赵云的演技,还是可以的。

    看麻衣老者,已下意识起身,看赵云的眼神儿都变了。

    对,赵云说的全对。

    别看他平日无所事事,实则苦不堪言,年过半百备受煎熬。

    “望前辈解惑。”

    麻衣老者的姿态,放低了不少,堂堂地藏境,竟还拱了手。

    这一拜,拜的赵云一阵尿急,

    按玄门天书所说,妄自承前辈一拜,是要折寿的。

    “可有丹药。”

    赵云强行收敛心绪,第二次问道。

    “有,自是有。”

    麻衣老者笑道,丹药是不卖的,但也要分境况。

    如此刻,有前辈高人来此,保不齐能治好他的伤,哪有不卖之理。

    只要能治好他,白送也行啊!

    “功法倒着练,你也算独树一帜。”

    赵云一边说着,一边倒背着手走开了,在店铺中闲逛,瞅瞅这看看那,一切只为掩饰心中紧张,毕竟,面前杵着的是一尊地藏境。

    “倒着练?”

    麻衣老者眉头猛皱,眸光深邃不少,不知在揣摩,还是在回忆。

    有一点,值得肯定,那便是他对赵云的话,深信不疑。

    既为隐世老前辈,犯不着大老远跑来忽悠他,他也没那般大面子。

    “果是功法有问题。”

    良久,才见麻衣老者轻喃,他所修之功法,是早年间得自一座古墓,的确霸道,这也是他修为精进的原因,不成想,竟藏着祸端。

    “还带这般坑后辈的。”

    麻衣老者的脸,黑了不少,骂的自是古墓中埋的人。

    不过转念一想,也是他活该。

    那么多行当不做,偏要去扒人家祖坟,被坑也是自找的。

    “前辈,是否正着练,便可痊愈。”

    收了心神,麻衣老者忙慌跟上了赵云的脚步。

    “正反为其一。”

    “主要是你这功法,是残缺不全的,且诟病不少。”

    “多年荼毒,痊愈极难。”

    赵云还在溜达,一边溜达一边忽悠,或者说是月神在忽悠。

    “愿前辈搭救。”

    麻衣老者又拱手,眸光真挚,真就把赵云当做救命稻草了。

    顺便,他又把古墓主人骂了一遍。

    好你个人才,篡改功法不说,还给老子埋这么多坑。

    看赵云,只闲逛不说话了。

    麻衣老者见之,拍了一下脑门,忙慌取了一颗丹药。

    要人治病,得给人好处啊!

    再看他的丹,通体呈雪白,色泽鲜亮,药香浓郁。

    “精元丹。”

    赵云眸亮,虽第一次见真正的丹,却是认得,乃提升精神的丹。

    “淡定些。”月神提醒了一句。

    搞清楚,你扮演的可是一个前辈高人,这般盯着一纹丹看,且眸光雪亮,任谁瞧了,都是个未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会是前辈高人?

    赵云干咳,微不可查的收眸。

    “前辈?”麻衣老者还在等,试探性的呼唤了一声。

    “取纸笔来。”

    赵云淡淡一声,真特么越演越像了,有月神在,底气颇足。

    老者手脚麻溜,拿的一应俱全。

    赵云提笔,按照月神所说,写的龙飞凤舞。

    老者读之,顿的皱眉。

    赵云所写头头是道,可这方法,却是让他有点儿难以接受。

    说白了,需付出惨烈的代价:自降修为。

    想想也是,乃他自食其果,修为越强功法越霸烈,伤的便越重。

    如此,降境界重修,方为正道。

    说话间,赵云又写下一篇,是有关功法的,但写的并不全。

    买卖嘛!细水长流。

    麻衣老者接下,感激不尽,见功法不全,自知赵云寓意。

    “此丹,可还有。”

    赵云拈着一纹白丹,随意问道,明面不在意,实则想要的很。

    “此刻没有。”

    麻衣老者一声干笑,仅有的一颗,已给你了。

    “如此,吾三日后再来。”

    赵云说着,拂袖离去,此刻没有,再来时肯定有呗!为了治好多年暗伤,麻衣老者也会尽力去寻,得拿丹药,来换他剩下的功法。

    这,便是细水长流。

    “前辈,去哪寻你。”麻衣老者快追一步问道。

    “该见时自会见。”

    赵云抬脚出门,不用你找我,我会经常跑你这溜达的。

    老者未再追问,目送赵云离去。

    随之,便见他关了店铺,比起挣钱,疗伤才是最要紧。

    就说嘛!煎熬半生,总会遇见贵人。

    这边,赵云已没入了人群,时而还往怀中看看,看看那颗精元丹。

    至此,才看的更清晰,丹体上有一道纹路。

    那是丹纹,他曾在古籍中看过,武修有强弱之分,丹药自也有等级之别:一纹白丹、二纹紫丹、三纹银丹、四纹金丹、五纹灵丹。

    五纹丹,是他所知最高的。

    至于高过五纹的,必定还有,只不过,古籍中并无记载。

    “好丹。”

    赵云嘿嘿一笑,真正的丹药,可不是药丸能比的。

    想到这,他又看了一眼月神。

    今日,若无月神指点,以他的道行,是忽悠不了麻衣老者的。

    月神未搭理,惬意的假寐。

    那一副神态,很好的昭示了一番话:学着点儿。

    “那我得好好学。”

    赵云呵呵一笑,加快了脚步,已迫不及待的吞丹药了。

    许是太欣喜,忽略了背后,有人跟随。

    那,也是一个蒙着黑袍的人,搞不好,就是来黑市销赃的。

    此番遇见,实属巧合。

    之所以跟着赵云,是因他自赵云的身上,嗅到了丹药的气息。

    赵云不知,月神却知。

    而且,这娘们儿俨然没有要提醒他的架势。

    怕啥,不行就干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