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天瑾妃〕〔来自未来的神探〕〔仙界金大腿都是我〕〔唐朝林轻雪〕〔游方散仙〕〔战王回归叶君临〕〔战神归来叶君临〕〔镇国战神叶君临李〕〔镇国战神叶君临李〕〔昆仑战神叶君临李〕〔昆仑战神叶君临〕〔叶君临〕〔元卿凌楚王〕〔元卿凌宇文皓〕〔元卿凌〕〔乘风少年〕〔总裁爹地宠上天〕〔逆天丹帝〕〔女神的上门豪婿〕〔末日崛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永恒之门 第三十章 培养势力
    天色近黎明,赵云才放下符笔。

    精神提升了不假,他也累的够呛,画符也很耗精力的。

    不过,成果还是很喜人的。

    瞧桌上,爆符厚厚的一叠,比银票看着都养眼。

    主要是威力大,基本都加持了雷与火。

    从爆符收眸,他自怀中摸出了一颗翠绿的小灵珠,得自司空。

    正此珠,能测定人修为。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司空便是被它给坑的,正因测出了赵云凝元境的修为,自持强大的他,才敢大半夜的跟过去,欲要杀人越货。

    可惜,打劫不成反被灭。

    人哪!还是低调点儿为妙,老话说得好,小心驶得万年船。

    如司空,白白让赵云捡了大便宜。

    “自今日起,吾将堕入沉睡,以养神魄。”月神悠悠道。

    “沉睡?”赵云侧眸,“睡多久。”

    “许是三五日,许是三五年,谁说得清呢?”

    “这。”

    “你自求多福。”月神说着,拂袖洒下了一片金字。

    乃一部完整的功法。

    自是为麻衣老者备下的,残破的功法,已被她演化至完整。

    毕竟,还要拿它去换丹药。

    至于一次传多少,要看赵云把握,细水长流他该是懂。

    梦幻中,月神静静沉睡。

    赵云未叨扰,收了爆符与行头,伸着懒腰出了门。

    “少爷。”

    老孙头儿他们都在,因兵铺未开张,都在小园忙碌。

    所谓忙碌,便是般兵器。

    这几日,低阶的兵器收购了不少,已堆满了小园。

    “地儿有些狭小了。”

    赵云环看一圈儿,入目全是兵器,空旷地方已不多。

    是该扩大规模了。

    饭后,老孙头儿去了紧挨兵铺南侧的茶楼,大价钱买下。

    而后,便是北侧的古董店,同样收购。

    如此,北边的古董店、中间的兵铺与南边的茶楼,紧密相连,推掉间隔的墙,彻底成一体,不止店铺,连后面的小园也随之壮大。

    这场改造,足用了一日。

    待新一日到来,赵家兵铺的门面,那叫一个壮观。

    “都关张了,还整这般大牌面。”

    街人路过皆侧眸,瞧赵家兵铺,已比柳家兵铺大多了。

    清晨,鲁莽还是第一个来。

    有钱挣,这胡髯大汉各位勤快,拉了一马车的兵器。

    “哪找的。”

    赵云揣着手,绕着马车转圈儿,唏嘘不已。

    “我有我的门路。”

    鲁莽呵呵一笑,整来一马车的兵器,费不了多少工夫。

    “可有兴趣,加入我赵家兵铺。”

    赵云笑道,门面壮大了,也得增加人手。

    譬如,兵铺的护院。

    像鲁莽这种,最合适不过,多找些人守护,兵铺也安全。

    说白了,便是培养自个的势力。

    出门在外,想要稳住脚跟,凭他一人是远远不够的。

    “加入兵铺,发工钱不。”

    鲁莽搓了搓手,笑呵呵的,是该找个地儿立足了。

    “价格你定,工钱我发。”

    赵云一笑,还是那般的敞亮,相比银子,他更看重人心。

    “得嘞。”

    鲁莽也够爽快,绝不狮子大张口,比市面上高一点儿便好。

    最主要的是,他看赵云很顺眼。

    这个赵家少爷,并没传言中那般不堪,至少,待人很真诚。

    “再去找些人手。”赵云笑着,递来一壶酒。

    “少爷的意思,俺明白。”鲁莽接过酒壶,转身离去。

    至晌午,鲁莽又来。

    与他一道的,还有七八个武修,境界多为真灵境,最高到九重。

    夜里。

    兵铺后园摆了宴席,好酒好肉整了一大桌。

    “这般丰盛吗?”

    鲁莽咧嘴啧舌,新来的成员,神色也基本差不多。

    身为武修,并非没钱。

    只不过,银子都用在修炼上了,平日买酒买肉,都舍得花的。

    这他娘的,到了这随便吃?

    “日后,顿顿有酒有肉。”武二笑道,抱着酒坛挨个倒酒。

    “这,是个好差事。”

    众人听之,都笑呵呵的了,赵家兵铺的待遇,原来这么好。

    “偏房有兵器,一人一件,饭后自个去选。”

    赵云笑道,身为一家掌柜的,见面礼嘛!自是要有的。

    “白送?”

    “白送。”

    好嘛!这俩字一出来,众人都开整了,吃完麻溜去选兵器。

    赵家的武器,一件五十两呢?

