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奶爸的修真人生〕〔掠爱成瘾:傅少的〕〔娶一赠一,娇妻有〕〔剑道第一仙〕〔婚期365天〕〔高人竟在我身边〕〔雪狼出击〕〔我的1990〕〔叶落落慕少棠〕〔女总裁的无敌狂婿〕〔狂少〕〔顶级兵王回都市〕〔绝世小保安〕〔顶级战医〕〔邪医兵少〕〔任苒凌绍呈〕〔主角是叶君临李子〕〔豪婿战神叶君临〕〔昆仑将军叶君临〕〔绝武狂兵叶君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永恒之门 第三十二章 来了
    “我这演技,又精湛了。”

    回归途中,赵云一路嘿嘿直笑,时而还瞅瞅月神。

    月神未醒,睡的颇沉静。

    待收眸,他加快了脚步,走出三五丈,却又折返了回来,在一个地摊前定身,摊位上摆的物件儿,五花八门,他只盯着一物看。

    那是一缕缕蚕丝,还泛淡淡的光。

    “天蚕丝。”

    赵云轻喃,似是认得,或者说,在古籍中见过记载。

    天蚕,极其稀有的物种,它所吐的丝,非普通蚕可比,其丝织成衣衫,可滋养体魄,只因它的丝,先天便一种恨奇异的力量。

    “那小丫头,该是喜欢。”

    赵云笑道,口中的小丫头,指的自是柳如心。

    “这个,我要了。”

    赵云取了银票,拂袖拿走了天蚕丝。

    待出黑市,拐了一趟裁缝店。

    他将天蚕丝放那了,做一件衣裙,他日回归家族,给妻子捎回去。

    媳妇有,哪能不给老爹准备。

    选的是一块古玉,通体成墨色,温凉有光,且价格不菲。

    前方,又到地下赌场时。

    既是路过,哪能还进去捞了一把,不多赢,几百两是有的。

    看地下赌场的管家,有够着急。

    这都几日了,都不见主子,阎家老鬼不会是迷路了吧!

    赵云心知肚明,自不会说出去。

    新一日,兵铺间垄断的大战,又一次拉开序幕。

    赵家兵铺开张,便接二连三有人来。

    这些,各个财大气粗,不买则已,要买就大批量的收。

    未到晌午,兵铺的武器,便被收购一空。

    赵云就淡定了,回了兵铺,便把自个锁进了房中,玩儿命的淬炼。

    买呗!继续买,买到都没钱了,一口气整垮你们。

    赵家兵铺又关张了,看的街人干咳,好好的店铺,三天两头的关张,但明眼人一瞧,便能猜出端倪,这个关张,可不是一般的关张,人家的兵器,被抢购一空,无论从哪清算,都不会赔钱的。

    “继续盯着。”

    柳沧海冷哼,得了几大家族的支持,账上有银子了,底气颇足。

    “司空已有几日,未回家族了。”

    王德立在一侧,小心翼翼,话说的也颇谨慎。

    “本就怪癖性,浪够了自会归来。”

    柳沧海淡道,不怎么上心,此刻一门心思,就是想着怎么整垮赵家兵铺,至于司空,自有人去找,家主柳苍空,该是比他更着急。

    的确,柳苍空很上火。

    一个客卿炼器师,请他花了大价钱,架子大不说,还三天两头的往外跑,该炼的武器未炼出,出去这么久都不见回来,真无规矩。

    “家主,兵铺那边。”

    柳家管事小声问道,柳沧海不敢直接来找柳苍空,只好通过他传话,为此,还塞了不少银子,目的明显,想得到家族的财力支持。

    “他怕是脑子进水了。”

    柳沧海冷哼,言辞丝毫不假掩饰,身为家主,眼线颇多,哪能不知,一味的买兵器有吊用,找出赵家的炼器师,方为正道,照如今这般买下去,能不能垄断他不知,照顾赵家的生意是肯定的。

    “去找杨老,夜里去探一探赵家兵铺。”柳沧海冷冷道,眸光犀利,“找出那个炼器师,能拉拢则拉拢,不能拉拢,便给吾灭了。”

    “那兵铺那边。”柳家管事又问。

    “无需管。”柳苍空摆了手,“还有,继续找夜行孤狼。”

    “明白。”

    身后,柳苍空狠狠吸了一口气,脸色极其阴沉。

    相比兵铺,他更在意钱庄。

    至今,都未寻到孤狼,那货就如人间蒸发,渺无踪迹了。

    钱庄,要的便是信义。

    孤狼这般一整,谁还敢去钱庄存钱,这才是最大的损失,因此钱庄的防护,又加了两倍还多,再特么敢来,纵地藏境也得弄死你。

    “咱家的兵铺,近日很火啊!”

    赵家,议论声不断,兵铺那么大动静,想不知都难。

    “赵云哪寻的炼器师。”

    连大长老都一阵狐疑,早已听说,只不过未曾过问罢了。

    不过,他不担忧。

    外派的子弟,纵给家族挣再多的钱,一样没啥吊用,等到赵渊退位,等到他的儿上位,所谓的赵云,便只不过是给新主打工的。

    想到赵渊,他瞥了一眼家主别苑的方向。

    自赵云离开,赵渊便闭关了,至今还无要出关的征兆。

    三日悄然而过。

    清晨的忘古城大街,还是那般热闹,叫卖声吆喝声颇多。

    “算算时间,该有半年未出黑市了。”

    麻衣老者倒背着手,悠闲的走在大街上,瞅瞅这看看那。

    百无聊赖,去的自是赵家兵铺方向。

    三日不算短,他又寻了丹药,找不着老前辈,便只能去寻赵云了。

    顺便,看看那小子有啥不同,竟受老前辈青睐。

    这几日,他气息匀称不少,重修了功法,不再那般煎熬。

    正走间,突闻马匹的嘶昂声。

    还是那匹白云驹,还是那个天之骄女,飞一路驰而过,便如一片白云飘过,看的街人都眸光熠熠,是看白云驹,也是看柳如月。

    天之骄女就是天之骄女。

    人美马俊,如这等人才,无论走到哪,都万众瞩目。

    “她便是云凤小娃收的徒儿?果是不凡。”

    麻衣老者捋着胡须,瞥了一眼柳如月,论资质,的确够惊艳。

    至于他口中的云凤小娃,指的自是柳如月的师傅。

    也得亏赵云不知,这若知道,不晓得啥个神情,好歹是天宗的来的,深不可测,却被你叫成云凤小娃,你特么的辈分是有多高。

    “人是不错,秉性嘛。”

    麻衣老者收眸,又嘀咕的补了一句,忘古城谁不知,柳家下了盘好棋,不想嫁便不嫁,直说便好,偷梁换柱的勾当,就很过分了。

    还有云凤小娃,那夜该是逼格满满。

    嗯,待回天宗,好好找她聊聊。

    没事儿就搁家待着,别到处溜达,省的被人一巴掌拍死。

    譬如,赵云那尊可怕的师傅。

    弄不好,他是一尊天武境,欺负他家的徒儿,不找你算账才怪。

    说话间,他已到赵家兵铺。

    赵云是在的,明面是趴在柜台打瞌睡,实则,是在参悟玄门的天书,还是一心多用,顺便捎上了风神步,任何一瞬,他都不闲着。

    “有玄阳境。”

    赵云轻喃,只因怀中的小灵珠亮了一下,泛的是紫光,代表一定范围内,有玄阳境踏足,看紫光的深度,还是一尊可怕的玄阳境。

    “来了。”

    赵云偷偷瞟了一眼,大老远便瞧见了麻衣老者,正晃晃悠悠而来。

    他嘛!继续装睡,下面是考验演技的时候。

    麻衣老者已走入,随意瞥了一眼兵铺,眉毛直挑,上到掌柜下到打杂的,都搁那打瞌睡,只因货架上,空空如也,一件兵器都没。

    这,就有意思了。

    没兵器可卖,关张回床上睡呗!

    闲的。

    看过,他才倚在了柜台前,轻轻敲了敲。

    赵云被惊醒,揉着惺忪睡眼看了看,便又要趴那睡觉了。

    这给麻衣老者逗乐了,你好歹说句话啊!

    三两个瞬息,才见赵云抬头,来了一句:今日售罄。

    “要丹药不。”麻衣老者小声道。

    这下,赵云才真正抬了头,故作不认识,上下扫量了一分。

    而后,才试探性问道,“黑市来的?”

    “你说呢?”麻衣老者倒自觉,自个就奔雅间去了。

    赵云心中一笑,麻溜跟了过去。

    雅间中,麻衣老者已坐下,茶壶茶杯,自斟自酌。

    “师傅说了,见丹药才给功法。”

    赵云坐下了,揣着手一个劲儿的打哈欠,也不知是演的哪门子戏。

    “好说。”

    麻衣老者不废话,拂手一个玉盒,三颗真元丹,摆的板板整整。

    “真香。”

    赵云嗅了一口,随手给了功法,依旧只是一部分。

    “你家师傅呢?”

    麻衣老者接过,看似无意的问题,实则很关心。

    “云游太虚了。”

    赵云开了忽悠模式,随便扯了个名堂。

    “你师傅,啥个来历。”

    老者揣了功法,笑吟吟的看着赵云,想从赵云这,套出点儿什么。

    “天宗的。”

    赵云腰板挺得笔直,把准备好的说辞搬了出来。

    “天宗的好,天宗的牛逼。”

    麻衣老者坐正了,捋了捋胡须,说的那叫个语重心长。

    天你妹的宗,老子咋没见过他。

    忽悠,这小东西在忽悠我,无非是不想告知,才扯出了个天宗。

    “何时归来。”

    麻衣老者未说破,再次问道。

    “不知。”赵云耸肩,“他老人家神龙见首不见尾。”

    “如此,老朽便在这等。”

    麻衣老者还是那般自觉,出了雅间,并未离去,直奔后院了。

    很显然,要搁这住下了。

    临走前,他还颇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赵云,老眸之光极深邃。

    就说吧!这小子很不凡。

    哪是断脉废体,分明已接续灵脉,已成武修,而且,体内不止有天雷,还有一种很可怕的兽火,看其真元,比同级别的武修精纯多了,难怪那老前辈收他为徒,这才几日,修为就有这等精进。

    “原来,你才是那个炼器师。”

    麻衣老者心中唏嘘,有兽火有天雷,无论那个都够资格。

    自然,还是那老前辈调教的好。

    可惜,整个忘古城,包括赵家柳家,多半都还蒙在鼓里。

    “云凤啊!你选错打压对象了。”

    麻衣老者叹息的摇头,也在为柳如月惋惜,好好的一桩婚事,金童玉女,郎才女貌,可就是这般一个武道天才,被你推出门外了。

    “目的达到。”

    赵云不知麻衣老者所想,正搁那偷着乐呢?

    终是引了一个靠山。

    麻衣老者会不会对他不利?这个,怕是不怎么可能。

    他有一个不存在的师傅压着呢?

    至少,师傅未现身之前,功法未寻齐之前,老者不会动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