    这顿饭,吃的那叫一个喜笑颜开,各个都是豪迈之辈。

    饭后的桥段,赵云未去看。

    但,自房中去听,笑声响满小园,一个个都抱着兵器傻笑。

    赵家的少爷,太特么敞亮了。

    就说嘛!不能一直走霉运,人活一世,总得遇见贵人。

    兵铺分工明确了。

    掌柜的自然还是赵云;老孙头儿为管家;杨大武二打下手;新加入的鲁莽,负责收兵器,与往日不同,如今只需在兵铺等着便好。

    至于他带来的人,皆成兵铺守卫。

    安排好了一切,赵云才专注淬炼兵器,把自个锁在了房中。

    有天雷,再配合兽火,淬炼速度加快太多。

    期间,他曾瞟了一眼月神,的确在沉睡,如冰雕般一动不动。

    “何时醒来啊!”

    赵云收眸,还等着秀儿,带我装逼带我飞呢?

    说话间,一刀一剑已炼成。

    说是炼成,倒不如说是淬尽的杂质,顺便炼化了一番。

    不过,这就足够了。

    收拾柳家兵铺,都无需动炼器术的。

    嗯?

    赵云蓦的抬眸,斜着瞥向了上方,有砖瓦的耸动声。

    很显然,房顶有人。

    大半夜的,跑房顶溜达的,不是小偷儿就是探子。

    他已习惯。

    自赵家兵铺出上品,隔三差五便有人跑这逛游,多在半夜来。

    无需去问,便知是柳沧海派来的探子。

    此乃意料中的事,若他是柳沧海,会跑的更加勤快。

    “你,下来。”房外有大喝。

    乃鲁莽,也察觉到探子,正拎着他的鬼头刀,杵在园中咋呼。

    别看这货大大咧咧,实则很心细。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他这大块头,得对得起赵云给的工钱。

    “跑,哪跑。”

    大喝的不止鲁莽一人,还有其他兵铺侍卫,已杀上了房顶。

    奈何,探子的腿脚太麻溜,没逮住。

    自始至终,赵云都未出房间,小小探子,他懒得去收拾。

    “得找个小靠山了。”

    赵云轻喃,映着暗淡烛火,眸光颇显深邃。

    司空被灭,一两日或许没啥,日子久了,柳家必定起疑。

    找不着司空,定会查探。

    适逢兵铺与兵铺间在暗中斗法,早晚会查到赵家的兵铺。

    届时,来的探子可就不是真灵境了。

    毕竟是客卿炼器师,莫说柳沧海,连柳苍空多半也会上心。

    所以,早做打算为好。

    如鲁莽他们,虽防得住真灵境,却防不住玄阳境。

    “财满楼的掌柜,该是个不错的选择。”

    赵云左思右想,麻衣老者最合适,啥都不用干,来这坐坐便好。

    夜,逐渐散去。

    清晨,赵云早早便出了兵铺,找地蒙了黑袍,直奔黑市。

    再来财满楼,麻衣老者忙慌起了身。

    看他神态,不是一般的热笼,端茶送水,如似一个后辈。

    瞧赵云,就不怎么淡定了。

    先前,有月神在暗中撑着,底气颇足;如今月神沉睡,莫名慌乱。

    说归说,戏还是要演的。

    还好,月神沉睡前,给他留了完整的功法,就看他怎么用了。

    “前辈,喝茶。”

    麻衣老者的热情,多了恭敬之意,在赵云面前,颇显拘谨。

    恭敬,他得恭恭敬敬的。

    这几日重修,病痛少了太多,新功法的确玄奥。

    正因如此,他才感激。

    感激之余,更多的是震惊,震惊赵云的阅历,竟能修复功法。

    “这前辈,啥个来路。”

    如这个疑问,他已在心中问过很多次。

    奈何,未有结果。

    怪只怪,世间卧虎藏龙之辈太多,总有他不知道的。

    “可有丹药。”

    赵云淡淡道,端了茶杯,轻轻抿了一口,微不可查间,还窥看了老者修为,的确是个狠角色,地藏境的修为,说降就给降下来了。

    “有,自是有。”

    麻衣老者笑道,取了一方玉盒,还是一颗真元丹。

    为此丹,他费了不小的力。

    也可能是时间太短,来不及找寻,毕竟丹药是珍贵的物件儿。

    赵云未看丹药,已然提笔。

    看他那演技,比上回精湛不少,演的是滴水不漏。

    纵无月神,他一样能罩得住。

    或许,这也是一种另类的修行,锻炼的是心境。

    不知何时,他才收笔。

    麻衣老者忙慌接下,如他所料,赵云给的功法依旧不完整。

    或者说,是他给的好处不够。

    只一颗真元丹,就想换整部功法,哪有这般便宜的事。

    倒是他,有点儿不怎么好意思了。

    让一个老前辈等了三日,只等了一颗丹药,实在拿不出手。

    “今日,吾将出一趟远门。”

    赵云说着,缓缓起了身,还随手拿走了真元丹。

    “这。”

    麻衣老者心中一急,欲言又止,你走了我咋办哪!

    “日后若寻到丹药,可去兵铺找吾徒赵云,他自会给你功法。”

    “赵云?”老者一愣,“赵家的赵云?”

    “正是。”赵云轻拂袖,一步跨出店铺,渐行渐远。

    身后,麻衣老者神色奇怪。

    身在忘古城,哪能不知赵云,昔日的武道奇才,今夕的断脉废体。

    “竟能做他的徒儿。”

    麻衣老者喃语,眸光深邃,待有空定去瞧瞧,赵云绝对不简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